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所经历的国企改革 -- blessing

本楼:阅 427018 复 528 🌺4878 🌵8 最近: 复0 🌺 🌵0
2010-12-23 01:51:59blessing
我所经历的国企改革

在河里一段时间了,第一次发帖。看了忙总张厂长系列,我的身体都在颤抖,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经历过的。我也凑热闹说一下我当年的记忆和看法。

有河友说,

说白了,是不把人当人看。

这点我体会最深,也是最怨恨老朱的国企改革的。先说一下我的背景,我家在中部地区的一个古城,没有什么大型国企,私人企业也不发达,绝大多数人都在中小型国企,历史上是个消费城市。所以跟东北大部分地区一样,经历的那段岁月不堪回首,整个城市迅速的破败,经济地位从地区的轻工业重镇一直到滑落到不如本省经济发达的县级市。

当时我只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少年,每天听着新闻主旋律还觉得家长们的抱怨真是跟不上时代,恨不得赶紧改革跨步进入自由市场经济。与此同时,各种事件开始不断的发生在身边。工厂倒闭了,爸妈没钱了,身边的伙伴的家庭也都开始遭遇困难。然后就是各个工厂门前围堵,副市长在政府门前被围攻,某厂厂长被工人活活打死而不了了之。铁路卧轨,公路堵路事件层出不穷。

在那段时间里,我爸妈在一个厂里工作,一年只能工作4个月,每人每月工资300块,也就是说我家平均每个月只有200元的生活费。这部分生活费要承担家庭的生活以及我的学业。我爸妈骑着三轮车卖过水果,蔬菜,衣服,带鱼;自己生产过豆芽,豆腐;也出去卖过小吃,煎饼。反正是小本经营的任何可以谋生的手段都试过一遍。卖带鱼的时候因为被人偷了一箱我爸妈气的一天都没有吃饭。而我在中学6年里,每一年里好像除了春节就没吃过肉。当时在长身体,因为缺钙,每天夜里小腿都会抽筋,疼的死去活来,现在我的身高也低于我父亲,成为我爸妈的一生遗憾。

跟帖里说了当年的很多改革措施,国企改制,抓大放小,医疗教育改革等等。除了这些,河里讨论不多,当时对我家庭的冲击很大的还来自另外的一个措施---金融体制的整顿。94年之后,全国的金融体系一片混乱,农村信用合作社开始大行其道。它们以高利率回报吸收存款,然后又轻易的放贷。老朱直接把这些小的合作社干掉,整理坏账。因为合作社利率高,所以越是没有钱的下岗职工们,越是拼命的把保命钱往里面送,就为了能多几个利息补贴家用。那年是1999年。我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没有工资,全部存款又一下子不见了,合作社关门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拿回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家生活那么困难了,我爸都不许家里动一分钱的储蓄,因为那是要给我以后上大学用的。

好嘛,这边下岗,那边高学费高医疗费高房价,国企催命一样成批成片逼死,这那是什么顾全大局的暂时牺牲,就是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更要命的是这不是你一个,是连同你的子子孙孙。

就是为了将来不会一下在子子孙孙都下地狱。这下子好了,什么都没有了。亲戚朋友也帮不上忙,这个时候,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中。就算这个时候,作为一个高中生,我还是支持老朱的改革的。在宣传上,未来的现代企业制度下,在市场充分竞争的环境下,效率会更高,人民的生活会更好,而金融体制的混乱对国家自然没有好处。另外,我也明白当时的国企效率不高,混日子的人也不少。

我很幸运,当然自己也够努力,脑袋也不笨。我上大学了,而且正好是国家助学贷款的第二年。学校还可以,所以贷款没有问题。然后大学期间也得过国家奖学金。除了大一,会看着食堂里的土豆炖牛肉发馋,也还算过得去。我当时非常感谢国家奖学金,因为这笔钱把我从贫困线上给拖起来了,让我开始了正常的大学生活,有了尊严,有了自信。所以我对自己说,将来还是要给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的。所以后来有出国机会,我也没有选择出去。但是,当年的大多数下岗职工,活的真是没有尊严。如果存款在被合作社套牢,那就不只是尊严问题,而是生死存亡了。可是,老朱的改革真的没有管他们,他们真的被淘汰了,像包袱一样被抛弃了。

我可以说是这次改革的受害者,可对改革的怨言恰恰是在这轮风暴接近尾声。因为我长大了,我开始跳出宣传,看到了部分真相。大一暑假回家,为了完成学校布置的社会调查工作,我去了一家本地还算不错的纺织厂。不知道这个厂的具体历史,只是知道跟3线建设时候工业的整体布局有关。厂里面很多职工都是江浙地带来的,上海,宁波籍的不少。当时这个厂刚刚改制,因为评估结果是企业为负资产,原来的厂长,好像还是轻工业局的副局长不用花一分钱就成为这个企业的领导人,董事长。具有中国特色的是,这个厂仍然保留党委书记的职位。接待我的正是这位老兄。

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位书记那是游刃有余,从国家政策到未来规划那是一顿乱侃。我当时就问了几个问题,一,在资产评估的时候,听说有很多设备被藏起来了(工人们都知道),导致审核资产为负。有没有国有财产被侵吞的情况?二,公司进行了股份制改革,却要工人们集资买股份,工人作为小股东却没有任何监管财务和运营的权利,这是不是正常?(当时工厂生产非常繁忙,可是从领导层的话语里,工厂永远在亏损,奖金想都不要想,工资都不一定按时发。实际上,这也是当时私人承包工厂管理者最经常的手段)三,我特别感兴趣他这个党委书记,在这个工厂里到底起到什么作用?这位老兄,脸色哗的就严峻起来了,估计是没想到我问的这么尖锐。然后对前两个问题就是矢口否认+擦边球式的解答。我估计也没有可能问出太多东西,就没有进一步说什么,反正从他的反应我也知道答案了。第三个问题,他的回答跟现实的对比很有乐趣,强调党的关键作用和他这个职位在工厂里的重要性。呵呵,其实按照我的观察和了解,他的存在就是个虚职,实际权利没有,主要工作就是缓和工人们的矛盾。工人们也不买他的帐。我在那里的一个小时,没有一个人找他。而且我一个普通学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直接被他接待,可能是党委书记闲的发慌,终于有个人可以听他宣传了。在之后的故事就很老套了,工厂不到一年还是倒闭了。这个工厂最后卖掉了(主要是卖地,进口的好设备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都不能用了,或者消失了),每个工人按工龄大概1.5w-2.5w。

然后常年亏损的工厂厂长私人巨资投资房地产,在原来的厂区盖房子。党委书记的孩子去美国读书了,自费。厂门口挂着条幅:集体财产,神圣不容侵犯。然后就是住别墅的厂领导,和附近吃盐水煮捡菜叶的工人们。他们曾经在一个工厂并肩战斗。工人们可以和厂长打牌开玩笑,有矛盾,有问题可以直接去厂长家讨说法。现在,一个在身居在豪华别墅里,出入有高级轿车。而普通工人只能住在家具仍然是90年代初的房间,在路边风吹露宿讨生活。看到此情此景,感同身受,我只能感慨自己的幼稚,感慨人性的贪婪,感概社会变迁的剧烈而残酷。

之后呢,政府越来越有钱了,当时翘首以盼具有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大央企出现了,国家也似乎更强大了。但是,贫富差距大了,社会阶层分化了。那些下岗职工的伤和痛都被封在基因中,他们不再相信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不再对这个社会有那么一丝的感恩。这基因也被传递到了下一代,因为没有了尊严,他们不用信仰什么,也不会敬畏什么。知道的只有丛林法则,适者生存。甚至不少开始混黑社会。

那批下岗职工现在大部分都退休了,退休金应该不高(因为下岗之后不会长级,而退休金是跟工龄和级别挂钩的)但是也够他们生活了。可是,让人感到凄惨的是,他们的下一代,却大部分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因为没有任何钱支持他们读书。他们现在要么去南方出卖基本劳动力打工,要么就在家混吃爸妈的退休金。他们将永远被封死在自己的阶层,子子孙孙都无法翻身。

对于这次改革,我作为一个普通百姓,自然知道国家的困难,知道当时摇摇欲坠的政府,老朱挽狂澜于即倒的手腕和决心。所以,我不会在政策层面对他进行批评。我只是说,为什么把这么多国家,集体财产拱手让给那些厂领导们,而对如此多的劳苦大众如此冷漠。如果稍微温和一点,至少把国有时代的蛋糕切开,少分给现在的那些资本家们,让下岗工人不至于朝不保夕,不就少了很多人间悲剧么?现在的社会至少会少一些矛盾,多一些宽容吧。从这一点上,我极度恨朱。

另外,有些河友也提到,工人抱怨,怎么不看看农民啊?我想说的是,当时的农民确实非常辛苦,我2001年看到《中国农民调查》的时候,也非常震惊。不夸张的说,很多地区的农民比下岗工人更惨。后来在火车上,曾经见到一个当时在农村做村长,因为不忍心继续当土匪而辞职南下的哥们。据他所说,村长干的那简直是“打,砸,抢”,无恶不作。跟强盗没有区别。但是,我更想说的是,不能因为工业长时间对农业的剪刀差,就夸大工人和农民的矛盾,好像为了提高农民生活,必须要从工人身上克扣一样。工人几十年的工作也一只是低工资水平,享受到的福利比农民强得多,但也有限。近十年的改革,就是权贵阶层对底层人民的一次盘剥,无论工人还是农民,都是一体的。经此改革,权贵阶层建立起来了门槛,并且不断的固化社会阶层,资本权力都进一步集中。诚然,最后的结果是,相对的市场经济出现了,私人资本也有了,农民多少也多少收益了。改革没问题,但是以残酷的牺牲普通人民为代价,造就了无数百万,千万富翁。然后略施小恩小惠给农民,这样的改革方向不论,具体措施不该收到批评么?

关键词(Tags): #国企改革通宝推:Trilob,shyukyo,任爱杰,流云天下,竹杖芒鞋,知其何休,龙眼就是维梁,高地,presario2200,敲门,迷途笨狼,桥上,半江瑟瑟半江红,尽量不冒泡,发了胖的罗密欧,大熊甲,山药糕,我爱老婆,坚持的阿甘,找北,ssun1cn,Javacai,兰州人,卢比扬卡,无澍,大眼,myDday,无术,价值为零,兰之子,天湖,唵啊吽,小章,hattie,路过幸福,一沙一世界,懒龙,ddt6060,dahuahua,shenjq,北极星光,威武,bigwolf,煮酒正熟,kelly,奥森,渡泸,天空河流,五香花生,彬格莱,注册之后,关中农民,一苇而立,铸剑,beyourself,冰雪迎梅,搁浅的船,金色阳光,林夕sx,润树,蚂蚁不爱搬家,回旋镖,fighterbruno,方恨少,逍遥蜀客,谢家堂前,小乌龙,好说好说,franky9,隔路山贼,苏鲁锭长枪,面壁,照山白,江湖夜雨,紫色月亮,田雨,huky,坚持到底,朴石,GWA,苦药汤子在美国,辽东半岛号,扑满猪,每周虎,瓷航惊涛,鹰蓝,季侯,sirsun,lionloin,千岭,九天揽月,zhyfa,sukan,wqnsihs,
主题:3216692
2010-12-23 02:10:14wqnsihs
我对90年代中期国企改革的后遗症的实证看法(不涉及

好坏评价等价值判断)是在中国重新建立了真正的阶级制度,使不同阶级的人们拥有了不同的预期命运,除非天纵英才,否则单凭个人之力是无法跨越阶级鸿沟的。

现在有的孩子,一生下来注定未来就是人上人,有的人一生下来,除非发生奇迹,注定就是被管理,被统治,被压榨的人。

这是中国未来真正的大问题。因为中国与印度的文化传统不同,中国文化不认同等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深入人心。就像我在企业碰到过对我怒吼的员工:凭什么我喝粥他吃肉?

这是动乱的社会基础。

这个改革的长远代价需要我们下一代,甚至若干代来慢慢体会,偿还。

通宝推:迷途笨狼,长少年,lionloin,
帖:3216708 复 3216692
帖:3216750 复 3216708
2010-12-23 03:21:08老驴
确实很苦

但是只要这些豺狼和寄生虫在,最后必然是悲剧的结果。

所以讨论老朱的改革如何失败、如何血腥都是无用的,某些程度上来说还掩盖了最黑暗的,就是那些豺狼和蛆虫是怎么爬上领导性的位置的?如果搞不清楚,不能避免,那么今后还会有一样的血淋淋的故事继续上演的。

个人的认识,TG始终没有建立有效的淘汰机制,革命战争年代,敌人就是最好的淘汰机制,但是和平建设时期,就没有办法了。不论是文革前的革命官僚,还是文革期间的造反派官僚,或者到了文革后一统天下的技术官僚,最后都是逆向淘汰,劣币驱逐良币。

西方依靠定期的票选,但是现实来看也是麻烦多多。

帖:3216765 复 3216692
2010-12-23 03:30:17青石崖下
同意忙总对未来的看法,但有点保留

同意忙总的看法,相随的医疗改革和教育产业化更加促成了不透明等级的形成。我是2001年进入大学的,小学同学中一百个人不到十个上了大学。不少很优秀的初中同学的因为可预期的大学学费负担而选择了中师中专。

但要说阶级是90年代因为国企改革而真正形成,我还是保留一点看法。1978年前,很多人因为家庭原因就被剥夺了一切上升的渠道,成为暗无天日、前路漫漫的黑五类,难道这不是阶级制度?你越是天纵英才,越容易失去一切。还有,那时农村和城市的巨大鸿沟困住了多少贫穷的人?难道那时的很贫穷的城市工人阶级和更加穷得叮当响的农村人阶级,不是最大的有差别的阶级吗?当然,在各自的内部,平等性比现在强得太多。

帖:3216770 复 3216708
2010-12-23 04:31:24手表不准
以前也想过这个问题,关键还是人口。

tg内部等级制度的建立是很早的,可以追溯到延安时。待遇和级别挂钩,包括安排伙食供应牛奶之类,甚至找老婆也优先。

但是,以上都不是大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人口。

假如一个国家的产业,比如垄断国企,可以安置三四千万人,让他们生活无忧乃至小康,计入这些人的直系家属,受益人也就是1亿多。

这1亿多人,放美国,就是总人口的1/3,想必贫富分化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但是在中国,这只是总人口的1/14,这才是无解。

帖:3216814 复 3216708
2010-12-23 04:48:43mopfish
我对90年代国企改革的印象就是:兵败如山倒

整个就是士气大溃散。从上到下,出现大面积的人心溃散。有权的,上下其手,搞私有化,奠定了现在资产阶级的基础。

帖:3216836 复 3216692
2010-12-23 05:05:05
Endless
这不是动乱的社会基础,是进步发展的社会基础

帖:3216850 复 3216708
2010-12-23 05:23:20财迷心窍
听某个海外华人讲的

属于可以约大使出来打球的级别。

在对现状的判断上问题上他和忙总的观点是很接近的

为何中国现在社会问题这样多,本质上就是对于阶级的不认同。中国人是全世界对于阶级是最不认同的,可疑对比一下欧洲的情况。

而最近若干年,中国也是阶级上升最快的年代,这点也可以同样的和欧洲做一个对比。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和社会的稳定,阶级的上升会越来越困难。

但对于不认同的原因,他认为

这种不认同是老毛文革的最重要的遗产,文革的核心动力就是从思想上消灭阶级。

对于未来

等到再过若干年中国人能够像欧洲人那样可以认同阶级了,中国的社会也就不会这样动荡了。

帖:3216865 复 3216708
2010-12-23 05:30:13
seesee0
............................

.......................

帖:3216876 复 3216865
2010-12-23 05:33:00东晓山
你以为美国能安排这么多受益人吗?

假如一个国家的产业,比如垄断国企,可以安置三四千万人,让他们生活无忧乃至小康,计入这些人的直系家属,受益人也就是1亿多。

这1亿多人,放美国,就是总人口的1/3,想必贫富分化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正是因为有13亿人的大需求和市场,所以才有垄断国企,可以安置三四千万人.美国3亿人,能安置三四千万人到垄断国企吗?顶多1千万.

总人口下来了,垄断国企的受益人口也就下来了!

否则,你怎么不说,如果是俄罗斯,人口1亿四千万,

俄罗斯的垄断国企,可以安置三四千万人,让他们生活无忧乃至小康,计入这些人的直系家属,受益人也就是1亿多。这1亿多人,放俄罗斯,就是总人口的75%,想必肯定是全民富裕了。

帖:3216880 复 3216814
2010-12-23 05:35:46
孤山
这个改革的长远代价需要我们下一代,甚至若干代来慢慢体会,

个人感觉还债的日子不远了,ZF的控制力直线下降.

帖:3216886 复 3216708
2010-12-23 05:49:24
wqnsihs
他这是统治阶级的想法:让大家甘心做顺民

帖:3216908 复 3216865
2010-12-23 05:54:47wqnsihs
我自己就是例子,一个政治上受歧视的家庭,还能上最好

的大学,也能进当年最好的单位,也有自由选择上升道路的权力,难道还不够公平吗。我没有任何背景,也从未找过任何人,也从不行贿。

现在这种事情还会发生吗?

帖:3216921 复 3216770
2010-12-23 05:59:03
桥上
一针见血

不过您所接触的统治阶级里边有多少人也有这种统治阶级的想法?

帖:3216928 复 321690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