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网易:是为人民说话,还是为人民币说话? -- 故园湾里

本楼:阅 121682 复 123 🌺831 🌵3 最近: 复0 🌺 🌵0
2010-05-28 11:38:52故园湾里
网易:是为人民说话,还是为人民币说话?

甚至,是为新台币说话,虽然从新台币对人民币的汇率来看这个性价比实在又等而下之了点?

工作需要登录126邮箱,今日新闻里图片新闻不出意外勾人眼球。点击进去一看,哗。

“园区里各种基础设施应有尽有,银行、学校、医院、电视台、广播站、杂志社、公园、邮局、商场、超市、美食街、游泳馆,甚至还有一支消防队和一家医院。”

“深圳厂区共有5个游泳池,晚上开放到11时,这些游泳池对员工全部免费。”

“所有职工在这里都享有每月定额的免费上网时间。整个区域被分割成普通区、笔记本区,甚至还有情侣包厢和榻榻米区。”

“各种基础设施应有尽有”“游泳池……对员工全部免费开放”、“每月定额的免费上网时间”,这样的生活环境怎么样?往理想里说,英特耐雄耐尔也不过如此罢了。往现实里说,就算大学再扩招大学生再掉价,国内有几所大学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或者我们应该问,有吗?

然而这样一个人间天堂是什么地方呢?

FOXCONN。

对,就是截至目前根据最少的消息,在9个月内先后有12个人跳楼自杀的富士康。

这三张照片对应的照片由于涉及版权,就不一一放上来了。有兴趣的河友可以前往郭台铭的紫禁城欣赏。

在免费上网、免费游泳、各种基础设施应有尽有,根据其他照片及说明还有丰富的业余生活(集体舞)、繁华的商业设施可以消遣的富士康,9个月里连续不断有十几个人自杀,最诡异的是在媒体开始关注十连跳之后第十一、十二以及传闻中未证实的十三、十四、十五又接连发生。难道真的像郭老板说的那样,年轻人受不得挫折所以动不动就轻生吗?

这么好的环境偏偏这么多人寻死,难道他们都是心理有问题?

有人信么?反正我是不信的。

我不但不信这些自杀者【都】是心理有问题,并且不相信这些照片以及配图文字。别的不说,维持一座游泳池(事实上是五座)的花费相对富士康来说应该不过是九牛一毛,但若富士康的管理层真有这个闲情逸致来关注员工福利,将免费游泳作为面向全体四十万富士康员工的体锻鼓励,那么第一有比游泳池建造投资及维护费用更节省、更受年轻人欢迎、参与门槛也更低的方式,例如三大球,例如乒乓台;第二,紧掐着最低工资线来制定工资基数、迫使员工不得不靠加班才能得到一份过得去的工资的富士康,却在克扣工资的同时大方提供必要(员工餐、制服)之外的员工福利,这于情于理都不合。

在评论里有人说,那是专门给台干使用的游泳池。至于网吧,收费是1.2一小时。

网吧收费倒是和我所知道的社会网吧差得不多,或许稍微偏贵一点。不过我也不去网吧上网有三四年了,不知道现在的行情。

============================================

据员工爆料十连跳之后富士康要求员工签署文件,自杀与公司无关,且公司将不再向自杀者亲属提供抚恤。据称这样可以打消为了抚恤而自杀的念头。

十连跳之前的数据我不太清楚,不过从九到十二,死者都很年轻,好像都没有超过25岁的。即使假设这些死者就一辈子在这种低薪岗位上工作吧,到他们60岁退休还有35年,按目前透露的抚恤金额十万元来算,10万除以35再除以12,得出每月平均238多一点儿,239不到;我们退一步假设这些人在富士康做不到退休,50岁的时候失去了最大压榨价值就要下岗成为3850人员,那么平均到每个月就是330多,340不到。

这么低,这么低。

如果反过来按照现在的最低工资(网上说深圳最低工资是880-900元)计算,这些人如果生存下去,到他们60岁他们的总收入应该是25*12*880=264000.

也许在富士康高管的眼里,就有人会为了眼下一笔10万元的抚恤金,赔上自己的命、所有幸福的希望和可能不说,还一并放弃未来至少26万的总薪金收入。

就更不用说这些年轻人都是父母辛苦拉扯到十几二十岁,刚刚开始接替日渐老去的父母承担家庭责任的年纪。他们的倒下,同时意味这他们背后的家庭走向毁灭。

他们找到了这样愚蠢不划算的念头并试图阻止它,因此要求员工签署文件。

或者是因为他们本身是如此愚蠢。

==================================================

台干有专门的游泳池,有专门的洗手间(参考燕庐敕兄的主题),也有专门的食堂,甚至据传有专门的上下楼通道。至于住房啦交通补贴啦什么的,对于离家在外的高管都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因为是台湾人所以刚大学毕业就能拿个课长,因为是大陆人所以同等条件就只能屈居人下这类的事情,也颇有风闻。

而对那些据网易所说在有免费游泳池免费网吧各种基础设施齐全的天堂一般的富士康打工的普工们,他们自然没有专门的游泳池,卫生间,只能吃大食堂,挤员工通道,拿着最低工资线上一点点的工资,要想多挣点还得签文件证实自己自愿放弃新劳动法关于加班时间上限的保护,无论因为人为还是客观很多连自己室友的名字都不知道。

就在同一个厂区之内,甚至可能就在同一栋楼之内。对普工们而言,有比在这里更鲜明更尖锐的对比么?

什么叫贫富对比,这就是贫富对比。

什么叫两极对立,这就是两极对立。

什么叫冷漠,这就是冷漠。

什么叫不公平,这就是不公平。

什么叫剥削压迫,这就是剥削压迫。

什么叫被逼得走投无路,这就是被逼得走投无路。

然而,曾经在深挖“反抗社会不公”因此“被逼得走投无路”所以杀害幼童的郑某曾是爱护邻居小朋友的好医生、着意渲染他家困难情况方面有着突出贡献的南方周末,面对十几条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性命以及他们背后的家庭,突然之间,罹患失明,又染失语。

也许去外地调查凶手家庭背景,比在本地采访前来奔丧的亡者家属要简单?

不过南方周末并不是毫无作为——它派了记者前去卧底,得出的结论是富士康的管理很好很强大,没有任何问题。

=================================================

99年,南方周末的《主编寄语》: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光明磊落,心怀坦荡。

而圡共的官僚,就只会咋呼: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

南方周末也好,网易也好,他们为不为党说话这个可以待考,他们为不为老百姓说话,这个可以存疑。

他们真的是在“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吗?

“躲猫猫”“睡觉死”……他们死了,至少让人知道他们死得不甘且冤屈,媒体报道之后,会有人调查,虽然调查结果还经常被质疑。

而从富士康的楼上跳下来,就只是数字而已。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家庭是什么情况,他在出事当天遭遇了些什么,他有没有关系好的工友,他的性格如何……没有人会知道——因为没有媒体会报道。

或许有一天,即使被折断四肢,即使被刺穿胸膛,即使哭出血泪,那走向末路的人们的声音,都不会为他人所听到。因为声音,毕竟是要靠空气传播的。

而彼时已经没有空气。

========================================================

那个照片集里,有一张的配图文字是这样的:

“2010年5月,富士康观澜科技园东大门外街对面地摊繁多的商业小街。在深圳一些地区,大到原材料、包装、物流企业,小到卖煎饼、烤红薯和削菠萝的地摊,整个经济几乎全靠富士康大规模生产以及几十万员工的消费来带动。

好了不起的富士康,带动了“深圳一些地区”的“几乎”“整个经济”,还不算上它自己的“几十万员工”。

或者不如说是,几十万人质。

你敢瞎说瞎动,这几十万人我可就不管了。台干们可以包袱款款回乡去也,几十万普工如何快速有效平静地分流,却是政府不得不考虑的退路。

就更不用说对“深圳一些地区”的“几乎”“整个经济”的打击。

在评论里,也有托名富士康员工的“恳求”:“富士康人的压力都是来自这个社会,就算富士康今天倒闭会是什么样的负面效应”

“富士康全国几十余处分公司,有没有人想过这几十万人都成了你们所谓“真相”的筹码,每对【原文如此,引者注】问题我们的政府关爱去哪里了。”

重温一下英国经济评论家托约登宁《工会与罢工》文中的描述吧:

“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我不知道富士康有多少利润,不过我想,很显然让全厂员工都给他家人戴孝的郭台铭,离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也就一步之遥了。

差的这一步,就是

2010年5月25日,一名疲惫的富士康员工在回家路上打盹。很多普工并不排斥加班,因为只有加班多才能收入多,只要签一份“自愿加班切结书”,加班时间便不受法律规定每月上限36小时的约束

即使面对形式主义的应付,毕竟有这条法律的存在。

通宝推:树袋熊毛毛,隔路山贼,青抗先,stpearl,寒冷未必在冬天,一池秋水,四方城,吴承骏,彭雷,万里风中虎,Ruadong,南方有嘉木,回旋镖,履虎尾,Alarm,逍遥探花,小河流水,好了,阿尔卑斯的火焰,漠北以北,ustcat,观望者,gtssp,周大官人,护城河,季侯,一无所之,游识猷,飞马萧,赫然,
主题:2927115
2010-05-28 11:54:50路人
同学,问一下国内的中央台

还有省市级电视台如何报道这个事件?

媒体应该包括电视,广播,报纸等大众传媒,如果说网易,南方之类亲西方的媒体不报道,或者作歪曲事实,避重就轻的报道,至少ZXB管辖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应该起到一个舆论导向和喉舌的作用,通过这些天的观察,你觉得这方面的工作做的怎么样?

帖:2927125 复 2927115
2010-05-28 14:45:26洗心
报道一例,英文发了,中文不让发

China Daily 我认识的一个记者写的,英文发了,

http://www.chinadaily.com.cn/cndy/2010-05/26/content_9892768.htm

中文不让发,转载如下

富士康:城中之国

给名列财富500强之一的富士康科技集团干活,华振英图的是钱。当然,大多数人之所以在此打工,目的与其并无二致。但相比之下,他更生财有道。

他的主业是帮助社会底层的青年劳动者买入集团上班,并从中获取暴利。

华振英的全部客户都是现今中国社会最赤贫而年轻的无产者。他们通常是17岁到24岁之间的农村男孩,有着三年左右在制造业一线的工作经验,但文化程度极其有限。初中毕业的,已经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

为了通过全球最大电子代工厂富士康在面试之初可能要求的学历查验,他们各自向遍布广东的人才市场交付了达300元的现金。这钱换来的,是一张有效期三个月到一年不等,由人才市场承诺持有人在此期间包进集团,否则退还费用的就业安置卡,和华振英这样的“代理人”的联系方式。

在与人才市场分账的同时,华振英们也通过为这些年轻人统一办理伪造的高中或中专、技校毕业证件或学历证明,进行对他们的二次盘剥。虽然富士康在招工时并不如何查验学历,多数孩子还是为保险起见,选择向华振英们另行支付30元至100元(金额多少视其经济情况而定)。华振英还与宝安区龙华镇一家招待所达成协议,把所有他的客户引到这里集中住宿,一张床位要15元,而一个单间要40元。有时,这名河南籍青年更会以客户们将被“直接安排进部门”之名,向他们每人收取30元的所谓“部门建档费”。

每天早晨九点左右,一两辆金杯车(有时是大客车)都会停到招待所的后门,并在不久后超载着华振英的十几位客户和他们的全部行李,一路奔腾至位于观澜的富士康基础人力招募中心。下车后,每人需付司机10元至20元,并由其领至招募中心对面的星源宿舍群内。在那里的各处空地上,终日聚集着上千名或境况相似、或自行排队应聘、或经学校统一安排来此工作的孩子们。他们分批次地由穿着富士康工衣,横眉冷目,不时对其肆意叱喝的男女“教官”带领着填写表格,并完成一整天的“面试流程”。

短短五个月内,富士康集团在深圳的两处园区已有连续11名员工 – 均为18岁至24岁间的男女 – 坠楼自杀,其中九死两伤。最新的悲剧发生在2010年5月25日清晨,19岁的富士康男员工李海从观澜园区的一座大楼坠落致死。

这一连串的跳楼事件引起了公众、媒体和维权组织的强烈反响,但却未能阻止青年男女们在富士康的各招工点继续排起长长的大队,等待雇主的召唤。据新华社报道,富士康集团共有80万员工,其中42万在“世界工厂”的制造中心深圳。

在一些媒体与维权人士指责富士康为“血汗工厂”的同时,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坤表示,每天高达8000人来此应聘的事实,给出了与这些指责相反的例证。

然而,对那些每日生活远在贫困线下(每日生活支出不足1.25美元),却都已为进厂交付了数百元的底层劳动者来说,等待不过是一种无奈。河南三门峡农民工李东海说,他排队是因为“都已经花了这么多钱了,至少也得等到体检完啊。”

还没有进厂,25岁的李东海就已经做好了三个月后离开的打算。对漂浮于广东各地的新一代制造业一线工人来说,打几个月的短工,做累了再换下家,是他们普遍的生存状态。十六岁或许是都市学生们的花季年华,但对这些劳动者来说,却往往是他们在底层流浪岁月的开始。

富士康PCEBG人力资源部资深副理万红飞早先坦承,企业基层工人的流失率每月高达5%。在规模庞大的富士康,这相当于每个月都有数万名普通工人离职。

进入富士康集团做普工的方法有三:一是经学校安排,二是由员工介绍(推荐其入厂的员工将得到公司奖励的200元介绍费),三是在人才市场排队或交钱。只有经技校或高职统一安排入厂的孩子们才无需缴纳任何费用 – 虽然集团的基础人力招募作业单下方清楚明白地写着“富士康招工不收任何费用,谨防上当受骗”。然而,这些技校和高职学生在每天8000名应聘者中所占的比例不得而知。

富士康外联部的贺小姐早先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交钱进厂的普工人数是如此之多,他们的身体素质又是如此之差,以至于公司在对这些工人一个个检查身体之后发现,“招进来1000人,500人身体本来都有病”。

在观澜,每名应聘者在完成第二代身份证检验和体检后,即视为入职。体检期间,每次均有上千人密密麻麻地被要求排成无数队列。他们需要在一整天的时间里,默然服从富士康“教官”们远严格过兵检的调遣,和反复的叫喊、斥骂和羞辱。而在体检前的漫长等待期间,“教官”们还会没收新人的手机 – 一旦他们被发现在发短信、打电话或上网。

需应聘者们再交50元的体检本身只是过场:在千把人呼啸踊跃的体检大厅里,护士检查每人的两眼视力只需五秒钟左右;而受检者在验血结果出来之前,早就以新员工的身份被分到了不同的宿舍。甚至在入职后,招工人员也不会公布各人的验血结果。

每天深夜,都会有一批新人在宿管办取到钥匙,回到各自的宿舍房间。他们说,从走廊看去,那长得好似全无边际的灰色房间(每间十张床位)压抑之极,仿佛是工厂车间的延伸。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跳楼了。”在来到自己房间所在的楼层后,23岁的广东茂名人林凤翔在沉默良久后,一字一顿地说:“在这里,你连个屌都不是。”

和许多其同龄人一样,自嘲“一只脚已经上了贼船,想再下来就难了”的林凤翔,来此打工是为了偿还家债。他为进厂花了400多元。现在,他被分入了富士康的无线通讯事业群(WLBG)组装摩托罗拉手机。

台湾首富郭台铭麾下的富士康,客户包括苹果、摩托罗拉、诺基亚、惠普、戴尔和索尼-爱立信等诸多国际资本巨鳄。近年来,富士康基层雇员恶劣的工作条件不断见诸报端,而企业与媒体的关系也一向紧张。

2006年6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王佑刊发了富士康工厂普遍存在超时加班问题的报道。随后,富士康以报道不实、侵害其名誉权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查封、冻结了王佑与该报编辑翁宝的全部资产,并向二人提出3000万元的赔偿要求。三个月后,这起震惊全国新闻界的事件以富士康向法院撤诉告终。

由保安全天候把守的富士康各道门关,几乎从来都对外紧闭着。其门外两侧总是挂着威胁将所有未经许可进入厂区的人“送警法办”的红色拒客牌。

而在入职培训期间,新人们会被告知,应“婉言谢绝所有媒体采访,并及时报告上级主管”。

“(你们认为)该说的不要说,不该说的更不要说。我们担当不了多大的责任。(接受采访)对自己没利的。”在“十连跳”后三日的5月24日,富士康讲师杜晓玲如此告诫当日的两批220余名WLBG新员工。

在对外界紧闭的大门背后,多数富士康员工们从入职首日开始,都要努力地逐渐习惯那些令外人惊诧莫名的严规苛则。

在5月22日WLBG入职培训的初始阶段,新员工们就见识了前武警部队战士,富士康“教官”李孟强展示的拳脚功夫。李教官说,这是为了让他们了解到,不要试图挑战自己的权威,除非他们想跟“(富士康)龙华区的保安”都过不去。当日晚些时候,他对众宣布自己由于纵容新人打瞌睡、讲话,受到一位“在老板身边晃悠”的管理人员的责骂。李教官引用这位管理人员的话说,下次再看见有这样的,“可以直接踹他”。

这一天,五名在其劳动合同上填错字的男生被李教官威胁除名(5月24日培训期间,另有三人共此命运),而那些填错表格的人则被要求各交50元领取新的劳动合同表。

李教官称,他已培训了三万余名员工。

“这是人家的地盘。我们就是混口饭吃。打不赢他们的。”广东梅州人李成低声安慰着另一位新人。而在台上,杜晓玲讲师正在要求所有人大声诵读富士康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她提醒说,这将是随后考试的内容。

“爱心”在富士康企业文化、价值观里名列榜首,而“融合”则是其宣扬的工作精神的第一条。

然而分析人士和工人们说,企业发展的关键在于其严格的制度,而非爱心与融合。在这项制度下,员工的私人物品拿进宿舍就带不出来,没有宿管办开的放行单,“拿条裤子你也拿不出去”;而他们如果吃不完饭,出现浪费的,会被强制吃掉剩余部分,如若不吃,一次记小过,两次记大过,三次即被除名。

在富士康仓储物流部门潜伏28天后,南方周末实习记者刘志毅在5月初发文,称流水线上的工人们“就站在机器前,‘罚站’8个小时(一个班8个小时),一直工作”。他说,这样的工作方式,不仅使工人们“几乎被机器劫持”,还夺去了他们相互交流的时间。

四月中,深圳市总工会副主席王同信曾督促富士康建立“人文关怀的管理体制”。

而上周,九位社会学家就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在一封公开信中呼吁“立即终结以牺牲人的基本尊严为代价的发展模式”。

富士康工会副主席陈宏方说,在近期开展心理辅导讲座时,工会发现,绝大部分工人说不全自己宿舍室友的名字。

每次跳楼事件发生后,企业方面都反复强调,富士康集团包揽了所有下属员工的吃住,为他们提供免费的洗衣服务,设有游泳池、阅览室等设施,还在近期开通了心理求助热线,又成立了员工关爱中心。

富士康工人的境遇,是南方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制造工人生存状况的缩影。分析人士认为,富士康出现的连续悲剧反映了新生代农民工中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考虑到CPI的因素,新一代的打工者,在同样的劳动时间内,所获得的薪酬,要远远少于第一代打工者。”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说。

据中华全国总工会集体合同部部长张建国近期表示,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自1983年以来连年持续下降。而在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同时,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工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

青年农民工们多教育程度有限。他们除了买假证,以便进入那些劳动强度最大、工资待遇也相对最丰厚的工厂,直至疲惫不堪地离职休整,等待在别处从头再来以外,几乎毫无出路。而制造业一线工人本身的晋升轨迹也极为有限,升至线长对他们而言已是极高的奢望。

“天天打工,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求过的很有钱,只求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不是这样)……这就是命啊。”打工仔林凤翔说。

“打工打工一场空,没前途的。‘工’字出头了就是‘土’。咱们出头了,就入土了。”26岁的富士康新人陈家辉说。

而许多打工妹则表示,她们的前途要么在线上,要么在街上。

“我根本受不了(在线上的工作)。”在广东的另一个制造业中心东莞,性从业者李文秀谈起她两年前在一家当地灯厂的打工经历时如此表示。这个现在才20岁的湖南常德籍女子当时还未成年,借了身份证进厂,但在一个月后就不堪重负,决意离职。她回忆说:“那从来就没休息。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做到的。”

为保护所涉人员安全,文中全部工人姓名均为化名

通宝推:木头,atene,sweeter,护城河,路人,故园湾里,
帖:2927224 复 2927125
2010-05-28 14:56:04路人
舆论高地

你不去占领,敌人或者他们的帮凶就会去占领.话语权不能拱手送人,如果处处都忌讳,怕激化矛盾,反而画地为牢,作茧自缚.

帖:2927232 复 2927224
2010-05-28 16:02:17
goodgunner
网易是右粪大本营

所有贴子的留言起码有80%在吹捧美国,贬低中国。而且很多人就是那么几个ID

帖:2927287 复 2927115
帖:2927600 复 2927224
2010-05-28 21:35:50
路人
兔子写的真好

烤猪公司里刚毕业,工作5年和10年的大学生工资(包括补贴)大致有多少?

帖:2927791 复 2927600
2010-05-28 22:03:06肥肥烤猪
我不知道,我不负责人力

但是我猜或许不会超过20万,因为见过公司招贤的价码是15-20万。

当然欧洲不算啊,欧洲是欧洲的价码。

帖:2927864 复 2927791
2010-05-28 22:53:02leqian
ZF 对于富士康会采取什么措施吗?

大家骂网易,骂富士康,骂郭台铭,都很对,骂得好。但同时也感受到西西河这个小小论坛的无力,骂过之后也没有任何改变。要想产生实际影响,可能还不如大家都跑到国外网站去写评论,写留言,发视频,呼吁国外媒体和苹果的干涉来得有用。

帖:2927988 复 2927224
2010-05-28 23:25:36小匪盗
没用

可能还不如大家都跑到国外网站去写评论,写留言,发视频,呼吁国外媒体和苹果的干涉来得有用。

老美看看便宜的made in china, 摸了摸良心,决定还是装作没看见的好。

帖:2928043 复 2927988
2010-05-29 00:42:25东方望天
杨元元同学自杀的时候就生活在大学中嘛!大学没有游泳池

网易列举的是不是事实,一查就知道了。

你们一直搞不清人家自杀的原因,是对前途绝望而死,所以见到说富士康有这个有那个就感觉在这种环境下人家就不会自杀,进而否定记者描述的事实。

要按各位的推理,

杨元元不应该自杀,幼儿园杀手也不应该反社会杀人。可是事实已经如此,只能说明各位对世界的认知是有错误的。

只要签一份“自愿加班切结书”,加班时间便不受法律规定每月上限36小时的约束。

志愿签署页应该是违反了法律的,问责劳动监察部门

东方望天:”南方系“和体制派,谁是富士康事件的责任人?

帖:2928121 复 2927115
2010-05-29 02:02:03
鹦鹉
《人民日报》发了深圳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里面版面最下

面的位置。

《新闻联播》,印象里没有提到过。

帖:2928207 复 2927125
帖:2928455 复 2927115
2010-05-29 06:15:37
山青青
是不是血汗工厂从加薪20%的防止措施就知道了

真是欲盖弥彰阿。

帖:2928478 复 2927115
2010-05-29 06:32:54
无事忙
有关部门做好了,还有南方系的出路么?

丐帮的老大是谁?是皇上,人数多少是他说了算的!

帖:2928526 复 292711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