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番外篇第一 -- 王城爱晚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 阅 8145

/ 2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番外篇第一 16 王城爱晚 字1963 2018-05-20 12:28:52
O 第二 4 王城爱晚 字1487 2018-05-26 18:07:30
O 番外199 3 王城爱晚 字2605 2018-09-16 15:01:59
O 番外200 2 王城爱晚 字1817 2018-09-18 18:23:52
O 番外201 5 王城爱晚 字4093 2018-09-20 22:04:53
O 番外篇202 1 王城爱晚 字2998 2018-09-23 20:25:20
O 第三 2 王城爱晚 字2025 2018-10-23 21:19:50
O 第四:善后 3 王城爱晚 字1993 2018-11-11 21:26:44
O 第五,干饭 2 王城爱晚 字2226 2018-11-18 21:03:56
O 第六长槊 3 王城爱晚 字2567 2018-11-27 21:38:01
O 啊,没了? 驿寄梅花 字0 2018-11-28 01:47:18
O 第七,换了个扫把 2 王城爱晚 字1849 2018-11-29 21:16:39
O 第203 不嫌弃 1 王城爱晚 字2079 2019-01-02 21:31:41
O 第八,家常 2 王城爱晚 字2788 2019-01-17 21:56:16
O 又长出来了? 龙驹坝 字0 2019-01-18 08:39:26
2018-05-20 12:28:52
主题: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番外篇第一 16

王大舅放下琴,低头沉默了一会:调子一样,歌词不同。

忽然抬起头,神采奕奕,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粗豪男子面容:你是廖化!还记得我吗?

廖化摇了摇头。

那个男子哈哈大笑:小朋友真是无趣的很!你杀了我!却没记住我。

侧移两步,双手扶腰,慨然:某!塘沽张集是也!本出济南刑氏!你杀我父子两代,居然未曾记得。

廖化一惊非小,灵光一现,喃喃:刑家爷爷是自杀的。

闪念之间,刀已出鞘。

男子继续大笑:好刀!但你能杀个死人嘛?

廖化疑惑。

粗豪男子止住大笑:某!塘沽张集是也!死于京东塘沽之间,西两河畔。时为天理教东王。生于此,死于斯。了无遗憾。

却忽然有些狡洁挪揄之意:大话欺人了。徐拐子不是东西,几十年没有看出来。小朋友,我走了。

容貌恢复,王大舅懵懂:大侄子,刚才我被谁上身了?

廖化没好气:一个反贼头子!

太九摸着下巴磕:没意思!再唱一段,张嘴,给你补补,再请一个出来。

捡起了琴:唱歌啥呢?来个温柔点的,《小河淌水》吧?

云南民歌《小河淌水》:

哎~~~

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

清悠悠

----

霎那之间,王大舅容貌变易。

一位老者的形容。

他放下了琴,抬起头,脸带数道浅浅伤痕。

浑浊的眼睛暗带清明,眯了一下眼,缓缓盘坐,廖化亦蹲下。

老人说:容我稍思,节省时间,不宜多伤王城道友的元气。

太九:放心吧。老爷子,这厮吃了我两丸药了,能多活不少日子呢,尽管慢慢想。

老人微笑了一下:那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廖化对老人感觉很好,回答:您尽管问。

老人点头:圣龙再次断尾入世,是因为两甲子之期到了吗?


  • 本帖 16 回复
通宝推:南宫长万,驿寄梅花,
最后于2018-05-20 13:21:26改,共1次;
2018-05-20 12:28:52
2018-05-26 18:07:30
4339765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二 4

太九嘿嘿:不是!纯萃意外。得醉了人,被撵到这儿的。和食天大哥不一样,他是瞎溜过来了的。

老人摇摇头:意料之外?冥冥之中。

老人又问:今上何人?

廖化回答:今上景和,静安先帝与神亲王长子。

老人颇为诧异:啊!可否细说传承?

廖化向北一拱手:静安女帝之后,为静宁女帝,十年前静宁女帝禅让,今上登基。圣亲王所出诸王分封四野,南洋,云南,琉球与辽东。先太子上月去世,又立皇储平成公主。

老人想了一下:小山倒是很明事理。小友也很明白道理,在京里那个衙门任职?

廖化脸一红:还没分配呢。

太九:他给公主求婚,出五百银元彩礼,人家公主还没答应呢。

老人奥了一声:皇储公主不外嫁,除非让出大位。有情终成眷属,下次不要提钱,带两只鹅做礼品就好。这叫雁礼。

廖化非常鼓舞:嗯!好!回京,我把家里的鹅全带着。

老人微笑了一下: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一个叫吴再从的人吗?

廖化点头:不认识!不过,他有个儿子吴二拜在我们西梁河派门下兽门,归太九管。

太九得意:我是三长老,吴二是一只光腚鸡妖。给吴相挣了个军属牌子。

老人微微一笑:原来如此。多谢了。

廖化问:还没请教老人家姓名。

老人慢慢:我叫周弦,死于静安七年秋,云南旧庐故居。

缓缓闭目。


2018-05-26 18:07:30
2018-09-16 15:01:59
4365930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番外199 3

七上八下,派出所每月例会设在每个月的第一日,不过不是初一,却是上个月的28日。

这是为了防止遇节假日冲突。大伙那时最忙。

因为是开会,廖化穿青布官服出去。

太九穿着它的乡下小地主服,去白云观报道。毕竟每个月白云观都送钱粮过来,总得过去露个面。

大鹅肥雪托着它,抄近路,直接下湖。

剩余的母鹅留下,家里有梨树妖苹果看家,连门都不用锁。

廖化缓缓而去,卡着点。

来到派出所门外,却听得里面极为吵闹。

心里不禁犹豫了一下,上次自己所里出手,所长林遂极为不快。西城所句皆为贵人,豪奴遍地,动辄得咎。

心里打定主意,进门维所长之意是从,不再自作主张。

整理一下,漫步进去。

新转正的警察林喜一眼看见了,立刻甩开纠缠自己的人,一步当两步跨:廖副所长,您可算来了。

廖化脸抽动了一下:林前辈!所长又不在?!

林喜有点尴尬:这个?嗯,是不在!

不过,脑子转的极快:今天是咱们所的分赃会。所长怕出事,压着贵重财货去总局了。叫你来主持。

廖化一脑门子问号:分赃会?

林喜解释:就是福利分配。库里超过时间的赃物,许咱们自己处理。论堆,一堆一个铜钱,就是五分钱。按职务高低轮着挑。

廖化小心翼翼:那还是等林所长回来,他挑完再说吧。得尊重领导。

尊重他个屁!

老警长张纸鹤穿着便衣,破口大骂:没见过这么独的?一个铜子,第一个卷包金银的。

林喜是所长的衷心狗腿,大骂:姓张的,你嘴巴放干净点。

犹豫一下,有些忌讳,不便对骂,挥拳就上,两人立马互相揪住,对锤。

只是两人似乎都不敢下死手,搞得像老娘们猫斗,场面十分难看。

周围正警辅警都不去拉,倒有些冷言冷语:

小心啊,打着了!

得收着劲啊。

爷两就不去唱戏啊,一尊死角。

廖化无奈,他也支使不动这些警察,偏现场自己官位最高。

无奈只好一甩黑索,抓过架子上的两条捆绳。

跨步直上,虎爪拢下,手指搭肩。老张和林喜便觉得一麻,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做声不得。

绳子背捆双手,和右脚又困在一起。正是老家刑不上教的独角老鼠捆法。

然后,一人屁股上一脚,沿着石板地滑行七八步,面朝院墙,鼻子略沾了点墙皮灰。

这些动作,都是迅如闪电。以至于有人当时咋了下眼,院里就安静下来了。


2018-09-16 15:01:59
2018-09-18 18:23:52
4366365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番外200 2

嗬!

大家伙沉默了一会,接着便热闹起来。

几个老警察笑,一个说:廖副所长威武!

所里内勤也是新人,是个战功受伤残废的独臂宗室安置过来的,不过托皇帝重用宗室的福,本是白身也混了个男爵身份。

他虽然人很老实,却是傲气内存,非常看不起下等人出身的这帮油条警察,反倒是对廖化很友好。

他过来说话:廖所长,要不要喝点茶,休息一下。

廖化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多谢梨老师了。既然今天是分赃会,请大家先按职务,后论资历,排队分赃吧。

满院子窃笑。

一个老警长:老梨啊,打开库房。我表个态,副所长初来乍到不容易,库里脏物总做一墩,都归廖副所长了。

旁边一起起哄:都归副所长!

外边有人大骂:你们咋不去巡街?不知道今天是送蜂窝煤的日子吗?

众警察还声叹气:走了!巡街搬蜂窝煤去了!

立马人走的干干净净。

羁绊犯人的监室也不上锁。

廖化不禁皱眉:这不怕犯人跑了啊?

老梨叹气:才不傻呢?谁敢跑啊?局里老梅到处抓人,往黑砖窑送。现在几个警长盼着他们跑呢?再抓住,就是逃犯,直接给老梅,换个零花钱。

廖化叹口气:那看来库房也是空了。我走了!下月再见。

老梨却不让他走:你先别走,喝杯茶,陪我一会。段候局长家公子还在咱们库房里呢。我招架不住这两个少爷。

那好!

廖化坐下,往库房看了一眼:局长也买赃物?

老梨笑他:局长哪能当成那样!也就咱们,才沾点都看得见的小便宜。

老梨叹口气,小声:不肖子孙!

就听见库房里,噼里啪啦开砸东西。

廖化就要起身,老梨赶紧一只手摁住:别去!


2018-09-18 18:23:52
2018-09-20 22:04:53
4367094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番外201 5

廖化不满:就算局长家公子,破坏公物也应当制止。

老梨:不是公物,是他家自己的东西,局长让寄放到这里的。

廖化悻悻地坐下:败家子!哈士奇!拆家穷!

老梨大笑。

然后自问自答:你想知道砸什么呢?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老梨开讲故事。

当初老梨在部队,刚入伍时,局长段候云中当他的班长,一个锅里吃过几个月饭。然后人家局长就提拔高升调走了。

不过那几个月,作为老大哥,局长还是挺把大家当兄弟的。局长家的事,大家也都知道。

段候云中的父亲人品很好,会门手艺,炸油条!非要带着段候云中出摊不可,教他手艺。

局长脸薄,为了不当小贩,才入军队躲避。老梨是由于宗室身份,强迫入伍的。

当时段候云中开始的发迹与大名鼎鼎的段候城并没关系,完全是靠自己。

后来段候城威名大震,段候云中作为他仅有的族人,也被重视,景和帝大力提拔。

官越来越大,总算摆脱出摊炸油条的命运。

后来老爷子琢磨教孙子也左,也右。

两孙子打死不干,趁朝廷给爷爷爵位的机会,勾结大珊栏派出所把油条车藏了起来。段候云中默许。就是老爷子不死心,逼着他找,最后藏到这里了。

今天估计两孙子怕后患无穷,过来把东西砸烂。

廖化听到这里,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油条车?!

快步流星就过去。

老梨没他快:唉---

廖化还没到,就听的一声欢呼:哥!我找到了!

立马砸东西的声音消失。

哥哥也左:真的?我看看!还是真的勒!

弟弟也右:哥你说,这松江沙家可真够坏的,这银票藏到车推手里。你说他们啥时候干的?咱爷爷咱爹就没发现?

也左:也不算坏!要不然咱两不炸半年油条,爷爷也不会把油条车给咱们两的。[**]分啊!我是老大,这油条摊该我继承的。

也右大怒:凭啥啊?还是我找到呢?不平分,我找爷爷告你去。

小气样,平分,但我得多拿一块,不能白当你哥!

行!

哥两乐呵呵地出门,不认识廖化,对着老梨:梨叔叔好!我们走了!这些破铁烂木头,麻烦叔叔清理一下,扔垃圾吧。

老梨客气:那可不能乱扔,不要了?那我上帐,再处理。叔刚来,肩膀窄,扛不起事,不能让人挑错。

廖化已经看了一眼,一眼就扫尽了,心痛无比。

出来:老梨,五分钱。库房这些东西归我啦。记账吧。

老梨看看段候家两小子。

也左:嗨!兄弟,你有点意思啊!东西是你的啦。

也右:赶紧走!忙一上午,我饿了!

两兄弟就要出门。

廖化背后冷笑:就这么走了?

两兄弟漱然一惊,左右一分,方才转身,拿住架子。

相对一时无言。

也右一笑:哥你说的对,这个人有点意思!

也左是兄长,稳重点:梨叔叔,这个人是谁?

老梨拿着账本惊呆了。

廖化接过账本,签字。

然后回答:我是这个所的副所长廖化。

也左皱皱眉头:啊!你就是廖化啊!听说过。阁下有何指教啊?

廖化一指库房:当初我第一眼看到这个油条锅,就忍不住停下了脚,仔细观看。

这才是真正的好锅,是真正亲自炸过油条的人才能看出好的好锅。

这个锅明显就是用过多年,是当初用他的人认真设计的,单独倒模出来的。

炸几根,炸大批,煎鸡蛋,炸鸡腿都能用,少量不会废油,大量炸,油面慢慢降低到小槽,也绝不会积累大量。

可以想象,他的旧主人是个很有诚意的卖油条的,每天都用新油。

可现在呢?!

廖化掩饰不住的欣赏与难过。

也左也右哥两对看一眼,忽然也有点难过。

也右:你早说啊,这么懂我爷爷的好处,我们可以送给你的。

也左掏钱:我给你点钱,你把它修好,自己用吧。

两哥两心有亏欠,低头要走。

廖化又冷笑一声:你们还想这么容易走?


2018-09-20 22:04:53
2018-09-23 20:25:20
4367825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番外篇202 1

段候兄弟毕竟还是年轻气盛,怒气上涌。

也左开言:廖兄弟,我们敬你是个英雄。刚才的话,敬重我们家长辈,我们也当作良言逆耳。

可你再三逼迫,以为我们兄弟好欺负吗?

也右: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武勇第一,是个什么成色?哥,你先上!

老梨差点没笑出来。

赶紧过来,打平:算了,算了!看我的面子上,各让一步。都是一个系统的,打起来,不像话。

向也左也右:老大人的官声重要。你们打赢了,要传出去,不知道多少混账败坏呢。

向廖化:你这刚办了两个!再动手,别人会说你的跋扈的。

也左也右斜眼一瞧:墙根面壁跪着两个呢。还困着绳子。

也左瞥一下嘴,也右:这还让人出门见人不?

倒先泄气了。

廖化想了想,忽然看见大鹅托着太九,外边等他呢。

太九倒是真快。

摸摸嘴唇:看在都是同事的份上,放过你们了。

老梨松了口气。

但廖化很快便有疑惑:你们制服怎么乱穿,你们现在什么职务?

段候兄弟立刻非常尴尬,哥两是白身,平头百姓。大战时,跟随父亲,没有人头。段候云中的爹赐爵后,怕人揪着了,没给哥两安排出身。

反正也不急,就算段候云中和段候城两人忽然意外,哥两也会有出路的。

廖化上下牙齿一磕:两个刁民!

欺负人不带这样的!

哥两一言不发,一左一右,分进合击,也是常打架练过的。

也就是一个照面,廖化透肩拿麻他们,言语不得。

跪倒,三角老鼠一捆,一脚一个,也去面壁了。

太九一跳,直接蹦到廖化肩上:廖化,你干嘛呢?一车破烂啊!

廖化这才展颜:不是破烂!这是个很好的油条摊。修好了,我就出摊,卖油条去。你看我的管区,太监禁卫军皇城司人过人往,一个小生意都没有,这可是独家买卖啊!

太九:修得好吗?烂成这样!

廖化很有信心:我会木工。锅虽然烂了,当小黑会吐火,可以叫它过来当个焊工。

太九:好主意!你等着。

掀起上衣,往肚皮袋里掏。

拿出来个小黑板砖,一翻是个折叠的,又在中间一拉,拉出来个套叠的金属杆。

廖化指着金属杆;这是个啥?

增益天线,小黑那边算长途了。启动!

就听的板砖里出声音:西河县罗小黑广播电台,为您献上一首歌:小狗狗,黑黝黝。主唱:罗二黑。现在我们把时间交给二黑五五乐队。

太九说话:先别唱了!我是太九,长途!门派内部通报!支流部落,隔绝非相关人等。

三长老请吩咐!

廖化要开小生意了,卖油条。小黑你过来,先当回焊工,大伙好早日吃油条。

欢呼声!----

小黑拿架子:我去当焊工!你知道不,我现在是成功的企业家,大老板。

嗯?!

噼里啪啦!

别打了,我这就去给廖化当焊工。


2018-09-23 20:25:20
2018-10-23 21:19:50
4372414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三 2

廖化忽然愣住了。

这时回返的王大舅坐在地上,眼泪哗哗滴流下。

廖化有些不知所措,迟疑一下;大舅,知道刚才是谁吗?

王大舅泪眼婆娑:知道!是周相他老人家!

王大舅拭泪:当初老师临死,我和你大伯伺候他。他反复叹息:不见周公!

待我死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告诉老师,又见周相。

就在王大舅和廖化重演之时,济宁府治安局运河派出所里,惨号不断。

蹲在墙角一大帮本地警察,其中刑不上哥两浑身也是哆嗦。

刑不下说:以前爹说过的事,看来都是真的。事涉谋反,真的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刑不上吐口吐沫:先保自己吧。我看省里来的黄总捕头看咱两个眼光不善。

这时大堂出来人,局长看了一眼:大家都进来吧。

大堂里,大家聚在一起,好些人手或者衣服上都带着血。

黄总捕头起身:时间不早了。天明之前,必须得给巡抚大人和上面交代。文书开始记吧。大家捞干的说吧。您是坐地虎,刚才喧宾夺主了,你先来吧。

局长起身:黄爷客气了,办不成事,我那是死难赎罪。黄爷是帮我了。剪短直说了。

公主外出受惊,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竹竿巷有个铺子的小儿子做个扫把。

有个人给他一块金币,把扫把换走了。

那个人是谁,长什么模样?都没记住!

局长说到这里,脸抽动的很厉害。

然后,有外地过来的独行盗,落地。提供住处的本地混混说了这事。

本来治安局通知过黑道,决不许作案的。

独行盗艺高人胆大,本地混混也昏了头,天一黑就动手了。

为了问清这回事,本地蹲家里的黑道大佬都是惨遭酷刑。

万没想到,偷出金币很顺利,走的时候,出了岔子,踩碎老瓦。那家尿炕起来的小子直接拿长朔一捅。

独行盗受伤踏着房顶跑了,就在公主出行不远,出血过多,坚持不住,摔了下来。


2018-10-23 21:19:50
2018-11-11 21:26:44
4375462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四:善后 3

局长说到最后,叹了口气:情况就是这样。如今各路衙门都在府城,容不得半点谎言。

黄总捕头看看他:说善后的事吧。我先铺垫一句,我得对省里负责,并非给大家过不去。

这是实话,并非推脱。不然日后,我老黄再下来,就不好劳动各位了。

我说个底,这事临清已经出过了,按事故大小,比临清小。但坏处两条,放在省里头上,临清济宁都是辖区,这是再犯。

老黄冷笑一声:其次呢?万一再来一回?

老黄不禁惨笑:我老黄人头献上后,不再连累家人,就得感谢朝廷恩重了。

算了!不说了,眼窝子太浅,不中用了!

局长到底是利落:我来说处置。今天抓回来的人,凡是有关的江湖大佬,立刻处死。除去这些死有余辜的,那些嘴硬,不懂事的东西,既然已经动过大刑,也处死,以免日后报复;其他的,关起来再说,全杀了,日后也麻烦。

说过这些,局长有点犹豫,吞吞吐吐,老黄狠瞪了一眼。

局长吐了口气:咱们也得有人出来交代负责。

老刑哥两立刻紧张起来。

局长艰难开口:出事的地方是越河所,陈所长和田局长,会自杀谢罪。

局长脸色灰白,低下头,挥了挥手:大家散了吧!不要多说了,别再坑了两人全家。

底下无不震惊至极。

过了好一会,互相看看,才出了门。

老刑哥两出去,走了一段,天已渐明。

对面走过几个人,一个是索大壮,一个是管粮库的孟夫子。

老索停下:早!

老刑疑惑往背后一看:你这是?

老索骂:出息点!多大的事,见多了,就好了。

也不用他哥问:我去给田局长,陈所长帮忙写遗嘱去。

老孟是你们局里请的见证。

别张这么大嘴,闭上。

懂得道理吧。

你们这新上任的局长在官面上,算是厚道了。

以后别往死里得罪他,厚道归厚道,手也很黑。


2018-11-11 21:26:44
2018-11-18 21:03:56
4376392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五,干饭 2

老索骂完,看看刑家哥两还是没啥劲头。

大怒:长点志气,抬起头走路,别给我丢脸。

孟夫子一边看不下去了:别这样!

温和地对刑不上:刚才我看着你们关刑侦的蓝局过去了,拿着酒瓶,一屁股就坐到卖早点那里了。你们两去劝劝,大早晨就喝,可是不好。

刑不下:连我都想喝点,咋劝?

老索:傻到家!不用劝,陪他说说话就好。

俩下分手。

往桥头走,蓝副局长抓着酒瓶子,眼直勾勾地看着运河水。

一边摊主吓得不得了。

刑不上过去:给我上三碗米饭,海带卷,豆腐泡,辣椒各放一整碗,别忘米饭里倒汁。

倒把摊主吓一跳:老刑!不!刑所长,我是小本买卖。

刑不下丢过去一块银元:够了吗?

老刑作势去抓钱:给多了!

摊主赶紧上饭,倒是机灵,知道有蓝局一份。

蓝局还是没啥反应,老刑给兄弟打眼色,上手:蓝局啥酒啊?我尝一口!

蓝局也没挣扎,放手。

老刑大呼小叫,要酒杯子。

就在他拍桌子的空里,蓝局开口:白天还有公务,不能喝酒。

于是三个人无言,闷头大吃起来。

风卷残云,吃完了。

蓝局继续发呆,老刑哥两个陪着。

过了一会,蓝局开口:运河所的老陈是我仁兄弟,我爹和他爹当初也是仁兄弟。当初遇到马匪,我受重伤,是他背着我,跑回来的。

开了口,蓝局精神好多了:老五,那时候是你带队,自己在后面挡着。是我教老陈编的瞎话,推卸责任。

刑不下点头:我知道!当初我是头,棒子就该我挨。除去咱仨,十多个兄弟都死了,那点委屈不算啥。再说你们家大人也过来陪礼了。

你提拔后,暗中也没少照顾我这个废人。这心里都有数。

蓝局泪就下来了:我这回不是不肯出手啊!我是真救不了老陈啊。

刑家兄弟也是不知如何相劝,只好陪着。

摊主小心翼翼给每碗添了半碗粥。

蓝局端起,一口干掉,起身就走了。

老刑看着他的背影:靠!回魂这么快。

刑不下劝他:三哥!以后别背后说人,这不好!奥!酒你拿着回家喝吧!


2018-11-18 21:03:56
2018-11-27 21:38:01
4377846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六长槊 3

刑不上提着酒,倒也没回家,直接就近拍开马家小店的门,寄存到那里。

各行都有规矩,马家小店相对于摊位,是早晨不开门抢生意的。

但到了中午,他家门口的小摊必须离开。

马九问了问,在酒瓶上贴条写上老刑,就放起来了。

老刑回到所里,安排了一下,倒头就补觉去了。

这个时候,黄总捕头已经到了济宁知府那里。老巡抚和青州统领在院子里,一起听汇报。

桌子上放着证物,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一柄漆黑的短剑,一个红铜槊纂,还有断成两截的套筒把的竹剑。

桌子旁边一个兵器架,不过只放了一个长杆,高约十尺。

青州统领没心没肺:乖乖!闹个大动静,动了长槊了!

老巡抚叹了口:小刘闭嘴!

抖抖报告,指指黄总捕头:捡干的说!

在外边气势逼人的黄总捕头恭敬无比,一弯腰:两位大人请看!

打开小盒子:这是块军功金牌,上写八个字:斩将拔旗,勇冠三军!,背面为时间缘由,上写:京兆平叛,景和十年。

刘统领看见盒子,其实就不淡定,一把抓过手里,反复地看:我的亲娘来!头一回见这种金牌。老子才拿过一块银牌。

不对啊,京兆平叛才过去几天,这个金牌就到这里了?这是谁的?

老黄摇头:不知道!本打算私下去问问殿下那边的西府大人们,不过听省伺候人说,大人们脾气不好。所以属下想让大人们先过目,再去问。

老巡抚点头:很好!你很明事理,哼!的确问不得他们。小刘啊,你是军队的人,你说这是何人的金牌啊?

刘统领摸摸下巴:唔!这是下级军官或小兵。高级军官赏金牌,都是精制彩币,可以传家陪嫁的。中级军官一般得不到金牌,得到了也是得先写指挥若定,或进击如火,或不动如山什么的。

这个人是个勇士,勇冠三军至少人头不下于三十个,斩将夺旗是最少击杀敌军主帅。

京兆平叛,两个叛匪头子,这个不是杀了伪东王,就是伪北王。北王说是图国舅爷杀的。那这个人是胡膏的手下猛将。

老刘极有条理。

跟在老黄后面的治安局长捡个空,抱拳:大人,下官大致猜到此人姓名。

哎吆!谁啊?

局长:此人名叫廖化!在京西学院上学,参加过平叛。据说孤身前进,击杀贼首,阵杀百人。现在放假回家,属下击杀伪慧王时,他也出力甚多,而且淡泊名利,不愿扬名。


  • 本帖 1 回复
2018-11-27 21:38:01
2018-11-29 21:16:39
4378305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七,换了个扫把 2

唔!

巡抚大人思考了一下,好像有点不确定性:廖化!我听着有点耳熟。

抖抖报告:这么说,廖化拿金牌换了个扫把。

刘统领:是个金扫把!对吧?

一时间,大家都非常尴尬!

局长鼓足勇气:回大人!并非我们异想天开,看上去就是如此。下官不敢撒谎。

这时,巡抚秘书低声说了几句。

巡抚连连点头:这个过去了!说下面的。

大家都疑惑地看看秘书。

老黄赶紧:这四个,是最紧要的。这柄短剑,其实是长槊的槊首,是在刚撤职查办的田中一家里搜到的,那红铜攥是平衡槊首的,是在出事哪里的派出所长陈某家搜到的。

那个长干,就是朔杆,那家铺子,卖扫把的小子,把他的玩具套筒竹剑,插在长杆上,捅刺屋顶飞贼,断了半截入体。

这时刘统领已经把和过了:这明明是一套吗?怎么分了三家。还有铭文?我看看是啥?

啊哟!我的娘唉!这不是个梨字吧?成祖皇帝的长槊?

这时局长出来:已经问过田局长和陈某了。

这就是成祖爷当年用过的一把。说是成祖招降天理教大将宇文孟,赠给同样使用长槊宇文孟的。后来太祖成祖过世后,宇文孟造反,激战死于兖州城下。

这把长槊就留在民间,辗转落在陈某祖上手里。但是朔杆损伤,陈某那槊首配上短把,打土匪为了保命,当短剑用,大家都见过,但不知道宝贵。

后来当了所长,有点家私,就想修复完整。

这家铺子接的活,送到南方去修了,据说花了三年,赔了一大笔钱。

结果槊首被爱收藏的田局长要走了,朔杆修好回来,陈某拒绝取货。就分之三处了。

要没这事,飞贼偷了就跑了,也不会跑半路大出血,房顶掉下来了。


2018-11-29 21:16:39
2019-01-02 21:31:41
4385747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203 不嫌弃 1

片刻之间,一只白翅膀的小黑狗出现在空中,拖着一条火红的尾巴。

小黑吐着舌头,哈哈地喘气:廖化!借你肩膀一用。

落在廖化的右肩,继续呼呼地喘气。

太九往空中一跳,也立在了廖化的左肩上。

廖化左右一歪头。

太九跺跺脚:我必须得宣誓我的领地主权!小黑,歇完了,下去!

廖化无奈:没事!呆着吧,反正也不沉,不压肩。

小黑感谢:多谢掌门!放心吧,我不会登鼻子上脸的。掌门,你的头顶,永远属于伟大的太九三长老。

太九呵呵大笑:算你懂事!

廖化大怒:谁也不许踩在我头上。

老梨则是一下看呆了。

却在此时,一只金色肥猫披着袈裟,人立而入。

竖起一只前爪,高念: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顶桃花始盛开!

善哉!善哉!

诸位施主,贫僧苗三这箱有礼了。

廖化直接过去,抓住它脖子上的死肉,拎起来,教训它:

现在都快到冬天了,哪处山顶开桃花?

还有啊,我不告诉你了吗?

朝廷有规定,除去特俗情况,无论是否有合法宗教身份,都禁止到国家公务衙门化缘,传教。否则拘留七天。

苗三无所谓,只是问:拘留所管饭吗?我今天还没吃饭呢?

老梨倒认识他,喜的不行:廖所长,你把大师放下来,我倒还有半个啃剩的肉火烧。还望苗三大师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赶紧拿来。

廖化无奈放下,问他:你也听见广播了?

苗三火烧三两口下去,点头:嗯!不是门内通知吗?当然都听见了。寒山师兄说,那天开张,再过来。我没事,先过来瞅瞅,需不需要我把大伙都驼来?

廖化吓了一跳:不捉急!不捉急。

小黑到懂事:掌门是不是没钱了?大伙可以凑钱,救济你一下。或者杀个大户去。

狐狸尾巴四红:掌门只管说话,要多少,俺爹有钱!

老梨盯着:你爹?

四红高高升起:俺爹乃三品大员。官拜轨道局局长,胡膏侯爷是也。


最后于2019-01-03 11:20:02改,共1次;
2019-01-02 21:31:41
2019-01-17 21:56:16
4388421 复 433786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2387`14163`1141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7-22 09:45:22`0
第八,家常 2

太阳升起,廖家湾的河水一翻,大河断流。

两度水墙之间,王家大舅抱拳一礼,套上手风琴,转头就走。

琴声悠扬,放声高歌菜肘子:

六月天,

刮大风,

下大雨。

河里掉进去个小老鼠,

不得补得支部得(象声词,意思为呛水,要活不成了)!

----

廖化黯然转身,往家里去。

太九站在他的肩膀上,回头看看摇头摆尾的王家大舅,叹口气,双手一踹,直接来个农民蹲,眯上眼睛,一会就睡着了。

----

京兆西城,段侯城府前门,天色还稍有点暗。

密保局老时局长来到门前,段侯城的跟班段震南过来引路。

他倒也机灵:大人说,今天议论公事。两位少爷没敢过来迎客。

老时唔了一声,回头对儿子:千峰,你回去吧。

时千峰百般不乐意,气愤地说:咋不早说?我还能多睡会!

打着哈气,气哼哼地走了。

王德顺过来了,瞅瞅没说话。

楚国公楚襄和驸马秦越一起也到的。

楚襄还教过时千峰,大怒:这是小的时候,没舍得打,才惯出的毛病。

老时不爱听他说话,直接就进门了。

段侯城坐着轮椅侯着他们,问还需不需用早饭。

大家都摆手,于是命令上茶水点心,各自随意。

屋外立刻关防,只是屋里王德顺还站着。

段侯城看看秦越,他说话干脆利落:秦越你往下坐!楚襄你坐秦越下手。

除去老时,王楚秦三人都极为尴尬。

段侯城:今日与沙家说闲话。我与德顺为主,时局长监督我们二人。

老时咳了一声:还是德顺监督为好。

段侯城也不废话:按理当如此,但圣亲王有言,旧事翻过去。您是前辈,他们那边没有对等的人选了。

老时点头:也好!王公公,可坐于我的上手。坐吧!正事要紧。要真按规矩,没凡安排。

王德顺也就坐了。

楚襄眼珠子一瞪,王德顺哪里会怕他,眼睛一闭,不理睬。

秦越忍不住要说话,段侯城直接堵住:今日本不该让你和楚襄过来。

接着:今天你们两人无发言之权,只做旁听,等会坐椅往后。

老时笑笑不语。

楚襄忍不住:为什么?

段侯城:叫秦越来,是因为日后,他应该知道些事情。叫你来,为的是太史公身份,知道这些,有助于你想通旧事,早日完工史书。你把嘴给我闭紧了。

这时,段震南进来:沙家人过来了。

请!

沙千里几人进来。

段侯城等人在左,沙家在右。

段侯城介绍:御林王德顺总管,时局长。后边是两个闲人。

沙千里自然都认识,秦越这几天一直都见。楚襄,没正式见过,但模样也还是知道的,沙发进门时也小声说了。


  • 本帖 1 回复
2019-01-17 21:56:16
帖内引用

/ 2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