主题:茗谈186-天使怒涛 -- 本嘉明

本楼:阅 37766 复 77 🌺470 🌵6 最近: 复0 🌺 🌵0
2020-05-12 01:17:57本嘉明
1 茗谈186-天使怒涛

(一)

2020年5月某天,二院干部小食堂,大家一人一张小方桌,隔得远远吃着早饭。本嘉明正埋头滑手机,一边看一边偷笑。

罗大悄悄溜到他身后,一探手把他手里的包子夺过来,咬了一口:“这么大年纪还吃黑洋酥的馅啊?糖分太多不好的,糖尿病我替你挡了。你看什么呢?”

“哎你怎么又抢我包子……算了算了,我这看张文宏大夫因为不许大家喝粥被批斗呢。”

罗大大大咧咧在隔壁小桌坐下:“张教授这个老乡啊,当网红当得轻飘飘,说漏了,又不肯向广大群众低头。南方人,就说他老家上海吧,乳糖不耐受,喝牛奶要拉肚子的人多了去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还胡咧咧,管不住自己的嘴,养生第一大忌么。本嘉明你作为我们大院里党外人士的一个典型,对这类网络热点现象,要举一反三,深刻领会,时代在前进,今天不比以往是吧…….”

本嘉明一脸严肃认真受教,冷不防桌上的粥又被人一手抄走:“哎这个正好,不凉不热,先给我吧。”

本嘉明这气不打一处来,就是祥林嫂也是有人设的是吧?一抬头:“哎肖,肖院长早,您趁热,这新舀的。”

肖占兔大马金刀在首长桌坐下:“刚从北京赶回来,就赶着来这一口。这东长安街大院都嚷嚷动了,我滴妈呀。”

两个八卦王一听老领导进公安部溜达了一圈,对视一眼,屁股都开始朝着首桌那边扭。肖爹眼皮子都不带抬的:“想什么呢?保尔同志,金保尔同志在那嘎达有办公室,造不?你们俩过来,对了不能过来,保持安全距离哈,我问你们,万一今夏渡海,有招没招?”

本嘉明正恶狠狠地手撕最后一根油条,一下子来劲了,把剩菜一丝不苟收到铝饭盒里,仔仔细细盖好:“走走走,咱们边走边聊。”

(二)

上次金保尔同志作为直管上级,来二院调研,对于二院把科研人员分成“红队,白队”,竞争研发的模式,给予了充分肯定,但是,叫“白队”那很不妥嘛。于是领导一走,两个子公司混改后,对外,就改称为两个科普教研站,“A站,B站”。

肖占兔的儿子肖奈,大学毕业要创业,这俩“站叔”帮了不少忙。初创公司先是开发了一款手游,流水不错,算是站稳了脚跟。但肖奈是个追求完美的主儿,为了自己的梦想,接着又开发一款难度大得多的端游,就是刘慈欣科幻小说《天使时代》里,羽人攻击林肯号航母的桥段。这个端游《天使怒涛》,画面精美,场景宏大,玩家担任“羽人”的角色,对服务器控制的林肯号,群起攻击。大多数端游,国内玩家都是用笔记本电脑来玩的,但这款必须用高配置的台式电脑+手柄,而且对玩家的技术要求很高,所以曲高和寡,市场反应平平。在研发这款游戏过程中,肖奈一度资金链断裂,本嘉明的B站帮了大忙,不过本嘉明不肯吃亏,说好这个人情,要还的。

本嘉明要的回报,就是肖奈的公司为B站,专门开发一款奇怪的“端游”,对外就称为《天使怒涛2.0内测版》,其实囊里全部掏空重来。内测版不会上线,而是专门搭建一个局域网,不与外部网链接。巨量的数据运算,由二院自己的工作站来完成。因为设置参数的数量,画面的质感,细节的精细,远远超过《天使怒涛1.0》,所以如果游戏全负荷运转的话,需要很大的计算能力。二院的工作站虽然强大,平日要跑各种科研项目,只能在五一,十一,春节这三个长假时段,腾多一点算力给这个奇怪的项目。

肖奈一看“任务书”就明白了,这其实是一种“E版朱日和演习场”,构架分三大块,第一是“大本营”,相当于对抗演习的“导演部”,负责给对抗双方设置参数,布置场景。第二是“舰队”,原本在《天使怒涛1.0》里,舰队(大Boss)是由服务器控制的,现在要拆出来,由另一半玩家操纵。第三才是“羽人”。

B站把二院废弃的老“室内体育馆”租下来,供肖奈架设会场。A站/B站的青年科研人员,包括大院里一些热衷打游戏的子弟,都利用工余课余时间跑来帮忙,蚂蚁搬山,一点一点攒了出来。到了2019年五一,作为“永甲市青少年军体教育夏令营”和“XX省军民融合新平台项目”,正式开幕,肖占兔和二院政治部主任都到场剪彩。一来剪彩,肖占兔才发现,这搞大了。

会场分成两大块,中间用红漆,在地上划出“楚河汉界”。舰队一边占地比较小,也有100多台台式机。“河”对岸就壮观了,足足700台,给“羽人”用的。虽说大多数设备都是二手货,但就是这个配置,这整个的软件架构,要多少开销?肖爹心里清楚,A站B站这几年小金库有不少结余,战区军纪委快要下来“四清”了,这俩货是变着法儿把钱造出去,好过关。

参加活动的选手,有几个来源。首先是二院“自己人”,大本营和“舰队”这两块,全部由他们来,因为涉及很多敏感参数,不能给外人瞄去。其次是二院对口军民共建的“永甲市蓝翔挖掘机培训学院”的学生,第三是原来《天使怒涛1.0》的老玩家,肖奈广发英雄帖,个人自愿报名后经过二院政治部政审,选一批工农子弟出身,政治面貌可靠,家里没有海外关系,住得离高铁站比较近的,邀请过来。

后浪们一报到,看见这个线下活动的阵势,都吓傻了,心说到底是国企,敢造。第一天是预热,基本玩法是自由组队,羽人们十来个一组,去攻击某个目标,比如一艘伯克级驱逐舰,或者大和号战列舰。“舰派”因为在筹备过程中,多次试打,已经打得溜熟,所以分头操着舰对抗羽人,一般都是碾压,陪练性质。

到第二天,开始“小编队对抗”,林肯号航母没出现,只是由“美国号”两栖攻击舰外加标准配置的打击大队,一次就对抗700名羽人玩家,每个玩家有4条命,挂了一条后再回到飞翔中的队列末尾,领第二条命,继续往战场中心冲。就是说,“舰派”必须要灭掉近3000羽人,才能取胜。“舰派”虽然只上场了不到70名选手,但表现出极好的团队素养,操纵编队,进退开合自如,火力圈没有破绽,最后仍然取胜。但是在这样多人编组/实战意味颇为浓厚的对抗游戏中,“舰派”暴露了此前没有发现的一系列困难,比如“美国号”搭载的F-35B是没有固定航炮的,临时吊挂的GAU-22/A,25毫米四管机炮吊舱,备弹180发,射速高达3300发/分钟,所以只要3秒多就能打完。25毫米机炮是为对地攻击时反装甲而准备的,有效射程很远,但“舰派”选手操纵F-35B对真实的羽人玩家攻击时,才发现因为对方都是老手,能相当玄幻地变换飞行姿态,双方速度差又太大,F-35B需要近到200米以内,才有可能稳定瞄准,结果两马一错蹬之间,航炮杀伤力大减。而在普通兵棋推演中,仅仅输入双方武器性能参数和杀伤概率,会得出完全不靠谱的结论。

“舰派“开始五心不定了,因为以前从来没有面对过700个真人玩家,而且都是高手------以前打的都是电脑设置的进攻羽人,呆头呆脑,一边倒的屠杀而已。

而羽人们也面对着基本可以说是全新的局面,游戏难度和敌我各种参数设置,跟《天使怒涛1.0》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双方都通宵讨论分析,模拟各种新战法新配合。

第三天上午的对抗赛,“美国号”被击沉了。 大本营宣布午间休息延长到下午三点。

罗大,肖奈,本嘉明,站在长桌前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分析表。矮大松的本嘉明夹在两个长子中间,一脸不淡定:“这不科学啊。按照我们事先的兵棋推演,今天羽人组的战斗力,最多比昨天增长12%,但事实是增长了47%!这些选手也不是神仙,羽人的参数设定也很合理:最大时速150公里,携带12.7毫米机枪一挺,作战半径400公里。对游戏和手柄的熟悉/磨合也需要时间,舰队整个战斗能力,按静态算,远超3000名轻步兵,怎么可能打成这样的战果?”

肖奈想了想:“其实有几个因素要考虑。第一,这些玩家的学习能力非常强,而新游戏内容/新手柄对他们的阻碍,在不玩游戏的外人看来是个天大的事,对他们自己来说,可以跨过,因为毕竟还是老版本的升级而已。第二,我分析了名单,多数受邀玩家在此前玩《天使怒涛1.0》时,就是有固定组队的,现在好比是一队一队整个篮球队搬来了,这跟招来几个级别高的单个玩家临时组队,概念完全不同。第三,羽人虽然又慢火力又弱,但 雷达信号非常微弱,相当于是隐身飞机,对于习惯于电磁制导的现代舰载兵器,无法尽早发现,尽早锁定,尽早攻击。第四……”

罗大摆摆手:“第四我替你说了吧。本嘉明你没有打过仗,我打过。打仗要靠一股气,全营一杆枪,不是靠麦克纳马拉每天分析伤亡数字就能打的。这些孩子打游戏有一股深深的狂热,是你体会不到的。这么说吧,假如在游戏里,3000个真人玩家,能够干掉一艘航母,那么在真实的战争中,只要你真的有3000个羽人,只要这3000个羽人也这样善战这样狂热,那么也很有可能,完成按数理统计来看,无法完成的战斗任务。”

本嘉明沉思片刻:“我明白了。面对一群有组织有热情的流氓,维稳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啊。‘舰派’操练林肯号大阵已经很久了,下午就让他们把大菜端上桌吧,大家打出极限,超越极限,看看能有什么结局!”

(三)

第六天晚上,年轻人们在公园里参加篝火晚会,明天就要各奔东西了。

斜坡上的公园长椅上,罗大和本嘉明各坐一头,肖奈站在长椅背后。三人默默看着坡下的人群。

肖奈终于憋不住,问了最后的一个问题:“罗叔,你们花了这么多钱,只是为了证明大刘的科学幻想,是对的还是错的?羽人是根本不存在的,就算证明了羽人无敌,又有什么意义呢?”

本嘉明伸手扳住肖奈的肩膀:“肖奈,玩得爽不爽?”

“玩得当然很爽啊。顺便培养了我们公司的技术班子。”

“在未来,战争是由你们去打的;但是在现在,战争是由大叔们来准备的。我们必须要知道,什么是你们爱打的仗,打得顺的仗,能打好的仗。不错,我们一直在模仿美国人,追赶美国人,但渐渐地,我们发现,美国人也就是‘固执的舰派’而已,他们不会打你们的仗,不会像羽人那样打仗。我和罗大,本来比美国人都不如,比他们更不会打你们的仗,但这700个好老师,教育了我们。这最后三天的对抗,我们‘舰派’把压箱底的货都拿出来了,双航母编队都出来了,又怎么样呢?

“航母已经过时了,一个细菌可以让它过时,一千个羽人也可以让它过时。在我们这个国家,有10万个机构和单位在合力造航母;在美国,造了100年,超过200艘航母------但它还是过时了。这么伟大,这么美的艺术品,还是过时了。光光是这个发现,这个观念的改变,就值回票价了。”

“但我们在虚拟世界里战胜航母的工具,在现实世界里并不存在啊,它是假的啊。”

罗大仰头喝了一口青岛啤酒:“我们看见了,它就存在了。”

人群中,一把重感冒女声在唱<漂向北方>。

本嘉明回头问肖奈:“咦,邓紫棋你都请得到?”

“假的,虎扑的一对主播。Namewee那么反动,怎么敢去请原唱CP。”

“肖同学,艺术是没有真假的。”

(四)

三人出了食堂,肖占兔一看四外没人,站下了:“本嘉明!听说你们提名肖奈当选‘永甲市十大青年标兵’?老子跟你说,这都是政治部操心的玩意儿,你个B站别傻了吧唧真把自己当牛奶鸡蛋了!”

罗大赶紧打圆场:“成成成,我们不提名肖奈了,改成贝微微当选‘三八红旗手’呗。”

本嘉明:茗谈168:二院演义

本嘉明:茗谈161-4:鹰扬-2甲/乙

通宝推:桥上,饽饽饽饽,脑袋,兰迪,夏侯,梓童,
主题:4517846
2020-12-19 10:41:2697年的鱼
2 老本,你如何看

我认为米饭已经解决了无人机控制的AI化,及其群体攻击,目标自动分配问题。也就是说飞机放出去后,即使卫星控制通信被断,也可以自动完成攻击任务。

不知道中国有多少颗电磁攻击武器,地面有多少武器系统是可以一键屏蔽所有电磁波的系统。只有这样才可能防备这些无人机的群体攻击。但是如果他们单个的来,自动化的防空武器需求费效比太大。

帖:4574444 复 4517846
2020-11-01 08:53:56本嘉明
2 茗谈186-13:陆侦-21

(一)

我们先说说台湾的坠机案。

台湾一架F-5E战斗机,在一名教官驾驶时坠毁(当时在训练僚机的飞行学员)。

F-5E,简单讲,就是一架“双发动机的歼-7”,台湾这批的机龄很老,据说失事这架超40年了,美军同批次的装备,30年前就退役了。

这两架飞机于早晨编队起飞时,天象很好。台军认为在临战状态下,飞机跑道朝不保夕,所以飞机越快起飞越好,没有逐架起飞的条件。编队起飞,跑道滑行时两机之间的距离保持,既要足够安全又要足够靠近(以便下一组友机起飞),可以说与其他西方小国的飞行员比,台湾飞行员的基本功要更好一些。

起飞两分钟,该教官向指挥所呼叫,右发动机失灵。战斗机就是个铁秤砣,如果全部动力都丧失的话,麻烦之大,罄竹难书,飞行员根本没有闲情逸致向塔台报告。所以当时的实际情况,应该仅是一台发动机熄火,大家还有心情倾讲。

片刻后飞行员弹射跳海,一个多小时后捞起送医,随后宣布死亡,死者左侧身体,从颅骨开始向下,有严重钝击伤。台军至今没有宣布调查结论。

当时的基本情况是:一,天象很好。二,仅是飞行训练,没有带危险的实弹。三,志航基地的跑道,飞机一起飞就出海,熄火后不必担心坠机坠到民居,可以从容跳伞。四,双机出动,僚机应该在现场目击了整个事故,并报告失事飞行员的坠海确切位置,甚至应该不停环绕,为后续赶来的直升机指示地点。但那个飞行员居然用了至少一小时才捞起来。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

飞机失事,起源于右发熄火。起飞不到2分钟,右发失灵,刚满2分钟,飞行员跳伞。这名飞行教官己飞了600多小时,不是菜鸟,不会因为一个发动机失灵就惊慌跳伞(凭剩下的一个发动机,足以飞回基地),当时离基地又近,又没有携带实弹,不用慌。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断然跳伞,原因应该只有一个:左发也熄火了。

飞机丧失全部动力后,虽然能滑翔,但会立马降低高度。一旦高度不够,弹射就会有危险。右发熄火,连锁引发左发熄火,最大的可能性是右发率先“喷火”,即由于机械故障或者吸鸟,右发还在运行但运行不正常,燃油燃烧不充分,右尾喷口出现长长的喷火。“喷火”与发动机正常工作时喷出的透明热气流完全不同,僚机应该很远就能分辨。

右发还在运行但运行不正常,带来的一个可能的后果,就是还在高速旋转的风扇叶片破裂,碎片射出,如同大量弹片一样。有些碎片射出的角度正好,击穿了并排的左发,导致左发随即报废。

那么,什么情况会导致叶片的碎片甩出?有一个可能是吸鸟。F-5E本身是轻型截击机,又有左右两个进气口,所以每个进气口都不大,如果吸鸟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吸体型较大的鸟,把进气口堵死,发动机应声停车;二是吸小鸟,穿过长而曲折的进气道,直接撞到风扇上,打爆叶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时,最容易吸小鸟,飞起来一爬高就不太怕了,因为小鸟飞不高,能飞高的都是大鸟,高空冷清清的,飞行员和大鸟都可以凭目视分辨,互相规避。所以,这次吸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飞机当时已经在海面,估计飞得不低(飞行员不假思索就弹射)。佳山那一带岸上滩涂,确实鸟多,飞机一离地赶紧拉高一点,走远一点,再开始训练,应该是制度化的操作,不然恐怕天天都在摔飞机。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飞机本身的问题。F-5系列,在美国早已停飞,台湾自己不求上进,40年都无力把零配件逐步本土化生产,有任何需求都问美国原厂要,美方也不胜其烦,但毕竟是隐性盟友,不好撕破脸不管。最近台湾进口的美国零件,来路都很可疑,都不知道美国佬是哪里淘宝来的,甚至刚到货就检验为不合格。这次的问题,倒未必是发动机,因为起飞前,飞行员和地勤对发动机的检查最重视。但是发动机不是独立存在的,它必须要捆绑在机身上,假如飞机其他子系统出问题, 也会波及发动机。这架飞机已经飞了6200小时,机身寿命差不多已经用尽,早就该退役了。目前台伪国防部有风声,说是机电故障,战斗机设计的故障冗余度较大,任何小故障往往有Plan B立刻可以顶上。因此如果真是机电故障导致动力立刻完全丧失,这是不得了的大故障,全部同款飞机就地长时间停飞,是大概率前景。

台湾国防,总体上说,搞得极烂。根本的原因就是事事乞求美国,依赖美国,任美国当自己是提款机。大陆把米格-21完全吃透,翻出花来;台湾连一个F-5都没有心气儿从美国买个许可证,启动本地生产。不要说台湾小大陆大,大陆玩转歼-7的同时,还在平行搞许多其他飞机项目呢。

台湾空军为什么舍不得退役F-5?因为台军严重缺乏资深飞行员,缺飞行员的一个原因就是缺教练机。本来马英九那八年,曾打算从意大利进口M-346,这是与L-15同级别的高级教练机,贵是贵一点,但航电等各方面赶得上时髦,台湾飞F-16V的飞行员总不能没事老拿着F-16V练手。按进度,M-346预计2017—2021到货,那么2019年开始F-5E可以分批退役。但菜上台后,民进党逢马必反,结果推翻前案,高级教练机要本土造,于是有了“勇鹰”项目。

目前台湾训练飞行员是三级,第一级是T-34C初级教练机,二级是AT-3高级教练机,三级是F-5E和F-5F(双座)即“部队训练机”。台湾买M-346,用来同时取代到了寿限的AT-3和F-5,是最聪明的选择。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但台湾有个痛,就是IDF(经国号)研发完成后,没有后继项目,结果辛苦培养的那批工程师,流落到韩国和印尼讨生活,催生了韩国的金鹰教练机,否则的话韩国至少要多走十年弯路。所以民进党当局决定,以IDF为基础,魔改出一款高级教练机----就是“勇鹰”,同时也给台湾航太工业续命。

就像歼教-7不可能是一款好的教练机一样,勇鹰也不可能是一款好的教练机,具体有三大恨(但勇鹰仍是勉强合格的教练机)。关键是走这条路,“勇鹰”交货更晚,那么F-5E就无法退役,于是看今天这个空难,这也是原因之一。

这个空难里,我们的两个看点是:

一,僚机在现场干嘛来着?抛弃同袍,吓得赶紧落地去看心理医生了?

二,大陆军机一进入台湾自划的防空识别区,台湾必定起飞值班战斗机伴飞,“强势驱离”,而且起飞数量一定要超过大陆飞机数量。所以大陆想要疲敌,只要每出动一架运-8,就可以调戏2架IDF或F-16。台湾的值班飞行员和地勤极为疲惫,飞机的使用寿命也不断耗尽,而新的候补飞行员由于F-5E停飞而没有“部训机”可供训练,现役F-16升级为F-16V的进度缓慢,美国新飞机要几年后才能交货------这样拉扯之下,台空军人/机资源的“折断”,是可以预期的。

(二)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交火,使得“无人机战争”浮出水面。但这些小国因为防空体系不完整,无法打击“彩虹”级别的中型无人机,从而夸大了此类无人机的战斗力。彩虹等等这些飞得慢/不隐身的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并不是中美这种等级的国家会畏惧的。

真正令中美都束手无策的,目前是“自杀无人机”,就是小尺寸/树梢飞行/可数小时待机的撞击起爆无人机和巡飞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因为人类经过漫长进化,眼睛是向前看,不是向天看的。这类飞行器如果继续像今天这样,还没有诞生“天敌”的话,那么各国的武装直升机恐怕都要歇菜了------这是真正会铺天盖地而来的“杀人蜂群”。

一支在境外战斗的我军地面部队,如何克制敌方的“杀人蜂群”?这里,我们设想另一种战场小飞机,其实是专为克制“杀人蜂群”而问世的小飞机------陆侦-21。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陆侦-21”是一种轻型(全重3吨左右),廉价,能部分代替武直-11的防御性小飞机。由于最大飞行速度只有620公里,自重轻(意味着没有配大量装甲),航电简单(标配有数据链,搜索雷达是选配),因此这种飞机并不如装甲完善的中/重型武直和A-10,不具备强大的低空突击战斗能力。它的第一作用,是在中空盘旋,用机腹吊挂的俯视雷达,搜索敌方派出的“杀人蜂群”,居高临下摧毁之;或给地面部队示警,由地面防空火力对付。

“陆侦-21”的出厂价(军方采购价)不到2000万人民币,使用2台涡桨-9发动机。涡桨-9虽说在1995年就取得民航的型号合格证,但由于翻修时间过短,军方一直没有采用。直到近年,“翼龙-2”无人机和“运-12新型军用跳伞训练机”曝光,说明涡桨-9“行了”。

涡桨-9虽然在可靠性上“行了”,功率还是太小。“陆侦-21”的思路,与2017年天津直博会上出现的“短尾隼”模型,有异曲同工之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两者都试图绕过美国V-22的“倾转旋翼时的安全性”这一难题,制造一种短距起降/比直升机更快速的载人飞行器。V-22只有两套螺旋桨叶,当这两套桨叶倾转时,飞机非常危险。“短尾隼”上,负责向上升力的(与地面)水平桨叶不需要倾转,平飞时的推力由另一套垂直于地面的桨叶负责。比V-22多一套桨叶虽然累赘,但由发动机舱“秒切换”动力输出的对象,比倾转桨叶要简单安全得多(而且桨叶的长度不必变化,V-22的桨叶是可伸缩的)。

“陆侦-21”的起飞模式为三种:

一,准垂直起飞(semi-VTOL):主翼两端的两台WJ-9,发动机舱近乎垂直于地面,两套主翼桨叶就像直升机的旋翼一样水平旋转,产生升力。同时,机头的共轴双螺旋桨旋转,产生少量的向前拉力(动力主要用于产生升力)。直升机最安全最常见的起飞方式,就是机头下倾/机尾翘起,一面向前慢滑,一面向上升起。此时“陆侦-21”就像直升机一样,在不到40米的滑行距离内,飞机离地。

二,短距起飞:涡桨发动机舱与地面的夹角不再是90°,而是65°,主翼两套桨叶和机头桨叶都开动(动力一半用于升力,一半用于拉力),在120米滑跑距离内离地。

三,全距起飞:机翼两端的两套桨叶的离合器脱开,不再有动力输入。两台涡桨-9的全部输出功率,通过机翼传动轴(图中#27)汇聚到“中央齿轮箱(#11)”,平均分为2份,经过两根“前送传动轴”,从飞行员座椅两侧传输到机鼻齿轮箱,分别带动机鼻的两套共轴螺旋桨。飞机动力全部用于产生“水平向前的拉力”。飞机向前开始滑行时,空气气流带动主翼两套桨叶自然旋转,此时“陆侦-21”就是一架“自转旋翼机”,可以在400米距离内超载起飞。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垂直起降飞机有一条铁律,就是所有发动机必须联合工作(X-22A,V-22),或者索性只有一台发动机(F-35B)。因为即便是两台同款发动机,在每个瞬间,各自的输出功率都是有微小差别的,如果各自带动旋翼,那么飞机两侧的升力有那么一点不平衡,在有侧风的环境下容易出事故。更不要说万一在垂直起降时,一台发动机突然熄火导致瞬间侧翻。

在X-22,V-22上,这套“把全部发动机输出功率收齐,再平均分配出去”的传动连杆系统极为繁复,增加了成本和飞机的不可靠性。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在“陆侦-21”我们这样处理:

每台涡桨-9发动机上有一台附属电脑,启动后,根据驾驶舱主电脑传来的指令,比如说“准垂直起降”时,附属电脑发出命令,每台发动机通过大轴,把450KW的功率分配给主翼桨叶,剩余的输出功率,这一秒可能是42KW,下一秒是43KW,不断在波动,没关系,不管三七二十一传输给“中央齿轮箱”。中央齿轮箱从两台发动机收到的都是微幅波动的功率,合并后传输给机鼻齿轮箱,产生水平拉力时可以忍受这两个波动值的叠加。

由于两套主翼桨叶都被450KW的功率带动,两侧的升力就基本平衡。假如半途A发动机突然出了故障,只能发出300KW的功率,那么B发动机也立刻响应,把传给B桨叶的功率减少为300KW。如果B发动机来不及减速,那就将错就错,把多出来的功率瞬间转推给“中央齿轮箱”,传送到机头去消耗掉。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样一来,从发动机舱延伸出来的机翼传动轴(图中#27)是单向输送的,输往“中央齿轮箱(#11)”的动力不必经过平分后再返回,节省了第二套传动轴系。

由于主翼桨叶和机鼻桨叶都是对称的两套,不论有无动力带动,桨叶旋转时只要保证相互反向,就能互相抵消扭矩,简化飞行操作。

在研发时,这三种起飞方式都验收合格,但部队使用中,30%是短距起降,60%是全距起降。因为在战地找到一段400米长的高速公路并不难,这两种起飞方式要安全简便得多。

为了尽量提高平飞速度,减少风阻,“陆侦-21”没有使用气泡座舱盖,缺点就是飞行员无法观察机尾范围。我们的解决办法,是在机尾装“后视摄像机”,具备红外功能,附带有后视AI芯片,能自动检查所摄画面,一旦发现不明飞行物出现,立刻提醒飞行员。飞行员也可以用语音指挥摄像机灵活翻转,聚焦细看某一方向。后视摄像机下面,挂有一支5.8毫米轻机枪,与摄像机联动,在后视AI芯片指挥下可以概略瞄准,射击后方飞来的飞行物。

(三)

“陆侦-21”内置的武器,是4挺QJG02式14.5毫米机枪,两个机翼近翼端处各安装2挺,避开机头桨叶。飞机高速平飞时,翼端桨叶也是向前旋转的(三套桨叶都产生拉力,飞机才能达到600公里/小时),此时机枪开火,需要用同步机构,保证枪弹从翼端桨叶的缝隙间穿过;如果是低速“空中大象漫步”,此时发动机不必全功率运转,输出的动力仅用于机头桨叶,翼端桨叶处于水平位置,“无动力自旋”,整架飞机就是一架大型旋翼机,飞行速度在180公里/时左右,追逐打击慢速自杀无人机,此时翼端桨叶不干扰4挺机枪的射界。

14.5毫米机枪,是苏联红军在二战中开发的另类枪族,由于装药量大,其打击威力接近于北约制式20毫米航炮,远远比12.7毫米重机枪要猛,在对越作战中解放军曾大量使用,射程达2000米,被昵称为“铁扫把”。但是其缺点,是比12.7毫米重机枪要笨重得多,步行步兵很难携带。

“陆侦-21”上的机枪,分为“左勾拳”和“右勾拳”,右机翼2挺机枪装钨芯脱壳穿甲弹,左机翼2挺机枪装普通曳光弹。打击“低慢小目标”时,用左勾拳足够了;打步战车时,用左翼机枪先做校射,根据曳光弹的指示校准后,用“右勾拳” 开罐头。

“陆侦-21”的机翼上也有挂点,通常只挂副油箱和电战舱,因为受翼端桨叶干扰,挂火箭巢的话不能随时发射。机腹的主挂点,可以挂一个500公斤的荚舱或鱼雷/中型空射反舰导弹。

“陆侦-21”的标配机腹荚舱,前部是俯视搜索雷达,后部装30枚CH-901巡飞弹(9公斤/枚)。雷达搜索到敌无人机的话,冲过去用机枪解决;搜索到敌地面软目标,躲远远地投放巡飞弹,巡飞弹下落后弹出小降落伞调整飞行姿态,随后自行飞行。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CH-901从地面发射车发射时,最高速度150公里/时,留空时间120分钟,弹头 装有电子光学摄像机,对2公里范围内目标进行侦察并撞击爆破,可以用笔记本电脑遥控或者用AI技术使其自主攻击。如果从空中发射,威力会大很多。

“陆侦-21”能力薄弱,无法取代武直-10和武直-19,但比武直-11要便宜得多,大量装备陆航的话,可以把各款“专武直”从“警戒敌方自杀无人机”的枯燥繁重的作业中解放出来,专心做好武直该做的事。

本质上讲,“陆侦-21”就是一款“穿了外骨骼的羽人”。这套外骨骼呢,贵是贵了点,不过能挥动4挺“铁扫把”大风起兮突突个娘,也算不枉此生了。F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夏侯,桥上,
帖:4563694 复 4517846
2020-11-05 00:33:19夏侯
3 花本大

不过这个小飞机每台发动机配一个pc通讯感觉架构太弱了F

帖:4564644 复 4563694
2020-08-02 00:39:00本嘉明
2 未来三个月

<防止台湾受到武力入侵草案>,在美国国会通过的概率很高。国会通过后,唐纳怆只有很小的概率,敢于压下不签。

这就在未来三个月,即美国大选出结果前,产生了一个高度危险的窗口期。一旦这个法案被总统签署生效,美台军事结盟,中美关系中的三个公报就被实质推翻,中美关系中,中国提出的所有红线都被践踏。

这之后会触发两种可能性。一,中方有所行动。二,中方没有实质行动只有外交抗议。

假如是上述后果二,可能引起连锁反应,日本与澳大利亚在国内通过类似的国内法或“X台关系新指针”,虽然不至于复制美国法案的具体条款,但与台湾的军事关系大大跨前,是毫无疑问的。澳大利亚的潜艇可能会访台。

同时,即便中国没有采取实质行动反对美国法案,出于竞选需要,白宫不断得寸进尺,逼迫中国海空军与美军擦枪走火,引发军事冲突,也是可能的。当然,假如中方在法案通过时就先发制人,采取实质行动,对白宫谋求连任也可能有利,也可能不利(中方发动,中方就有主动权,可以决定多大的规模,打多久),但有事肯定比没事好,白宫目前就唯恐天下不乱。

所以一旦法案被签署,要确保在11月5日前,远东波平浪静,就有可能在世界其他地方,突发一个新的热点,把美国的注意力转移过去,把美国的精力牵扯过去。

我认为唐纳怆本人未必对这个法案太热心,因为他不喜欢打仗。拜登目前的情况也不乐观,假如在接下来会安排的三次辩论中,拜登在台上出了状况,那么即便没有同中国热战,唐纳怆仍然有连任的机会。所以唐纳怆也可以在该法案之外,找到搞拜登或者中国的事件。

但国会两党与台湾有关联的议员们很积极。国会通过后,唐纳怆再不情愿,估计还是得签。签完了之后,就算唐纳怆没有想在这三个月里搞事情,但由于中美之间已经缺乏互信(秘密沟通渠道可能还在,但捎过来的话未必敢全信),中方担心得睡不着觉,主动出牌,先下手为强,支持在哪里的人民奋起点一炮,那事情还是会不可收拾。

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法案签了,但不必有任何热点突发事件,中美还是波澜不惊地渡过这三个月?当然有,第一种,中美高层建立互信,互相口头保证,而且都说话算数了。第二种,美国正副总统都不能视事,顺位第三的佩洛西暂代理总统,此时共和党可能要临时换候选人,拜登当选的可能性非常大,佩洛西的任务就是看守/过渡,保证拜登在明年2月顺利就职,佩洛西自己再回到国会去。那么到明年2月前,佩洛西一般不会主动挑事------大选已见分晓,她没必要惹事。

总的说,未来三个月,出事的概率,大于没事的概率。大家系紧安全带。

通宝推:桥上,花棍舞,
帖:4541053 复 4517846
2020-10-04 01:56:45本嘉明
3 我这里设想的第二种情况,有肯能出现了

1)唐纳怆受染的最大可能场合,就是上周六在白宫举办的”大法官提名仪式“,那个仪式上现知有7人阳性,包括康薇。康薇已经辞职,与唐纳怆同框的机会不多,两人都阳性而仅有这次是同框的,那么可以推断,这个唐纳怆在这个仪式上中招可能性很大。

2)那个仪式分两部分,第一环节在白宫室内,基本都不带口罩。第二环节在室外(玫瑰园),更甚,几乎看不到口罩了。所有白人都有种蜜汁自信,在空气流通的户外是安全的。

3)当时彭斯也在场。

4)由于潜伏期的特点,彭斯和随专机参加辩论会的唐家族各人,现在验出阴性,不等于过几天还是阴性。辩论会主持人华莱士吓得赶紧要去验,他的医生嘱咐他等到周五再去,现在验出来的不一定准。

5)这个病毒有一定的狡猾性,唐纳怆首几天没大碍(否则股市不会仅仅是小跌),不等于未来几天不会有突发情况。假如他真的无力继续竞选,一个可能的情况,就是唐家,共和党,彭斯三方交易:彭斯作为正总统候选人继续竞选,一万卡作为副总统候选人。这个交易,三方都能接受。

6)仅以第一场辩论而言,辩论内容是唐纳怆赢(他脑子还比较清楚),辩论气氛是拜登赢。假如没有后来得病这一出,唐纳怆仍然有赢得大选的机会。而假如他病好得很顺利,染病变成陈水扁的两颗子弹,那么他的赢面会加大。万一病重,推一万卡出来代父出征,仍然有机会赢。

7)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唐纳家这次彻底输。这就不能不说,故大法官金斯伯格肯定是个女巫了,她留个政治遗嘱(现在不要选新法官),成功撩拨了整个GOP的高层,奋不顾身搞出这么个超级传染现场。从缅甸过来4个病人,瑞丽的密切接触者就有1700人,基本上现在美国首都的共和党高级干部,人人自危。

8)唐纳病情加重的话,有个副作用,就是基本上雄辩地证明,这个病毒跟美国人的关系不大。要不然,这时候就不得不把深藏的解药暴露给全世界了。

帖:4558707 复 4541053
2020-08-03 04:23:39生活在阳光里
3 有种说法,川普想当战时总统

这个人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测的。主动和中国碰瓷,小打一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现在中方对美国各种压制的反应大的方向是忍让。

我觉得十月是个关键节点。十月份川普就知道自己选不选的上,是不是要军事冒险一下。十月份还是中印开战的最后窗口(随后就大雪封山了)。

十月还有一个大事要发生,就是中国的疫苗正式面世。这个疫苗对世界政治的作用不可小觑。我甚至有个想法,也许中国会主动送美国100万份疫苗。

帖:4541461 复 4541053
2020-08-02 23:57:37
夜炎火
3 今年吃瓜有点撑,下半年悠着点吧。

帖:4541374 复 4541053
2020-08-02 23:23:03Hugo17
3 我估计要五年左右

以中美两国的战争潜力,一旦开战可以是世界大战级别的战争。我认为中国不会为了美国的一个法案开战。但是中国确实在全力做开战准备,中国需恶补两方面的军力,一是核武库,二是以076为代表的海上力量,这个时间估计要五年左右。

中国迟迟不攻台湾,除了战力考虑外,国际贸易条件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外贸外交条件再恶化到一定程度,提前开战也是可能的。

美国国会一贯反华,中国对其早已不抱希望。至于涉外法案,对于中美两国都只是马桶,需要时用一用,不需要扔一边去.

以中国现政府对香港的重手来看,是会主动攻台的,只不过要看自己的时间而不是看美国的一个法案, 所谓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

帖:4541362 复 4541053
2020-08-02 10:40:09坐看浪滔天
3 【商榷】<防止台湾受到武力入侵草案>通过可能性极低!

个人感觉<防止台湾受到武力入侵草案>通过的可能性极低!

因为这是中方的核心利益,美国需要在这个时候挑战中方核心利益吗?需要在这个时候真的和中方在台海一战吗?

如果一站,只有两个结果:

1. 中方战败(可能性极小),因为对于中方来说,这是生死之战,政权合理性之战,举全国之力一战;而对美方来说,值得为台湾如此一战吗?美国人自己会想明白。

2. 美方战败(可能性不小),那么美方在整个西太平洋框架彻底崩塌,美方退回夏威夷,失去现有的超级大国地位,直接退回区域性大国。

根据以上两个结果,不难看出,美方完全没有必要在中方核心利益挑战,或者没有必要冒着如此巨大的战略风险!2016年南海试金石已经说明美方的军事战略决心有限。

帖:4541167 复 4541053
2020-08-03 00:36:22土地革命
4 美国海军的方案是发放私掠许可证,中方回应是内循环和076

中美在台海大打出手的可能性不高。中国毕竟有弹道导弹可以反航母。美军现在真能用的只有B1-B携带的LRASM远程隐身反舰导弹。战时美军航母断然是不会进入第二岛链内的,更加不会进入第一岛链内和南海。如果小打摩擦一下,基本上就是B1-B使用LRASM炸一下黄岩岛。真大打出手,第二岛链内几个美军基地都会被攻击。美军自己兵棋推演了16次第二岛链内中美大战,16次大战美军全败。

但是美军特别是美国海军也没有认输,他们策划了新的作战方案,那就是在第二岛链外破交猎杀中国货船。美海军设想在第二岛链外以存量海军优势打击中方护航编队,然后发放私掠许可证,纵容本国民间海上力量打劫中国商船。为此中方提出的两个方案,这两个方案都是近期曝光的。一个是经济内循环,另一个是建造076型护航航母。

话说回来,即使现在中国快速建造低成本护航航母也来不及了。真的全面猎杀中国货船,中方外贸彻底崩溃。鉴于中国经济对外依赖度,中方的情况会很惨。中方最好的方案还是以打促谈。是不是能和华尔街进行交易,通过猎杀邓派,大家一起瓜分邓派资本家资产来缓和局势,赢得中方转型时间。

中方政治经济军事转型都需要时间。如果能通过瓜分邓派资本家资产来赢得美方不干预中方改革(也许叫做政变更合适)的时间窗口。只要能给个2-3年时间,中方改革完成,彻底消灭邓派,把改开的各种弊端修正,中国发展的障碍得到清除。之后中美再全面对抗中方也不输。

应该看到这次新冠疫情,美方的损失非常大。据高盛预估,美元可以在未来一年内贬值20%以上。美元霸主地位岌岌可危,于此同时华尔街大佬们在疫情爆发前都储备了大量现钞。这表明了在新冠疫情中华尔街损失远高于普通美国百姓。因此华尔街需要金融猎杀来补血,这就构成了中美大交易的基本意向。

对于中美大交易,可以类比当年日本二战后的麦克阿瑟改革。我们首先要展示远超当年日本的武力,让美国知难而退。例如能不能实弹打沉一艘航母例如阿三的超日王号航母。之后表露心态我方愿意进行类似麦克阿瑟的改良。我们得和美国华尔街和产业资本谈清楚。中国清除邓派本质是一次分蛋糕。分给百姓蛋糕,能大幅扩大国内市场。这样美国产业资本也能分享一杯羹。我们可以通过可以邀请麦克阿瑟的后人讲美国人听的懂的日本历史来类比当前中方处境。我们愿意和平共处,前提是你们帮忙一起消灭邓派。消灭邓派的战斗,可以先以金融作为战场,由华尔街发动,之后中方政治军事力量跟进。

PS。最近国内讨论经济内循环非常火热。为什么河内大佬们对此一言不发。这可是关系改开存亡的关键内容。

帖:4541385 复 4541167
2020-08-02 23:52:26
newbird
4 正常人确实如此分析

但是川普和他的班底是正常人吗?

帖:4541372 复 4541167
帖:4541164 复 4541053
2020-07-23 23:51:32本嘉明
2 茗谈186-12

先说说小本我自己的一些话:

我在不同的俄罗斯网站看到几篇不同的文章(Google可以翻译为英文版)里,都有我翻译的这一部分内容,而且这些文章都没有一个作者的署名,可见是网站自己裁剪拼贴出来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上图:其中一篇文章的题头

这带来几个问题:

1)我们无法确认文章里所有细节的真实性,只是拿来参考一下,启发一下。

2)文章里排列的这些项目,有些凌乱,可能是原作者自己叙述不清可能是翻译到英文时有些地方词不达意;也可能是网站裁剪拼贴时有遗漏和搞乱段落次序。我按照原文,尽可能完整地列了一个提纲,可能会便于大家理清条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3)原文里,T-720款没有一张大头照,只是用文字描述为“共43个设计,多数是鸭翼布局”。我们可以在网上找到一些关于T-720的照片,但显然都是属于另一些派生的子项目,比如T-502的样机。

以下还是翻译内容,在介绍完各个方案后,该作者叙述了苏联的武装直升机部队在阿富汗的教训,以及安哥拉内战中苏式直升机受到的损失等等战例。尤其是阿富汗的战例,说出了我长久的一个疑问:美式陆航建设路径(尤其是“航空突击旅”模式),真的是成功的吗?101师的一个突击旅300多架直升机,你放在几个基地,是一个大基地吗?基地离火线多远?离火线远了,直升机赶路太慢;离火线近了,只要是伊朗这个级别的对手,分分钟点一串短程地地导弹,你怎么躲?

分割线+++++++++

......

第九方案:T-712

T-712要解决以下需求:

1)无线电中继通信,无线电侦察

2)充当轻型对地攻击机

3)地面火炮和火箭弹校射

3)探测和引爆敌方地雷阵

4)打击海面目标,包括运输船和潜艇

5)对核辐射和化学武器攻击的测量

6)电子战

7)反恐作战中收集数据

8)野战防空部署时预测空中威胁(扮假想敌?)

9)教练机

大量用复合材料。鸭翼布局可以在大迎角攻击时避免陷入尾旋。MiG-AT的驾驶舱被照抄过来,也用了不少有利于隐身的法子,发动机选用TVD-20, TVD-1500 或 TVD VK-117。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浮筒状的吊舱用来内装起落架,航空炸弹,空投地雷(水雷),电子战舱。这些模块化物品随时可以换入/换出。

在T-712的基础上,也可以开发一款长航时(8-14小时)的无人机。

第十方案:样机舷号#724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最大限度利用苏-25的机体设计,也可以考虑加装一个米-24式的直升机串连座舱。

第十一方案:样机舷号#952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并列双座舱,折叠机翼。

第十二方案:在T-8M项目的名义下,打算把苏-25再度翻新。在特殊时期(本注:估计指苏联解体后的苦日子),尽量利用苏-25和直升机的库存备件,设计一款更现代化的飞机,(比起苏-25)提高航速和机动性。

使用RD-33带后燃室的涡扇发动机,不加推力时5.5吨推力。一个类似版本的引擎,I-88(对外称RD-33I,无后燃室),已经装在伊尔-102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本注:伊尔-102只生产了2架样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T8M单座款:样机舷号#780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T8M双座款:样机舷号#782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发动机的反向装置,估计是降落时提供反向气流,缩短滑行距离。

-------这些,就是当年“100-2旅”呕心沥血开发的款式,在将来或许还能起死回生。

就算在今天,经历了与武装直升机部队的种种磨合后,全世界各个战场的陆军战地指挥官们还在绝望地等待着早就“预约”好的空中支援。虽说各种带有直升机纹身的新学说------比如直升机加挂喷气推进器-----不断地忽悠军事理论家们,使得他们完美地迷路于那个迷宫-----“飞行军如何对战场步兵----从普通步枪兵,到伞兵,到海军陆战队队员-----提供秒到服务”,但是对于“空中支援”简单粗暴的定义:战场飞机必须实时地置于战地指挥官,不管是营长,旅长,或者其他什么狗屁“长”的指挥棒下-----这个梦想,还不时从陆军各级指挥官们的嘴里冒出来。

The idea of battlefield aircraft or an aircraft of direct combat aviation support of ground forces on the battlefield, capable of delivering fire to enemy personnel and military equipment under intense enemy fire to effectively carry out combat missions by their forces, began to interest infantry and cavalry commanders with the advent of aviation.

战场飞机,或者说是“支援地面步兵的,直接参与地面作战的一种飞机”,它的定义是这样的:它必须直接冒着敌人的火力,它具备打击到敌军的每个个体及其装备的能力,能够为本方的地面友军带来高效快速的战果(本注:以及士气鼓舞)。这种定义本身,不断在吸引着地面轻装高机动部队的官兵们。

卫国战争中后期,德军眼中的“黑死神”-----伊尔-2强击机,主宰了战场的天空。根据飞行员们的报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战果不仅仅是直接击毁坦克,更包括面对面地赋予德军(在我军轰炸中的幸存者)巨大的绝望感。

1956年4月,国防部长朱可夫代表空军,向党中央报告,强击机的时代结束了。随后,红军中尚存的1700架对地攻击机(伊尔-2,伊尔-10M,都由中国和朝鲜飞行员在半岛之战中打出极好的战绩)被销毁,对地支援的任务交给了喷气的战斗轰炸机fighter-bombers。过了不久他们就承认了,那些新玩具飞得太快太高,丢导弹炸弹多数没个准头。

在A-10的刺激下,苏-25出现了,伊尔-2总算有了接班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陆军一路不停地赞扬这些飞机,空军司令却从来都看不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随着空军司令部不断要求飞更快,挂更多弹,很快苏-25又变回了fighter-bombers。苏-25失去了初心-----在前线一个不起眼的小基地猫着,随时伴随步兵出动。

到了苏联的阿富汗战争,地面部队往往要求空中支援立刻赶到,空军不得不始终在空中保持一个值班机队(美军在阿富汗也同样,总是有一票阿帕奇在空中闲逛,随时听从召唤),燃料的浪费是惊人的。

更糟糕的是“轻型(反直升机)强击机”的命运。虽然上峰不断承诺给夏伯阳们弄几架来。一个夭折的项目是"Photon",有个非官方的绰号叫"Pull-push",它的特色是身兼两种人设。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一台TVD-20涡桨发动机在机鼻,一台AI-25TL喷气发动机在机背。这使得它巡逻时慢慢悠悠,往回跑时又动若脱兔,而且机鼻的发动机起到了防弹效果,如果是苏-25,那整个座舱得围上钛合金板迷你裙。

这个不错的设计------设计院甚至额外附赠了一款改型款的图纸------送到了空军采购部门。SOMEHOW,没有回音了。在那个年代,任何飞行器,假如不能裤腰里揣起5吨炸弹,空军是不会买账的。

同时,“师改旅”的军改中,问题更恶化了,旅长比较官小,更加指挥不动跨军种的空军和跨兵种的装甲团。在苏联时代的末期,为了应付阿富汗战争,将军们设法成立“直升机空中突击旅”来解决问题,往突击旅里塞了更多的Mi-8T(运输和边门机枪参战)和Mi-24,但最后还是徒劳,(可能是因为阿富汗太荒凉)直升机们按中队或小队,分散呆在各基地,这些基地也是飞行员们居住的营房。这些小基地,离开空中突击旅的旅部,有相当远的距离。

另外,陆军航空兵作为兵种的前景不明,影响了士气。有的说会转隶空军,有的小道消息说最后归空降军指挥。(本注:最后直升机以及人员,全部归今天的空天军,陆军要用再申请)

问题的要害不在于陆军航空兵往何处去,而是他们也确实没有能力做好本职工作。敌人的装备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善于机动,陆军航空兵不但要逮到他们,还要小心自己不要被对方的直升机或地面单兵导弹逮到。

另一个战例在1980年代中期的安哥拉。交战的一方,处于进攻的有利态势中的FAPLA,呼叫弹药和粮草,于是几架Mi-8在Mi-24的护航下,前去送货。另一方UNITA受到南非空军的支援,南非人截听了FAPLA直升机之间的无线电,派出Impalas轻攻击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种飞机只有航炮。结局是南非人前后击落了10架直升机,由于缺乏补给,FAPLA的进攻失败了,损失了40辆坦克,50辆装甲车,2500名陆军官兵。

理想状态下,轻型的,不依赖正规机场的“战场飞机”,与步兵三进三同,受命于步兵排长,连长或者营长。它们侦察,战斗,后送伤员,飞行员们可以归属于步兵部队并优先晋升,最后去指挥步兵部队,因为他们更善于指挥空地协同作战。

在阿富汗,苏联直升机飞行员们表现出极大的英雄主义,但在毒刺导弹面前,Mi-24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通宝推:夏侯,桥上,
帖:4538858 复 4517846
2020-07-23 02:01:57本嘉明
2 茗谈-186-11

以下是我在上帖里贴出链接的那篇俄罗斯文章的主要段落翻译,有删减。留作资料,也供大家一阅。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Evgeny Petrovich Grunin,叶甫根尼-谷宁,这个名字在我们俄罗斯并不出名,不过他已经在苏霍伊设计局等机构干了25年的飞机设计,涉及通用飞机/军用飞机等领域,作品有T-411 Stork, T-101 Grach, T-451及其改型。

(本注:他年轻时还自发设计过ESKA-1苏联实验性两栖救援船,获得苏联经济成就展览会铜奖)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笔者跟踪采访了古宁以及他创建的“古宁设计所”Design Bureau of E.P. Grunin,得到他的助手和儿子的协助,总结以下资料。

在1990年代谷宁效力于苏霍伊设计局时,主持了一个“LVS (Easy-to-Play Replicated Attack)易操作复合攻击机”项目,由此设计出战场小飞机样机,对外此机构称为“100-2旅”。

以下的照片和三维设计图均为“古宁设计所”所有,笔者获准发表这些资料时,有我自己加的文字。

1980年代末,苏联最高领导层规划,即便发生核战争,在遭受核打击后,苏联工业将自动划分为四大互相隔绝的根据地,各自为战,它们是:西部战区,乌拉尔战区,远东战区,乌克兰战区(four industrially isolated regions :the Western Region, the Urals, the Far East and Ukraine)。无论如何艰苦,各根据地必须能自力更生,独立生产一些简单便宜的战场小飞机,继续打击敌人。

谷宁的LVS项目组,设想尽可能多利用现有的苏-25货架零件,代号为T-8项目和T-8B项目。总设计师是 "100-2" 旅的头头 Arnold Ivanovich Andrianov, 主要设计人员有 N.N. Venediktov, V.V. Sakharov, V.I. Moskalenko. 项目总指挥是 E.P. Grunin谷宁。

苏-25的主要设计师Yuri Viktorovich Ivasechkin在1983年前就不断给予交流,83年后直接加入这个项目。

项目 起步时考虑这几点:

1)以苏-25为基础。

2)参考美国OV-10。

3)参考苏-80(第一版)的结构设计和气动外形,当时苏-80模型在SibNIA风洞实验室吹风。

======================

第一个设计方案,基本款,下单翼+苏-25座舱+涡桨发动机(代号T-720):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第二方案,上单翼,加了一个小的PGO(本注:可能是指定位/导航装置),T-720-2: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第三方案,单引擎基本款,下单翼,T-721: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基本款的技术参数,分单发和双发,与苏-25相比较(本注:这些俄文翻译要了卿命了,我胡乱猜着翻一下,红色为肯定准确,蓝色为瞎蒙):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第四方案:T-710 Anaconda project,山寨了OV-10,但差不多是OV-10的两倍大。T-710标准起飞重7500公斤,净重4600公斤,外挂(payload weight) 2,900 kg,机内油箱 1,500 kg。挂足副油箱时,武器总携带量减少为1500公斤(另包括7名伞兵)。超载状态下武器总携带量增到2500公斤。共8个武器挂架,其中4个在机腹。机鼻照抄苏-25UB,有两门“GSh-30”30毫米航炮。在驾驶舱后面是带装甲保护的伞兵舱。发动机拟选用TVD-20,TVD1500等,总之每台1400马力左右,发动机舱带装甲,6桨叶螺旋桨。预计最大速度480--490公里/时。如果要加大速度,可换用Klimov TV7-117M发动机,2500马力/台,那么速度可达620—650公里/时。该款可以充当对地密接攻击机,巡逻机,电战机,炮艇机,急救机,伞兵训练机等等。遗憾的是,俄罗斯军队到今天都没有这样一款带装甲的多用途小飞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第五方案:T-720。这是IHL项目下的一个基本概念款,这个项目组一共设计了43个概念款,43个款在气动上大同小异,不同处在于设计的用途(比如攻击机,教练机,教练-入门战斗机),速度,重量(6吨到16吨不等)。多数款是longitudinal triplane(三组水平翼面,即鸭翼-主翼-水平尾翼),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上图:典型的longitudinal triplane。此图与谷宁设计无关

这属于静不稳定的气动,因此需要CDS (remote control)操控体制,机体净重的40—50%为复合材料。

设计为带有前鸭翼(longitudinal triplane),想要达到几个目的:

1)在任何速度下都操控自如。

2)使用SDE时,副翼可以像升降副翼(elevons)一样工作,飞行员可以改变飞行高度而不必俯仰机头,这在对地攻击中非常实用,你可以绕着地面一个点盘旋而不必担心肉眼失去目标。

3)战场生存能力,取决于对三组水平翼面的操控效率。即便在战斗中,这三组机翼(前鸭翼,主机翼,水平尾翼)中任何一面被击穿,飞行员仍然有机会带伤返回基地。武备有一门机腹炮塔里的航炮,口径从20毫米一直到(16吨级别飞机款)57毫米,炮塔可以360°转动;当然也可以选装6管加特林炮GSh-6-30 甚至是GSh-6-45(本注:读到这里真的很晕,战斗民族太猛了)。

T-720的起飞重量大约6—8吨,最大速度650公里/时。武器和燃料约占起飞重量的1/2.

装2台TV-3-117发动机(2200马力/台),两台发动机之间用25毫米厚的钛合金板隔开。当时,苏联军工在Stupino的工厂已经开发了一种6角螺栓,能顶住20毫米高射炮弹的多次打击。现在这类螺栓用在安-70飞机上。

选用涡桨发动机的理由是:

1)低油耗

2)低噪音

3)尾气温度低,不易吸引红外制导导弹

4)TV-3-117已经大量用于苏军直升机

军用飞机会大量采用半民品的商业化飞机的货架产品,比如苏-25UB的驾驶舱设计,来自于L-39教练机。T-720甚至已经走完了全链设计流程,但元帅们对它的热情迅速消退了,哪怕当时全世界的趋势已经很清楚,A-10那种大而全的老古董已经过时了,涡桨动力的小飞机,哪怕是农用机改过来,都是新王道了。

第六方案:T-720,发动机短舱分布在两翼,T-728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T-8V型样机(双引擎的710或720款)在1988年的预算成本是120—130万卢布,T-8V-1(单引擎款)不到100万卢布。当年苏-25是350万卢布,T-72坦克100万卢布。

第七方案:T-722,把T-720的两台发动机串联安装,动力集中到一根传动轴上,带动共轴双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第八方案:很少为人所知的T-20另一改型

从鸭翼的T-720项下派生出另一个项目T-502-503 light trainer attack project,这是用来训练喷气战斗机飞行员的教练机。

T-502是尾推螺旋桨,使用一到两台涡桨发动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打算使用苏-25UB或者L-39的驾驶舱设计。可以外挂1000公斤的弹药,所以也能当攻击机使用。

第九方案:T-712

T-712要解决以下需求:

1)无线电中继通信,无线电侦察

2)充当轻型对地攻击机

3)地面火炮和火箭弹校射

3)探测和引爆敌方地雷阵

4)打击海面目标,包括运输船和潜艇

5)对核辐射和化学武器攻击的测量

6)电子战

7)反恐作战中收集数据

8)野战防空部署时预测空中威胁(扮假想敌?)

9)教练机

大量用复合材料。鸭翼布局可以在大迎角攻击时避免陷入尾旋。MiG-AT的驾驶舱被照抄过来,也用了不少有利于隐身的法子,发动机选用TVD-20, TVD-1500 或 TVD VK-117。

(土鳖...因为上传图片的次数用尽了)F

通宝推:夏侯,epimetheus,北纬42度,
帖:4538600 复 451784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