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奉天特委的事,和黄河兄、萨苏兄一下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 阅 25690

/ 2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原创】奉天特委的事,和黄河兄、萨苏兄一下 157 名帖 逸云三洲 字10046 2009-11-11 17:15:32
O 先抢个沙发阿 9 萨苏 字407 2009-11-11 17:36:12
O 鲜花,呃,电子花铺沙发床 逸云三洲 字150 2009-11-11 18:20:50
O 这是什么世道啊,挖坑的改抢沙发了 我来也 字0 2009-11-11 18:49:32
O 有时间再揭一次小安的皇榜,不过先要忙点别的事情 黄河故人 字0 2009-11-11 20:14:04
O 张浩可不仅仅是因为刘帅副手而出名的 8 青色水 字609 2009-11-11 23:36:13
O 给小安讲这些故事 1 禅人 字15 2009-11-11 23:58:46
O 赞,精品好文 wxmang的书童甲 字8 2009-11-12 02:21:37
O 萨苏一唱,小安黄河一和二和三和 1 禅人 字62 2009-11-12 22:42:41
O 是啊!萝卜开会群英荟萃啊! 天地一沙鸥 字0 2009-11-12 23:36:38
O 慢慢来, 逸云三洲 字46 2009-11-13 07:24:09
O 是啊是啊 逸云三洲 字95 2009-11-13 07:27:49
O 和的好 沧溟之水 字0 2009-11-13 22:35:24
O 是一个有眼光的人 沧溟之水 字0 2009-11-13 22:36:42
O 不完全是因为他有眼光 1 青色水 字426 2009-11-13 22:47:36
2009-11-11 17:15:32
主题:25361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0
【原创】奉天特委的事,和黄河兄、萨苏兄一下 157 名帖

萨兄招贤认照片黄河兄揭了皇榜,……呃,皇榜?沙皇兄?嗯?安跟着升级,成了鹅螺肆御弟鸟……

萨兄在日看到的这张照片,零二年有个叫詹洪阁的人,捐给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的十几件史料里面,也包括有此照,据捐赠人讲,照片是从日本“陆军恤兵部” 昭和9年印刷发行的《满洲事变关东军纪念写真帖》中发现的,当时报上也发了消息:

……该图片是目前发现的惟一一张有关当年中共满洲省委重要一支部属——奉天特委第一次遭到破坏的图片资料。史料载,……日本宪兵队……,于9月中旬加紧了对奉天地下党组织的侦察和搜捕活动。由于叛徒出卖,张蔼风等10名共产党员不幸落入魔掌,中共满洲省委奉天特委被破坏。所发现的这张图片正是这10名成员被抓捕后,在狱中被侵华日军拍下的照片。……图片中,这些被捕的中共党员前胸都挂着带名字的长条,……受伤的张蔼风还吊着胳膊。

发此消息的时候,詹洪阁先生(应该是先生吧)亦曾对这十名被捕人员的具体身份及后来的遭遇表示关注。希望能进一步搞清这些情况。

现在从黄河兄的发的帖子看,有关情况应该已有所厘清了:

9月中旬,奉天街头发现大量传单,题目是《告奉天工、农、兵及劳苦群众书》,《告满洲士兵书》,《告奉天农友书》,日宪兵队立刻加紧侦缉。10月5日,叛徒张广骞、李成林向日本宪兵队告密;10月6日,当奉天特委开会之际,日宪兵队拘捕了张霭风、张子和、张俊芝、关天星、尹昌燮、黄哲焕,其中黄哲焕叛变;随后崔运河、李丕文(仅凭照片容易认成李玉文)、李军镐,柳顺春(李军镐之妻,照片中唯一女子)被捕。

可惜被捕人员中,除已知黄哲焕叛变,其他人的遭遇尚不清楚。于是萨兄反揭皇榜(呃,黄河兄也称帝鸟,安再兼炝鲵肆御弟),根据黄河兄提供的线索,进一步查清若干情况:

李丕文,……1927年经任国桢介绍入党。……他在辽中县文史资料第三集中曾有文章谈到自己的经历。李丕文回忆自己是在辽宁省女一中被捕的,当时公开身份是教员。由于当时日本宪兵队对于共产党的侦缉工作还没有完全展开,这个案子被送交伪奉天高等法院审理,……尽管日方严刑拷问,但李始终未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1934年初李被取消共产党嫌疑释放。此后李和台辽县委取得联系,重新开始工作。4月,台辽县委被破坏,李避开搜索逃到北平。离休前任辽宁省政协副秘书长。……这次日方的大搜捕,奉天特委依然有李晨笛曾警觉并脱险。

安也凑点热闹吧。其实初见萨兄贴子时,安也粗查了一下,当时就看到了上面摘写的“发现照片”的报道;除此之外,还另发现一条文字记载,里面提到奉天特委在十月六日开会时遭到破坏,被捕去很多人,有关记载里也提到出事地点和其中两名被捕人员的情况。地点无从对比,但是,两边的名字对不上了(“报道”指受伤的是张蔼风,而“记载”上受伤者的名字不同)。同时出事时间上也有些问题,因为萨兄在帖子上,或者说是日本人在照片上写的,机关被敌人破坏是九月的事情了。

当时有些疑问,怀疑那其实是一桩事情。因为时间上太接近了,奉天特委不太可能在那么短时间里被破坏两次。至于名字没对上的问题,因为总共有十个人了,我所见的“报道”上只出现一个人的名字、“记载”上也只有提到两个人;当时黄河兄已经预告,发现全部人的名字了,要俺们等他的揭榜主帖。于是就等,寄希望于其他人名字全上来时,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现在黄河兄把查的结果抱上来,果然是十月六日的事情。可见是一回事了。那么,出事地点就应该是沈阳城里的民乐铁工厂。但是名字却还是没有对上。黄河兄把十个名字都查上来了,我在“记载上”上看到的两人还是木有……

于是想,是不是同一人多个名字呢?平时兴趣爱好,需要的时候就查些历史人物,这样的情况还是碰上了不少的,经常被搞得晕头转向,明明小安前脚拎进门一只鸡一只鸭,后脚阿妈娘烧好,摆上桌子来的,竟然只有一只……一只就一只,老母鸡变鸭?呃,不,竟然还是一只……呃,呆鹅(嘘,轻点,别让他听见鸟)……

说笑了。以前的人好象改名字特多,特别是从事特殊职业的人物,改名更是基本的自卫武器了。可见户口要紧,地下党同志们后来去了公安局管事,一定总结以前捣敌人浆糊的经验,坚决堵塞漏洞……

姓蒋还是姓常呢?这是个问题……?

还好,还是姓张,这个没换……

证实了,被捕者中的张俊芝,又叫张寒;同时根据只有一个受伤者这一线索,可以断定张蔼风又叫张俊庸,这两个人住同村,从名字分析,至少应该是同宗堂兄弟吧?根据资料,这两个人是沈阳市苏家屯大洼村人,当年中共大洼支部的负责人,其中张俊庸是支部书记,张俊芝负责宣传和青年工作。

大洼村?不起眼是吧?这个村子里,另外还有个姓张的,叫张一吼,认识不?胡乔木派去东北搞义勇军的。

啥?胡乔木认识,吼没吼没有听见?好好,张一吼有个亲戚,叫李超兰,

嗯?还不知道,那,李烈生?李兰逊?张玉华?……李兆麟,这总认识了吧……

大洼村不大,当时却是各路人马云集,中共河北省委、北平市委先后分五批派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随张一吼等人来大洼、小堡活动,其中就有李兆麟。同时呢,满洲省委系统也往这里派人,张俊庸和张俊芝就是由奉天特委派来的王一青发展的,把他们介绍给王的,则是曾跟张一吼等人一起组织过义勇军的田黎平。

到三二年八月的时候,苏家屯地区以前由张一吼、李兆麟等人联络组织起来的义勇军,在日军压力下先后都瓦解了,关内来的同志大部分也都回去了。本地系的大洼支部则尚在,但也很难开张活动了。十月六日,张俊庸和张俊芝奉命去奉天城小西关的民乐铁工厂,参加奉天特委扩大会议,结果因叛徒出卖,同特委领导同志一起被捕。

据记载,这两人在被捕后坚不吐实,日本人虽然行刑逼供,仍无所得,无法证实其参加了抗日活动。只好于三三年二月,将受伤的张俊庸先行释放。张俊芝则被移送法院审判,但在三三年十二月,亦由伪新京最高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了。两人出狱后,在本地无法生活,先后流落到异乡去了,组织关系也丢了。解放后才敢回家。其实这两人在被捕时,只有三个月的党龄而已。当时就是这样的,坑多人少,一入党就是书记委员的,并不稀罕,反正又不是升官发财罗,是要冒坐牢甚至掉脑袋风险的。

当然象李丕文这样的老资格也有。至于所述与两张一起被捕的特委领导同志,到底为谁?不得而知了。当然不是张适,他确实当过奉天特委书记,但这是后来的事,当时他还在北满工作。奉天特委,是在满洲省委撤往哈尔滨时才组织的,时在三二年底。之前沈阳地区的组织机构叫奉天市委,第一任书记呢,就是介绍李丕文入党的任国桢。任国桢发展李丕文入党是二七年五月的事,六月底他就在大连被日本人捕去了,那时东北当然还是张家的天下了,但任国桢是在大连被抓的,大连在日本人手里。任国桢因为发动日资企业工人罢工,所以日本警察要抓他。不但是他以及和他同住的另一个党员,因为当时他们住在一家眼镜店的楼上,结果连眼镜店的职工也全被拉去了。那家眼镜店的经理,并非中共成员,因为租房子给他们,就给关了很久,最后一点查不出东东来,还判了缓刑,出来生活无着。

当然说这个经理完全“无辜”也未必对,日本人把任国桢等人抓走以后,曾把这个经理留在店里呆了一天,派个探子看住,钓鱼的意思了。结果经理就看见任国桢的朋友进来了,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但想想他常来找任国桢,应该是日本警察要抓的“坏人”啊,于是赶紧说:对不起啊对不起,你的眼镜还没有配好,明天再来拿吧。就这样在探子的面前把人放跑了。过一会,再来一个面熟陌生的,赶紧再对不起啊对不起,验光单丢了,拉进小房间重验,当然又放跑一个。这两个人一脱险,赶紧传消息,结果有关人员一概不上门鸟,来得都是真的四只眼鸟。所以这个经理,应该还是抗日有辜的。只不过那时日本下手还没有后来那样重罢了。

即便是占领东北的早期,不是跟暴力反抗直接联上的,还有点区别对待,常常见共产党国民党机关被破坏,人则只是被判徒刑,还有机会活下来,当然死在大牢里的很多。直接在搞军事反抗的,就不一样了。其实也有点看不起你的意思,东北以前是奉系的天下嘛,别说共产党了,国民党都不是掌舵的,势力大的义勇军都是地头上的,黑道白道不论,都是在地方上有些基础的,才成得了气候。国共两党都派了好些书生进这些部队去,做争取联络工作,说起来最后还是共产党方面厉害,慢慢就有了自己说了能算的武力。等抗联成了抵抗者的主旋律后,那时日本人再抓跟共字沾边的,就绝对大不一样了。当然整个大面上,也是时间越往后日本人越残暴。

奉天特委建立后,在三二到三四年期间,曾遭到四次大的破坏,那张照片反映的,是第一次遭到破坏时的情形,那时的特委书记是谁?我不好确认,三一年底三二年初特委刚建时,书记好象是陈德森,是不是延续到十月,不好说了,那时人员变动很频繁的。陈德森在满洲省委做过一件大事,就是根据国际的决定,把朝鲜的共产党员整合到中共里面来。他在原来的奉天市委工作过,市委书记杨一辰被捕后,他是受命主持工作者之一(杨一辰是跟张浩一起被捕的,后来被营救出来。不知道张浩?林家哥哥,查一查邓政委上任前谁是刘伯承的政委)。奉天特委的工作范围,除了沈阳本地,还领导大连、本溪等地区的党组织。当时本溪的特支书记,就是李兆麟。

其实第一次大破坏,李兆麟也算擦肩逃过,上面讲过,他跟大洼村是有关系的,不过他主要是搞部队的,属于上面所讲的那一类书生了,在义勇军耿继周部和李春润部做工作,两部义勇军先后失败,李兆麟重新分配工作,因为在北平时到门头沟煤矿搞过工运,所以奉天特委派他去本溪煤矿设法建立组织。他要是回大洼村去,那是非常可能就和大洼支部的人一起被捕的了。顺便说一句,其实李兆麟的党龄,比大洼的张俊庸,也只是多两个月。

那时地下党影响比较大些的地方,或者说是工作重点,一是学校,象李丕文就是搞辽中师中的出身的;再就是工厂,重视工运嘛,奉天特委在沈阳本地比较强的据点,就包括了奉天的几个大工厂,如兵工厂、烟厂、纱厂等,都是日本人来之前就在开展工作的老基地的了,以前刘少奇不就是在奉天纱厂被捕的嘛。奉天兵工厂的党团组织,则最先是王鹤寿建立起来的。东北抗战初期,地下党的工作方法还是蛮有问题的,到了特定的日子就要游行发传单,奉天特委第一次被破坏,就是九一八搞传单引起的,其实此前,五一节也搞过了,结果把兵工厂的支部书记搞丢了,因为那是兵工厂,算是军事重地了,日本人下手就很毒了,加上人是在现场当场被抓,算是证据确凿,后来就被酷刑杀死了。在他家里还抓了个党员,也是兵工厂的,不过没有其他证据,后来还是被营救出来了。

其实那一段时间奉天特委下面的人员中,除了李兆麟,还有个后来的抗联名人,并且就呆在沈阳本地,藏在烟厂里,领导着烟厂支部的工作。此人就是赵一曼。不过赵一曼在那里实在是没有多大余地施展了,只是有一次发现有一批烟是特供关东军司令部的,就派人往里掺水。让关东军司令部那帮混蛋抽霉烟,当然也算出口气,可到底整不死他们,而且引来敌人对烟厂的注意,也是不值。比在闹市发传单还是要好一些吧。不过赵一曼与其他几个相关党员就此转移出去了,赵一曼随即去了哈尔滨,时间是在五一节之前。我猜她要是留下来还是蛮危险的,无论是五一去闹市撒传单、还是十月去开特委扩大会,按她的身份,都有可能。

奉天特委被破坏以后,原来的奉天市委书记杨一辰从哈尔滨被派回来了,重组特委,李兆麟当上了特委军事委员。可是过了不久,特委就再次被破坏了,杨一辰等二十四人被捕。这就是奉天特委第二次被破坏。李兆麟又一次逃过了,去了北满。张适随即被派来当书记,与大连市委、抚顺特支接上了关系;在沈阳本地,则有一个从大连过来的党员配合他,他们一起又发展了一个失业工人,三个人住在客栈里。结果那个从大连来的党员联系上一个从山东逃到大连的党员于共方(在山东当过县委委员),要他来奉天工作,可这家伙一到沈阳就吓坏了,自己去日本人那里自首了,结果造成特委第三次被破坏。并且连累到大连市委,那边被捕的人比沈阳这里多得多,包括大连市委书记。张适被捕后虽也是顶着酷刑坚不吐实,日本人也没抓到什么证据,但那时是越来越毒了,照样把他判了十二年。被捕的特委宣传部长王德海,也被判了徒刑,后来死于狱中。

说远了,就到这里吧


  • 本帖 7 回复
资深推荐:MacArthur,海天,黄河故人,一直在看, 通宝推:SleepingBeauty,史文恭,
最后于2009-11-11 17:51:10改,共1次;
2009-11-11 17:15:32
2009-11-11 17:36:12
2536132 复 2536102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65`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0
先抢个沙发阿 9

那起案子,有朋友给了我一些资料,列在这里 --

张霭风(原名张俊庸)——33年释放,66年逝世。

张子和(叶正良)——不详。

张俊芝(张寒)——33年释放,74年离休。

关天星(应为吴天星,另名郝培庄,郝培壮,彭克明)——33年释放后,辗转到上海,又被捕,后加入太湖游击队,在一次战斗中牺牲。

尹昌燮——不详。

黄哲焕——张正麟,朝鲜族

崔运河——不详,或名崔云河

李丕文(如萨言)、

李军镐——原名李元珠,不详

柳顺春——不详


  • 本帖 1 回复
2009-11-11 17:36:12
2009-11-11 18:20:50
2536222 复 253613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0
鲜花,呃,电子花铺沙发床

好极,

可见老母鸡变鸭变呆鹅,都是名字多得不得了

里面看来朝鲜人还是不少的,除了那个黄哲焕,

尹昌燮、崔运河都很可能是,连李军镐、柳顺春也有可能


2009-11-11 18:20:50
2536267 复 2536102
我来也
这是什么世道啊,挖坑的改抢沙发了
2009-11-11 18:49:32
有时间再揭一次小安的皇榜,不过先要忙点别的事情
2009-11-11 20:14:04
2009-11-11 23:36:13
2536742 复 2536102
青色水
青色水`9084`http://i41.tinypic.com/11ifypk.jpg`70`5971`28298`256540`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5-11-30 21:40:09`0
张浩可不仅仅是因为刘帅副手而出名的 8

张浩从老毛子那里回来时,正赶上毛张对立,他以国际七大代表和国际特派员的身份支持太祖,让另立中央的张国焘同学被迫服软,他同时带回了国际要求tg组建抗日统一战线的指示。太祖38年调他回延安一个原因是他在东北入狱时受过的旧伤,另一个原因就是要以他抑制王明。

嗯,他42年病逝时是太祖和老总给他执绋,后来的五大常委中当时在延安的毛朱任给他抬棺下葬,太祖题写墓碑名。这个待遇党内无人可及。

他有个堂弟叫林育容,在东北吞掉了百万国军。这个堂弟的引路人是他的另一位堂兄林育南和陈潭秋。林育南也是张浩的引路人,后来31年死在龙华。

ps:一个小细节,太祖在井冈山的时候,张浩是他的上司,八月失败的省委指示就是他和贺昌为主的湖南省委发出的。


  • 本帖 3 回复
最后于2009-11-13 22:44:11改,共16次;
2009-11-11 23:36:13
2536780 复 2536742
禅人
给小安讲这些故事 1

可是有点浪费咯~


2009-11-11 23:58:46
2538756 复 2536102
禅人
萨苏一唱,小安黄河一和二和三和 1

当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才是西河老革命的传统嘛。

F


  • 本帖 2 回复
2009-11-12 22:42:41
慢慢来,

什么时候有空就讲,

黄河兄讲故事,安是老听众


2009-11-13 07:24:09
2009-11-13 07:27:49
2539582 复 2538756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0
是啊是啊

一和二和三和……这才是西河老革命的传统

都是老头子乐,老头子们欢喜嘎三和F


2009-11-13 07:27:49
2009-11-13 22:47:36
2540653 复 2540642
青色水
青色水`9084`http://i41.tinypic.com/11ifypk.jpg`70`5971`28298`256540`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5-11-30 21:40:09`0
不完全是因为他有眼光 1

张国焘另立中央时愚蠢的把博古李德都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开除了博古洛甫的党籍,这两位和王明一样都属于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博古更是王明指定的总负责,太祖都还只是有保留的清算,仍然让博古担任政治局常委,张的肤浅鲁莽可见一斑,这样一旦太祖和苏联取得联系后张会有什么下场可想而知,即使张浩站王明这边也不会倾向张国焘的,后来张之所以急着叛逃也是害怕王明清算这段公案,王明的手段比太祖还狠辣,张的亲信李特和黄超当时都已经在新疆被处决了。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09-11-13 22:56:58改,共1次;
2009-11-13 22:47:36
帖内引用

/ 2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