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复 2167 阅 2664976
2019-12-01 00:08:43钛豌豆
补充:陈兴国老师语录

我们学校:上海市晋元高级中学,就是以谢晋元命名的。几年过去再见到这些话真是感慨万分啊。以下绝对真实,本人就在他手下2年。

下面是整理版语录:

1. 什么是数学?你们不会的就叫数学。

2. 真的,我不是和你们开玩笑,这个书读不好,还是去挖煤吧。哎……

3. 我跟你们讲,你们以后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去做牙托好嘞,你们知道什么叫牙托伐(吗),我跟你们讲就是你们到人家牙防所门口一站,看到一个人来了,你拿本数学本子跑上去跟人家说,我是重点中学的学生,我连这种题目都不会做,人家肯定笑得来满地找牙,找不到牙就直接进去补牙了,像你这种素质一去人家牙防所老板肯定数钱数的嘴巴都笑歪掉了。

4. 读书是勤奋和智慧的结晶,你们这帮人,勤奋约等于零,智慧等于零,加在一起恒等于零。

5. 等你们毕业了一定要告诉下一届的千万要听陈老师的话。

6. 我跟你们说啊,你们考上复旦的几率和我当美国总统的是一样的!

7. 要是你们高考考的好喏(发“闹 ”音,语气词),你们马上帮我打120哦!不对,打120也来不及了,我的鼻头血喷到美国去咧……

8. 么进来之前(没进来之前)喏,就听说你们上一届考复旦交大的有四十几个,呵呵,我是绝对不相信的,就你们这个学校,能考复旦交大的能有四十几个?我这个复旦毕业真么(没)面子啊!唉……我看了看,你们这届吧,能考上的也就二十个吧,最多了,不相信喏,要是真考上四十几个,我马上跳楼!我已经考察过了,你们学校最高的也就那个钟楼了吧,跳下去应该能死的吧!

9. 你笨,不是你的错,是你爸妈革命工作没做好。

10. 噶笨饿小拧(这么笨的小孩),回去问问你妈是不是你爸的表妹。

11. 戆度(傻瓜)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12. 你们这帮子戆度(傻瓜),就这副腔调,哎依喂,笨啊。

13. 福利工厂里的工人,残吐水(口水)答答滴(湿淋淋的),钞票还是算得清楚的,你们这帮戆度(傻瓜)呢,钱也算不清的。

14. 上一届闹(语气词)一个女的,一定要去考表演系,跑到北京去,还请了两个星期的假,我当时就说她长得跟白板一样,她能考得上我就去做模特儿,你还想考导演,把数学学学好就不错了,你考得上我老师不做了!

15. 看到伐(语气词),我跟你们讲,这种档次的题目,别说你们文科班,就是15班,也没几个人做得出来的闹(语气词),所以老早跟你们讲过了,晋元中学没好人的,好人就不会到晋元来了,晋元中学的人考大学,那就是揩台布(抹布)料子做西装,哎呦喂……

16. 把你们教好那是一项科研成果,我马上可以调到中科院去了。

17. 你们自己回家拿面镜子好好照照,自己头上究竟有几根葱,没有的话去买几把来插在头上。

18. 教你们我至少要少活5年,如果我一年赚20万的话,5年就是100万,乖乖(语气词)——你们以后好去出一本书就叫《我们是怎样谋杀一个百万富翁的》

19. 我也就想不通了,全中国最笨的人么,也就这么100来个呀,怎么会有一半的人都在这个学校的拉,而且偏偏集中在一个班级,居然还碰到我这么聪明的一个班主任,(然后仰天长叹)缘分啊!!!!!!!!

20. 同学们,黄浦江到现在都没装个盖子,这是上海市政建设者的失职,所以到时候你们考不上大学就可以去跳了,到时候人家会负责把你捞上来的。

21. 你不要看你爸妈现在都是老板经理,到了你就是讨饭睡下水道管子的命,所以你只能指望过个十几二十年你的下一代东山再起来帮你打翻身仗,这叫什么你知道伐(语气词)——隔代遗传,想当年我高考的时候本来就想子承父业去铁道局上班不考大学,然后我们班主任特地跑到我家里去跟我妈说我是个人才,然后我就考进了复旦。(如果隔代遗传的理论同样适用于他的话,那他以后的小孩……哈哈)

22. 晋元的女老师教不好数学的,她们的方式都是家庭主妇式的。

23. 七月份发榜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末日了,所以叫你们爸妈先把棺材买好,到6月9号就往里面一睡,把盖子一盖,再用钉子从里面钉好。

24. 等我们家新房子装修好,我把你们一个个关到我的地下室去做数学,到时候我把那个盖子一盖,过十分钟再来看看,你们全部都闷死了。

25. 我跟你们说,公式背不出来啊,最简单了,请个民工很便宜的,5块钱一个钟头,背不出来就让他拿个棍子站你后面,人家很开心的阿,有钱拿还能打人!

26. 本来我今年过年要结婚的,就是这帮子宗桑(畜牲),害得我妻离子散,婚也结不成……(他在家长会上说的,那次他班级考了倒数第一!)

27. 你知道什么叫天灾人祸伐(语气词),天灾就是你天生智商低,人祸就是你后天不努力。

28. 据我考证,英语26个字母什么用?就是为了换元用的,26个小写的字母用掉了还有26了大写的字母来!26个大写字母用掉了还有阿尔法,贝塔,伽马;来!你们换吧,啊!换天换地也不要紧的!

29. 我们这种学校人人都是抹布料子,所谓的好学生也就是超市里面卖卖的那种百洁布,没好东西的。

30. 要是哪天你们听到我骂你们不是笑,而是哭的话,就说明你们有救了!!

帖:4449045 复 4229563
2019-12-04 05:14:24杨微粒
万有引力面前人人平等

在广袤的大草原上,一只牛椋鸟帮大象清理跳蚤虱子长达13年,离开的时候,牛椋鸟告诉大象:“你身上寄生虫太多了,要注意卫生。”这话让大象心生不满:“你才不注意卫生呢!”于是大象一脚踩了下去,幸好牛椋鸟机敏灵活,没被大象踩死,其他动物纷纷指责大象冷血无情,大象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我有权利,也有义务,运用万有引力定律对涉嫌骂我的行为进行警告,如果牛椋鸟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支持他运用万有引力定律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踩我一脚。这也体现了万有引力面前人人平等的物理精神。”

帖:4450052 复 4229563
2019-12-04 06:28:42
钛豌豆
补充:观察细致,想象合理

点看全图

通宝推:方恨少,
帖:4450064 复 4229563
2019-12-04 18:07:57心远地自偏
这种一点逻辑也没有的段子还真是一个笑话

在丛林里大象和小鸟互踩你还可以说是力量不对等,人类世界里还有个法院呢,要踩也不是原告被告亲自动手吧?华为莫非是把人关进自己的黑牢里了?好歹法律上写着人人平等,你自己不想走法律途径怪谁?自己脑补什么财大气粗黑暗面的就省省吧,秋菊打官司可是一个老片子了。

帖:4450185 复 4450052
2019-12-04 23:16:09杨微粒
资本主义社会用形式上的平等掩盖实质上的不平等

“能不捕就不捕”理念背后:用形式上“不平等”促进实质平等 ...

2 天前 · 王松苗介绍说,检察机关在办理涉民营企业家的案件时,能不逮捕的就不逮捕,能不起诉的就不起诉,能判缓刑的就提出缓刑的量刑建议,要用形式上的“不平等”促进实质上的平等,在执法办案中体现对民营企业 …

news.hexun.com/2019-12-03/199532503.html

帖:4450295 复 4450185
2019-12-05 21:54:30钛豌豆
补充:丈夫不在家妻子却天天领避孕套,背后隐情发人深省

某中部地区超大城市,正在搞一套政务网系统,上头下命令要多多动员办事群众登记注册,但是下面单位真的是做不到啊。于是乎只好搞起数据造假刷流量这一套,比如让某注册人天天来办同一件事情,数据自然上去了。结果没出几个月,被人给举报了!单位领导都说这么多年数据造假,我们已经非常熟练了,为什么会被举报呢?难道是内部有小年轻想不开?还专门调查了一番。

结果事实和领导预计的大相径庭,举报者根本不是内部人员,而是一名军嫂。原来这位女同志来单位办过事之后自然就在政务网上注册了,接着她的信息被卫计部门的人拿来刷数据了——领取避孕套的数据,居然还是每天一套。单位也不知道这位军嫂是如何知道自己被拿来刷了数据,领了那么多只存在虚假数据上的“避孕套”。但是,人家就是知道了!于是盛怒之下把事情捅到丈夫部队,说自己丈夫当兵在军营,要是知道自己领这么多套子,怀疑自己清白,你们单位是要负责任的。

部队一听,这事还能忍?立刻纪委走起,于是全市轰轰烈烈的数据流水线停工了。领导感慨,造假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部队举报。

帖:4450647 复 4229563
2019-12-05 22:04:47钛豌豆
补充:这片子不卖给浙江卫视简直对不起观众

都市爱情轻喜剧《你这么爱我,我可要当真了》已定档2020年上半年开播,该剧一路走来可谓历经坎坷。

导演是韩国人,遇上限韩令。

出品方是乐视,贾跃亭跑路。

女主是李小璐,出轨了。

男主是蒋劲夫,家暴。

帖:4450651 复 4229563
2019-12-06 04:04:00瀚海黄沙
这个你得骂政府,骂人大和司法机关,政策也不是华为定的。

被保驾护航的民营企业也好,民营企业家也好,也不是华为一家。

华为因为资金被挪用,报个案合理合情合法。

你不愤资产阶级法权,可以啊,奋起反抗,没问题啊!只是光骂华为,是不是欺软怕硬啊,避重就轻;还是定向暴破,专门针对华为啊?

要是这么专门针对华为,是不是更合理的理解是借题发挥,搞舆论战搞颠覆呢?

帖:4450817 复 4450295
2019-12-06 04:10:17
瀚海黄沙
这就是脑补+舆论战的典型案例,非常贴切。

帖:4450818 复 4450064
2019-12-22 09:57:13钛豌豆
补充:八国联军的彼此吐糟

今天看前清侍卫写的回忆录,是实体书,书名叫《晚清侍卫追忆录》。我手上这部是2011年故宫出版的。是一个前清末代侍卫口述给子孙的,他又记录了自己爷爷的,等于两代人这样的口述历史。作者是富察·建功,55年生人,他这部书是两辈人的事情,上部是他太姥爷富察·巴斯力翰,下部是他姥爷富察·多尔济,来源是姥爷的同辈人三姥爷李多增、姥爷本人、还有姥姥小时候说的,他长大后整理的。口述历史这玩意你不能完全把他当真的,但你也可以把它当做老一辈人眼中的旧时代,窥见一下当年的人心里面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吧。

顺便我个人倒觉得满洲人确实挺实诚的,甚至你说三观可能比很多汉人都正,即使到今天也差不多。不怎么忌讳他们祖先干的那些坏事(当然这里特指那些没怎么汉化,没什么文化的中下层旗人),有点好汉做事好汉当的蛮劲,也不怎么忌讳他们自己存在的问题,基本上满洲人骂满洲人比汉人骂的可厉害多了,当年肃顺怎么骂满洲人的,就很有点满洲人的性格了。

满洲人很有朴实的味道,虽然满汉有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属于中低层满人,这人感觉真淳朴,不怕死,反正按他家的说法八旗子弟都不怕死,只是要求要杀十个敌人再死,算大赚一笔,最怕是断了香火,所以要早娶妻生子才算成人。自小苦练武艺,完全没有八旗子弟提笼架鸟那种做派,是善扑营出身。五六岁就开始练习,到成年了武艺才练成,也要请汉人武师教导。他爷爷的爸爸跟随僧王断了条胳膊,满洲人也管战死叫成佛,说僧王杀敌都是在笑(感觉像日本漫画里的人物?40K白疤战团吗?),他爷爷的爷爷更惨,和汉人比武的时候被一掌打死了,说是道光年间他爷爷的爷爷去大同镇压起义,仗着年轻力壮,爬上两丈多高的大旗杆一箭射死了起义军首领,导致起义军溃散。本想保全两军的性命,结果当地官员为了升官把投降的起义军都杀了,没死的老弱妇孺恨死他爷爷的爷爷了,后代长大后找机会趁比武的时候一下就干掉了,后来是因为心虚偷走,被发现,不想被八旗子弟杀死,就自杀留了文书,大家才知道情形的。

按他的说法这种仇杀好像大清二百多年没断,很多八旗勇士老年了都是被请来的汉人武师害死的,双方算是冤冤相报了。

后来上层禁止请汉人武师了,但下层又觉得汉人武艺更好,想学。所以说他淳朴。

感觉整个满洲八旗很大程度上由于长期被停滞在军事社会里,有一种斯巴达式的淳朴,不拿死生当回事,又鄙视日常生活,但又自觉自己是蛮子,有一种蛮族式的质朴。

(感觉,就是40k里的白疤战团或者某种绿皮。)

这人算八旗精锐吧,毕竟是在京的八旗,按他的说法他在同辈里武艺算出类拔萃的,属于典型的老派八旗人物。其实也有意思,就是比如琴江水师八旗,看回忆他们也搞习武之类的,他们还是喜欢搞这个的,至少下层喜欢搞这个,但是后来才崩坏的。

这位是善扑营的,还有西山健锐营的,健锐营二百多号老少爷们出门去打英法联军,全灭了,就重伤活下来一位。

到了后半截,应该是自我放弃了吧,而且生计艰难,八旗也没办法维持他自己的社会体系了,像这位这样的老派八旗家里的日子也过的很难。

按他说的,就是他主要练的是摔跤,不完全是蒙古式摔跤,是一种满洲式的,从五六岁开始打沙袋、练石锁的苦功夫,到了成年练成了,善扑营里升迁是靠比试升迁的,要段位低的打赢了段位高的才能升上去(升格之链?),他最后是因为镇压太平天国死人太多了,才升上去的。但是他把摔跤练得差不多了,后来反正练到他用手抓对方的手,控制关节穴位能让对方内外皆伤半个月下不来床的地步。这时候他就开始想跟汉人学太极之类的内发劲了,感觉就是满洲人虽然苦练但没有理论性的总结,于是觉得汉人武士有理论,真正想武艺再上一层就需要和汉人来学习了。感觉就是文化不过关,理论上不去。走到最后没有推演的路。

庚子国变的时候他姥爷是最后一波逃出皇城的,那时候慈禧已经跑了,大内侍卫留下来和八国联军同归于尽的一波主要是老一辈的,他属于精壮那波最后突围了,后来又逃回京师,内务府那时候已经和洋人议和了,他就帮洋人维持治安,受了很大的屈辱。

英法联军那会儿,他太姥爷所在的善扑营奉命保护老弱到香山,等他们回京,大战已经结束了,这件事对近战的善扑营的冲击很大,大家都觉得时代变了,近战没用了,世界观都被打破了。

另外,这书里面有提到聂士成的两面性,聂士成晚年有腐朽落后的一面,烧香拜佛,迷信女人的内衣腰带能挡枪子。但是到最后旗人又都惭愧,虽然大家都说他老迈昏庸了,结果他带着武卫军死战到底,以死为荣,杀得八国联军胆寒,反而是平时嘲笑他的旗人侍卫最后活下来,不敢抬头见人,大家都为聂士成痛哭一场。

富察·多尔济回忆他本人庚子年在京师的所见所闻,是全书特别珍贵的一段。富察·多尔济和恩海是亲戚。恩海的本名叫恩宁,大哥叫润良,因为上谕准了他承袭父职,为了感谢皇恩,特意改名为恩海,就是皇恩浩海的意思,属于步兵统领下辖。

恩海本来也是善扑营出身的,因为升不上去、武艺不够,没当上侍卫,但后来学了西洋技法和擒拿格斗,和善扑营的武艺不是一个路数,和善扑营兄弟们的关系不好不坏。但这个人确实喜欢武艺,后来和德国军官学过刀法,所以枪法也好,能单手射长枪。庚子年前夕,因为枪法好,就调到神机营做了队长,在崇文门到东安门一带巡逻。

神机营的装备那时候已经很好了,新式快枪,号称十三太保,而且配一只盒子枪,长短两把家伙。

恩海是认识拳民的,之前克林德捕杀拳民他就憋着一口气。克林德遇到检查不停,闯关,还强开枪,恩海直接两枪连发给他送去老家了。

八国联军拿下北京以后,为了抓他,到此张贴告示,祸害旗人,把白米斜街满街的街坊都抓走了,严刑拷打,最后恩海不愿意连累大家,才主动投案自首,到九门巡捕房自首,由总理衙门转交给八国联军,押到德国公使馆。

恩海投案以后,八国联军对他折磨了两个多月,指望他攀咬别人,最好说是清廷指示他谋杀公使的,他坚持一人做事一人当,谁都没有出卖。

恩海被斩头的时候,两边两个德国兵押着,后面跟着一群汉奸教民。恩海的双脚被链子咬坏了,迈不了大步,小步趟着,但面无惧色,就像在城里遛鸟一样,闲看着房顶上看热闹的洋兵,还用京腔满不在乎的嗖嗖嗓子。

等到恩海走到多尔济边上的时候,咧着嘴向老少爷们告别,“老几位,兹活着就好啊,我大喜有盼,今儿先走一步。”

后面德国军官赶紧让汉奸教民翻译,教民慌乱里说他都认得(这话好像是满州话,多尔济用国语这个词应该是指满洲话,这汉奸是满人),惹得德国人看过来,后来翻译赶紧说了一串洋话,德国军官才点点头。

到了东总布胡同,恩海突然被翻译叫住,让他向阁楼下跪。但恩海看对面阁楼上有外夷公使和夫人,就对准了西北东安门方向,拜了拜满人的西大神。这时候有个洋人的牧师过来,让恩海赶紧向阁楼跪,要给他忏悔。

恩海一梗头,回了一句,“少跟爷们玩这套,干嘛我冲阁楼,我信喇嘛,不信你。”就不再搭理牧师。有个教民大汉,领来一个剃头师傅,给恩海剃了头,恩海还谢了剃头师傅,“谢啦,爷们。”

剃头的让他谢端王爷,他呸了一口,不领情面,“别提他的扯淡王爷,属他最操行(恩海虽然这么骂,但八国联军让他咬端王的时候,他也硬是没松口)。”

要斩头的时候,洋兵让教民端过一碗酒,恩海用嘴刁了一饮而尽。这时候几个教民踢恩海,打算叫他冲阁楼跪下,恩海大骂,“洋人没放屁,你干嘛?不怕爷们半夜里去找你去?”

德国人见状也扇了教民几个嘴巴,把他们赶开了,还对恩海鞠了个躬。之前的那个教民大汉好像是要操刀的,身后有两个矮个给他提大砍刀的刀匣。这时候德国军官上前,让教民打开手铐,把恩海的双手背到身后捆上,洋兵又被教民赶开了,给德国军官递过来一把洋刀。

这时候,东边的洋兵就把号角吹起来了,还放了几声炮,恩海对面的洋兵对天放了一排枪。

恩海就仰着脖子冲着大家喊,“老几位,想着给咱送纸钱啦,地下也要喝酒啊,下辈子还得干他们,我就不信永远干不过他们。”

这时候教民就拉住恩海的辫子,德国军官一刀就下去。

杀完了人,脑袋被教民装在一个鹰木笼子里,用长杆支在东安门的路口。

俄罗斯族其实还挺靠得住的,庚子城破以后,沙俄军找俄罗斯佐领来带路做翻译,结果他们不服管教和沙俄兵打起来,大部分都死于巷战了。

多尔济是杀过拳民的,按他的说法,八国联军有意折辱他们,必须让清国人杀清国人才算安心,不然就要杀了在京的文武。

在八国联军刚刚杀进北京城的时候,把最早抓到的京官统统赶到庄王府和端王府,然后先让一批人挖坑,再让他们砍死自己的同僚,最后把杀人的那批人也杀了,一起丢到坑里,叫他们彼此怨恨,给被杀的八国联军和教民报仇,这是法国人跟多尔济说的,议和后,他帮法国人和英国人打群架,把英国人打趴下一大批,所以得了法国人的赏识,和一个法国下级军官关系很好,经常找他吃饭,那个法国人喜欢吃中国菜。顺便他还提到澳洲兵,是八国联军里最喜欢挑衅斗殴的,但是只要一开枪,就形如老鼠,不敢孤军深入。(真是一副纸猫的样子。)

沙俄人居然喜欢找戏子,干那种断袖的事情,法国人还真的偷藏了几十个颐和园的小戏子给高级军官搞基?双方因为这件事还大打了一场,最后德国佬拉来大炮,给双方调停才算作罢,不然搞不好双方就打起来了。最后那些唱戏的都被俄国人折磨死了。

多尔济因为帮法国人打群架被关进总理衙门的后院,结果,还看到恩海的一份遗书,可见无巧不成书,不因为这事,怎么能看见恩海的遗书哪?

上面写:咱恩海大爷便是,被从九门请来至此,等待发落,若为社稷,咱不怕,一十八年,早去早托生。

后来因为法国人觉得他是在保护法国军官,把多尔济捞出来了。英国人空手打不过多尔济这样善于摔跤的,被他撂倒好几个,最后是被德国兵抓起来的。

下面这段绝了,我给大家专门详细介绍一下,是八国联军彼此吐糟的,这段话充满了奇怪的腔调,应该不是中国人说的,所以有些意思变成中文也很奇怪,估计有翻译转换的问题。

从希斯特那里,便听到法兵的说法,他们说,沙俄罗刹兵是世界上即将绝种的最大的一种白猩猩,其住的地方,满是冰天雪地的大狗熊窝。若不是当年蒙古大汗可怜他们,没想饿绝他们,反而将肥差交给东斯拉夫,并有十万蒙古兵帮他们收税,哪里有什么“磨死客大老公”的崛起?而可恨他们,曾使伟大的拿破仑战败,沙俄苟延残喘后,联合英、普、奥匈等国彻底的侵占了法国。

沙俄兵说,只有倭奴儿即东洋人不地道,他们总将曾看到的每一寸土地都当做咸鱼块一样,切成盘中吃了,吃不了就当做古董收藏。好世代用别国资源,为子孙造福,并非要脱离充满苦难的一片荒岛。虽说个体短小,却觊觎沙俄的宽阔。在洗澡的时候,总是老少男女乱伦混杂,形同海水里的妖怪,难怪其人总像山野猪猡,是永远长不起个的褐色甲鱼,而他们的名字则是大家所见的一切自然物质。

倭人则说,沙俄兵是在饱食后,永远要吃上一顿土豆的白种猿,就因放置牛肉后,才知道一定要掠夺世界上所有的奶牛。反而说英男人和印度女人生出杂种后,总不会相认,最后只有做雇佣军,但比作奴隶的待遇好,而其雇佣军不过是换了整齐衣服的棕奴而已。这便是英人之讲究绅士的缘故,不得不靠绅士派头,来弥补下对混种儿女的歉疚。而其海盗行径,使得在北美大陆,诞生了一个充满杂种的国度,也就是美利坚。那些专门喝印第安人血的家伙们,要不然,英,美岂会说一样的鹰鸽语言?这语言污染了大半个世界,使一切民族语言无法存在。

而英吉利人自认为自己最绅士,认为若没有英人,或者没有瓦特的蹦蹦机器,便没有人类的新文明。他们对我朝居然不知道英语为何物倍感奇怪,并认为只有他们才是这世上的救世主。英人认为他们虽然生在一个孤岛上,却启蒙了全世界的语言文明。英人还认为,住在西西里岛的意大利人不如奥匈国人,特别是意大利女人,不仅嘴长的极大,而且还都喜欢用粗野的话来骂大街,那嘴简直不如奥匈国女人的屁股,而且连出兵都这么吝啬,只有几十个扛军旗的废物劳工,还不如自己的雇佣军。

而意大利人却说,所有的帝国,从来都是要欺负贫穷的国家,而意大利兵和澳土兵却因为军伍人数少,不在使馆外面设立兵营和监狱,他们说高卢是地球上最劣等而极其无赖的帝国和民族,也最无羞耻。原因在于几百年前,高卢老祖宗在巴黎城里的铜塑像,几乎没有给任何一个男人、女人的羞处盖上完整的衣服。因此意大利人认为,高卢国是最早发明娼妓、最不嫌寒碜的裸体的国家,不然,意大利绝不会受其影响,古代便有了娼妓。而娼妓第二大国,便是倭奴,这是男女混在一起洗澡的缘故。他们还说,在一个到处由娼妓在生儿育女的国家里,甚至永远存在的皇室也难保清白。

等到了澳人那里,对所有联军都会笑话,他们自认为是英国囚徒的后代,缘是,他们国内最受崇拜的便是坐过牢的男人。他们被一致地公认为是澳洲种鸡,鸡的名声远远超过了高卢鸡和英吉利的来亨鸡。

通宝推:桥上,
帖:4455818 复 4229563
2019-12-22 23:40:18
桥上
老舍也是旗人阿

帖:4455974 复 4455818
2019-12-27 02:33:33钛豌豆
补充:这些年,我是怎么怼德国人的

德国税务局送给我的圣诞礼物是好几张金额骇人的账单,让我交税交到怀疑人生,忍不住想骂街。

我本来想先写《马耳他战记》的下篇,但写这种文青小骚文需要鸟语花香般愉悦的心情,在愉悦中隐藏着几分淡淡的哀伤,在淡淡的哀伤中希望之光若隐若现,而不需要赤裸的悲愤。

前一段,一位读者专门给我留言,希望我写一篇关于怎么怼德国人的文章。凭我现在的心情,我觉得可以写了。

在与德国人讨论某些话题时,不少留德华都曾被气得够呛。

我总结了一下,容易令留德华感到气愤的话题大致有这样几种:

德国人对中国政治坏境的评价

德国人对香港和台湾问题的看法

德国人对中国人生活习惯的误解

德国人对中国持有的怀疑态度

在一次公司酒会上,一位年轻的德国小伙子喝了两杯香槟,借着酒劲要跟我讨论中国的人权问题。

我没有回答他提出的尖锐的问题,而是问他:“您去过中国吗?”

德国小伙子说:“没去过。”

我又问:“您读过几本关于中国的书?”

德国小伙子思考了一下,说:“一本也没有。”

我再问:“您有微信吗?”

“没有。”德国小伙子摇了摇头。

我耸了耸肩说:“还是让我们来聊德国吧。我在德国生活了26年。我读过很多关于德国历史、政治体系、社会、艺术、金融以及法律的书和文章。我甚至还读过一本介绍德国啤酒的书。作为翻译,我随团拜访过各类德国联邦、州级以及地方部门,也去过德国私人银行、储蓄银行和合作银行,还在二十多所德国高校上过课。另外,我的德语也很好。在我获得了这么多关于德国的知识和认知后,我才觉得我有能力来与您讨论关于德国的话题。否则,我们还不如聊一聊哥斯达黎加,因为我相信我们对这个国家都不是很了解。这至少会是一场很公平的对话。”

为了给留德华的读者们一个更好的体验,我附上了这段话的原文:Lass uns doch über Deutschland plaudern. Ich lebe in Deutschland bereits seit 26 Jahren. Ich habe sehr viele Bücher und Artikel über Geschichte, Politik, Gesellschaft, Kunst, Finanzsystem und Gesetz von Deutschland gelesen. Ich habe sogar ein Buch über deutsches Bier gelesen. Als Dolmetscher war ich mit den Delegationen zu Besuch bei unterschiedlichen deutschen Behörden auf Bundesebene, Landesebene und kommunaler Ebene, und wir waren bei deutschen Privatbanken, Sparkassen und Volksbanken, und wir haben in über 20 deutschen Hochschulen an Seminaren teilgenommen. Außerdem spreche ich sehr gut Deutsch. Nachdem ich mir soviel Wissen und Kenntnis in Bezug auf Deutschland erworben habe, fühle ich mich dazu in der Lage, mit Ihnen über Themen von Deutschland zu diskutieren. Ansonsten sollten wir eher über Costa Rica sprechen, denn ich gehe davon aus, dass wir beide nicht viel über dieses Land informiert sind. Es handelt sich dann mindestens um ein faires Gespräch.

也有德国朋友试图跟我谈论香港和台湾的问题。

我问他:“拜仁和萨克森都叫‘自由州’,但是它们究竟有多自由呢?可以随时想独立就独立吗?”

德国朋友说:“当然不可以。”

我笑着对德国朋友说:“关于香港和台湾的问题,我也是这个看法。”

该问题的德语版:Bayern und Sachsen heißen beide ‚Freistaaten‘, doch wie frei sind sie? Dürfen sie unabhängig werden, wann sie auch wollen?

虽然这个问题的逻辑性不强,属于胡说八道的范畴,但也足够让对方解释半天。

等德国朋友从我的问题陷阱中爬出来以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说:“一切都是历史问题。历史是由故事组成的。我由此不爱讨论历史,因为我无法分辨历史中的哪段故事是真实的。”

这句用德语说出来就很带感了,因为在德语中“历史”和“故事”是一个词:Alles ist eine Frage der Geschichte. Die Geschichte besteht aus Geschichten. Ich diskutiere deswegen ungern über die Geschichte, denn ich kann nicht wirklich unterscheiden, welche Geschichten von der Geschichte wahr sind.

说完这套顺口溜,德国朋友的脑袋都快爆炸了,也不想跟我再继续讨论下去了。

有一个问题很经典:“你吃过狗肉吗?”

自然有德国人跟我提过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没吃过狗肉,我相信您也没吃过马肉吧?”

被问的德国人说:“没有。”

我装出很气愤的样子说:“我至今不理解,人怎么会吃马肉呢?太没人性了!马可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啊!”

还有一次,一位德国人不太礼貌地问我:“在德国生活的中国人为什么那么爱逃税?”

我对那位德国人说:“如果您可以理解,护理诈骗是怎样在德国成为全民运动的,您可能就能理解那些爱逃税的中国人的心理了。”

最后这句的翻译:Falls sie nachvollziehen könnten, wie der Pflegebetrug in Deutschland zum Volkssport wurde, dann könnten Sie auch vielleicht Chinesen, die eine Vorliebe für Steuerhinterziehungen haben, nachvollziehen.

这句话的背景:德国的护理保险(Pflegeversicherung)在受保人需要护理的情况下(Pflegefall),会根据受保人的护理程度(Pflegegrad),将每个月相应的护理金打到受保人的银行账户上,至于受保人拿这笔钱去做什么,保险公司并不感兴趣。为了获得更高的护理程度评估,得到更多的护理金,很多德国老人甚至会跟专人严谨地学习装惨技巧,例如抬胳膊的高度。

某日,我从机场打车回家。

德国出租司机在途中对我说:“我很想买一台华为手机,但是听说华为帮助中国政府对用户进行监控。这是真的吗?”

我默默地把苹果手机塞进裤兜,看着司机说:“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可不是中国人。”

我其实可以理解一件事,那就是普通德国人对中国的具体情况不甚了解。他们怀揣着对前东德政权(DDR)的天然反感以及趋于教条的西方民主理念,通过德国媒体明显带有导向性的报道,拼凑出来一幅符合他们品味的关于中国的认知拼图,并将其铸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大铁砣子。

我向来认为,想改变一个人的固有思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更何况是以认死理而著称的德国人,除非我拥有哆啦A梦口袋里的“恶魔护照”,否则肯定是吃力不讨好,所以我尽量避免与德国人讨论上述容易影响心情的话题。幸好我接触的大多数德国人都是想挣中国人钱的德国人,对话题禁区具备一定的敏感度,知道求同存异的重要性,但是有知道的,肯定就有不知道的,遇到不知道的,我只能硬着头皮聊,“怼人模式”会不受控制地自动开启,尽管我真心认为,怼人跟吹牛逼一样,不具备任何生产力。

这世界上有太多美好的事情值得我们去体验,时间真的又太少,真心没有必要用来浪费在不必要的人身上。

求同存异真正的含义其实是尊重。我尊重你的想法,希望你也能尊重我的。如果你忘了去尊重,那我只好用“怼”的方式来提醒一下。

也许我的修养以后会变得更好,遇到上述那些德国人,会微笑着对他们说:“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了。我给您推荐一家餐厅,杜塞尔多夫的洪圆餐厅,那里的北京烤鸭特别好吃……”

帖:4457089 复 4455818
2019-12-27 05:00:20夜雨行歌
人物传记可信的不到一半,回忆录是一本可信的都没有

本来中学时代借着对几位历史名人的好奇看过几本,越看越觉得奇怪,到图书馆查阅资料以后更是失望。传记还好一点,回忆录简直臭不可闻。但凡写回忆录的,自个都是好人,就算做了什么坏事也都是不得已,没做成什么事也都有种种不为人知的苦衷,真真是浪费时间。

帖:4457109 复 4455818
2019-12-27 15:02:49
北纬42度
老舍他爹就是神机营的,庚子年牺牲在天安门前

帖:4457193 复 4455974
2019-12-28 21:34:14
liuyunling
终于知道戆度怎么写了

帖:4457403 复 444904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