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控制香港权力 -- hwd99

本楼:阅 13624 复 38 🌺283 🌵0 最近: 复0 🌺 🌵0
2019-08-02 21:43:49hwd99
香港问题的根源在于外国人控制香港权力

第一,外国人控制香港司法权力。

香港绝大部分法官都是外国人。法官权力是国家主要权力之一。港人治港变成外国人治港,致使分裂势力做大,他们要搞乱香港,破坏香港发展。

外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掌握司法权的现象,很多人以为自从新中国成立之后就在中国的土地绝迹了。国家独立的重要标志,就是司法权独立。旧中国中国主权不独立的重要标志,就是司法权不独立,存在着治外法权现象。没想到,回归中国二十年之久的香港,还让一帮老外掌握着司法权。

怪不得占中反华分子那么有底气。虽然要面对警察的执法行为,但背后有法院系统的充分“理解”。香港警察行使的行使权,不仅仅要受司法权的制约,而且在香港引以为豪的法治体系里,法院的司法权地位是在行政权之上的。法院可以判定行政权的行使是否具备合法性,而行政系统无权确定法院的职权行使是否合法。

外籍法官对7位香港警员的诡异判决是“偏哨” - 环球视野 -

http://www.globalview.cn/html/zhongguo/info_16319.html

香港法官,为什么大半不是中国籍?-康振宇律师的博客-搜狐博客

http://lawyerkangzhenyu.blog.sohu.com/324089432.html

此文是辩护词。

第二,香港货币发行权力交给了美国人

这是因为香港实行依据美元发行货币,而且按照固定汇率,也就是按照固定比例。在这种发行制度下,发行的港币与发行银行储备的美元是按固定比例一一对应的,港币实际成了美元代用券。这与过去西方国家依据黄金发行货币,货币成了黄金欠条,是类似的。这等于交出了货币主权,尤其是货币发行主权。

按照依据美元发钞的实际操作过程,有两种方式向市场投放港币。第一种是香港企业出口物资到国外赚到美元,再拿美元到银行兑换增发的港币,这种情况也可视为外资拿美元到香港银行兑换增发的港币,到香港市场购买产品;在这种方式下,香港市场上物资减少了,货币反而增多,从而在两方面推动物价上涨;另一种是外资拿外汇到香港商业银行兑换到增发的人民币,用于投资,例如购买工厂等,单纯在香港增加货币,从而推动物价上涨。这两种方式都是依据美国购买香港产品和工厂的需要来发行港币,而不是依据香港市场需要来发行港币,必然导致港币的发行失去控制,要么过多、要么过少,这是造成香港物价不稳定的主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美国要实施各种支持反对派,以及收买培养洋奴活动,都只需印钞到香港兑换港币,就可以得到所需要的资金,从而可以长期不断地进行文化侵略活动。

第三,美国和西方长期在香港实施文化侵略,培养离心离德的文化思想,影响民众

由于香港上层大都是英国培养的,把持香港教育领域,实行倾向西方的教育。此次有年轻人宣称香港是一个民族,应该独立,著名数学家丘成桐授以“可悲”、 “不幸”来形容,认为这是因为香港过去十多年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导致年轻一代对自己的文化根源缺乏认识,未能建立与中国的感情所致。丘教授直指,回归后教育政策制订者难辞其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以及加入通识教育都是一个灾难!“教改大错特错,不教历史是绝大错误,所谓通识教育是假的,真正的历史内容学生是必须知道的!” 对比文革时代,香港同胞积极响应,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公开要求英美离开香港,香港回归祖国,形成鲜明对比。参见:

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的前前后后_风闻社区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35862

根本原因在于,精英们一方面将英美精英想象成天使,另一方面则是对自己的治理能力严重信心不足,于是,就拿香港做试验田,将香港交给西方来管理了。国内所谓引进外资,也是同样道理,让西方资本家印钞,就可以购买中国工厂,来管理中国工人搞工业生产。但大部分收益也就被西方资本家拿走,形成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

通宝推:燕人,住在乡下,莫问前程,
主题:4416871
2019-08-03 00:29:04高中三年
借贵楼贴点相关提示

借贵楼贴点相关提示

1。先后有,香港大资本家加入抗议活动,其中大量政协委员吧,李嘉城儿子还是常务委员。昨天香港公务员万人集会,这一队算半体制。香港国有银行响应罢工号召,这一队算全体制了。总之这几股怎么都不能算是“脑残港灿”。

2。华春莹最新发言: “同时,我们希望记者朋友们在报道时,一定要把普通香港市民的诉求与极少数激进暴力分子的暴力违法活动区分开来,千万不要让广大香港市民被极少数激进暴力分子绑架。” 我读出的中心词是“普通香港市民的诉求”,而且差点说漏嘴“正当诉求”。

一点材料而已,算不算信息,俺无能为力

帖:4416893 复 4416871
2019-08-03 01:32:14pendagun
一切外部显露出来的问题都是内部问题的表症

邓式改开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脱离群众路线,脱离群众监督.一切的病根来自于设计师纠集官僚和传统文人发动政变后对文革的全面否定.

文革在积贫积弱农业国转向工业国的基础国情下发动,物质基础极差,外部面临美帝,苏修核武库急剧扩军,身处冷战巅峰,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随时可能由一个微小的冲突链式扩散而全面爆发的环境中.内部面临对农业社会物质和文化需要全面改造以全面适应工业社会艰巨任务,而工业社会的科技,人才培养都几乎都要从零做起.这种情况下主席用他的巨大声望发动了文革,物质不够,精神原子弹来凑.剧烈的文化冲击对已经深受千年儒家毒害的中国社会是洗筯易髓的痛苦.特别是对于自认为士大夫的官僚阶层和传统知识分子.以住绝缘于体力劳动的官僚和传统知识分子要和劳动人民一起参与劳动生产(虽然劳动强度远远不及普通劳动人民,生活待遇也普遍在中上部)."六亿神州尽尧舜"是主席公开于公众纸面上的乐观,"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是对身后劳动人民与官僚及传统士大夫阶层对垒结果的悲观."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预测与事实完全相符.主席的伟大之处在于,在明知必败的情况下仍然发动了他的"晚年错误".打文革这针"预防针"总是会痛的,但与苏修的亡党亡国相比那又算得了什么.

未来总归还是有希望的.中国人民一如即往的在进行大规模的劳动生产,以全球不到20%的总人口生产了这个世界上50%以上的工业财富.总体工业水平以万国造武器对原子弹到"外国"(中国以外所有发达国家)有的我们也有,已经没有外部敌人能击倒我们.而内部危机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向主席的这杆旗帜靠拢的情况下终归还是有希望的.毕竟历史还是由人民书写的.

通宝推:hwd99,桥上,
帖:4416904 复 4416871
2019-08-03 04:24:24袁大头
其实根源就是土鳖的斗争性丧失了

现在对叛贼的所有进攻都是以一国两制,中央不干预夯港内部事务为理由抵挡。外籍法官问题从14年占中就分析出来了,现在还是如此。教育没有去殖民化早就吵吵了,N年过去还是一个鸟样。只依赖资本家治理夯港,不团结依赖普通百姓不行,这样的论点也早就呼吁了,结果上街的人越来越多。

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工作,有哪些改进?那些吃中扒外的外籍法官有没有死一个呀?占中三丑能不能有个车祸呀?拿外国护照的反中人士,夯港户籍能不能被吊销呀?美国领事馆一千多人的规模能不能压缩呀?港独份子在大陆资产能不能被没收,中国夯港护照能不能被没收人驱逐出境?与其交易的大陆公司能不能被罚巨款?......拿了一手好牌,却把牌打坏了,看着来气。

帖:4416914 复 4416871
2019-08-03 09:56:57高中三年
就是这个理。现象归现象,都推到“香港人”头上说不通。

例如,现在这一拨法官是梁振英任命的,梁振英是人大任命的,人大+政协本身就有很多外国人或外国人家属。梁振英现在是政协副主席。

最小的例子。回归前有中国历史课,现在取消了。

又例如,最早香港警察,一等英国人配枪,二等印度人配枪,三等华人配警棍。华人一直在斗争。香港警察政治部(1995年解散),由英国军情5处直接指挥,华人警察也一直斗争,反映在无数影视作品里。

前几天刚开始讨论,有人质问本人“你在指责中央政府吗”,或者把问题归咎于“从前内地穷,香港人有认同感,现在香港人穷,心理不平衡”。

帖:4416953 复 4416914
2019-08-04 06:52:52
yg1993
上次占中这都五年了,奇怪怎么中央一点措施都没有?

帖:4417148 复 4416871
2019-08-04 07:30:38独立寒秋HK
司法当然有问题,但危害更大的不是司法而是行政

香港现行的制度不是三权分立,而是行政主导,理论上行政权是要高于另外两权的,但硬是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问题首先出在港府。

不要认为特首是中央任命就想当然认为港府没问题,实际上港府问题大得很,其危害甚至大过司法权旁落。

如果说司法里外国法官是明确的立场有问题者,港府主要官员大部分其实都是暗藏的卧底。回归时为了顺利过渡,也由于投降主义思想占绝对上风,因此采取了对港英政府架构照单全收的办法。基本上就是换了面旗,其他照旧。

大家可以想想,历史上我党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有相当经验,你见过哪个国民党起义部队是只要换面旗、换个领章和帽徽就能行的吗?这些起义部队我党是统统要派政委的,有些也派一些军事干部,但政治工作人员是一定的。政委到了起义部队是怎么掌握部队的,一般是发动士兵,忆苦思甜,基本上是要给战士们重新换一下脑子,灌输我军的政治理念,这之后部队才算掌握住可以用了,在政治工作完成之前,部队实际是名义上投了共,但思想还是国民党的,随时有机会反叛。

但我们在香港,恰恰就是犯了这个错误,简单换了面旗,就以为完事大吉了,其实那些港府官员的思想全都还是港英的,用他们掌权,出事是正常的,不出事那还真是走了大运了。

通宝推:三笑,天马行空,pendagun,逍遥蜀客,hwd99,从来,
帖:4417157 复 4416871
2019-08-04 09:55:04红尘无极
嗯嗯

道理台上诸公都懂,可是为什么还出现现在这样情况呢?是因为自改开党上台就已经把党的法宝群众路线抛弃,玩起了顶层设计,把自己的盟友和基础工农抛弃,和资本家旧贵族旧文人成了盟友。想想在大陆都这样做,难道去香港会联系广大基层群众吗?去香港还是资本家的座上宾。所以真共那套改开党玩不了,既然玩不了就应该玩不换思想就换人,可惜这也不玩,却玩起了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这个最差的政策,结果是婊子都没当好牌坊也没立起来

帖:4417186 复 4417157
2019-08-04 18:19:10大陆的兔兔
不能以点带面

先前我也倾向认为司法裁判体系过于包庇街头政治运动分子,不过梳理一下以后,觉得这些裁判官其实一向如此。港英时代的张子强几次脱罪,抢劫银行运钞车一个亿都能无罪。另外就是我看到一次判决,有个国内强权二代公然挑衅藐视特区法庭,法官忍住怒气,只是口头提醒连警告都不敢。所以啊,作为食利(势利)阶层,这些裁判官也是墙头草。

我看过BBC有个专题报道,就是占中运动之后,其实司法系统还是系统清算了一些暴动分子。一些被判入狱,一些被逼得流亡海外,有一些甚至缺席审判。BBC记者顾不得颜面,强烈抨击HK的法官政治迫害。HK的司法系统尽管一直比较软,但是把侮辱国旗议员和黄之锋判入狱,裁判官已经做到极限了,我起码知道资本信用社会入狱判罚基本对于个体意味着前途尽失。虽然我们大陆吃瓜群众对刑期极度不满意,但是需要考虑社会主义法律和资本主义法律的差异。

最后,我们不能指望司法来彻底解决社会矛盾,大家都明白社会矛盾空前激化,贫富差距悬殊,年轻人对就业住房和上升通道绝望,街头政治运动涵盖了除资产阶级以外的所有阶层。所以中央从来都很清楚,而且愿意和特区政府来解决这些问题。

我不满的其实是HK的既得利益集团,依旧投机,依然虚伪,连基本的姿态都没有,连任何为年轻人成长做贡献的话语和努力都没有,赤裸裸的展示了HK资产阶级极端的利己主义。打倒HK的大资产阶级!

通宝推:李根,桥上,
帖:4417266 复 4416914
待认可未通过。偏要看 耗株钱:1
2019-08-05 03:08:08custjcy
对,生生把shopping的一国两制玩坏了

要么,就双普选+人大立法23条,如果出了问题,就是香港人的问题。不肯双普选,也不肯强行立法23条,出了问题你不背锅,难道还让香港人民背?

帖:4417412 复 4416914
2019-08-05 05:55:27征夷大将军
这是香港的核心竞争力

没了这个,香港不如汕头等沿海小地市。现在中国英语教育发展很好,香港除了法律,几乎没有其他优势了。中国大陆贪官,甚至仅仅是失势的贪官的各种非法资产是很大一笔数额,这笔钱的经纪业务和其他特殊地方法律(比如允许盗版等)带来的利益足以让香港维持超出大陆一般地级市的经济水平。

站在香港的角度,如果你是香港的有力人士,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你能做得更好?

帖:4417484 复 4416871
2019-08-05 11:46:44家住中坜
部分材料不准确

公务员万人集会和所谓的国有银行响应罢工号召都是个体行为,那个集会是号召所有人都可以去的,并不是只有公务员,几个国有银行的前台响应一下罢工你就把他当成集体行为,怕是不合适吧

帖:4417570 复 4416893
2019-08-05 11:59:26高中三年
是集体行为

公务员集会,由一帮高级公务员局长之类组会发动,有正式旗号,算是一面集体旗。国有银行的响应,也是组织出面响应,比如工会,是集体行为。

帖:4417571 复 4417570
2019-08-05 14:48:21家住中坜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的说法

"超过100名香港政务主任(Administrative Officer)发表联署声明,呼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们附上遮盖姓名的政府职员证,以证明身份" -BBC

无名无姓,随便拿几个职员证来,你要我给你造出上千人的联署也是轻轻松松。

“香港最大工會聯合組織「職工盟」已宣布將響應,另有34家包括匯豐銀行、渣打銀行、花旗銀行、德意志銀行、摩根大通、瑞銀,和中國國有中信銀行在內、近400名員工也將參與罷工。”-南华早报

职工盟的领袖是李卓人,他是个什么东西,你查一下就知道了,400名员工,平均到34家银行,一家也就10来人,这就可以代表所有的银行职员?

帖:4417590 复 441757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