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永生之泪(上) -- 草木本经 -- 芷蘅

本楼:阅 4886 复 7 🌺48 🌵0 最近: 复0 🌺 🌵0
2011-10-24 21:15:59芷蘅
【原创】永生之泪(上) -- 草木本经

夜色正浓,清风徐徐,小萤在黑夜中舞蹈,她的舞姿轻扬曼妙,她的身影闪着幽幽的光芒,清冷而迷人。一曲舞毕,她停在我的面前,笑盈盈地问我:“我跳的好不好?”“好!”我回答,象往常一样。“哈哈。”小萤开心地笑着,在我面前旋转了一圈,朝我挥了挥手:“干活去了。”她渐渐远去,带着她的光芒。

小萤是这神界的一个小仙,她没有什么神奇的仙术,只有与生俱来的光芒,在黑夜里照出一方明亮。我初见她时,她只是趴在草上的一个小小的萤火虫,在黑夜了扑闪着羽翼,跳着舞,为过往的生灵照亮道路。千年过去了,她修炼成仙,有了窈窕的身姿,甜甜的笑容,舞姿也越来越让人沉醉。她依然是夜晚的精灵,为赶路的行人指引方向,为夜读的书生照亮书本,为幽怨的小姐点亮心愿。所以,我也一直有美好的心愿,希望小姐能早日找到如意郎君,书生能早日金榜题名,能多一些驿站,行人能早点投宿。或者,夜可以长一些,小萤忙完了,还能回来再为我跳一支舞;或者,夜可以短一些,小萤不用那么劳累。

这一夜,小萤回来得早一些,她没有再跳舞,只是偎在我身边,看着远方的星空,很久没有出声。

“瑶姬真美。”她突然叹着气说。

瑶姬当然美,她是炎帝的女儿,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是这一切都比不上小萤的盈盈一笑。

“为什么爱她的人,要在夜里与她相会?”小萤继续叹息道,突然很向往地说:“我再修炼一千年,会不会和瑶姬一样美?”

“不会。”我回答。

“一万年呢?”小萤有些不满,盯着我,皱了皱鼻子。

“不会。” 我还是那样回答。

小萤有些气了,瞪着眼睛看着我。

“瑶姬不会发光。”我告诉小萤。

“你这个家伙!”小萤斜了我一眼,笑着消了气。

“可是,如果我和瑶姬一样美,就会有人为我吟诗作赋了”小萤还是有些失望。

我不会吟诗作赋,我只能给她一片安静的天空,静静地看着她,在安静的夜空中起舞,光芒四溢。

她问我:“怎么这么久了,没见你长高?”

“我是长得慢,因为我活得长,我要活几千年。”

“几千年?”她有些兴奋:“有八千年吗?八千年之后,你是不是也会结出果子,象隔壁的蟠桃,八千年的果子,很美味的。”

“或许会吧。”我没有让她失望。

“能不能让我也尝尝?”小萤的眼里闪着光。

“好的,第一个就给你。”这算是诺言吗?

“好啊,如果我能吃到美味的果子,我就跳一天一夜的舞给你看。”小萤郑重的向我保证,脸上也闪出了光芒。

于是我们一起许下诺言,一起安静地看着天际,想象着未来,八千年后,我是否会结出美味的果子?八千年后,小萤是否还能象现在这样跳舞?朝霞灿烂中,太阳正缓缓地升起。

又是一个清朗的夜晚,月光如水,明亮而皎洁,小萤可以休息一下了。偏偏喜鹊来了,匆匆地唤着小萤:

“快点吧,快点吧,要来不及了。”

“什么事,这么急?”我奇怪地问。

“今日七夕,牛郎织女要相会,我们要去搭桥,让小萤去给我们照照亮。”喜鹊叽叽喳喳地说道。

“多美的时刻呀,我一定要去看看”小萤憧憬地说着,匆匆忙忙地走了。

时光真得这么快?织女下凡仿佛是昨日的事,今夕他们又能相逢了。小萤真是个小女人,总是关心那些情呀,爱呀的事。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永生之泪通宝推:一介书生,笑熬浆糊未糊,
主题:3593561
2011-10-24 21:18:40芷蘅
【原创】永生之泪(下) -- 草木本经

日夜交替,春秋流转,时光静静地流走,我虽然需要阳光,却还是喜欢夜晚,夜晚总是那么美好,有闪烁的星,清凉的风,还有笑语盈盈的小萤。

这一晚,她有些焦急地问我:“瑶姬病了,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办?”

“把我的针叶摘下来,煎水给她喝吧。”

“能管用吗?”小萤有些将信将疑,还是摘了我的针叶,煎好了水送去。

“管用吗?”小萤回来了,看着她疲惫的脸,我有些心疼地问她。

“是好了一些,但她还是不开心。”小萤也不开心,她没再说什么,偎在我的身上,睡了过去。

之后的几夜,她夜夜去看瑶姬,突然有一天,她没有再回来。三千年的时间里,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我有些焦急,拦住过往的喜鹊,问她:“小萤怎么了?怎么天这么亮了,还没有回来?”

喜鹊这次没有带来喜讯。她有些艰难地开口:“我也是刚知道的,瑶姬亡了,见了她不该见的人,小萤给那人带的路,所以要受惩罚。”

“是什么惩罚?”我紧张地问。

“我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喜鹊飞走了,留下的是不祥。

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待。我在风中伸长了枝条,想要看到更远,远方却没有一丝光芒;我打开了所有的感官,想从过往生灵中得到小萤的消息,却一无所获。我只能等待。

终于,七天之后,我在如墨的夜色中看到了那微弱的光晕,由远而近,她回来了。我扬动枝条,发出热烈的声音,欢迎她回来。光晕渐渐近了,没错,正是小萤,她的身姿,她的光芒,还有她盈盈的笑容。

她走过来,轻轻在依在我身上,闭上眼睛休息。我端详了她很久,看她还好,没有受罚的样子,于是忍不住问她:

“听说你受了惩罚。”

“还没有,只是在等待判罚。”她睁开了眼睛,看着天际,淡淡地说。

“判罚是什么?”我忍着加剧的心跳,问她

“明日午时,阳光最炽烈的时候,我将化去。”

“化去?什么是化去?”我呆住了,喃喃地问。

“你该知道的。化去,就是什么都没有了,魂飞魄散。”她说的很平静,我也很安静,我想我全身上下,我的每一个枝梢,都已经凝固。

“你在做什么?”小萤觉察出不对,问我。

“我在流泪。”

“流泪?我怎么看不到?”她笑着问我,并伸手摸了摸我的躯干。

“你是看不到。因为泪都流进了心里。” 我回答她。

过了一会儿,我安慰她:“你不用怕。天亮后,你躲在我身上,阳光不会晒到你的身上。”

“傻瓜。”小萤笑着拍拍我:“是时间到了,不是因为阳光。”

沉默,我们一起沉默。周围也是一样的安静,没有了风声,没有了虫鸣,只有小萤淡淡的呼吸,她依偎在我身旁,我们一起看着远方的天际,就象那个夜晚,我们在一起畅想着八千年后。我一直希望夜再长一些,但从没有象今天这样,希望夜能象时间一样长。

远方的天空慢慢地泛红,朝霞漫天,蓦然间,光芒万丈,太阳升了起来。小萤揉了揉眼睛,舒展了一下四肢,问我:

“松,你会记得我吗?”

“我会保护你的。”我郑重地告诉她。

她笑了笑,说:“我再给你跳支舞吧。”

她舞动了起来,用她全部的身心。她曼妙的身姿,舞尽她全部的爱,舞尽前生,舞尽今世,舞尽千年后的岁月,即使在灿烂的阳光下,我也能看到她与生俱来的光芒,清冷而迷人。阳光已经炽热逼人,小萤慢慢显出了原形,她终于在我面前停下舞步,笑盈盈地问我:“我跳的好不好?”那一刻,我的泪倏然涌出。

万年后,我把小萤藏在我的脚下,盖着厚厚的松叶;

十万年后,我的身躯化为碳层,和小萤一起藏在深深的海底;

百万年后, 有人找到了小萤,阳光下,她盈盈地笑着,栩栩如生,包裹她的,是我的泪,晶莹剔透。

琥珀 --- 永生之泪。

-------------------------------------------------------------------------------------

松 – 四季常表,寿享千年。多为高大乔木。叶形大都细长似针,针叶细长成束,树冠篷松不紧凑。岁寒三友之一。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 荀子《大略》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 南朝乐府民歌《冬歌》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 永生之泪
帖:3593563 复 3593561
2011-10-24 21:45:16芷蘅
后记

前几日看到丁坎先生的文章被顶起,想起自己初看丁坎先生《庖丁解字》系列丁坎:庖丁解字之 头生子的遭遇时的惊艳,以及有所触动而写下的文字,当时不是很满意,一直留在电脑里。今天看看,也修改不出什么,还是贴出来吧。

在我的文章中,松以泪为琥珀,锁住他的爱恋,留他的爱人于千万年之后;在丁坎先生的文章中,我们的先人以文字为琥珀,锁住他们的智慧,留传给千万年后的我们。我们用文字来歌颂赞美,也用它来攻讦谩骂,它也确实如琥珀,留住了那些言语不能留下的记录,有言语无法比拟有力量。

在河里翻看河泥,看曾经的河友留下的文字,或充满智慧的思想,或鲜活生动的故事,让我的感慨一层层地加深。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帖:3593575 复 3593561
帖:3593954 复 3593561
2011-10-25 10:40:11一的W一
好看!

没太过频繁啊,咋滴就被拒涅?

送花/送囧 太过频繁,至少得看一下帖再操作。10秒后再来!!

另捉个小笔误:巧笑情兮应为巧笑倩兮吧,呵呵

帖:3594204 复 3593561
2011-10-25 19:58:36
芷蘅
改过了,谢谢!

帖:3594499 复 3594204
2011-10-25 20:32:14芷蘅
这我还真不知道,

以前读的书很杂,现在都不记得读过谁的什么书了,大概在写东西的时候会有些模仿吧。我这几篇的写法都差不多,自己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帖:3594525 复 3593954
2011-11-01 12:57:35
Taotaoba
我的眼泪也下来了。

帖:3600163 复 359356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