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88 阅 1047249

/ 80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精彩,可以纳入教材了 4 五藤高庆 字267 2019-02-08 19:04:46
O 呵呵,您是行家! 4 wlr 字430 2019-02-09 04:18:17
O 时间长了,我也没找到在哪一章。 2 wlr 字438 2019-02-09 04:32:13
O 在非洲一百五十六 15 wlr 字17094 2019-02-09 08:24:21
2019-02-08 19:04:46
4390287 复 4016862
五藤高庆
五藤高庆`57813`http://images3.wikia.nocookie.net/__cb20110716020417/warhammer40k/images/5/5a/Star_of_Chaos.jpg`70`7102`13354`127761`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0-06-20 18:46:28`0
精彩,可以纳入教材了 4

这个战斗方案很有苏军在阿富汗反伏击战术的影子。苏军反伏击首重拐角,过拐角必须提高警惕。遇见可疑的就展开往山上爬,然后向下猛打。所以苏军非常重视直升机的运兵能力,就是为了方便上山。


  • 本帖 1 回复
2019-02-08 19:04:46
2019-02-09 04:18:17
4390320 复 4390287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5`4563`3672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0
呵呵,您是行家! 4

谢谢夸奖!

当时只因一个提醒(巡逻时要走在暗处。)和托德进一步加深了友谊,后面就发生了许多许多事,回想起来真是感慨!

父母都是海军,对陆军的事知道得不多。主要是通过父亲带过的一个学员队了解的(这些人都是中越边境参加过实战后挑选出来深造,准备留在部队做基层军官的。)

谢谢您的关注和鼓励!

谷石


2019-02-09 04:18:17
2019-02-09 04:32:13
4390321 复 4390279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5`4563`3672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0
时间长了,我也没找到在哪一章。 2

大体情况是这样:张明远抓到几个中国工人在酒吧搂着当地的妓女。回来后进行道德教育,结果几个人不服。他越说越激动,突然跪在地上请几个工人改正自己的错误。

这事后来怎么了结的还没写到,我也没拿定主意写不写。

能力有限,可能没写清楚。

您读文章真仔细!谢谢指正!

谢谢您的鼓励,努力写出好文章!

谢谢!

谷石


2019-02-09 04:32:13
2019-02-09 08:24:21
4390335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5`4563`3672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0
在非洲一百五十六 15

午饭以后,我们准备告辞离开。亨特送到车前,看着我犹豫片刻说:“谢夫,我有时间再劝劝萨利,他可能一时没有准备好,到时我让他再给您打电话。”

“不用不用,”我赶紧摆摆手,心里却有些生气,“嗯……这是他的私事,我只是有这个愿望,希望他和雷蒙……嗨!不说了。谢谢您今天的招待!有时间去我那里住些日子,一定不要忘记。”

“是,谢夫!”亨特自然地挺直腰身,“一定去。我派人护送您到大路上。”

“哦,好,谢谢你,再见!”我知道这是亨特怕路上再遇上劫道的,所以也没和他客气。

一路无事,驶上铺装路面以前,两辆护送的小卡车停在路边,我们下车向两位带队军官道别,同时给他们两盒风油精让分给所有护送的士兵,然后崔茜跳进驾驶室,“你累了,回程换我来开。”

“好!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我笑着坐到她旁边,降下车窗再次向路边的军官挥手道别。

“谢谢!”崔茜调整好后视镜和座椅,左右看看,一脚油门,车头随即扬起,噶地一声蹿到大路上。

我就势往后靠到椅背上,看着她连续顺过几个弯道然后才开口说话,“白人开车启步都是这样拉胎,不知道一年要磨坏多少轮胎。”

“是的是的,姐姐也这样说,习惯这样,不容易改。”小丫头盯着路面回答,“那个萨利,很讨厌,我们是希望他……好,结果他还不答应。”

“是啊是啊!”我点点头,“不过没什么,哪能所有美好的愿望都能够实现,没什么。”

“你不生气?”崔茜扭头闪我一眼。

“生气,还很遗憾,然后就过去了。还有很多美好的事要做,没时间总是为这点小事生气。”

“对啊对啊,马上集装箱又要到了,你带人去码头办手续吧,我忙不过来。我们要好好地准备过年。”崔茜点头。

回到湖边刚坐下,崔茜的手机就响起,杰夫打算明天要来访。我喝着茶,听崔茜答应了他,没说什么,端起茶杯向崔茜示意一下回自己的办公室。

最近税务方面的计算越来越复杂,我自告奋勇给财务人员用DBase编个小程序,结果牛吹起来了,到动手时才发现自大的危害。这里面的计算过程很复杂,加上我又不懂财务,看着都是简单的加减乘除,到最后却搅成一团乱麻。今天因为要去见亨特,所以安排的事情较少,正好趁有时间赶紧和财务人员再慢慢地校正一些计算步骤。

趴在桌上和财务部的人在乱麻里折腾近两个小时,我皱着眉头吐口气,向后一倒靠在椅背上,抬抬手告诉他们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先回去,等我仔细想想再讨论。

其他人陆续退出,我端起杯子喝口水,发现茶已凉了,刚要起身去热,静娥已经端着小半壶热咖啡进来。

“哦,谢谢你!真及时。”我笑着对她说。

“不客气,先生。夫人吩咐过,象这样的情况不能让您喝凉的,对……肚子不好。”

“哦,谢谢!”我点点头,“你以后多指挥,事情让别人做就行,不然你肯定忙不过来。”

“是,先生,我正在慢慢尝试,要找到合适的人,这个有点难。”

“慢慢来,这是……这要求一定的领导能力。慢慢来,别着急。”我低头看看桌上杂乱的纸张,“这里没事了,你去忙吧。”

静娥走后我趴回桌子上,抹抹脸拿出一张白纸,把没弄明白的问题逐条写在上面。

崔茜没敲门,轻轻地走到身旁,我抬头看看她也没说话,顺着思路继续写完问题要点。

“累了,去我们的工地看看好吗?”

“嗯,整理一下,马上走。”

“我来。”崔茜伸手把桌上散乱的纸一张张收拢,仔细地把几张翘起的纸角压平,在桌面上磕齐后收入文件夹,用笔在标签上写明内容,又在角落用小字标出第一次入夹的日期。

“你们西方人这一点很好,所有的文件或公函,全部平整没有折痕。”我看着她的动作夸赞。

“谢谢!好了,走吧。我们走过去,带着小强。”她拿出狗链子。

“好!”我揽住她的腰,“不过出了院门以后就不能搂着你了,你也不要拉着我的胳膊。”

“知道。”崔茜抬头看我一眼。

拐出院门走上大路,我把崔茜让到靠路边的一侧,两人又默默地往前几十米后,她终于开口说话,“亲爱的,刚才我不高兴,不过不是对你,知道你也不想这样,为什么我们不能正常地表达爱,在别人面前?”

“是我的错。”我抱歉地笑笑,“我是……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嗯……最后麻烦的还是我们。”

“哦,”她看着走在脚前面的小强点点头,没再说话。

“亲爱的,我也有一个问题,”我停下,等她转头看着我的眼睛时才继续,“你说为什么亨特那里军官和士兵有不同的餐厅,更好的居住条件,俱乐部……还有浴室?”

“不知道,”崔茜眨眨眼,“不都是这样吗?”

“不是。中国的军队就不是这样,没有军官餐厅,俱乐部等,中国军队讲究官兵平等,大家一起,好象舰上也没有单独的军官餐厅。”

“我不了解,”崔茜眨眨眼睛,“大概军官和士兵地位不同吧?”

“奇怪,这样的不平等为什么士兵不造反?”我晃晃头,也想不明白,“难道是习惯了?”

有段时间没来,庄园工地样子变化很大,基础和地下室完成以后,主体建筑已经明显长高,周围稍矮的楼有的已经作出坡面封顶。我站在围墙外像豁口一样简易的大门处往里看,也不由的得意起来。

临时宿舍搭在进门不远,以后准备建停车场的位置,有人已开始在厨房准备做晚饭。小强突然拉着带子使劲往前扯了几步,一只巴掌大的黑灰色小胖狗从厨房门槛里艰难地翻出来,晃着小小而短粗的尾巴迎接我们。小强兴奋地摇着尾巴拖着崔茜冲过去,一鼻子把小狗撞得坐在地上。

“啊呦!小强,慢一点慢一点!”小丫头急得绕过来用力推开小强的脖子,蹲下查看,然后轻轻地把小狗捧起来。

“刚……刚从小工家里买来的……一……菜狗。”周红兵两手面粉从厨房出来,有些结巴。

“菜狗是什么?”崔茜不明白。

“……也是一种狗。”我赶紧解释,“菜狗也是狗。”

“对对,也是狗。”周红兵搓着手点头,“崔茜小姐,屋里坐屋里坐,还没吃吧?晚上在这吃饭。”

“没有,”崔茜回答,然后转脸看着我,“可以吗?”

“啊……崔……崔茜小姐的意思是,晚饭你们够吃吗?”我赶紧笨拙地打圆场。

“够够!”周红兵一脸笑容,“每次我都多蒸一些,就是怕不够。”

“晚上吃什么?”崔茜好奇地往黑暗的厨房里探看。

“包子,肉馅包子,刚蒸上,还得等一会。”周红兵进一步解释。

“好……啊。”崔茜看着我,大概在理解我刚才讲话的意思,“那晚上我们就在这里吃。”

“好好,欢迎!”周红兵赶紧点头,“孙强,看着表,三十分钟后关火。我陪崔茜小姐和李主任到工地看看。”

从施工现场转一圈回来,第一锅包子也快好了。所有的中国工人都已下班,聚在宿舍里不出来,瞪大好奇的眼睛看着站在空场上的崔茜,就像偏僻山村里偶尔看见城里人的孩子们。

“前天刚到的,没……见过……世面”周红兵有点尴尬,两手握在一起笑着。

“哦,没关系。”崔茜笑笑,然后转身对宿舍里的人挥挥手,“你们好!”

“都出来,这是业主崔茜小姐还有李主任,出来打个招呼。”周红兵命令道。

宿舍里的人一阵忙乱,慢慢走出来。周红兵挨个介绍,报出每个人的工种和姓名,然后招呼我们进厨房坐下。

厨房里热得让人无法呼吸,孙强一身短裤背心,满头大汗地在灶前忙着。我拉开纱窗,把窗户推开到最大,然后让崔茜坐在旁边,自己转到另一边。

“没办法,地方小。只能把做饭和吃饭的地方搁一起,平时炒菜还好,蒸包子就不行了。”周红兵给我们递来两瓶冰镇雪碧。

“该有个电扇。”我看看孙强,“为什么不用电炉?”

“炒菜或烧水用,蒸包子不行,架笼屉得大些的锅,所以还得用柴火灶。”周红兵洗洗手,用筷子夹出几个包子送过来,“崔茜小姐,不知道你要来,只有包子,您尝尝。”

“好的,谢谢!”崔茜伸手就拿起一个,很快被烫得换手。

“用这个。”我递过一双筷子去。

“不用不用,包子用不好,容易掉。”

“没准备刀叉,您就用手吧,再给您一个碗。”周红兵把盛着佐料的碗放在桌上,立刻回身又拿来一个。

“嗯,好吃!”小丫头刚咬两口就大加赞赏,“比姐姐……以前的好吃,您用的什么东西?这里面。”

“啊?”周红兵有些意外,高兴得涨紫了脸,“呵呵!没有啊,就是葱姜……还有肉,酱油……盐……”

“你这里面有肥肉。”我抬眼肯定地望着他。

“是,有肥肉……崔茜小姐不吃肥肉?”周红兵问。

“不是不是,我可以吃。很好,谢谢您!”崔茜赶紧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其他人。”周红兵笑着退出去。

满天的晚霞烧得最灿烂的时候,我和崔茜离开工地往回走。小丫头心满意足,慢悠悠地晃着步子,还打了个饱嗝。

“哈,真好吃!我很饱。”她扭头笑着看看我。

“嗯,听见了。”我笑着。

“哈哈,对不起,我实在没忍住。”

“没关系,亲人之间没什么。”我回头看看,感觉离工地已经足够远了,把她的手拽过来放进臂弯,崔茜顺势就靠在我身上。

“走过那颗大树,我要你背我。”

“好啊,”我抬头看看前面稍远的树,“背着你会不会……会不会压着肚子,你吃得很饱。”

“不会,我忍着,就是想让你背。”

“没问题。”

“哎,你说,为什么有肥肉的包子好吃?”小丫头晃晃我。

“你不说我还忘了。以后吃包子和饺子要加些肥肉。姐姐为我们健康,稍大一点的肥肉都去掉,有时候就直接用纯瘦肉,那样真的不香,还很柴……哦,很硬。”

“姐姐也是为我们的健康。”小丫头抬头看看前面的树。

“我知道我知道。”我赶紧点头,“有时候好心也会办坏事,我没有责怪的意思。”

“嗯,我明白。快点走!”她用手推我。

“没多远了,上来吧。”我停住,把手伸向背后。

“说话算数,快点快点,别停下。”

我紧走几步赶到树下,停住回头笑看着崔茜。

“哎呀,再低一点!”崔茜压我的肩头。

“哈哈,今天包子吃多了,太重,爬不上来了。”我打趣她。

小丫头爬上来,我兜住她往上送送,“压没压……可以吗?”

“嗯嗯,好。”

“我跟你说,有时候那个……有句话叫物极必反,有时候瘦肉放多了,可能是健康,但反而不好吃了。”

“嗯,对。”

“我在想,我们听到的许多道理,有时候真的不能随便相信,得试一试,或者仔细想想……纳粹的葛培尔说:‘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真的要小心,别被重复很多次,很多人都这么说的……或者说得很自信或逻辑上很严密或者很有欺骗性的道理骗了。”

“嗯……”

“我上中学时学过一些哲学,现在还记得一些,主要是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那时看见书上说马克思受黑格尔的影响,我就想黑格尔说的是什么?书上没仔细说,只说黑格尔有很多不对,马克思在他的基础上改正错误,进一步发展……你怎么了,不舒服?”崔茜头伏在我肩上好一会没有声音。

“没有,”她双臂交叉合在我胸前,把脸贴到我脖子上,“很舒服,你继续,我喜欢听。”

“哦……”我估计她是吃饱了有点困倦,放慢脚步没再开口。

“说啊,我要听。”崔茜声音小小地催促我,“要是不累,走慢点……”

“哦,好。那天我在图书馆翻书,想到以前学过……真理再往前一步就是谬误,说是人可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记不住了。我就想,真理再往前一步,为什么不能再往前一步,哲学又不是真的走路,再往前一步难道会掉沟里吗?往前一步,发现错了,退回来就是,有那么严重吗?把这话写到书里是什么意思?告诉马克思主义是真理,然后你就别再往前了,否则就错了。任何理论都应该继续发展吧,不让继续往下想,是不是怕学生发现什么?呵呵,我可能有点多疑吧,编书的人也许没这么想,人家原本可能是好意,也不排除好心会办坏事。”

后面有车辆驶来,崔茜没动,我扭身看见基德在方向盘后面,咧着嘴对我傻傻地笑笑,然后滑过去拐进大门。

第二天杰夫如约而至,打完招呼在会议室坐定,他就翻开文件夹讲起来。我坐在稍偏的角落里,一边想着李同力说的水泥进口的事该找谁,一边奇怪历史老师为什么要进行社会调查。

杰夫这个调查是关于交通状况的,问题大概十几个,下面列出备选答案,也可以自己另写,一人一份。我觉得新奇,仔细地读着题目认真作答,完成以后把纸递给杰夫的学生助手,刚想找个借口离开,崔茜却同杰夫聊起来,我只好稳住身体。

果然不出所料,崔茜问到杰夫教历史,为什么却要进行这个调查。我心里一乐,靠在椅背上静听两人的对话。

原来杰夫是大学老师们组织的社会研究团体的发起人之一,计划对各个社会层面的人和生活的各个方面情况进行取样调查并加以研究,交通情况是开展的第三个调查,我和崔茜是在这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外国人,也在采样的范围中。

“杰夫先生,”听他讲完,我突然也想说几句,“您这个调查很好,但我觉得没有突出您的国家的进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多的人买车,给普通百姓的出行带来巨大的便利,您这个调查的问题里没有体现出来,只问现在的出行情况,却不问和以前对比的改善,不利于被调查的人意识到交通的巨大进步。”

“李先生,您这样说不对。”杰夫立刻回答,“这种调查是为了收集真实的情况,不能有任何倾向性提示。”

“哦……呵呵……是这样啊。”我被他当场否定,心里不快,决定不再说话。

“我们最后会编制报告,如果您有兴趣,可以给您一份。”杰夫眨眨眼,似乎是感觉前面语气不妥,赶紧转移话题,“拉莫先生也会有一份,而且,在形成最后的报告之前,有几个的讨论会,完全开放的,您也可以参加。”

“好啊,谢谢!”崔茜抢先回答,随后起身说抱歉,走到门口示意拿着文件的财务主管到隔壁房间稍等。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苏静娥面对杰夫和他的学生,有些让人不舒服,好在崔茜很快就回来了,杰夫也顺势告辞,我才放松下来,但心里仍有些懊恼。讲也讲过,打也打过,他也道过谦,我也表示过原谅,怎么面对这个人的时候还是不自在?难道是我心胸太狭窄,一点小事就念念不忘?

崔茜送人返回来见我还没离开,又笑着拐进来,“你还没走。刚才布朗夫妇打电话来,明天晚上来回访。”

“嗯?哦,大使夫妇。那我们得好好准备一下,可惜姐姐不在,我只会西红柿炒鸡蛋……要不就烧烤?”

“不要烧烤,就要西红柿炒鸡蛋……我去请周先生过来帮忙做一些包子。”

“啊!就用西红柿炒鸡蛋招待你们国家的大使?”

“他们是朋友那种访问,不是……不是政府……不是正式场合,没关系。走,到我办公室去做点事。”

“什么事?”我对她的用词很奇怪。

“你忘了?提姆先生送过来的宣传和报价,买车,那种……中巴车。”

“哦,我……以为什么大事,你让车队主管负责,到时候你签字付钱不就行了。”

“嗯,对,还有游艇港池施工的事要商量,要确定设计施工的公司。”

“哦,对,那走吧。”我轻抚着崔茜的背走出会议室,“谁是周先生?”

“就是我们工地的……那个做包子好吃的周先生。”

“哦,明白,周红兵……先生。”


通宝推:fuxd2002,jhjdylj,陈王奋起挥黄钺,
2019-02-09 08:24:21
帖内引用

/ 80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