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999 🌺1949 🌵12 新: 🌺22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67
上页 下页 末页
        • 家园 抢字说明了一切,你的思想估计是很难走上正道了
          帖:4775660 复 4775646
        • 家园 中国没有理由和能力帮助印度,最多是个合作,还得看印度干不干

          至于低价给印度基建,这事恐怕很有问题。

          帖:4775658 复 4775646
          • 家园 你也是一样的,自封为“不正”,不正就是邪
            帖:4775661 复 4775658
            • 家园 好吧,我是老邪
              帖:4775687 复 4775661
              • 家园 中印两国加起来快30亿人口了,难道你盼望着龙象大打出手吗?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一幕,那么人类的死期就来了!

                帖:4776023 复 4775687
                • 家园 我认为印度没这个实力,只能造成困扰

                  当然,困扰,也很麻烦。

                  帖:4776124 复 4776023
                  • 家园 共同富裕意味着要把自己身上的肉割给别人吃,你不舍得
                    帖:4776137 复 4776124
                    • 家园 对于印度人有一定的不信任,担心合作无回报

                      给自己造成麻烦,太痛苦了。

                      就好比毛主席看那些弱智。

                      帖:4776159 复 4776137
                      • 家园 你这就不对了啊,毛爷爷能跟你一个境界?
                        帖:4776163 复 4776159
                        • 家园 毛主席肯定比我高,但是估计也对印度人民没啥信心,为啥印度

                          要打中国呢,毛主席也没想通呗。

                          帖:4776196 复 4776163
                          • 家园 你这人心眼不够大,也不够主动,并且还十分糊涂

                            我们不去争取,印度就会被美帝拐走。边境冲突不算什么,夫妻还打架呐。

                            帖:4776305 复 4776196
      • 家园 金三角主要是佤邦在做

        我们是支持,不是主控。

        现实来说,中国主控是比较好的。

        我们对外,现在还有矛盾,不敢走缅共路线。

        帖:4775503 复 4775452
      • 家园 好文,可惜能和我一样,从头到尾全看的人不多

        特别是中国帮金三角经济转型的案例写的好!

        建议修改一下,章节设成粗黑体。一些主要小节,也增加小节标题,这样才适应现在网络时代的大众普遍阅读障碍。

        帖:4775466 复 4775452
    • 家园 历史周期律正在被打破

      1945年7月1日,一架飞机由重庆飞抵陕北延安,乘客中有黄炎培等六位国民参政员。7月4日下午,毛泽东与黄炎培彼此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畅所欲言,谈古论今。

      黄炎培在心中有一团疑虑——中国的历史有一种可怕的周期率,一种使人堕落、使物变质、使时间逆转的无形的支配力。他坦诚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政党、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都没有能够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起之时,都是艰难困苦,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力求从万死中求得一生,因而无不显得生气勃勃、气象一新。及至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变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也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一部历史,或政怠宦成,或人亡政息,或求荣取辱,总之没有跳出这个历史周期率。……国民党初起时,不也是一个万众瞩目的革命政党嘛!共产党会不会重蹈前人的覆辙?希望贵党能够找出一条新路,跳出这个历史周期率的支配。

      黄炎培的一番话,使毛泽东颇有“心潮逐浪高”的感受。他坦然回答说:正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富贵不佐三代”,也包含了先生你讲的这些道理。我们共产党已经找到了新路,能够跳出这个历史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黄炎培果然是大家,上来就直戳要害:如果不能打破历史周期律,一切都是枉然。

      我已经连续写了好几天的文章了,今天该是大综述的时候了:

      第一、为什么说越有知识越反动?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只是在借用反动这个词,我的本意是想说,为什么越有知识越容易放弃人生?

      我不止一次的说过高某松、易某天的“坏话”,如今灵验了“一半”,高某松被“镇压”了,匿形了,易某天眼下还活跃着。在我看来,这两个人是相当典型的“越有知识越容易放弃人生”,也可以说,这两个人是经验丰富的老股民——老股民猜出来行情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持续下跌,他们会怎么做呢?

      有些人说,高某松、易某天是坏人,甚至有人说,他们被美国人买通了,我的看法有些不同。我认为,至少可以说,这两个人一开始是相当有爱心的人,他们写书,他们出来讲话,都是为了年轻人的前途着想。他们希望年轻人不要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不要轻信太平盛世,免得到了人到中年,又来后悔。

      这两个人,一个是书得读多,另一个是活得时间长,前者的想法大概可以描述成“我是有这个机缘,在年轻时就读了这么多书,知道了历史周期律”,后者嘛,大概就是“我活了这么久,看到了许多悲剧,其实都是因为不懂事,不明白什么是历史周期律”。不光是这两位,中国还有很多人,跟他们一样。如果你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他们很多时候是很无奈的,“唉,都不肯听,唉,将来会后悔的。”

      然而,光有爱心,就能办好事吗?

      历史周期律是真的存在的吗?或者问,历史周期律是真的无法被打破的吗?

      我也来当一回“读书人”,我也来当一回“过来人”,我也要跟天下人说:要学会从亚里士多德所犯的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呐。

      博学的亚里士多德宣告:分数可以描述一切数。他所的犯错误不是一个小错误,而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我还敢打赌,在亚里士多德之前,是一个同样博学的人宣告:太阳围着地球转。

      第二、思维僵化具体表现在什么地方?

      当你听到“如何才能跳出历史周期律的支配”这句话时,你会怎么想?我猜,你十之八九,会往“反”里想。肯定、否定,相反。

      那如果我说,只会反思,只会反着想,是一种思维僵化的表现,你能接受吗?

      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而言,当他听到“如何才能跳出历史周期律的支配”这句话之后,他会说:“我很认同你的观点,回顾人类的历史,回顾我个人的历史,确实就是这样。历史周期律害死人呐。可问题是,不光我一个人,可以说我们所有人都发现历史周期 律是无法被消灭的,它就像蟑螂,无论如何打不死它。老实说,我真的后悔,我要是不知道这些事,我稀里糊涂的活一辈子,我就没有这么多痛苦了。我也同时既佩服又难以理解另一些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为什么一辈子都充满信心向前走?我有时候不得不感慨,他们是不是一种特殊材料制成的?能够把谎言说到底而绝不眨眼?不管怎么说,我是个人,我有血有肉,我做不到。我自打知道了这个历史周期律之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奔走,我呼号,我希望年轻人能早一点懂事,可是事实一次又一次的教育了我,没有意义,个个都是飞蛾扑火。”

      我这个“嘴替”怎么样?是不是把一些人不忍心说出来的话替他们说出来了?

      那如果我要说,不是只有“反”这一条路呢?

      所谓的历史周期律,简单的说,就是天下大势,分分合合,简单的说,就跟股价一样,涨涨跌跌。我认同“没有任何人可以消灭历史周期律”这一观点,但我不认同“既然消灭不了历史周期律,我们就只能假装活着”。

      “反”着走的路不通,那就顺着走呗。

      你还相信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吗?

      什么叫顺着走?顺着走的意思就是,我要把这个历史周期律不断的强化,一直强化到某个程度,发生质变。

      这就是我曾经提到的,任何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股价的运动规律就是涨完了跌、跌完了涨,然而这种运动规律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没有人可以(在整体上)预测出来何时涨、何时跌,也没有可以(在整体上)操纵涨和跌。

      “股价的运动规律就是涨完了跌、跌完了涨”如同空洞的大道理,知道了又怎么样,不知道又如何?这是大家都有的经验,空洞的大道理,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可是,这一次我又要跟大家唱反调了,“空洞的大道理”,也有它的价值!

      为什么老股民已经没有一夜富暴的想法了?难道不是被“空洞的大道理”给教育出来的?

      你明明已经发现规律了,不是涨,就是跌,不是硬币的正面,就是硬币的背面,可是鬼他妈才知道,某一回是涨还是跌,某一回扔出来的是正面还是背面。不管你有如何抓狂,到最后,你必须承认,你必须调整心态,“算了吧,别做这种黄梁美梦了,炒股嘛,主要是娱乐。”

      瞧,股市专治各种不服,很教育人,对吗?

      问题就在于老股民并没有意识到“空洞的大道理”它有多大的价值,它已经成功的教育了自己,自己心里的各种小心思已经被干掉了。

      你看我们今天就在讲娱乐至上嘛。娱乐至上,也是鱼目混珠的,有珍珠,有鱼目。

      珍珠型的娱乐至上,就是不再有贪念了,不计较了,老实了,服帖了。

      鱼目型的娱乐至上,就是“我总不能恨我的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来吧,可是做人就是受罪啊。”

      如何才能打破历史周期律?办法很简单,三个字,复杂化。

      复杂到一定程度,就像天上的白天,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它会变成什么形状。我们人类社会的“涨跌”如今已然复杂到了相当 的程度,这就是为什么近些年来,不断有人提到灰犀牛和黑天鹅的原因。灰犀牛和黑天鹅并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指的是概率,而是在说,预测一次又一次的落空了。

      人为什么那么喜欢预测?因为如果总能预测对,就总能先发制人。

      比如说,在《三国演义》当中,诸葛亮就通过施法调来了东南风。你也可以解释为,诸葛亮提前就预测到了东南风的到来,这个预测只有他会,周瑜不会,曹操也不会。

      武则天是如何发迹的呢?据说是她老子有很强的预测力,提前就预测到了李家父子要打仗,打大仗,到时候会需要很多木头,铺桥、造船。于是他就给提前准备上了,时机一成熟他就给献了上去,于是立了大功,得了大赏。

      那要是不能预测、无法预测呢?这些套路还有用吗?

      那么,怎么做,才能做到“不能预测、无法预测”呢?

      所以说,A股是真的能教育人。不是把我教育 老实了,而是生动的告诉了我,历史周期律是如何被巧妙的“破除”的。

      三、钻牛角尖的时候,记得带上金箍棒

      有一回,我跟我女儿说:“A股发展到今天已经非常复杂了,其复杂程度已经“够用了”,够用的意思是它确确实实能教育人。可是还有人不死心,那是因为人类社会的总体复杂程度不够高,这些人在其它领域仍然有办法提前预测未来、操纵未来,他们因此而得利。但如果有一天,人类社会的复杂程度也达到了A股的程度,就不会有这些钻营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女儿脱口而出:“意味着你再也不可能从股市里赚到钱了,当然,你也不亏,你炒股完全就是在玩。”

      我听完哈哈大道:“你就是钻进了牛角尖而自己不知道。我经常跟人说,我炒股,是不为了赚钱。很多人不信,不想赚钱你炒什么股?我说,我确实是要想方设法盈利的,但这并不是我所关注的。我炒股主要是来学习,在实践中或者说在战斗中学习。我也经常跟人说,经济是祸害,不消灭经济,人心就不可能平,人与人的争斗就不可能停止。很多人也不 信,他们说,既然如此,你还炒什么股啊?炒作金融产品是最高级的经济活动,金融市场就是一个骗 子市场,你明明是个大骗子,却说什么要消灭经济,你这么盗世欺名,真的是觉得老实人好欺负吗?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解药就在毒草旁边。”

      我之所以敢进牛角尖,是因为我手里有金箍棒,我不打算掉头,因为一旦进 了牛角尖就再也没有回身的余地了,我的办法就是把牛角尖给钻穿,自然就从牛角尖里出来了。因此,我一想到,人类社会复杂到一定程度之后,我就再也不可能从股市里赚钱了,我是大快乐,而不是“完了,我的死期已经到了。”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真正贪财的人,可以说,少之又少,但为什么他们痴迷于搞钱呢?无它,手里没有金箍棒。

      我所说的金箍棒指的是什么?指的就是我整天唠叨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就是我反复念叨的,“做人得大,大,大,无穷大。”

      不是所有人都有炒股经验的,那我就换一种说法。

      我有认识一个人,他从年轻时就开始想着怎么在麻将桌上赢钱。我对我女儿说:“其实我有办法帮助他。怎么帮助他呢?我找三个人来陪着他打,一直打,不停的打,并且赌注还很大。我敢下断言,就这么打上一年半截的,如果不够,打上三、五年,这四个人个个都能明白,不会有输有赢的,总账算下来,大家通通都是不输不赢。”

      我又对我女儿说:“但我没有办法真的做到这一点,因为这需要动用很多资源。换而言之,在现实中我帮助不了这个人,我无法将他的牛角尖钻穿。但对于我们人类社会而言,那就不一样了。”

      经济的本质是什么?是所谓的聪明人把蠢人的钱装到自己兜里来。所以经济一定是毁人不倦的,我们过去的王朝,永远都是从最高峰滚下坡来,这就是所谓的“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然而在麻将桌上,一切聪明都是没有意义的。再聪明,只要持续不断的打下去,没有人能赢钱,也没有人会输钱。经济,也就不存在了,不会再有人去搞经济了,相反,经济变成了一种娱乐。

      因此,也可以说,能让孙悟空从牛角尖钻出来的,并不是他手里的金箍棒,而是他头上的金箍。金箍在不断的提醒他,不要忘了初心,你答应了的,要送唐僧去西天的。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补充的是,历史周期律是一定能被破除的,但不完全是靠复杂化,还有一个要素,就是周期的长短。

      古人总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个周期是60年,这对于一个个体而言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一共才活80年,也就是说,我倒霉,我此生必定活在下跌期、活在黑夜的时代,我不躺平我是傻子,我不钻营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那要是这个周期变短了呢?比如一个周期才十年,5年河东、5年河西,人还会有躺平、钻营的心思吗?

      我不得不重复这句话: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很懂,不要以为自己读的书多,吃的盐多,走的路多,就能预测未来了。谦受益,满招损呐。

      说了这么多,其实可以很简洁的描述我们人类过去的历史:

      在起初,人类偏向自卑,因为天很高、地很厚。

      发展起来之后,人类又转向自大,因为人类社会很小,总有办法钻营,聪明有用武之地。

      所以呢?所以当人类社会“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人们才会走上正道。

      帖:4774036 复 4701274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67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