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假如我要在中国投放新型病毒 -- 陈王奋起挥黄钺
共:💬169 🌺1107 🌵15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2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传染病防护是标准操作

患者来看病你又不知道他患的什么病,肯定按高的标准来呗。

帖:4495877 复 4495868
家园 查了啊,五个军人就是疟疾啊,院方反复辟谣了

可是架不住别有用心的人就是不信,非要带节奏啊。

屠呦呦团队讲的很清楚的一个comment(评论,非科研论文,有中文版),希望非洲国家注意。这个症状相似是对非洲病人的知识水平来说的,不是对非洲医生的知识水平来说的。该文提到埃博拉流行期间很多非洲疟疾病人,因为埃博拉症状和疟疾类似,不敢到医院就医,导致疟疾诊断量下降,有的病人失去治疗机会。所以屠呦呦呼吁非洲人民不要重蹈覆辙。

对于正规医生、医院;这两个病区分毫无难度。

通宝推:南宫长万,
帖:4496006 复 4495276
家园 2019 1-8月美国类H7N9病毒演习报告

来自纽约时报搞到的2019 1-8月美国类H7N9病毒演习报告(10月发出),假设起源地竟然是中国!

演习报告

通宝推:白玉老虎,
帖:4496007 复 4495238
家园 太邪恶了
帖:4496012 复 4496007
家园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和约翰·博尔顿在小布什执政期间就关系密切(SARS 爆发于2002年11月 至 2003年7月),而后者被炒的时机(2019年9月10日)和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2019年8月被突然强制关闭吻合。

点看全图

注:约翰·博尔顿和时任国防部长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于2001年11月3日在莫斯科国防部与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谈判。

从1997年1月起直到2001年1月宣誓就任第21届国防部长为止,拉姆斯菲尔德一直担任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Inc.)的董事长。正是吉利德开发了用于治疗禽流感的达菲和用于埃博拉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当禽流感在他后来的国防部长任期内成为人们普遍担忧的话题时,拉姆斯菲尔德在公司的股份显著增加。2020年3月,吉利德努力维护其在瑞德西韦上的专利,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从而引发了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法律冲突。

陈王在article/4478992说过“瑞德西韦的研发负责人是谁,大家能猜到吗?就是石正丽参与署名的这篇文章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通讯作者Ralph S Baric(拉尔夫·巴里奇)“。此人恰恰拿了吉利德6百万资助来 “对抗” 诸如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CoV),寨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等高优先级新兴病原体(high-priority emerging pathogens) (https://sph.unc.edu/sph-news/gillings-researchers-receive-6m-grant-to-fight-infectious-disease/)

在这篇发表于2017年8月的校园通讯文章,提到新兴的致命冠状病毒:“ 在先前的研究中,巴里奇及其同事发现GS-5734(应该就是瑞德西韦)可以防止小鼠中出现萨斯SARS症状,还可抑制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和多种其他冠状病毒。。。吉利德将提供药物和在药物开发方面的专业知识,并根据需要进行实验。为此,我们设置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实验室进行创新研究,这将使这种药物更接近需要它的人。"

点看全图

这一段简直就是预演脚本:

“To date, there are no approved therapies to treat any kind of CoV infection. Coronaviruses are of special concern to public health practitioners because they can jump, without warning, from animals into the human population, and they tend to spread rapidly. The elderly are especially vulnerable. 迄今为止,还没有批准的疗法可以治疗任何形式的冠状病毒感染。 冠状病毒是公共卫生从业人员特别关注的问题,因为它们可以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从动物身上跳入人群(所以美军疟疾患者胃口大开去了海鲜市场),并且易于迅速传播。老年人尤其脆弱。”

“Emerging CoV represent a significant and ongoing global health threat,” said Baric. “For the first time, our studies are providing potent treatment options designed not only to protect individuals from life-threatening coronavirus infections but also to block transmission patterns in high-risk settings. The UNC-Gilead partnership provides an outstanding model designed to protect the public against current and future emerging virus outbreaks.” 巴里奇自己说:“新兴的冠状病毒代表着重大且持续的全球健康威胁,我们的研究首次提供了强有力的治疗选项,这些选项不仅旨在保护个人免受威胁生命的冠状病毒感染,而且还可以阻止高危环境中的传播方式。北卡大学与吉利德的合作伙伴关系提供了一种出色的模式,旨在保护公众免受当前和未来出现的病毒爆发的侵害。”

通宝推:尚儒,侧翼,
帖:4496020 复 4495238
家园 最近河里气氛有点反常

阴谋论过分了。几个ID上蹿下跳带节奏,不讲证据只讲立场,影响很坏。甚至一些颇有声望积累的老河友不惜羽毛。比如开始说新冠病毒只坑中国人,亚洲人,然后不断被事实打脸,直到今天欧洲成了中心还不肯认错。虽然在河里靠一些水军ID能照样得花得宝,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哪个读者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最近的大外宣也是这个路数,各种无脑乱说,最后结果是把欧美同情中国的力量搞得很尴尬。唯一效果是国内人员能够感受到“厉害了我的国”。华工(特别是合并前同济医学院部分),武大等欧美校友会在疫情初期四处搜刮口罩等防护用品,号召海外华人捐赠,支援武汉的医院。在初期几乎是几个核心医院最主要的防护品来源,为了躲避红十字会的截胡,有医院领导需要跑到外地机场接受捐赠物资的。可是现在疫情转好了,宣传口径成了中国NB,外国SB。海外华人成了“家乡建设你不在,万里投毒你最快”的坏人。虽然那些捐赠的华人大部分并没有回国意愿和行为,但是情感上是很受伤的。宣传口给人留下“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实际印象。

总的来讲,和大部分事件结论一样,宣传部门有坏人,适得其反。

帖:4496031 复 4496006
家园 此言差矣

宣传部门确实很多事情做得不好,比如台湾贸易战那些。但是这个疫情的事办的很好,大大提高民族自豪感。我们当年有个同学,出国做千老,找不到对象搬运了班里大美女去。结果如花似玉的姑娘在美国当护士给人端屎端尿擦屁股。丢国家的脸。现在磕碜一下他们太有必要了。最近我们全班纷纷微信关心他们一家,这下出了一口恶气。

帖:4496038 复 4496031
家园 外宣是要服从于内宣的。

比如外交部的那些对外发言,实际上是对内发表的。

真要是想认真搞好外宣,内外宣必须分开。使用外文的个人,要主动隔绝于中文宣传,不允许网络留痕。使用中文,则全部是为内宣。

问题是很多人发表看法,都是给领导看的,而领导是看中文的。

你说宣传部门有坏人,适得其反;是没错!

但是上有所好,你叫坏人怎么干?

俺们是坏人哎?!

不是于谦!

帖:4496055 复 4496031
家园 要投毒哪用的着这么麻烦,还人肉的,不怕当时反噬?

随便在哪里扔几包缓释毒囊就行了,还能处处开花。一个武汉都倾全国之力了,真要是到处起火可褶子了。老美有这么笨么。

您也是魔怔了。

帖:4496148 复 4495849
家园 你情我愿,人家自己没意见,你们这么不太厚道吧
帖:4496161 复 4496038
家园 你很明显在把负面信息扩大成官方态度

首先,关于海外华人的部分。建设祖国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这种观点是官方的态度吗?不是,我们看到官方的媒体,新闻联播环球网人民网等等,一直都在肯定海外华人的贡献,之所以民间会有这种看法出现,是因为近期输入的病例,主要都是这些想投机取巧的精致利己主义者,难道不能批评了?

其次,关于阴谋论。合着只允许美国从总统到副总统到议员到媒体人,一起说是中国病毒武汉病毒,我们就不能提出一点怀疑了吗?我们骂回去说回去就是阴谋论,这是什么逻辑?我说直白点,这个病毒对全世界破坏这么大,我就是赖也要赖在美国人头上,这么大的锅我们中国人可不想背。

大多数河友的态度没问题,你应该想想是不是自己的屁股坐歪了。

帖:4496166 复 4496031
家园 吉利德公司和吉利德共和国

吉利德(Gilead)是圣经中的地理名称(希伯来文和阿拉伯语中读音为Ǧalʻād), 原意是“见证之丘” (hill of testimony)。当吉利德公司的前身1987年由时年29岁的医生迈克尔-里奥丹(Michael L. Riordan)成立时,名字叫 Oligogen。因为里奥丹曾在菲律宾感染无法治愈的病毒性疾病登革热,该公司的主要治疗重点一直是抗病毒药领域。里奥丹于1988年聘请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担任董事会成员,随后是风投资本家本诺·C·施密特(Benno C. Schmidt),INTEL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摩尔定律的提出者)和里根时代国务卿乔治·舒尔茨(George P. Shultz)。里奥丹还试图招募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投资者和董事会成员,但未成功。

在其首席科学家马克·马特奇(Mark Matteucci)的领导下,该公司将其早期发现研究集中在制造小DNA链(寡聚体,或更具体地说,寡核苷酸)以靶向特定的遗传密码序列(即基因治疗)。 由于此类研究具有预期的治疗潜力,受圣经中记述的吉利德香膏(Balm of Gilead)神奇的疗效启发,Oligogen很快更名为吉利德科学公司。似乎一切都是是为人类福祉,但“吉利德”有其背后明显的宗教意义。

在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1985年出版的《女仆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中描述了一次恐怖袭击导致了吉利德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ilead)的诞生:

在袭击打死了美国总统和国会多数议员之后,一个激进的政治团体“雅各之子” (Sons of Jacob)使用伪基督教的意识形态(quasi-Christian ideology)发起了一场革命。美国宪法被暂停,报纸受到审查,以前的美利坚合众国被改为类似于神学的军事独裁政权,被称为吉利德共和国。新政权迅速采取行动,巩固了自己的权力,超越了包括传统基督教教派在内的所有其他宗教团体。此外,该政权通过对某些旧约观念的特殊解释,以及在其新创建的社会阶级中建立了新的军事化,等级化的社会和宗教狂热主义模式,对社会进行了重组。更重要的是,人们的权利受到严重的限制,特别是妇女的权利。

吉利德共和国在美国因为《女仆的故事》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于2017年开始播放而广为人知。这里是美国人自己对吉利德共和国的看法(https://www.quora.com/What-do-you-think-of-the-republic-of-gilead):

“It is scary, is real in many places and is becoming real in America. It is detailed in The Handmaid’s Tale, that a spectacular terrorist attack lead to the creation of Gilead. In the real world, 9/11 happened and allowed evil men like John Bolton and Donald Rumsfeld to justify their policies. Watching episode 3 of the first series of The Handmaid’s Tale shows how an oppressive regime with military support could change things.Gilead is not fiction is the thing one must remember. Gilead is a force that exists in realworld America in the form of the Tea Party, Ku Klux Klan, Westboro Baptist Church and other such hate groups. I think that this is how The Handmaid’s Tale is intended: a warning about realworld hate groups gone too far. 它令人恐惧,在许多地方都是真实的,并且在美国正变得真实。 在现实世界中,发生了9/11事件,使约翰·博尔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等邪恶分子为自己的政策辩护。观看《女仆的故事》第一辑的第3集,显示了在军事支持下的压迫政权如何能够改变事情。吉利德共和国不是小说虚构,必须记住的一件事。吉利德共和国是一支以茶党,3K党,韦斯特伯勒浸信会和其他此类仇恨团体形式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力量。我认为这就是《女仆的故事》的原意:关于现实世界中仇恨团体的警告。"

通宝推:尚儒,侧翼,陈王奋起挥黄钺,
帖:4496179 复 4496020
家园 病毒不是孢子

需要宿主

帖:4496297 复 4496148
家园 放在武汉,还要用军人,如果真的这么做,简直太蠢了

现在交通发达,暗中派几十个人,分散到北上广深。到大型的球赛、演唱会上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两周以后,自然全国爆发。到时候发达地区自顾不暇,没有余力救援经济落后地区。同时,病毒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开始散播,甚至在北上广深,传播规模要大于武汉,而这几个大城市封城的影响远大于武汉。如此,则可以给中国致命一击,恐怕没有三五年是不可能缓过来的。

若毒是美国投的,则美国犯了好几个十分愚蠢的错误。

只在一地投毒。这个地方会成为很明显的疫区,这样会对其他地区产生示警的作用,让其他地区在疫情未扩散时就能够做出反应,降低损失。

利用军队投毒,风险也极大。如果当时中国保存了一些美国士兵的检测样本,则可以向全世界公布这个铁证。

如果是群体决策,不可能做出这种昏头的举动。要是出自某个变态自大狂,倒是有可能的。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老美投毒之前可能评估过,认为我们的疾控系统很快就能做出反应并控制,然后老美就再来讹诈要价。

通宝推:素里太守,
帖:4496316 复 4495238
家园 您这个概念不对哈。我就是做病毒出身的

病毒需要宿主的是复制繁衍,传播这块至少这个新冠是可以直接接触传染的,要不然要防止飞沫,使劲洗手,不能摸脸呢。

病人或者携带者留下的病毒可能在物体表面聚集停留,造成传染,所以现在去公共场所,购物坐电梯,拿购物推车什么的,回来都别忘了用消毒巾擦手擦钥匙擦手机,再洗脸漱口擦头发洗衣裳换鞋。大家都要健康。

通宝推:白玉老虎,
帖:4496335 复 4496297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2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