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暗箭 简单生意 第四章 9 -- 苹果核的复仇

共:💬214 🌺1188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家园 在美国,价格大概是 GLOCK 17 $489

在美国,价格大概是

GLOCK 17 $489,,

http://www.gunbroker.com/Auction/ViewItem.asp?Item=117464946

SIG P226 $769.00

http://www.gunbroker.com/Auction/ViewItem.asp?Item=117348887

Beretta M9 92 $569

http://www.gunbroker.com/Auction/ViewItem.asp?Item=117518969

家园 不应该有那么多的阴谋。

不应该有那么多的阴谋。

那枚导弹本来就是仿造的,仿的对象就是从意大利的霉菌基地盗出来的,有什么特别的机密吗?

肖肯定光荣了。

家园 已经96小时了。更新吧?老大?
家园 【原创】暗箭 简单生意 第四章 12

才出门不久,夏雨就发现了尾巴,一辆东南亚地区最常见的小排量摩托车,价格便宜,轻便灵活而且不怎么起眼。通常来说跟踪者和被跟踪者一样,希望隐匿自己的行踪,使对方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然而有些经验不足的跟踪者过于在意自己的举止反而让老练的被跟踪者很快就识破伪装而导致失败。夏雨碰到的,就是那么一号,那辆摩托车上骑了两个人,这倒没有什么奇怪,很多车上一家老小坐个五六个在上面,如果马戏团杂耍一般风驰电掣而过亦不稀奇。令人发笑的是,他们故意保持了三个车身的位置,并且躲在里面那条车道,接着一辆厢型货车来隐蔽自己,但隔一会便会变道,开出来看看自己跟的目标是否走远了,看的时候,后座那位还会拿个手机在说些什么。这明明白白地暴露出他们的真实身份来。

如果在平时,夏雨可能会对他们忽略不计,随便几个路口就可以轻易甩掉他们。而今天是一个小规模的车队,车上装得是非常重要的物资,出不得任何差错。而且夏雨还想看看有没有其他尾巴,下手过早惊动其他人,对自己反而不利。

夏雨用车载电台通知了后面两辆车,没有用语音,而是一种很普通的保密手法,用对讲机的通话键按出摩尔斯电码,用的还是明码,一般没什么经验电台监听者会以为这是无线电静电噪音而忽略掉。老郑很快回复“早就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夏雨告诉他“我们换一下位置,我来处理。”老郑表示同意“下一个路口前换位。”

夏雨方向盘一打,换到里面的车道,而老郑则超车走到了最前面,从而完成了前卫和后卫的互换。夏雨开始琢磨如何不动声色,“无意”中处理掉这个可爱的小尾巴。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时间差不多都过了当地时间七点,郊区的公路上除了一些来往于港区的卡车外,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别的车辆。于是,夏雨就决定动手了。

对象依旧和夏雨保持三个车身的距离,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车辆的掩护,孤单地跟随在后面。夏雨轻踩刹车,车速一下子降了下来,后面显然根本没有料到夏雨会这么做,一下子就冲到夏雨的前面。而夏雨在那辆摩托车的后轮刚要超过他车头的时候,方向盘稍微打了一下,车头一甩,前保险杠和摩托车后轮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接着刹住了车。于是那辆摩托车和两个乘客旋转着从他们面前飞到公路另一侧的水沟里。

方天民大惊失色:“你把他们撞死了。”在他看来交通事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撞出人命来更是不得了的大事。

“没事,你看,他们还能动弹呢”夏雨一笑,加油门追上了车队。这种“意外”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了,当然自己被意外亦是屡见不鲜,好在经验和人品帮助他总是在关键时刻能够化险为夷。

货柜码头永远不会有空闲的时候,只有两种情况能够让码头工人停下手里的工作,第一台风季节,第二工会号召罢工。码头工人的生活和收入并非如同某些文艺作品里所描写的那么凄惨和黑暗。托现代文明和科学技术的福,现代化的码头作业,虽然工人们一如既往的繁忙和劳累,但是不会出现拿着皮鞭的工头和扛着大包的劳工。相反作为一份收入不错而且稳定的工作,这份职业是很受欢迎的。

富光轮是一条五千吨级的自卸集装箱轮。虽然个头也不小,但是停在那些能装五六千标准集装箱的巨无霸旁边就立刻显得“小巧玲珑”。船的状况有点糟糕,如果用海军舰艇的保养要求来说的话,用通俗的话来说,该锈的都生锈了。富光轮的装载工作即将接近尾声,看到老郑的来到,船长左面才长出一口气。立刻吩咐人把木箱转移到一个二十尺的货柜里,上好铅封。等着吊车把东西吊上船。

船长左面,名字很奇怪,但是人极其豪爽。身材不高,但非常结实,一看就是一个长年在海上讨生活的老水手。方天民是现役的海军,对同样在海上生活的人,很有好感。而夏雨则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左船长发了一圈烟,软壳的中华,老郑在点上烟以后,很不客气的把余下的香烟统统没收了。

“郑胖子,这次又是什么好东西?”老左看着吊到半空的集装箱,“这次一半都是你的货,除了这箱外,其他都是好东西,这个不会更好吧。”

老郑不以为然“你别说,就这个东西贵,但你还用不上,公司的货,和我的买卖没有关系。公司的事情,少知道为妙。这次几天能会湛江?”

“顺风,用不了多少时间,最多五六天,怎么赶着到?”

“咳,那帮太子爷天天催,催得我耳朵都生老茧了。”老郑皱着眉头抱怨“他们最好用飞机拉回去,也不想想这点路有多长。”

“你郑胖子发财,什么时候给我红包啊,”

老郑突然想起什么,从夹在肋下的小皮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左船长右面的口袋里“老兄,一点小意思,回去给嫂子买几件衣服替孩子买点玩具。就当我这个做叔叔的一点见面礼”

左船长轻轻摸了一下口袋,厚度令他很满意,于是笑得脸上原本就很多皱纹看起来更加沟壑满地了。

箱子已经被吊上了船,在港口当局办完手续的大副催着船长开船,他们已经耽误了几个小时,主机早就预热待发了。而这几个小时,就是在等老郑的到来。为了这几个小时,大副在码头管理员那里耗了半斤口水,两瓶好酒和不少钞票。左船长和老郑打了个招呼,就匆忙回船了。

半小时后,汽笛一声长鸣。富光轮缓缓离开了码头,劈开波浪往外海驶去。看着船后面的尾流以及跟在船尾啄食小鱼的海鸟。老张,夏雨,方天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一半。

看着消逝在夜幕里的航行灯,夏雨突然问了一句:“你其他的货是什么?危险么?”

老郑没有回答,双手做了一个汽车方向盘的动作,夏雨有些奇怪,“现在不比以前,车子又多又便宜,干那个营生,有赚头吗?”

“怎么没有”老郑反而觉得夏雨有些少见多怪“国内现在大牌量进口车的税多高,都翻一番了,这批路虎悍马进去,他们不晓得要赚多少呢。而且,我在这儿拿的代理价,加上买通这里的海关的钱,成本才国内的百分之三十,大家都能发财有什么不好,就算按照正规途径进口,那些税钱还不是给当官的糟蹋,与其那样,不如自己早点勤劳致富。走吧,我带你们去吃全泰国最正宗最好吃的海南鸡饭,绝对让你们回味无穷。”

通宝推:桥上,
家园 你终于又出来了!!

多放2章。不然下次又不知道啥时候现身啦。

家园 以后多勤快点,哥几个还天天等着这个呢,一天来八遍呀!
家园 刀尖上舔血,一顿海南鸡饭就打发了?

黑心那!

家园 在外面吃到正宗的可不容易啊

俺一哥们就吃到了正宗的朝鲜冷面,差点眼泪掉下来五六年没回过吃这玩艺就这样了

家园 【原创】暗箭 简单生意 第四章 13

看着消逝在夜幕里的航行灯,夏雨突然问了一句:“你其他的货是什么?危险么?”

老郑没有回答,双手做了一个汽车方向盘的动作,夏雨有些奇怪,“现在不比以前,车子又多又便宜,干那个营生,有赚头吗?”

“怎么没有”老郑反而觉得夏雨有些少见多怪“国内现在大牌量进口车的税多高,都翻一番了,这批路虎悍马进去,他们不晓得要赚多少呢。而且,我在这儿拿的代理价,加上买通这里的海关的钱,成本才国内的百分之三十,大家都能发财有什么不好,就算按照正规途径进口,那些税钱还不是给当官的糟蹋,与其那样,不如自己早点勤劳致富。走吧,我带你们去吃全泰国最正宗最好吃的海南鸡饭,绝对让你们回味无穷。”

一行人刚回到住处,就收到了家里来的回复,内容很简单:夏雨和方天民原地修整一天后返回,老郑负责调查导弹的来龙去脉并在适当的时机予以销毁。看来是不用回收了。夏雨很清楚这是老莫的安排,知道方天民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出国考察的机会更别说出国旅游了,搞这方面工作的人等退出洗白了离开退休也就不远了,即使这样还是会有有关部门在这方面“特别关照”一下。所以,借着机会安排他在自己人可以控制的范围里稍微放松一下,开开眼界也是有好处的,让人卖命总要给点好处的,不然下次谁会豁出命来帮你?

没有压力人就会轻松许多,前一天晚上的海南鸡饭外加晚上老郑请的泰式按摩让方天民睡得格外香甜,甚至于做了春梦。一个奔四的海军军官第一次被妻子以外的女性接触到了自己的身体,虽然只是按摩而没有其他什么进一步行为已经足够让方天民感受到了一些异样的体会,尽管刚开始的时候,他的脸涨得比猪肝还红。

曼谷市区的观光无非是大皇宫四面佛和市容观光,太多的国内旅游团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使人觉得这里只是国内西南省份的某个省城,方天民一路上至少听到了从南到北七八种国内方言,那还是只包括了他听得懂方言,至于那些穿着打扮行为举止一看就知道是国内出来,但说着他听不懂方言的团队更加多。遗憾的是他即不能拍照留念也不能疯狂购物,第一按照官方的行程,目前他应该在北方的某个基地参加一个后勤工作现场交流会,之后还有一个学习班要进修。第二,按照他现在口袋里的现金,最多买两件廉价的衬衫,不过好在他也没有购物的欲望,除了去超市抗大米回来,那是路虹背不动的,家里其他的采购工作都是路虹包办的,以至于他现在都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交水电费。

就像夏雨在出发前说的那样,按照墨菲定律,可能会出现的麻烦就必然会发生。于是麻烦就来了。晚饭前,老郑很严肃的告诉夏雨和方天民,船出事了。夏雨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哪会都不是一帆风顺,麻烦视情况可大可小,但是总能摆平。而方天民则很正常的反应出了大吃一惊的经典表情。

船失踪了,不过可以说不完全是失踪,因为它没有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航道上而去了一片不知名的海域,那里距离正常的国际航线至少有上百海里,而且就停在那里不动了。这是老郑所说的。按照规定,但凡不是自己亲自押运的东西,都会在机器内部放上无线电信标机,而这次放的则是改良过的GPS+北斗二号联合信号机,和信号机捆绑安装在声纳里的还有一个两公斤的C4炸药以及引爆装置,这是一种保险,如果有人试图拆除信标机,那么整套声纳设备和那个非法占有国家财产的人都会在一声巨响中恢复到零件状态。而按照惯例,老郑和左船长每隔两小时会进行一次无线电联络,使用的频道是国际业余无线电联合会通用的联络频率,在四个小时前,老郑和船就失去了联系,开始以为船可能处在雷雨区,无线电信号不好,这在海上是经常发生的情况,而等他打开计算机看到电子海图上船的位置出现了那么大的偏移,就知道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几朵乌云或者一阵海风就能造成的,于是老郑马上报告了国内。

按照老郑的讲法,肯定是碰到了海盗,因为那里是海盗活动最频繁的海区,而且那片海区属于三不管地带,再者海盗们装备精良,一般的巡逻船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而出动海军的话,他们又会做鸟兽装散,等海军离开后又重新啸聚海岛,一来二去外加海军舰只出动的费用过于高昂,再加上一开始的积极劲头过掉,那些一开始对反海盗颇为起劲的国家都偃旗息鼓,睁眼闭眼了。

既然知道东西可能在谁的手上,给上级的报告也好写了。就老郑目前手下的几个外加夏雨和方天民五六个人七八杆枪是无论如何对付不了海盗的,虽说方天民也是海军,但是没有军舰的海军军官还不如一个服了三年兵役的武警士官来得有用。于是请求增援就成了报告的核心,比较暗箭是一支秘密行动力量,做一些小小的外科手术才是他们的专长。

知道东西被谁拿走而自己不能去夺回来是最让人难受的,尤其是老郑,不说那套声纳,光那些车就值上千万美圆了,这可是他想法设法东拼西凑出来的,换句话说,他的身家性命都在那条船上。老郑一反往日和蔼稳住的常态,象一头被关在笼子的焦虑的狼,不停地走来走去,地上已经撒了一地的烟头。他手下的人都被他打发出去找线索了,现在只有夏雨和方天民陪着他。

“我说他们不会有事吧”老郑突然停了下来,他是指的左船长和他的船员们,毕竟老左和他是多年的朋友和合作伙伴。

夏雨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确实和东南亚的海盗相比,亚丁湾索马里沿岸的海盗同行们最多算得上行为艺术,同样是劫持船只,黑叔叔们只是索取赎金而很少杀害人质,而东南亚的海盗们则心狠手辣得多,他们往往会先把所有的船员都杀死,然后把船开到一个他们控制的港口,把货物卖掉,再把船的涂装改掉,换个船名再开到另一个港口把船也卖了。这些海盗往往在港口当局都有内线,知道什么船装什么货物,几时起航,到哪里去,走什么航线。所以对油水足利润丰厚的大买卖,他们很少失手,事后也很难追踪。

老郑很清楚这些,所以他每次都把工作做得很细,截至这次出事前,一切都平安无事。但是一旦中招后果就很严重。这功夫,恐怕他都敢抗着机枪找海盗玩命去了。

夏雨在一边用指甲刀认真地修着指甲,悠悠道:“老哥,别急,东西肯定回得来。”

老郑差点没哭出来:“兄弟,哥哥我身家性命都在这船上了,还有一帮哥们生死未卜,东西要真找不回来,我真的要去跳暹罗湾了。我老婆和孩子,肯定也得让他们逼得跳楼。这怎么让人不着急。”

夏雨还是一副不急不慢的口气:“这世界上,就是世界头号流氓手下看到咱们还得打个招呼,,何况这种不成器的小毛贼,只有我们抢人家的东西,敢抢我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兄弟啊,现在说这些哪有用,信号机的工作时间只有七天,现在要是有一个连陆战队在这儿,怎么说都行,你看看我”老郑一指自己滚圆的肚子,“我怎么上?就你一个人强点,我手下布网拉线捣鼓消息行,出去真刀真枪开,都白给。”

夏雨知道,现在怎么安慰老郑都没有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上面下达新的指示。

“你说,会不会是老狐狸干的?”老郑又一次站定下来,点了根烟用力吸了两口就扔到地上踩灭,“你那张纸条,还有那个盯梢的,我觉得肯定是他。”

“可能,但不能肯定,因为老狐狸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黑道白道两头跑,但他活到现在靠的就是信誉,他绝对不敢做这么出格的事情,一旦传出去说他和海盗有勾结,抢客户的货物,不但他以后的生意泡汤,他背后那些人恐怕也会和他甩脱关系,生怕背上和恐怖组织有来玩的名声,一旦失去保护,辛格死得比太阳下的露水还快。不过那些纸条和盯梢的也有问题,不过你那些货太俏了,也许是码头上什么人把你的船卖给海盗,公司的货反而是连带受害。”

“那怎么办,丢了公司的货,组织上追究下来,我怎么应付……”

“别急,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搜集情报,为下一步行动做铺垫,没有情报,咱们就处于盲目状态了。现在是敌暗我明,得给他们来个翻盘。”

“对,我去打几个电话,把我在这儿的关系都发动起来。”说完老郑出门去打电话了。

“你怎么看?”夏雨回过头看着方天民,平时问题最多的方天民,现在倒是一言不发了。

通宝推:桥上,
家园 沙发+首花
家园 bandeng + 3rd flower

14, 14, 14, ......

家园 连放2章,谢谢苹果核啦。哈哈
家园 地板是我地

花

家园 把经验都用光也要拼死上花
家园 花。请问苹果兄是否有过南亚生活经历?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