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水浒》中鲁智深出家花了多少钱? -- gb2312

共:💬31 🌺263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
下页 末页
          • 家园 林冲估计也没拿走

            再将二十五两一绽大银送与林冲。又将银五两赍发两个公人。吃了一夜酒。次日天明,吃了早饭,叫庄客挑了三个的行李。林冲依旧带上枷,辞了柴进便行。

            估计最后只拿了银子,那个沉重的“套餐”确实不太适合……

        • 家园 还有一个故事:十五贯 -- 补充帖

          十五贯这个故事挺好的,就是有一个问题:足额的十五贯有六十公斤。娄阿鼠是怎么轻松拿走的?所以原著环境下大家都理解是钞票(古代纸币),由于明末开始货币全面白银化,导致现代读者对南宋到明初这段,市井民众广泛使用各种乱七八糟纸币的时代有了隔阂(对了,包括度牒,也是一种纸质有价证券)。南宋将领张俊,贪财,聚敛了很多金银,其中银子就铸成1000两一个的大球,号称没奈何——盗贼虽然想要但是拿不走、因为是圆的还难切碎。没奈何四十公斤,就是10贯钱那么重

          通宝推:桥上,
          • 家园 一斗白米,份量大概也不少

            『米上放着十贯钱』,这话给人的感觉是米为大头,钱为小头。这么拿出来大概也不是林冲带着走,是给差役的?虽然柴进的话语意思很明确那是给林冲的,但也许给了林冲,林冲再给差役,那林冲的面子更大些。

            不过我最关心的是『都一发将出来』的这个『将』,以前 @商略 有个帖讲这个『将』的意思,不过主要是江南那边。现在这么看来,似乎南北古时都曾经很流行。现在大家平常还有见到这样『将』字的用法么?

            • 家园 随便查一下,一斗大概12.5斤

              这是宋到近代的斗,不是先秦或者汉代的哈,否则廉颇和诸葛亮要撑死(因为史书上都写他俩的饭量,廉颇甚至食斗米——越早的斗越小)

              而标准十贯钱,就是我们说一贯一千个铜钱,铜钱是小平钱(对了,宋徽宗这个混蛋还真铸造当十大钱来着),其体积已经和一斗米差不多,假设真的是一斗米上放十贯铜钱,那是很大一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 家园 下棋的“将”,好像意思类似。
    • 家园 对赵员外这样的人来说,花钱能解决的事,都不算事。

      我们眼里看来赵员外是鲁智深的贵人,但时人的逻辑未必如此,或者说不同价值观或世界观的人看法不尽相同。就赵鲁这一对关系我说不好怎样,不过张捷说红楼梦的时候,讲到过甄士隐和贾雨村,言下就有甄士隐攀附贾雨村之嫌。

      所以就当投资看好了。

      没有政治地位,财富得不到延续,没有暴力手段,财富得不到保全,这是中国有钱人自古以来的心病。

      同在水浒传里,柴进更典型,柴进的遭遇多少能够让人揣摩赵员外这种人的心态。张捷讲红楼梦,说红楼梦的主旨是在讲读取功名是仕宦家族唯一的延续之道,其它道路都无一例外走向衰败。这恰与柴进作一对照。

      同在水浒传里,祝家庄这样的庄园主是另一种典型,发家的路径不同,导致祝家走了结寨自保的道路。但是祝家的灭亡,恰恰证明了这条道路是走不通的。

      也许正是这两部书一个为上层立论读取功名是保家之道,一个为下层立论效忠朝廷才是立命根本,才能在明清小说中历经删削而摆脱禁毁的命运,成为名著。

      通宝推:广宽,西安笨老虎,驿寄梅花,普鲁托,白马河东,
      • 家园 说到柴进

        感觉柴进和人交往,缺少一种英雄豪杰间的惺惺相惜,

        也不是那种封建的人身依附关系。

        钱没少花,到了关键时刻,无人可用……

        这可能和眼光,出身,为人处世都有关系……

        • 家园 柴进这样的前朝皇族,结交匪类,不出事才怪

          瞧史进一个小地主就因为结交匪类被连累落草

          柴进这样敏感的身份,还想当什么小孟尝,真是不知死活

          通宝推:广宽,
          • 家园 柴进的归宿还算可以吧,善终

            大宋朝不像大明,没有锦衣卫东西厂这些机构,肃反搞得不勤。

            在《说岳全传》里那个小梁王,居然要公开去夺武状元,要不被岳飞刺死,估计也啥事没有。

            还有呢,《杨家将》里面,天下兵马大元帅靠打擂来确定,只专不红,给反贼潘豹提供了机会。要不是杨七郎把他撕了,估计还没出京城就领兵造反了。

            大宋朝比起大明朝,特科差太多了。

        • 家园 柴进设定是“”孟尝君“”的角色

          招来的祸事不是一般鸡鸣狗盗能化解,最多含冤死掉讲义气的门客能帮他报仇而已。

        • 家园 柴进这种才是常态,类似孟尝君养士。

          宋江这种非常态,常人做不到。

          • 家园 宋江和柴进的对比,在宋江初见武松那一段体现得淋漓尽致

            二十年前,是十年砍柴还是本河无斋主人,曾经剖析过宋江在柴进府上偶遇武松的名场面,淋漓尽致。记得当时作者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才是王者风范。

            我对水浒这一段本不甚留意,但是听十年砍柴还是无斋主人这样一讲,却想起一段典故:刘邦记账“贺钱一万”,引得吕公将女儿嫁与刘邦。

            吕公何以愿意将女儿嫁与刘邦?大概就与赵员外何以愿意为鲁智深下那么大本钱一样,我等俗人百姓恐怕一辈子都理解不了。另一面,宋江与刘邦的行为,要么是慷他人之慨(柴进),要么是开空头支票,若我等行来只怕落人哂笑,彼等却收笼络人心之效,何也?

            此中手段却也未必是中华国粹。马克吐温在回忆录里讲到自己年轻时在西部结交的一位漂亮小哥,枪法好,潇洒慷慨,曾为马克吐温化解一场决斗。小哥曾在酒馆里面对乞讨却身无分文,懒洋洋地问马克吐温“借我一块钱”,转身就“像个国王一样”地将这一块钱送给乞丐!

            看来洋人也目慷慨豪放为强者作为。

            通宝推:燕人,
            • 家园 宋江是社交达人

              明面上的县政法委书记,暗地里周围县黑社会幕后大哥。

              山东呼保义,名号不是白叫的。保义郎做事,可是比柴大官人名正言顺得多,江湖口碑足可任其潇洒行事

              • 家园 江湖上确实如此

                不过宋江想要阶层跃升,就需要柴进这样一位引路人,至少是应付场面。

                这方面宋柴二人再次同场对比,是在李师师处。

                但是李师师说些街市俊俏的话,皆是柴进回答;燕青立在边头,和哄取笑。酒行数巡,宋江口滑,把拳裸袖,点点指指,把出梁山泊手段来。柴进笑道:“我表兄从来酒后如此,娘子勿笑。”

                说起来柴进绰号“小旋风”,向来未觉有异。忽然想到李逵绰号“黑旋风”,二人天差地远,外号却如此相近,不知作者有何深意?

        • 家园 缺少共情力,这可能主要还是他的出身决定的

          含着金钥匙出生,上层那一套规则门儿清,却不知人间疾苦,对底层人民没有共情能力。钱花了,人情没留住,往往事倍功半。

          他与宋江互相利用。说来好笑,不论在庙堂还是江湖,人人都需要在对立面留后路。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