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848 🌺1560 🌵12 新:💬11 🌺31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57
下页 末页
  • 家园 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就不在那个电影的贴子里说这事了。

    说来十分有趣,我时常被人贴上历史虚无主义的标签。N多年前,中国人对虚无主义还是相当陌生的,然而最近这些年情况却有了很大的变化。总的来说,很多人对虚无主义持有一种畏惧心理,虚无主义非常可怕。那么,它真的很可怕吗?作为一名“过来人”,我可以拍着胸脯告诉大伙,确实非常可怕,但如果你能闯过这一关,前途十分光明。要么就练得走火入魔,要么脱胎换骨。

    说了半天,到底什么是虚无主义呢?我不喜欢西方范式,所以我并不会写出冗长的句子来解释什么叫虚无主义。如果你炒过股,可能你曾经有这样一种体验:不断的思考,你越来越相信,某支股票会下跌、下跌、下跌(反过来也一样,上涨和下跌在这里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虚无。

    “呃……我没有这样的体验。”

    好吧,换一种说法。你会轻功,你用你的一只脚一蹬地,你就窜上了去,然后,在空中,你用的左脚蹬你的右脚,于是你又上了一层,再接下来,你如法炮制,于是你可以无限上升。与之相对的是,你会轻功,你用你的一只脚一蹬地,你就窜上了去,然后,在空中,你抛出事先准备好的石块,借着石块上抛的力量,你用脚轻点石块,又上一层……

    “呃……这个……我完全无法想象。”

    好吧,再换一种说法。(这个故事我曾经讲过)我有一位交情不错的朋友,认识了很多年,他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我们经常会讨论一些“哲学”问题。我这个朋友后来去炒期货,赔多赚少。他就跟我讲,他已经明白最大的问题在哪了,那就是他身上人性的弱点,所以他决定改造自己。我听他说了之后大骇,不惜用吵架的方式让他“清醒”过来,然而,事与愿违。我这个好朋友并不是因为钱,也不是因为想成功,而是因为他找不到生活的意义。一切关于生活意义的叙事,在他看来,全是胡扯。“找不到生活的意义”这话并不能从字面上来简单理解,它的意思很难“说”出来。我只能这么说,我这位朋友的女儿学习成绩一般,所以他花重金给买了一个省重点高中的“学位”(上学和考试的位置)。当时我就劝过他,叫他不要这么干,这么干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很不幸,又让我蒙对了。她女儿进了省重点之后,长期排名垫底。我当年读的也是省重点,也是长期垫底,但是我压根就不在乎,我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他女儿不是。所以后来他女儿经常辱骂他。他跟我讲这些事尽可能的保持平稳的语速,而我对此无能为力,也只能默默的倾听。

    关于啥叫虚无主义,暂时就“定义”到这里。下面去另一个问题:为啥我认为虚无主义并不可怕?

    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比什么是虚无主义更为重要。

    说句大话,我认为西方大哲,就没有一个说真话的。总的来说,不论是什么派,我读西方哲学的感觉就是如同进入了一个迷魂阵。有人说这是翻译的问题,我认为不是。读多了,翻译就不是问题了,怎么翻,结合上下文还是能明白他想说什么。进到这种迷魂阵里,如果是做技术性的练习,其实感觉还不错的,但如果是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那可就是另一种滋味了。所以我一直都有一个猜想:这些大哲之所以要布下迷魂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的内心深处藏着巨大的恐惧。想象一下,你是一头牛,只有你这头牛才认识到自己是头牛,而其它的牛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头绝顶聪明的牛,问题在于,你发现你这种聪明并不能改变你自己,再聪明,你还是头牛。可怕不可怕?太可怕了。绝望不绝望?太绝望了。我为什么老提《星际穿越》呢?因为那个老布兰德教授把这种绝望形象化的演绎了出来。

    然而,但是,没有任何一种可怕或者绝望能推到顶格,99.999999%也是跟100%截然不同的,永远都会有一丝希望。刀,既然可以用来杀人,自然也可以用来切菜。毒草的旁边就是解药,解铃还需系铃人,虚无主义本身就是解决问题的钥匙,钥匙就拿在自己手中。

    不过,我还得再强调一句,“如果你的内心不够强大”,千万不要轻易去“练”虚无主义,很容易走火入魔的。另外,抑郁症跟虚无主义关系密切,有许多是误诊,但即便不是误诊,医生也没有太多办法。

    主题:4701274
    • 家园 裹脚与挤胸

      如果我是在五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说胸罩是迫害女性的有力证据,恐怕不会有几个人听了之后“若有所思”。但是在今天,我却有把握的说,会有不少人同意我的看法的。

      起初并没有胸罩——我并不是在说起初没有后来有就是一种罪——女人用的是束胸。束胸大抵上类似于战士穿戴的盔甲,只在特定场合使用,换言之,它的出现是要解决某些问题。具体是哪些问题呢?比如大胸妹子会告诉你她们为什么不喜欢上体育课。

      中国人是很熟悉裹脚的,可这种熟悉只是听得多而已,多数中国人都认为三寸金莲是突然间冒出来的。然而并非如此,这里面有一个演变的过程。我的意思是说,今天市面上那种挤胸式奶罩是经过了一系列发酵才出现的。

      演变过程具体是怎样的,我无意在此展开,我关注的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演变。

      据我本人的调查来看,其关键在于无限扩大化。

      什么叫无限扩大化?数学不是万能的,但实际上被当成了万能,这就叫无限扩大化。价值判断不是万能的,但人们将价值判断变成了万能。

      众所周知,女性的奶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是一定会下垂的,但有一些人搞出了一个“伟大”的“发明”:下垂的奶子不好看。

      “下垂的奶子不好看”这一观点我相信许多人是认同的,可我要说的是,这是系统性蠢货经常犯的错误。

      下垂的奶子,只是一种存在,坚挺的奶子,只是另一种存在。这里面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好看与不好看。好看或者不好看,对应的就是好恶,好恶对应的就是价值判断。

      如果有人对此表示质疑,那就不妨去非洲走一圈,要是条件不允许,看看相关的图片或者视频其实也足够了。你会看到无数对下垂的奶子,并且当你看得熟了之后,你的“下垂奶子不好看”之“感”(这并不是观感,而是观念)就会消失。

      同理,年龄大了之后,皮肤会松弛,会有皱纹,这也只是一种存在,并不能将价值判断引入。

      我估计会有人坚持说:我看到松弛的皮肤、下垂的奶子,我就不由自主的产生厌恶感。当然,这里的厌恶并不是说我反感,而是“觉得不好”,没有紧致的皮肤、坚挺的奶子“好”。这是一目了然的,无可争议的。

      不,绝不是一目了然!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只是目测的结果,可显而易见、不证自明的是,纯粹的观感会有价值判断吗?

      我们所有人纯粹的观感是不可能产生价值判断的,是不可能产生好恶感的。这就意味着,并不是看了之后觉得这个好、那个不好,而是你的脑子认为这个好、那个不好。

      打比方的说,你的脑子如同指纹识别器,你的眼睛用来录取指纹。当你的眼睛看到某种特征的指纹之后,便将其报告给你的脑子,然后才是你的脑子做出价值判断,即好或者不好。

      因此,”下垂的脑子不好看,坚挺的奶子好看“,根本就不是一目了然。

      下垂的奶子就是下垂的奶子,坚挺的奶子就是坚挺的奶子,这根本不存在好看或者不好看。

      所以为什么我前面说N多人是系统性蠢货呢?

      系统性蠢货的意思就是他所犯的错误已经深入骨髓了,或者说布满全身,或者说他患了癌症,这种癌症的名称就叫蠢货癌。而之所以 变成了系统性蠢货,其成因就是(前面提到的)无限扩大化。

      价值判断不是万能的,它所涉及的范围是有限的。这才是事情的原本。换言之,在更大的范围内,价值判断是不成立的。正因为,系统性蠢货的活法,显然就是吊死在一棵树上,而失去了整片森林。他们把某棵树当成了全部。所以,系统性蠢货的人生,从头到尾都是悲剧。

      关于价值 判断的问题,还需要多说几句。这里面有一个“细节”是要注意的,那就是价值 判断有一种类型叫临时性价值 判断。什么意思?这意思是说,原本圆石头只是圆石头,方石头只是方石头。但人们在解决某个问题时,用了圆石头,这样,就出现了临时性的价值判断。换言之,在解决某个问题时,我们会说,圆石头好,方石头不好。如果这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断的出现,那么人们就会不断的说圆石头好,方石头不好,尽管如此,这仍然只是临时性价值 判断。这是因为我们很容易发现,在解决另一个问题时,人们都说方石头好,圆石头不好。

      可是系统性蠢货却是不明白这件事的,所以他们非常热心的参与某种讨论、辩论:到底是圆石头还是方石头好?

      而这,恰好就演化出了今天那种挤胸式奶罩。系统性女蠢货会主动选择挤胸式奶罩,系统性男蠢货会欣赏这种选择,这就是我们人类社会中的奇观。这种奇观并非今天才有,而是一直都有。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样一种长期存在的奇观也只是一种存在。

      帖:4759936 复 4701274
      • 家园 美丑观原本是子虚乌有

        我认为需要谈谈什么叫好恶观,什么叫好恶感。

        某个男人见到一对丰满的奶子,便表示满心欢喜,这叫好恶观。这是他的观念,而不是他的观感。

        这种观念是可以改变的,我的意思是说,这是随波逐流的,不同的时代对于不同大小的奶子,有不同的“定性”。

        某个男人见到一对超级大的奶子,感到不适,这叫好恶感。

        显然,他产生了厌恶感。这是因为太大而不寻常,关键在于不寻常,不常见,也有可能是因为跟身体其它部分的比例不常见。这后一点,尤其需要多说几句。我们有些人常说美就是协调,比例协调。可是,这种所谓的比例协调,只是一种常见。换言之,在不考虑其它因素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一对超级大的奶子再加其它常见的身体部分,就真的不协调了。换言之,我们人类长成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不能说这是上帝的杰作。我们只是长成了这个样子而已。可是人类往往自视很高,将这样一种存在吹嘘为美,也就是说,将自己常见的事物吹嘘为美。这种吹嘘由来已久,流传甚广,乃至写进了教材。

        我们人类当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对此还保持着清醒——有些“不识趣”的人,总是提出一些所谓“怪癖”的疑问:要是我们人类长成另一个样子,是不是有可能会生活得更好呢?比如说,双足直立行走,真的是上帝的杰作吗?真的是利大于弊吗?

        不过,同样 显而易见的是,这种疑问发出之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产生什么可观的成果,我们人类仍然长成这个样子,几千年、几万年、几十万年没有什么变化(这一点实际上我们如今是不敢下定论的)。我听说一些特别大胆的科学家,在尝试着培养“怪人”。这种“怪人”跟我们经常见到的自己,样子完全不同。比如有的长的是复眼,像苍蝇那样的复眼。但这只是听说。因为很显然,他们“离经叛道”的程度,已经超过了这世上N多人的“忍耐”限度,如此他们只好躲着做他们想做的事。

        现在说回好恶观和好恶感。

        经前述“论证”,恐怕我们不难明白一件事:常人所说的美丑观——即便是白纸黑字写在教科书里的审美观,是假货。因为好恶观只是一种“时代的产物”,一会一个样,而好恶感的本质只是在于常见和罕见的区别。所以问题来了,到底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呢?

        这个问题是不是相当“可怕”?

        没有办法定义美与丑了。

        因此,我个人认为,根本就没有美与丑这样的概念,这是某些人“发明”出来。

        但是,就文字层面而言,或者说,若是要玩文字游戏的话,还是有办法谈美与丑的。那就是,真善美、假恶丑。同一个事,用三个不同的符号来表达——人类酷爱这种画蛇添足的游戏。这是因为“后来者”总是挖空心思的搞发明创造,期望这样做了之后就表示自己来过人世间。

        帖:4760006 复 4759936
      • 家园 系统性蠢货的另一个“伟大发明”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在某些人眼中世界非黑即白,他们不知道还有中间的灰色地带。

        这个看似极其高明的论调,仍然是系统性蠢货“发明”的,相当“伟大”。

        正确的观点是这样的:这个世界或许可以这样来描述,有一个区域,在其内,只有黑与白之分,所谓的灰色地带仍然不是黑就是白,只不过看起来没有那么黑那么白,这是其一;其二,还有一个更大的区域,压根就没有黑白之分,自然也不可能存在所谓的灰色地带。

        帖:4759943 复 4759936
        • 家园 用完了东西要及时放回原处

          我在前面讲,我们这个世界或许可以这样描述,只在一个很小的区域内是有价值判断的,而剩下的巨大的区域它是“无性”的,不存在价值判断。

          那么这个很小的区域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原始冲动冒出来之后,人的主观能动性何去何从,因此,何为善何为恶对应的就是价值判断。这是一种长久的价值判断,只要人类还活着。但我前面也提到,还有一种价值判断,叫临时性价值判断。可为什么临时性价值判断演变成了长久性价值判断呢?答案很简单:恶习所致。用完了东西不及时放回原处。

          在解决某个具体的问题时,我们就说,圆石头好,我要圆石头,我愿意为了这个圆石头支付多少多少。只是在这样一个阶段才会如此,这显然是临时 性的。所以应该怎么办?“放回去”。可有的人他没有这种好习惯,他一贯的作恶。

          关于无性的那个巨大区域,我再多啰嗦几句。

          几乎可以这么说,凡涉及到程度的,原本都是无性的。那么什么叫程度?就是大小啊,就是多少啊,就是轻重啊,就是颜色淡颜色深,就是绿色,就是红色……

          所以,怎么可能好大恶小呢?怎么可能 恶 绿好红呢?怎么可能喜欢高而讨厌矮呢?

          庄子就讥讽过这种系统性蠢货。他说,人们总认为又粗又直的树好,结果这树就被人伐倒,拿去做家具,那个长得歪歪扭扭的树,系统性蠢货便“手下留情”,它反而因祸而福,活了下来。N多年之后,人们在这棵活下来的歪歪扭扭的大树下乘凉。

          曾经有个系统性蠢货也读了庄子,听说我对庄子有一定的研究,便来找我,说是要跟我探讨一番。

          这位系统性蠢货向我提出了一个“深奥”的问题:你说,到底是又直又粗的树好,还是歪歪扭扭的树好?

          说完,他还冲我眨眨眼,表示他话里有话。我假装听不懂,他便耐心向我解释,又直又粗的树就是君子,歪歪扭扭的树就是小人。

          他的意思就是在“问”:你说,是做君子好,还是当小人好?

          听完之后,我只好“回头再聊,这会手头真的有事。”

          所以,究竟什么叫达者呢?达者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被这类系统性蠢货所伤害,但他不往心里去,仍然要帮助这些系统性蠢货。

          这并非是达者所谓的道德高尚,而是达者有办法,至少在一定阶段内,将这些系统性蠢货组织起来,解决一个大问题。

          什么又叫穷者呢?穷者就是拿这些系统性蠢货“没办法”,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通宝推:古城老农,
          帖:4759969 复 4759943
    • 家园 《白痴》读后感

      注:这是《白痴》读后感的第三篇,前两篇就不贴在这里了,所以大家读到正文第一句话时,会有莫名其妙之感。

      好了,说了太多的“题外话”,现在回正题,说说“读感”本身。

      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是怎样的三观,我不想做出评价,这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只谈“读感”。

      《白痴》我读得不太舒服,这是我直接的感受。为什么会不舒服呢?因为我感觉(感受不是认为,但如果不注意,会误以为是一种观点)写得太啰嗦,同时,也写得太含蓄——如果换一种说法,那就是作者总在卖关子。我一度产生这样的质疑:这位大名鼎鼎的作者就跟商人似的,在搞饥饿营销。

      好在我有经验,是的,我对于这样一种感受有经验。所以,当这样的感受——它的本质是原始冲动——冒出来后,我开始要求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之后,我清醒的意识到这是我自己小题大做了。

      为什么这么说?就算作者是在故意卖关子,故弄玄虚,但显然我想读下去,如果要形容的话,那么我就是一条已经上了钩的鱼,我急切的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那么很明显,即便这是作者故意安排的,但上钩的是我,是我上了钩。我之所以上钩,是因为我心浮气躁。不就是一个故事吗?我读不读,又怎么样?多大一件事?我就这么急不可耐,居然抱怨作者写得太啰嗦,太拖沓?

      实际上,我本人并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这是作者为了让读者上钩故意如此安排的,我很清楚,有的人就这样一种表达方式,就像有的花是蓝色的,不是所有 的花都是红色的。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我却如此猴急,难道不应该说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这是确凿无疑的。

      我刚刚提到,我对这种感受的出现极有经验,指的是什么呢?指的就是,人的问题,都特别简单,一切都是因胜骄败馁而引发的。

      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所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不劳而获这样一种思想——思想是非要跟人的主观能动性挂钩的。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同样的原始冲动,胜必骄,败必馁。

      人与人的区别,只在于原始冲动出现之后的下一步。

      什么叫愚蠢?就是不认为这种胜骄败馁是原始冲动,反而坚信这是一种低劣的品质。还有一种愚蠢,就是承认这是原始冲动,但相信只要原始的(往往一些人也将这种原始称之为自然)都是美好的,不需要深究的。

      到底什么叫善呢?那就是在出现了胜骄败馁的原始冲动之后,一方面并不为此而烦恼或者自责,另一方面能针锋相对的采取策略。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一共有三种类型的原始冲动,其中两种比较强烈,比较容易捕捉到,另一种比较弱,容易被忽视(这被忽视的尤其重要):其一,胜骄感;其二,败馁感;其三,既没有胜骄感,亦没有败馁感,简称“无感”。

      这三种原始冲动的出现大致对应以下三种情形,举例来说就是:

      一、我买入一支股票,大赚了一笔,就会冒出胜骄感;

      二、我买入一支股票,结果被套了,就会冒出败馁感;

      三、我买入一支股票,很随意的买了一支,赚一点小钱,这样,既没有胜骄感,亦没有败馁感。

      这样来说罢,若所得较大,易出现胜骄感;若困难较大或者损失较大,易出现败馁感;若所得不大,所遇困难也不大,则易出现“无感”——请一定要注意,这种所谓的“无感”就是一种感受,应该正确的称之为弱感。

      那么,当这三种典型原始冲动冒出来之后,不同的人就会采取不同的对策。这里也需要注意,思想,是一定跟人的主观能动性捆绑在一起的,这就意味着,一定是因人而异的,而绝不能全都一样——只有原始冲动才是全都一样。

      好了,现在让我把什么叫善说完整。若出现了胜骄感,针锋相对的提醒自己要精益求精;若出现了败馁感,针锋相对的提醒自己要坚持不懈;若出现了“无感”,则需要问,到底是客观条件决定此事“此事并不太费劲,所得也不多”,还是自己的主观使然(换成俗话来说,就是本事大的轻松玩转)?

      那么什么叫恶呢?自然就是,不论冒出了胜骄感、败馁感还是“无感”,在这之后的下一步,在由主观能动性来决定的那个阶段,袒护自己、包庇自己、纵容自己。

      比如说,买了一支股票,被深套,于是败馁了,连饭都不想吃。自己能察觉到这是败馁感在影响自己,但并不采取积极的对策,反而是对自己说,“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亏损了这么多,我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更不要提我能拿出精神来做饭。我现在就想躺在沙发上,我也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我。”

      这里也顺带说一下,不劳而获这一标签的出现,也是胜骄败馁的产物。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人就是“爱解释”的,这是天性。所以,在人类的历史某一天,有一个“伟大”的人,“解释”胜骄败馁及其之后的不良走向的连锁反应(这种不良走向的连锁反应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走了邪路,而良性的连锁反应就是我们所说的走上了正道)时说:这都 是因为有不劳而获的思想。

      这个解释听起来【有那么一点道理】,于是就流传了开来。注意,这是双方“合作”的结果:“发明”这个解释的,自认为解释合理,接受这个解释的,也认为解释合理。

      然而,这个解释只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它有明显的逻辑漏洞,或者说,它显而易见的不自洽。这是因为它根本无法解释前面提的第三种状态,“无感”。我们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体验,有一些事,做起来困难不大,所得也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就不会出现“不想干了”的念头。因此,如果,真的是人被一种所谓的不劳而获的思想所支配,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形,不会产生,不想干了的念头呢?

      说得简单一点,这样一种解释,被“发明”出来,被接受并被广泛的传播,全都是因为,“发明家”和传播者,【只不过】稍加分析、判断,就肯定了,就下了定论。因此,我们要问,一个精益求精的人、一个坚持不懈的人,他会这样吗?

      最为可笑的,古往今来,不断有人证明,这个世上所有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都是不劳而获,不担任何责任。他们到处收集数据,以便“完美证明”。他们自然证明成功 了。是啊,原始冲动,人人都有,人人都一样,这是不证自明的——这根本就不需要去搜集证据。

      然而,这所谓的证明成功 了,只不过成功了“一半”:这世上所有 人【都】——都什么呢?

      是都被不劳而获的思想支配,还是都有胜骄败馁的原始冲动?

      可是这个问题,需要讨论吗?

      原始的,人皆有之,无需证明。

      后天的,因人而异,不证自明。

      我们都是人,所以人人【都】会冒出胜骄败馁的原始冲动。

      思想是跟主观能动性分不开的,因此,不可能人人【都】持有同一种思想。

      因此,原始冲动,并不善,也不恶,它没有性质可言。

      它只是一种存在,如此而已。而在原始冲动之后,下一步怎么做,才是人与人的区别所在之处。在这里,才有善与恶之分。

      正因为我对此经验丰富,也可以说,我下了很大的本钱 去研究这一类问题,所以当我冒出“此书写得太啰嗦,作者也太喜欢故弄玄虚”之原始冲动之后,我很快就能冷静下来。

      我这种很快,在1秒之内——不知情的人,往往会误认为我是冷血动物,我身上没有原始冲动。

      我之所以能在许多情况下,不需1秒就能冷静下来,不是因为我有多聪明,或者说有多么强大的自制力,而是因为我对这一类问题,研究非常深入。我在这方面,已经是大师级的了。

      我指的不仅是我对这一类问题了解深入,我所做的分析几乎不可能出现错,还指的是,我建立了一整套方案来应对原始冲动,或者说,我有一整套方案来驾驭本能,不论是在战略层面还是战术层面。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内耗低到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之原因,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世上绝大部分人说我冷酷无情的原因。

      现在举一个具体的例子。

      有一回,我告诉了我女儿以上研究所得,她听完之后,勃然大怒。

      我对她说:你的反应在我预料之内,你这就是被败馁感控制住了。因为你固有的认知,被我轻松“颠覆”了,我只用了三两句话,便将你认为的牢不可破的“真理”推翻了。

      你不妨这么来想,假设你打小就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长大,你没有读过一本书,你怎么可能知道有所谓的不劳而获这个词汇,你怎么可能出现所谓的不劳而获的思想?这难道不是别人悄悄塞给你的吗?这难道不是你自己不加严格审查的接受了吗?

      你这样勃然大怒的情形不此这一回,实际上,每次当我“颠覆”你脑中的“真理”时,你都会如此。不光是在人文领域,比如我跟你谈一些物理问题,数学问题,化学问题,生物学问题时。你还记得吗?

      所以,你现在需要的是,冷静。你冷静下来后再来找我,我可以逐一回答你的提问。

      那么,我上面这番话说对了没有呢?实际上,这个提问本身就是错的,应该问的是“我这番话有没有发生效用呢?”答案是:当然有效。

      还记得我之前跟大家提过的,古犹太教的教义吗?他们说,天堂就是到处流着奶和蜜的地方。显然,这里不需要学习劳动,甚至不需要流汗,四季如春。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 的教义呢?其实成因很简单,古犹太人在地中海沿岸漂泊了至少有好几百年,有可能上千年,他们似乎 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定居下来的地方。所有的地盘上,都早有主人。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古犹太人有多累,他们的败馁感有多么旺盛。

      但是,我个人认为,尽管如此,也不应该写成教义。

      对于人类的先民而言,不论哪个地盘上的,恐怕都是活得很艰难,难道不是这样吗?可为什么有的部族没有制造出“到处流着奶和蜜 的天堂”呢?

      胜骄败馁,只是一种原始冲动,在这之后怎么做,才是人与人之间的分水岭。有人选择了成为鬼,而有人决心要做人。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是“穷者”这个范畴内的大师,“达者”那个范畴,我连门都没有摸到。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人的胜骄败馁有许多不同的具体表现。比如,《西游记》中菩提老祖在悟空头上敲了三下,我们作为读者自然是知道这是一种测试,如果悟空有足够的所谓“悟性”,他会就明白师傅是何用意。

      可是我们应该这么设想,假设我们就是当时在场的一名道士,我们是不是更容易认为这是师傅在责罚悟空?而这就是一种胜骄。为什么会说呢?

      “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师傅生气了”,这样一种匆忙中做出的定论难道不是胜骄的产物吗?

      但由于胜骄败馁的种种具体表现太过于丰富,我是没有可能在这里一一列举的。我找到一个巧妙的办法,那就是“对号入座”。不妨牢记,一切皆因胜骄败馁而起,当你冒出了某种感受时——这里必须要再次重复,很多人把感受误当成了自己的看法、观点——你就不妨去对号入座,究竟是胜骄感,还是败馁感,还是那种很弱的容易被忽视的“无感”?

      我能“解决”的,只能到此为止。后面,由主观能动性决定的,必然因人而异的阶段,也就是原始冲动之后何去何从的阶段,不是我可以“解决”的,而是由各位来“自由”选择。想作恶,请便,想为善,继续。

      通宝推:古城老农,
      帖:4759368 复 4701274
      • 家园 辨析两个概念,一曰清楚,一曰冷静

        很多人认为这俩是一码事。清楚就冷静,冷静一定清楚。是这样吗?

        有个孩子学习遇到了困难,受到了打击,产生了挫败感,并放纵自己,于是不想吃饭。孩子的妈一见到这种情况就上来嘘寒问暖,娃呀,是不是昨天晚上着凉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要去医院?

        这娃的妈就是一糊涂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那瞎猜、胡编,结局必然是娃“没有好脸”,把脸一背,身子一转,继续“卧倒”。娃心里想的是什么?“切,一天到晚说关心我,关心个屁!”

        糊涂是什么的反义词?清楚。说你糊涂,就是说你不清楚。不清楚什么呢?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面对的是什么。很多人都是非常糊涂的。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这些人,习惯于道听途说,道听途说的关键不在道和途,而在听和说,哪怕你是在一个装修豪华的礼堂里听一些所谓的砖家在那胡说八道,也叫道听途说。道听途说,就是脱离实际,因为根本没有去看那个人、那个物、那个事,而只是在听别人说。

        我时常跟人说起,应用数学不可能难。如果需要我拿出证据,那么我就会说,其一,应用数学相当于别人做好的饭,而学习相当于吃这碗饭,这样的事,它的难度是不可能高的;其二,从语言的角度来看,数学语言涉及的符号可以说少得可怜,自然语言则要多得多,也就是说,从记忆的角度来看,数学也不可能难。我只讲这两个证据,我认为就足够了。不是说不可以继续论证,而是说没有这个必要了。

        然而听者往往说,你说的怎么跟别人说的不一样?

        瞧,我在讲事物的本身,他在讲什么?他在做比较,比较什么呢,比较这种道听途说和那种道听途说。他要看,哪一种是多数人持有的,或者说权威支持的,或者说长期流行的,这是他的一种判断法;还有一种判断法,就是他比较之后,他认为哪种听起来似乎更为在理一些,他就认同哪种。

        这是一例。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我还可以再讲一例,亲情。

        我时常对人说,亲情是一种“发明创造”,是子虚乌有。为什么呢?因为人与人之所以会有感情,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日久生情。可是我们稍加分析就能发现,这种日久生情是不分对象的,是无差别的。那说明什么呢?说明它不牢靠,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虚幻。因为日久生情的本质就是依赖惯性,难道不是这样吗?

        还有一种,因同甘共苦而产生感情。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同甘共苦呢?客观条件就是得在一起生活、一起劳动、一起战斗,否则如何同甘共苦?主观条件是什么呢?显然,需要双方或多方拥有美德,这种美德往简单里说就是能克服骄、娇二气,往简单里说就是追求和谐、追求众乐乐。这样的感情之所以牢靠,是因为人可靠。可靠的人,才能与你同甘共苦,你可靠,你才会跟别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如此来说,哪里有什么血浓于水?怎么可能 有这种存在?

        因此,往最简单里说,感情就是信任,彼此信任那么就感情深厚,我他妈不信你,我跟你他妈的有个屁的感情。

        但是听者在听了我这番所谓的奇谈怪论之后,往往“大骇”,有的甚至当面斥责我,说我六亲不认,说我是个王八蛋。

        瞧,是不是很典型?

        什么叫奇谈怪论?就是少见的观点呐,非主流啊。我们见到罕见的事物、少见的观点,自然是会有诧异感的,但这只是一种原始冲动。不可能因为罕见就错误,不可能因为少见就丑陋;也不可能因为常见就正确,不可能因为多见就美丽。

        所以我还时常说,这个世界上很多根本就没有审美力。他们所认为的美,就是常见,就是流行,就是时髦。自然,听者又认为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什么?你说我连美与丑都分不清?啧啧啧,你是哪个艺术学院毕业的?”

        很多人都是相当糊涂的,之所以如此糊涂,就是因为他们总是道听途说,对于那个人、那个事、那个物,他们是不了解的,从未亲眼“见”过。简单的说法就是,这个世界上N多人都是脱离实际的,他们主要活在道听途说当中。这就是为什么我时常说,有的人是活活被别人说死的原因。

        清楚跟认知挂钩,冷静呢?冷静是做出来的。

        一个头脑清楚的人,不见得就是一个能保持冷静的人,最典型的就是张飞,《三国演义》中的张飞。但正如我一开篇 所说的,N多人分不清什么叫清楚,什么叫冷静,于是乎,他们都认为张飞是个二百五。张飞是个二百五吗?他对很多事的认知要比别人准确得多,但他,时常放纵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张飞。简单的说,张飞对自己说的话就是:该冷静的时候我知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时时刻刻要我保持冷静?没门。不说了,再说我就要打人了。走吧,喝酒去。

        冷静是人做出来的,只分肯不肯做,和会不会做,没有别的了。

        估计会有人反对,他们会说: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啊,你看那个喝酒的,喝多了,冷风一吹,他清醒了,他冷静了。

        “我在讲主观能动性,你他妈的跟我讲生物学?”

        帖:4759587 复 4759368
        • 家园 关于糊涂蛋

          糊涂蛋并不是糊涂蛋,而是胆小鬼。

          糊涂蛋往往特别热心,总是主动的关心这个那个,但必然关心不到位。所以这些糊涂蛋往往有一种感受,自己总是拿热脸去贴冷屁股。我在最开始讲的那个例子,是非常常见的。

          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面对的是什么,你这个关心,难道不是一种虚无?我,为什么要领你这个情?

          然而,这些糊涂蛋却坚持,“我一片好心,就算没有到位,你也不至于这样吧?”这实际在说什么呢?说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功劳的苦劳就是个屁!

          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为什么要认你这个没有功劳的苦劳?没有功劳的苦劳,谁不会?我往地上吐口水,然后擦了,再吐,再擦。是不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认吗?你认我这种没有功劳的苦劳吗?

          这实际上是人类社会长期存在的一种虚伪。很多人就拿这个来当遮羞布。一个当妈的,明明不知道孩子的具体情况,假装在那关心人,这算称职的母亲吗?拉倒吧。

          这样一种虚伪,它还有后续。有的人会说:就算你说的对,可你要知道,你一个人的时候,生病了,或者别的,难受了,连一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说得好,说得非常好!这恰好就指出了,前述的虚伪之所以长期存在的根源。那就是很多人,他自己没有独立 生活的能力!

          他一个人,过不下去,他非要旁边至少另有一个人,哪怕这个人只不过是装着关心他。

          事情很简单,自己无能,所以才容忍别人造假。

          所以什么叫自断退路,什么叫破釜沉舟?老子拼了,不认你这个造假,这样一来,我必须得有能力活下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所以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假货横行?N多人,他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他连原始冲动都驾驭不了,他还有勇气面对造假?

          在《皇帝的新装》里,骗子先放出狠话,说我们做的衣服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傻子一定是看不见的。大臣跟皇帝都不敢去拆穿这个谎言,而实际上,很容易办到:我也放出一句狠话,任何一件衣服,都是有重量的,这是不证自明的。

          你说你织出了衣服,可以,称,看看它有多重。

          你这个骗子的狠话关乎的是聪明与否,我放出的狠话跟不证自明的关,哪个更狠?你还是我的对手?我他妈的秒杀你。

          所以说,故事中的大臣和皇帝并不是别的,而是胆怯。

          糊涂蛋首先是胆小,怕困难,正因为怕困难所以习惯于道听途说,正因为长期道听途说,所以活在别人的说法当中,而根本不知道事情 的原貌。这么胆小,还有勇气去跟骗子斗争?

          帖:4759601 复 4759587
          • 家园 画蛇添足

            人的问题特别简单,但要行善,却不容易,这是两个概念。这个西方人吧,就是喜欢画蛇添足。

            明明只有两样,一个叫原始本能,一个叫后天主观,原始本能大家一样,后天主观因人而异,同时,善恶标准无可争议。这条“蛇”,就是这么画的,已然画全乎了。但是他们非要添上几只脚,炮制出一大堆概念出来。所以我一听到爱情这个词就想笑,我一听别人跟我谈感情,我就乐不可支。

            你是个精益求精的人,你是个坚持不懈的人,我就要跟你滚床单,天天滚。妈的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我还能让给别人?

            男人跟女人走到一起,还需要什么别的理由吗?彼此信任,就互相睡呗。我信都不信你,我还跟你啪啪啪?给钱我也不干,万一你不给呢?我很奇怪,为什么如今的男女喜欢谈感情。

            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今天的男男女女,不喜欢精益求精的人,也不喜欢坚持不懈的人,他们喜欢把爱情挂嘴边,极不靠谱的人。我理解不了,这是为什么。

            就拿奶子来说罢。有哥们儿跟我交流过,问我喜欢啥样的奶子。我说奶子多数都不好看,你看到的全是用奶托撑出来的形状,不信脱光了看。我本人确实喜欢奶子,但我知道,好看的奶子少得可怜,即便有,我也摸不着,我只好面对现实。什么叫面对现实啊?将就将就得了,有奶子就行,平胸也可以。

            如果你说,我是无能,好奶子摸不到,这我承认,我完全承认,确实如此。

            可是我要说清楚,摸不到好奶子,随便一对奶子将就将就并不叫退而求其次。为什么呀?再好看的奶子,也是会“退化”的。好看的奶子应该叫什么?叫锦上添花。一个有智慧的女人,同时拥有一对真正好看的奶子,并且还跟你天天滚床单,我草你大爷的,你本事一定很大,我只能佩服啊。反过来说,有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天天缠着你,跟你啪啪啪,我会羡慕你吗?我有病才羡慕你。

            有个女人曾经跟我争辩,她说:一对弹性十足、大小合适的奶子,难道不比平胸吸引人?你非要说这不算啥 ,你这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我没说话,走了。

            你看,事情就这么简单。蛇,没有脚。

            帖:4759638 复 4759601
            • 家园 奉贤疾控的一个视角

              😷

              帖:4759832 复 4759638
            • 家园 到底是选择题,还是送分题?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选一,挑哪个?奶子我所欲也,智慧亦我所欲也,二选一,挑哪个?

              啊?!这还需要选择?这不是白给的送分题吗!

              送分题你都答不对,你还纠结,你怎么不去死呢?

              讲两则故事。

              一番云雨之后,女子问男人:“我奶子好看吗?”

              男人不接话,拂袖而去。

              女子一跃而起,拦住男人:“说,干嘛逃跑!”

              “你太二逼。如果我说真话,伤害了你,如果我说假话,那么就相当于自戕。”

              “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提这种二逼问题吗?因为你他妈的不能给我安全感!”

              “得了吧,你那叫心虚。”

              “我心虚?!我心虚什么,偷汉子了?给你戴绿帽子了?你今天不给老娘说清楚,要你好看!”

              “咱们啊,彼此彼此。当初咱们是怎么认识的?不就是你单着,我单着,别人在旁边一起哄,咱们就睡到一块了?”

              “……”

              “所以咱俩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你很清楚,要不然为啥说你心虚?”

              “难道你就不心虚?你这么明白!”

              “我他妈的是心虚,可我不提你那种二逼问题啊!”

              “少他妈的在这给我放狗臭屁!你那是鸵鸟,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挑事。”

              “我挑!我要挑事!我受不了了!”

              “好啊,挑啊,窗户纸就这么薄,一捅就破。”

              “捅破就捅破,大不了一拍两散,那也比现在强!”

              果然一拍两散。

              但没过几天,又“重归于好”了。为啥啊?这凸的,闲着,这凹的,也闲置,搁闲鱼上又拍不出去,转念一想,费那个劲干嘛呀,这不有老相识么?

              窗户纸固然很容易捅破,但是重新糊一层也是很easy滴。

              某男子嫖妓被抓,回家后第一时间被妻子捉去审问。

              “老实招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个原因不是众所周知吗?”

              “众所周知的事多了,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一桩啊。”

              “就是……就是……我产生了审美疲劳。”

              “嫌我老了?”

              “不是……不是……年轻的时候也……”

              “哦,明白了,始终如一的丑,对吧?那你当初还要娶我?”

              “我娶你是因为你的智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的心永远都是你的。”

              “说完了吗?”

              “还……还有一点补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心绝对是属于你的,这是不用怀疑的,但是……但是……但是,仿佛,有一只神秘的手,在控制我的身体,或者说……嗯……我的身体仿佛……嗯……”

              “你是想说身不由己吧?”

              “啊对对对,身不由己,老婆大人,你真是太有智慧了。”

              “你咋不说是你晚上做梦的时候亲吻了撒旦的肛门呢?或者干脆说是恶魔附体呢?我纳闷的是,你那个……就你那个,跟花生米似的……尽管妓女是为了挣钱,但人家难道不会在心里暗中讥笑你?就这么一丢丢,这么短小,还出来嫖?你不怕人笑话吗?我这么多年就没有快活过,可我从来就没有为这事挑过你的眼。你倒好,你这丢人是丢大发了。”

              当丈夫的听了妻子这番话,顿觉无地自容。

              帖:4759704 复 4759638
              • 家园 “到底是选择题,还是送分题?”的自我解读

                孟子谈的舍生取义,是雅文,我们要注意,孟子写作的对象,是当年的士,不是农民。我把他的文章,“翻译”成了俗文,变成了舍奶取智。

                这里就需要说明两个问题,以免大家产生误会。

                其一、舍生取义问题,还是在谈何为本何为末。本末倒置是要死人的,把树梢埋在土里怎么可能养活树呢?

                其二,人不学,不知义。不学的,不能称之为人,毕竟事实上是确确实实连牲畜都不如。

                在第一则故事中的那对狗男女,是很常见的。常见,不是正常,有的人故意把常见歪曲成正常。指出这一点,是有必要的。

                这对狗男狗女,心里跟明镜似的,但平时都装糊涂。憋到某种程度,受不了了,就要爆发。在故事中,狗女率先发难,提出了一个两难问题,狗男见势不妙,想逃跑,但被狗女拦住。显然,狗男已然预感到要出事了。

                当狗女歪曲事实,说什么自己没有安全感时,狗男也不想再忍了,于是开始揭黑、爆料:什么安全感,你妈的是心虚。

                狗女当然不是吃素的,立即反击,指出对方装聋作哑,如把头埋进沙子中的鸵鸟。

                狗男狗女总是这样,先是装,然后忍,最后爆发,揭对方的老底。一拍两散,几乎是必然。一拍两散之后,又所谓的重归于好,仍然几乎是必然。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其实就是一直在搞分裂。所谓凑到一块,不过是因为无法独立生存,只好硬着头皮“合作”。

                第二则故事就不一样了,很明显,妻子有相当的智慧,丈夫是要差一点的,但是,也不是太差。因为这个丈夫还知道什么叫羞耻。

                当丈夫狡辩自己精神和肉体各行其事时,妻子巧妙的指出对方在胡说八道,并且这种胡说八道只能骗得了蠢人,在明眼人看来,就是欲盖弥彰。

                妻子为什么没有这么直接的说呢?如果一个人无耻,你说得再直接,也没有用,如果一个人还有一点廉耻之心,你不用说得那么直接,他也知道。

                这并不是我们某些蠢人所认为的,口下留德,给对方一点面子,而是智慧的表现,不需要做的为什么要做?

                第二则故事中的丈夫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很简单,胜骄。

                胜骄之后就开始忘本。他为什么要娶这个妻子?因为她有智慧。娶到了,就胜了,胜了就骄了,骄了就忘本了,忘本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既然你不珍惜,我可以离开你啊。

                这就好比说,树根埋在土里,这人一忘本,就觉得树叶好看,盯着树叶目不转睛。结果呢?结果也不去施肥,也不去浇水,根,不就枯死了?

                胜骄,忘本,最后输个精光。

                到那会了,再来哭: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别扯了,上天给你一万次机会,你还这样。

                第二则故事,我并没有写完。这位丈夫已然忘本,有智慧的妻子让他认识到了这一点,他是认错的。但远远不够。他能不能改错呢?我不想写下去了。写得太美满,叫人嫉妒,写得太凄惨,又叫人难过。

                请问各位河友,我到底在谈什么呢?

                帖:4759761 复 4759704
                • 家园 人,是做出来的

                  有人说,“我知道,你在谈俄乌冲突,俄罗斯和乌克兰就是一对狗男女”。

                  嗯,有道理,有一定的道理。

                  我在谈国际风云和国内大事。

                  所有外国的事,都见第一则故事。

                  所有中国的事,都见第二则故事。

                  我们嘛,有希望,但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所以第二则故事我没有写完,也不可能写出一个结果来。

                  外国嘛,没戏,一点戏都没有,很简单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连人事都不尽。除了撕逼,就是装傻充楞,装疯卖傻。

                  是不是有人听了暗自窃喜啊?“哎呀,我刚才还以为第一则故事说的是我。”你?你认为你是中国人啊?你生在中国,你就是中国人啦?这么easy啊?人,是做出来的,我都讲了一万遍了。生在中国,鬼才知道最后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帖:4759764 复 4759761
    • 家园 西西河是怎么回事?一个巨大的逻辑漏洞就搁在这

      都放在这好几天了,居然没有一个人识破?!

      西西河就没有一个眼明心亮的人了吗?

      有谁,有谁能准确的指出来我最近的几篇文章的逻辑漏洞,赠通宝十枚!

      帖:4751399 复 4701274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57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