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一些题外话 -- 一直在看
共:💬140 🌺392 新: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 · 全看
/ 10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一些题外话

    父亲的空军生涯——一些题外话

    离开网络有一段时间了,有人说:在虚幻的网络里,三个月就算一代,那么我已经离开了好几辈子。

    父亲的空军经历,记了厚厚的几本,有些事情没写出来的,短期内不想去碰他们。

    在生活中我是一个比较开朗乐观的人,但写父亲的经历,却使我感到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压抑。

    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的经历,只是千千万万个老兵的缩影。父亲的空军生涯中有一些不平凡的事情,也是每个老兵都有可能遇到的。

    我写父亲,其实是想让我们这个社会多关心一下他这样的老兵,有一个尊重他们的风气。

    可以这么说,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军队,面临着很多问题,都要去解决、处理。因此对老兵们,不可能太重视,不会太注意他们。

    那时,是父亲最苦闷的时期,是很沉默的时期。也是我最忽视他的时期,没有人关心他们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以前做过什么。

    他的寂寞,我现在理解了。

    通过写《父亲的空军生涯》,我结识了不少“故人”这对于我来说,是个收获。我找到了黄卫叔叔,张文邦叔叔,蒋树人叔叔。。。。。

    更让我惊喜的是,很多故人的后代,通过网络找到了我。父亲当年的游击队中队长陈大海的儿子、父亲四航校二期校友的儿子单甲兄。四航校三期甲班校友的女婿倥忽飞人兄,甚至我的远亲——谢文锦侄女的后人也联系上了。。。。。。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大队的邓琦兄,在虚拟的网络上确定了父亲的真实后,忙前跑后,找政委、正副大队长。邀请父亲回“家”看看。现在的空军八一表演大队的军史室里,摆着父亲他们八个人“八大金刚”的相片,特别标明他们就是飞行表演队的前身。他们曾经代表中国军队,曾经代表新中国。

    这个世界,真是很小。

    感谢河里的朋友(不署名了)介绍,〈兵工科技〉能够登出对父亲的采访。这对于我写的这个系列来说,算是一个结束吧。

    父亲的官职不高,级别不高,但在我的心中,父亲永远是个军人,永远是一个战斗机飞行员,这就够了。这两年,父亲找到点离休“军人”的感觉了。有时侯打电话说,我们也涨工资了,跟“部队”一起涨的。我们的待遇是按照“部队”标准的。部队长、部队短的已经不让我烦了。1996年买的军装,到现在也有十年了,希望他能够再穿多十年,有机会时我去给他件买新的。

    下面的事情,父亲不愿意讲,我是通过各个途径,了解了个大概,做为父亲性格的一个补充。

    父亲当空七师19团负责飞行的副团长,从1964年到1979年,一共15年。他曾经被暗示明示过不少次要升官了,只要他如何如何(投靠、整人等等等等),他没有如何如何,自然也一直原地踏步当他的副团长了。眼看着他的同僚、同学都当师长、军长、甚至司令了。他还是那样,好象也没什么抱怨。因为那些大官都很尊重他、尊重他的为人,尊重他的飞行技术。直到现在,那些官们提到父亲,还说他是自己“手下”最好的飞行员。

    父亲负责飞行,飞行训练,负责将所有的新飞行员带成技术熟练,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那个时期,19团是空军的尖子飞行团,正在逐渐改装歼七,刚开始时只有三架。其他的都飞歼五,新飞行员要经过父亲的培训、带飞,技术过关后才能去飞当时我国当时最“先进”的战斗机———歼七。就这么一批一批的带飞,一直没有飞歼七的机会,父亲也很高兴,没有什么不平衡。因为只有把所有的飞行员全都训练合格了,19团才能全部改装完毕,成为空中铁拳。

    可能有些朋友不理解,换装飞机,换了不就行了,有那么复杂吗?

    好象还真有点复杂,首先是我们的歼七生产还没有形成规模,数量少。其次是飞歼七与飞当时的歼五、歼六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不管是从装备上还是从速度、高度、人员素质。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父亲有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他说飞歼五与歼七打空战的区别,有点象拼刺刀与隔着老远用步枪互相射击。

    也就是冷兵器与热兵器的区别。

    飞歼五,人的因素很重要,个人反应,处理问题的及时。打空战时敌我双方战机纠缠在一起,互相看的见。跟空中拼刺刀一样。

    歼七就不同了,有导弹了,打空战要凭雷达了,互相谁也见不着谁。当然后来技术发展了,看过一个外军战斗机飞行员的讲述,说打仗的时候就象玩飞行模拟器,排除身体反应的因素,甚至跟电子游戏差不多。

    我还是比较喜欢歼五,父亲后来评价说。

    那时正值十年动乱,部队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新飞行员没有一个良好的学习和训练环境,影响了他们的技术水平。父亲他们这一批中壮年成了空军战斗部队的栋梁。培训、老带新、执行任务,他们都是主力。

    父亲认为,这一时期是他飞行技术最成熟的时期,是他技术最全面的时期。也是他从一个飞行员转变成一个合格的空军指挥员的时期。

    这个阶段,他走南闯北执行飞行任务,在塔台上指挥,处理空中自己和他人的险情。

    1976年,最后一批新飞行员训练完毕,准备换装歼七。父亲也准备随着他们成为全团最后一批“换装者”

    可这时却出了状况,由于父亲的严上宽下(曾经因为技术问题当着司令、军长给师长下不来台;也曾经为了一个战士跟某些极左的别有用心的有实权的干部大吵)的为人和老资格,他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刺头”,到了收拾他的时候了。

    1976年的年初,当时的空军司令马宁将军,北空的一个副司令,7师师长以及有关人员关起门来商量19团全部改装后的一些事宜。有人提出来,改装歼七,对于飞行员,是不是应该有个年龄的限制啊?

    于是有人提出40岁以上的飞行员不应该飞歼七了,但另外一个人提出,XX领导今年43岁,如果这样执行,岂不是他以后也没机会飞了?

    于是有个熟悉父亲的领导建议说:45岁怎么样?

    “就45岁吧!”马宁司令拍了板。

    于是就这么定了。

    那时,父亲刚过45岁生日几个月。

    于是组织上就通知父亲给他两个选择:一是去其他部队,一是停飞转业,父亲急了,大怒,说这不管是谁的决定,都是不科学,不合理的!凭什么45岁就不能飞歼七?!有什么依据。并严正表态:我哪都不去,就留在19团,飞歼七!

    这时的八大金刚,已经分到各部队了,有的已经是军、师职了,所以有朋友劝父亲:人挪活,换个部队,容易升上去。

    但父亲在这个问题上较起了真,还是那句话:我就是要飞歼七!

    去年见到父亲,父亲对我透漏了当时的一些活思想:“这么多年,一直是我们这个年龄的‘老家伙’忙前忙后,全国各地的完成各种任务,培训新飞行员,训练他们具备飞歼七的能力。轮到自己改装,不让飞了,还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45岁!?”

    这时的父亲,总之是不服。

    父亲向上级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和不满。

    父亲的态度,引来师里的压制。父亲抗命,就意味着反对空军司令。

    父亲被变相停飞了,各种各样的小动作也来了,还要召开批判他的大会。

    父亲震怒,到了军里,见到军长、副军长,两个老领导除了同情就是同情,私下里交了底。这件事情闹大了,有人在借机整你。我们也不能改变那个决定。

    更私下的建议是,别回部队了,直接去北京吧!要不被他们搞死了,那就更是谁也说不清楚了!

    小时侯记忆是模糊的,但脑海中还有一个印象,那就是父母亲面对面坐着,父亲在讲,母亲在记。用那种兰色复写纸,一式两份。父亲说:“中央军委。。。。。。我是空七师19团。。。。”听不太懂。估计是在写申诉的材料。

    父亲的申诉,主要是质疑45岁这个标准定的不科学。按照现在的时髦说法,这是乱命,不能执行!

    父亲去了北京,一呆就是100天。住在幸福大街的北空招待所,找到所长,说:我是来告状的,没有介绍信,可能要住很久。。。”知道了父亲遭遇,那个可敬的所长说:“我给你准备一个单间,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不收钱。我支持你!”

    就这样,父亲到处陈情,军委、老帅、老将军们,甚至寄信给毛主席。麻烦了一个溜够。但在那个政治环境下,父亲的事情,似乎很难解决。

    父亲部队的师长找到父亲,这时的他很客气,说不批斗父亲了,请他回去,但歼七还是不能飞。并旁敲侧击的打听父亲都找过那些部门了。

    父亲回答“该找的。我都找了!”

    唐山地震,父亲回到了部队,有人又开始了小动作,想向领导表忠心,并以为父亲从此站不起来了,于是对我们家的人进行恐吓和骚扰,手段非常恶劣。父亲找到当时的师政委,把枪拍在桌子上,说:你现在把它收走,否则的话,再有什么人欺负我的家人,我一枪毙了他!

    枪没有被收走,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欺负我家了。

    父亲说,如果没有粉碎四人帮,他的问题解决不了。

    最终,实事求是的风气回来了,科学的工作作风回来了。叶帅在父亲的报告做了批示,指示要实事求是,不能搞年龄一刀切。感谢叶剑英元帅,您让我父亲多飞了六年,并飞上了当时我空军最先进的战机!

    父亲的天空晴朗了起来,北空专门为父亲成立了体检班子,刘玉堤司令员找到父亲,向他检讨,说自己当时没有顶住压力,没有替父亲说话。。。并指示为父亲体检的466医院,一定要买离心机,没有那个怎么行?怎么能让咱们的人去空军总院?!

    经过一系列的体检和测评,父亲各项指标全部达标,完全具备飞歼七的实力。

    从此以后,中国空军所有超过45岁的飞行员,只要达标,都可以飞歼七了。

    父亲功不可没!

    第一次飞歼七,父亲跟我提过很多次,不是说他在空中的经历,而是说他降落后的遭遇。

    父亲跟自己的子弟兵们关系非常好,飞行员,地勤官兵,很随便,从没有架子。小时侯去机场,对我最好的就是这些叔叔们,感觉的出来,很真诚。因为父亲的官不大,没有必要拍他的马屁,父亲不拍马屁,也最讨厌溜须拍马的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都是一群硬汉子。

    那天,是父亲的飞行专场,只有他一个人飞行。没有官方的组织,当班的、不当班的飞行员们都来了、全体地勤弟兄们来了、参谋们来了、调度、场站的人来了、熟悉的战友们来了、就是要看看父亲的飞行。

    在空中的父亲,并不知道地面来了这么多人,战机降落,空七师军史上从没发生过的一幕发生了。人群涌向父亲的座机,现场掌声雷动,地勤战士冲上父亲的飞机,打开座仓盖,把他抬了出来。到了地面,把他一遍一遍的向天上扔。象迎接一个凯旋归来的英雄!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总觉得象电影里一样,那一幕,在我脑海中闪现过无数次,我想象不出我们含蓄内向而伟大的中国军人们感情爆发时的样子,但我能体会到他们的欣喜和压抑释放后的痛快。

    好人有好报,是我们每一个善良的人都乐见的。

    以后有时间,我把父亲的经历整理出来,印几本小册子。留给我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爷爷是个很棒的飞行员。

    有时间,我把父亲的日记整理出来,是空七师的30年的发展史,可以见证我们人民空军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

    有时间,我把父亲的录音整理出来,那是他以为再也见不到我而留下的真情流露。

    有时间,有时间后我要做的事情很多。

    真心的希望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多关心我父亲这样的老兵们。

    红军在世的不多了,我们开始关心抗日战争的战士们了,但他们也越来越少了。

    然后该是解放战争的?然后?

    我有一个梦,那就是给老兵们设立一个节日,为所有当过兵的人。

    我们爱这个国家,我们就要尊重所有曾经为他做过奉献的人。我们就要尊重这些用生命捍卫祖国,随时准备牺牲的人。

    希望我们一起努力,给老兵们一个节日!

    关键词(Tags): #一直在飞(朴石)#空军生涯(朴石)资深推荐:今昔,水风,四月一日,铁手,萨苏,MacArthur, 通宝推:otto,廖石,兰之子,landlord,
    主题:849473
    • 家园 对老兵们的回报太少了

      政治可以翻云覆雨,一线的老兵们可是在拿命在玩。不管是谁在台上,老兵们的现实待遇应该大大提高,要提醒人们多多认识到老兵才行。

      批评过历届政府对老兵们不够尊重,还被某些热爱TG的人挑刺,他们去看看腐朽的没落的无耻的资本主义国家对老兵们的做法好了。

      帖:2569072 复 849473
    • 家园 向老英雄致敬!

      向老英雄致敬!

      帖:2219305 复 849473
    • 家园 花~~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我外公也是空军,上过朝鲜战场,可惜后来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屡屡不得提升(他的警卫员都快成他上级了),只好自己要求转业回地方了.

      刚从朝鲜回来,沈阳军区推荐了三个人上军校,包括后来的空军司令和我外公,我外公因为政审未能通过只好抱憾终生

      帖:2219084 复 849473
    • 家园 再看这一系列的文章,花告慰共和国的脊梁

      恭喜:你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帖:2218699 复 849473
    • 家园 我老爸也曾经是空七师的军官

      我老爸是在1951年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参加了空军,航校毕业后参加了抗美援朝、金门空战。他开始是在空七师,后来参加组建空二十七师,在福建前线曾经因战斗激烈3个月没脱衣睡觉,也算为新中国贡献了宝贵的青春!他们师后来驻扎在湖北孝感机场,前几年听说已经被转为训练基地了。

      可惜老爸资本家家庭出身,遇到文化大革命不得不转业。转业后因出身不好、人又老实,当然天天被人斗。令人尊敬的是老爸一直保持了军人的光荣和传统,坚持真理,不说假话,更没有去陷害他人,虽然经历无数磨难,总算熬了过来。可80年代看文凭,老爸没读大学,提级老是没份儿,只能认真工作、努力奉献,幸好终于有领导认可,以副处级退休。

      帖:902127 复 849473
      • 家园 哎,那时候的军人好多都是没有文凭的,强求不是难为他们吗

        特别是第一代空军,好多是陆军中战火成长,有什么文凭啊。

        不过你父亲后面应该去学校考个文凭,比如党校文凭,很多领导都是这样的。我父亲转业后没文凭也很苦,后来去了党校学习,考了个大专文凭,拿出军人的劲头,吃的是红薯,以前底子差,但学习刻苦,做题目的草稿、笔记什么的都是用麻袋装。后来又有学习的机会,要考试,别人听说我父亲也报名了,都退却了,说我父亲太刻苦了。只可惜我是这股努力劲没学到,让我父母伤心不小。也许是家里条件好了,就少奋斗了。

        帖:903269 复 902127
      • 家园 给老军人送个花还有后果

        恭喜:意外获得【西西河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帖:902497 复 902127
      • 家园 问好!
        帖:902489 复 902127
        • 家园 多谢问候!

          我父亲是高中生直接进航校,后来算为大专毕业。他们在抗美援朝时拱卫北京,所以部队没有直接参战,但听说也击伤了一架敌机。

          听父亲说的最多的,一是和苏联专家一起学习和训练,二是参加金门空战的情况。有时间,请父亲讲讲,转给大家看看。

          帖:903287 复 902489
    • 家园 英雄本色
      帖:855077 复 849473
    • 家园 让人感动,自己父亲也是个老军人,献花181朵
      帖:854874 复 849473
    • 家园 第170朵花!
      帖:854147 复 849473
    • 家园 第168朵花!!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返回 关闭

      帖:854016 复 849473
    • 家园 收花速度之快,叹为观止

      还是要再送一朵,为你,更为你的父亲。

      斑竹,这么多花,该加精了。

      帖:853870 复 849473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 · 全看
/ 10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