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家垴故事--彭总之怒 -- 史文恭

本楼:阅 15970 复 43 🌺333 🌵3 最近: 复0 🌺5 🌵0
2020-11-02 12:23:43史文恭
1 【原创】关家垴故事--彭总之怒

关家垴彭总的“拿不下关家垴,就撤销第一二九师的番号,杀头不论大小!”名言是党史和军史里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而且还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故事。各方面的书里渲染的都很多。但纵然这样还是有几个细节容易被人疏漏。

第一、 关家垴之战不是一场独立的攻坚战,而是在日军的合围扫荡中,我军的一次“短促突击战”,意图是集中优势兵力,歼灭一股日军孤立部队。所以,这就决定了关家垴的战斗实质就是一次小型的孟良崮战役,但问题是,冈崎谦受虽然是一头禽兽,却是一头懂得工兵和防守的禽兽,所以,因为他,八路军生生把一次野外歼灭战变成了野外攻坚战,而且还是在敌机大肆轰炸扫射下的攻坚战。---事实上,如果没有敌机大力救援,如果八路军能多一天攻击时间,那么,所有此战的资料都确认,冈崎大队已然弹尽粮绝,被全部歼灭是必然的结果,但残酷的现实是,八路军只有两天的攻击时间。纵然外围部队已经在艰苦的阻击敌军,但正如我之前《迎面相撞的精锐》里描述的,以1938年2月,还未“稀释”的红一方面军老红军为主的343旅近5000多人的精锐,如果没有及时完成的野外工事,还无法抵御日军20师团1500人部队的攻击,这还是敌人没有航空兵力支援的情况下,而关家垴是百团大战的后期,不仅八路军部队经过前两个阶段的苦战已经师老兵疲,而且大幅度扩张后的八路军平均战力也有所下降,因此,彭总无法得到额外的攻击时间。所以,他只能使用手头能有的资源在非常紧张的时间内完成战斗

第二、 必须强调,关家垴之战的决心是彭总下的,他是第一责任人。

第三、 在29日夜到31日下午,参战部队连续不断地攻击,固然,在相当长时间内,无法突破日军精心构筑的野战工事,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令人心酸的事实,那就是前赴后继冲锋的年轻战士,的确使得“孤军”冈崎大队的弹药急剧减少。---是的,关家垴之战是一次令人心痛的败战,但这一战中,前赴后继的冲锋战士,就像国歌里描述的那样,用他们毅然的身姿和悲壮的牺牲显示了这支军队的军魂。----而在这种战术下,每一个之前牺牲的战士成为后来者的号召,如果中途结束,那么之前那惨痛的牺牲就成为白费。-----只有咬牙坚持到底,才能赢得一场“有意义”的惨胜。----这大概是多次在前线(500米,敌军射程之内)观察战况的彭总内心的信念。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作为一张著名的照片,它确实表现了彭总威严的军姿,那谁有知道,此时彭总所观察到的,是多么让人心碎的场面呢?

第四、 但巨大的装备差距和恶劣的地形,以及敌人良好的工事,顽强地阻挠彭总决心的实现。----此时,外围敌军的逼近,眼前战斗的久攻不克,战士牺牲的不断累加,成为三重极大的压力,作为最高指挥员的彭总,显然被情绪影响了。因为他给出了非常直接也非常粗鲁的命令,---这个举动还有一个催化剂,那就是,作为下级的刘伯承和陈赓已经两次给他直接打电话要求撤围,这虽然是此时正确的战场处置,也无可争议是下级企图动摇上级的决心,---所以,彭德怀在外部压力和内部压力的双重逼迫下,做出了让他后悔也让战友非常伤心的决定,----对于刘伯承(实际红军时期,刘伯承大部分时间都是彭德怀的上级),他说了:“拿不下关家垴,就撤销第一二九师的番号,杀头不论大小!”的过头话,而对早在湘军时期就认识的陈赓,他不仅说了“拿不下关家垴,我就执行革命纪律!”(史注:即军法从事,就在关家垴之战前几天,冈崎大队进攻黄崖洞时,特务团有一个连长不战而逃,被彭总直接下令,军法队枪毙),而且彭总还给陈赓派了监军,(最大可能是时任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而被激怒的陈赓在给彭总打完那个悲壮的电话(即要求撤围,给772团留点种子,被彭总断然拒绝后),---

抢过三八枪,红着眼圈上了冲锋阵地,谁拉,冲谁吼。此时,772团1营长(开国少将)蒲大义和残存的全部官兵70余人正要做最后的冲锋,他见了旅长没二话,将帽子一甩,手中刺刀狠狠戳在地上,瞪着红眼珠冲陈赓吼:“你上来,老子不打了!”,旅长被吼得愣了神,4连指导员郑加平(1918-2016)趁机把他架了下去。”---这段记叙来自《百战将星-吴效闵少将》,因为该书作者又是陆军110团团史(即原陈赓四纵,后13军主力团)作者,所以可信度很高。---顺便说下,蒲大义少将是典型的红四方面军将领,作战勇猛,战伤16次,1973年因心肌梗塞猝死,没有留下回忆录。----因此,从陈赓大将这次的“冲动”可见,一方面,麾下将士的惨痛牺牲确实让他也情绪失控,另一方面,彭总的举动也的确伤了他的心。----当然,必须看到,当时战场的惨状应该让每一个指挥员动容,因此,彭总的情绪失控(就像陈赓大将的失控一样),是值得理解的。

第五、 最后,还是要说明,虽然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虽然所部遭受了惨重的损失,但后来在编战史时,即使在彭总已然倒霉的庐山会议后,陈赓大将依然向采访的老部下说明,“对百团大战应做实事求是的评价,不赞成贬低它的历史意义,并把责任推到某个人身上”, 刘伯承和邓小平在延安整风时给宋任穷的信中写道:“有的同志说,百团大战第三阶段指挥是错误的,这种看法不符合事实,第三阶段日军到根据地报复扫荡必须反击,只有最后应不应该打关家垴一仗的问题,我们的结论是应该打,不打关家垴在政治上损失太大,实际上这一仗停止了敌人一个大队可以在根据地横冲直撞的局面。”因此,作为彭总发怒的两个直接受害者,他们事后实际都理解,彭总的发怒本意还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

第六、 当然,在纵观关家垴之战双方的情况和战况的发展后,我们必须承认,彭总当时在指挥这场战斗时,还是未能做到“知己知彼”,而且在碰到战况危急时,采取了不冷静的、蛮干的作法,这反映他性格上的缺陷(这个缺陷在此后的岁月里,也发生了好几次),并深刻地影响了这一战的结果。(如果他没有硬逼129师强攻,从最后的结果看,可能可以避免不少无谓的牺牲。),这里不想追究个人的责任,但在从历史吸取教训的角度,这个事实还是不容回避的。

通宝推:mezhan,普鲁托,醉寺,牧云郎,桥上,审度,梓童,胡一刀,
主题:4563954
2020-11-03 10:20:18醉寺
2 觉得这个事还是彭老总个性特点造成的...

也成就了他的抗美援朝...勇猛...不计代价...气势能压住美国人...

林和粟都有这个特点...但比起彭还是弱一点点...

帖:4564156 复 4563954
2020-11-03 09:47:36mhymark
2 这一段话我不太同意

“在这种战术下,每一个之前牺牲的战士成为后来者的号召,如果中途结束,那么之前那惨痛的牺牲就成为白费。-----只有咬牙坚持到底,才能赢得一场“有意义”的惨胜。”

之前的惨痛牺牲,经济学上叫沉没成本,后续是不是要坚持打下去的决策不应该以沉没成本为依据。虽然我们不应该那么市侩,但还是要理性。因为战争也要做成本效益分析,而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期间,这个计算的一直是登峰造极。我记得以前看资料,说抗日期间,我党每次打仗,如果缴获如果小于消耗,这个仗就不算是胜仗。

如果是红军长征过大渡河,过天险腊子口,那的确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因为这是要搏命的,辽沈战役中,林彪说我不要你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抗美援朝中,63军死守铁原,这些都是要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关家垴之战,不应该这么算。

帖:4564144 复 4563954
2020-11-03 02:22:08patrouille
2 精锐对精锐的现实

显示我方当时的战斗力不如日军,哪怕集中优势兵力也不行,关家垴就是抗日战争中的砥平里。

刘伯承就说:"敌人的野战工事构筑很有讲究,他是按死守防御的方案设计的,决心要战死沙场,效忠天皇。他在山顶这块小平地上,仿八卦阵挖了圆形核心工事,用三道交通壕环绕指挥所,交通壕较深,能互相通行,壕内挖有许多猫耳洞,每个洞容三、五人不等,大的掩体和交通沟都有门板覆盖。"

"从核心阵地向四面挖有交通壕直达地崖上,地边挖有掩体,敌人白天缩在核心阵地里监视地边,我一爬上地边他就瞄准射击,把我们打下来。晚上他占领地边阵地,我冲不上去,波浪式冲上去与敌人拼了刺刀,但后续部队上去缓慢,不能完全歼灭敌人。"

我军盛行的猫耳洞,就肇始于关家垴。构筑工事是军校必学的科目,彭刘陈等人都是正经上过军校的,战后上去看过关家垴日军的工事,专门让参谋绘制了工事图,仿效学习。

彭总当时还问王耀南:“如果是我们自己有这样的阵地,日军来进攻,能不能守住?”

王耀南回答:“不行,日军有平射炮,有足够的弹药,野战工事经不住反复打击。”

事实就是哪怕关家垴之战我军集中了宝贵的山炮和迫击炮,由于山炮炮弹有限(1940年初只有392发),迫击炮只能打击到工事上层,无法有效摧毁。步炮协同也差,居然把自己人给打了,这还是精锐。

地形不利、火力也不占优势,对方筑有坚固防御工事,兵力足以据守防御阵地,这就难打了。

作为指挥员,彭刘陈等人在望远镜里看着手下那些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都没倒下的精锐,在日军火力扫射下一个个倒在狭窄的山道上,心中之苦痛可想而知。

如果让日军这样嚣张下去,以后的仗还怎么打?彭总作为总指挥和第一责任人,肯定要考虑到。

砥平里之后,美军遇到包围不就信心大增,敢于坚守了吗?自此志愿军运动歼敌的战机也就大大减少。

农业时代的精锐怼工业时代的精锐,共军有关家垴,国军有八一三,再往上追溯还有李鸿章的甲午,算上后来的砥平里,不同的表象之下体现的都是同一个实质。

遗憾,懊恼,痛惜……我觉得还是牢记最好。

通宝推:我爱美人姚晓曼,住在乡下,燕人,普鲁托,审度,桥上,醉寺,寒冷未必在冬天,唐家山,史文恭,
帖:4564060 复 4563954
2021-01-06 22:06:36阴霾信仰
3 共军学会怎么打攻坚战已经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事了

不独关家垴,晋察冀那边打三甲村和东团堡也把一分区几个主力团打残了,几年都恢复不过来。

战争中学习战争,真是血的代价。确实要牢记先人的浴血奋战。

帖:4579262 复 4564060
2021-01-06 23:49:51青色水
4 东团堡不一样

属于孤立据点集中兵力是可以拿下的。伤亡更多还是因为缺少炮火支援和敌人的毒气攻击。游击队转为正规部队攻坚肯定有过程,刘帅在上党战役的时候就专门撰写指南帮助新组建的纵队迅速习惯攻城战。

帖:4579331 复 4579262
2021-01-11 00:40:20阴霾信仰
5 八路军在抗战时期确实打不起这样的胜仗

后勤以及兵员补给比起解放战争时期还是要差太多了。

一分区已经算八路军中日式装备多,大仗打的多,缴获多,装备极好的部队了,别的领导也很眼红,比如曾经286还向聂帅提议过把几乎全日式装备的一团和骑兵团留在八路军总部(只要留在太行山,不就是归129师指挥了),有的回忆录里面还提过这些大领导不仅找聂荣臻要部队,还去和营级干部谈话,希望他们能留下来。

一分区的部队比八路军一个主力师的编制都富裕了,但是打攻坚战还是伤亡惨重,得不偿失。后面几年,一分区在涞源这边连新兵都征集不到,非常困难。

帖:4580901 复 4579331
2021-01-11 01:59:15
青色水
6 有的时候这种仗不得不打

比如骑兵团的南李庄就是一个不得不拔除的钉子。

帖:4580929 复 4580901
2021-01-11 02:10:39
阴霾信仰
7 就我的个人意见,涞源县城和东团堡并不像南李庄这样非打不可

帖:4580932 复 4580929
注:本帖有补充
2021-01-11 02:15:36青色水
8 不重要?

东团堡位于涞源城东北,是日军供应线上的重要据点,也是其在涞源、宣化公路上封锁晋察冀边区的一大支撑点。东团堡据点筑有上下三层的大碉堡、地堡、围墙、外壕,设有铁丝网、鹿砦,构成坚固的工事。守军是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一个士官教导大队,共一百七十多人,都是从其下属部队挑选出来受训的士官,训练有素且武器精良,且与上庄、中庄、王喜洞、摩天岭等据点相呼应。

帖:4580936 复 4580932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8 涞源漕碾事件牺牲的战士就是被东团堡的鬼子干掉的

帖:4580938 补 4580936
2021-01-11 04:04:40阴霾信仰
9 正因为是这么重要而坚固的据点,八路军攻坚才得不偿失

打南李庄是八路军实在没有回旋余地了。南李庄嵌入了八路军根据地之中,不打八路军生存都困难。

东团堡还没到这地步,东团堡的位置当时属于根据地外,八路军在东团堡作战是在日伪政权统治区作战,缺少地方民众及抗日基层政权的支持,所以东团堡战斗一经结束,参战的八路军部队一点不敢多加停留,立即向抗日根据地范围内转移。

东团堡也很快被增援日军重新占领。

当时直接战死的212名八路军遗体只能简单掩埋,前些年烈士遗体被大水冲了出来,重新在当地修建了烈士陵园。按伤亡1:3推算,一个团伤亡快过半了,也符合回忆中炊事员,文书都上前线的记录。

这仗打完,3团一个2000多人的主力团只能缩编成一个营。

涞灵战役的伤亡实在太大了。后面几年直到抗战胜利,一分区都打不了之前宿雁崖,黄土岭这样规模的大仗了。

聂荣臻回忆录里面就提过这么一段:“在战役的第二阶段,讲扩大战果,有时就忘记了在敌后作战的方针,只顾去死啃敌人的坚固据点,我们因此不得不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死啃敌人坚固据点的作法,是违背游击战争作战方针的。”

帖:4580968 复 4580936
2021-01-11 21:58:21青色水
10 当时东团堡里头有大批被抓去的当地民众

打下东团堡以后这些人都得到了解救,其中有一家人一直在为八路军的烈士守墓。

帖:4581192 复 4580968
2021-01-11 21:53:17
青色水
10 涞源战役伤亡大是因为守敌是之前被打死的阿部规秀的部队

对杨成武的部队恨之入骨,战意极为坚决。

帖:4581188 复 4580968
2021-01-11 02:19:23
青色水
9 涞源漕碾事件牺牲的70多战士就是被东团堡的鬼子干掉的

东团堡战斗就是在这之后不久发生的。

帖:4580939 复 458093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