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茗谈185-五常互保(1) -- 本嘉明

本楼:阅 216034 复 527 🌺4186 🌵300 最近: 复0 🌺 🌵0
2020-04-18 22:44:19本嘉明
茗谈185-五常互保(1)

法国总统马克宏呼吁“全球休战”,除了俄国以外,其他联合国四常(包括法)都接受了这一说法。

我们知道,现在美国有“新英格兰七州互保”,“西南三州互保”。马克宏的做法,其实就是“五常互保”。

“五常互保”有三个层面:

一,保人命。比如鲍鲍熊那样“以身试法”,那大家都要去帮衬一哈,什么气功大师放血疗法,哪家有偏方的,不能藏着掖着。

二,保本党。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政治团体,我们五个走到一起,是革命友谊,要互相帮衬,花花轿儿人抬人,各自在家里争取连任。

三,保这五个国族的金字塔尖地位。“列强俱乐部”嘛,领导威信还是要维护的。

五常安,则天下安,就不要互相吵吵啦。

(一)

今天说的第一件事,本质上,是上个系列《寰球同此凉热》的收尾。

文学城博主金笔先生,写了一个博文,对我们有所启发。新冠病毒,是不是自然生成的?

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2月,石正丽团队在美国期刊PLOS Pathogens(《病原学》)和武汉病毒研究所自己的英文期刊Virologica Sinica(《中国病毒学》,石为该刊主编)发表了三篇论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石研究员对蝙蝠的研究,呕心沥血,吃苦耐劳,而且由于野生蝙蝠体内携带大量罕见的病毒,到漆黑恶臭的山洞里找蝙蝠,就算沾染了蝙蝠的粪便,都有被感染甚至生命危险。当上了高级职称的知识分子,多少教授都只是衣冠叫兽,他们能长期艰苦坚持,是非常不容易的。在这三篇文章里,我们发现有几个知识点,对于我们今天分析新冠病毒的出身,是有帮助的。

第一,石研究员发现,云南的野生蝙蝠,偶尔是会把冠状病毒直接传给当地土民的,不需要中间宿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似乎引起了石团队的警觉,于是他们做了第二个有趣的研究。

在云南当地,他们已经抽取了218个当地居民的血样本,做病毒抗体的血清学调查(假如某个土民被蝙蝠的冠状病毒感染过,体内就会有抗体,就查得出来)。作为阳性对照,他们拿出了2个当年SARS病人的血清样本。作为阴性对照,他们又从武汉随机取样240名成年居民的血清。

为什么选武汉居民呢?金笔先生的推测是:病毒所在武汉,选取成本低;二是需要大城市居民的样本,因为大城市居民跟野生动物接触的机会比较少。当然最理想的应该是上海南京等,但是这两座城市在2012年均被SARS不同程度侵袭过,而武汉好像没有。

所有这些血样本(218+240+2)都用来跟某一种被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株SARSr-CoV Rp3的核心蛋白NP(抗原)起反应。通过比较反应程度(ELISA)来鉴别:如果反应程度高,说明该血清已经自带抗体,间接反推该血清的主人与类似的冠状病毒有过感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在论文《中国人感染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血清学证据》里,团队把三组血清的比对结果,做成这张图: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放大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一般讲,比如金笔先生提供的参考,美国威斯康辛州1988年猪流感的血清学调查(下图),未感染人群(Unexposed)的免疫反应(阴性)基本上是团聚在一个很低值的区域内的(<10),梯队规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而在石团队的论文配图里,我们发现:

一,因为选择的冠状病毒株SARSr-CoV Rp3,与当年SARS病毒在进化树的分叉上,“血缘”相当接近(图中两个黄色划线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所以那2个萨斯病人的血清,与SARSr-CoV Rp3的反应非常明显,在图表里处于无可争议的阳性反应区域,高高在上。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二,云南土民组和武汉组,在底部固然有非常规整清晰的阴性梯队。但在明显阳性(OD指标1.0以上)以下的区域,有少量游离结果。假如我们把“阴阳分割线”从石团队自定的0.41,下降到0.3,那么能否把这几个游离结果,看作是“伪阴性,真弱阳性”呢?

万一可以这样“从严”,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看武汉组。我们基本可以推定,武汉组血清,来自于武汉常住居民,因为该人病史可回溯,如果研究需要,可能会再次找其中的一些人抽血,所以研究者不会考虑行踪飘忽/来历不明的外来人口。在这个实验中,武汉组“可能的弱阳性”,有16个,就是240个里的6.6%,就算武汉常住人口900万,那都有60万居民,曾经与某种或者某几种冠状病毒,可能有过密切接触。

武汉组与云南组明显不同。云南组有6个非常突出的黑点,确实可以争议一下。但武汉组仍然比较完整,没有太孤立游离的黑点。所以对于以上这个“60万居民曾轻度受染”的推论,我觉得金笔先生的说服力还不够。但毕竟与上述“威斯康辛州猪流感血清学调查图”比照,已经值得起疑。即便没有60万人,只有6万人,6000人,那都是一个不小的事了。

假如是6000人呢?第一,2003年的SARS,武汉作为五省通衢,有少数人染病,或者带病毒者后来移居到武汉,都是可能的。第二,现代都市多数是公寓楼,老鼠很少,但居民养宠物(猫狗,鸟,仓鼠)的很多,街上流浪猫狗也不少,在接触它们的排泄物和体液(比如口水)时,染到冠状病毒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些病毒固然很弱小,毒性低/传染性差,但如果真有6000人,携带了数十种不同的冠状病毒,在各种交叉感染“会师”中,产生基因段交换,最后在巨大数量的“偶然杂交”中,中大奖,产生第一株SARS-COV-2毒株,仍然是可能的。

这一篇,我想说的看法有二:

一,“新冠病毒”是自然产生,确实有可能。我们可以摆几种可能性:人工合成,或自然生成,目前都没有有力证据。那么应该倾向于自然生成。

二,自然生成的话,生成地是无辜的。因为在北美,在非洲,在任何有蝙蝠群聚的地域,都可能生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这个病毒野生于野外的蝙蝠体内,为什么会在大城市武汉爆发疫情?以上的“6000人推论”,或许能提供一个思路。

在这样的可能性前提下,五常互保,全人类互保,先把瘟疫解决掉,是正确的态度。

本嘉明:寰球同此凉热

关键词(Tags): #新冠起源通宝推:脑袋,胡一刀,
主题:4508198
2020-04-18 22:56:47
newbird
你是真的只有6岁,还是假装自己只有6岁。

帖:4508205 复 4508198
2020-04-19 00:32:12qqarly
解决问题就解决问题

还要先落实"6000人推论"的前提下来解决问题,你想做甚?

"人工合成,或自然生成,目前都没有有力证据。那么应该倾向于自然生成。"既然都没有力证据,凭什么倾向自然生成?诺贝尔奖得主不比你专业?人家说是人造的,蝙蝠上哪去感染艾滋嵌合病毒?

哪个五常长期没有解决瘟疫的态度?甚至只是他家的内部瘟疫?

你想让哪个五常来保这个对本国医护都不负责任的五常?

乞求援助,还要摆出一副赐予的姿态,真是清新脱俗啊

帖:4508233 复 4508198
2020-04-19 00:38:58ccceee
故意的,他代表达沃斯党洗地,看似数据逻辑,夹带了私货

。最近金融科技届在竭力把舆论往自然病毒上拉,一开始他们的如意算盘是栽赃武毒所(或者可能性也有,毕竟所里也可能有内鬼,但是诸多情资信息显示,中国已经掌握了真实情况)——所以这第一张牌作废了,中国疫情来龙去脉一旦查明,其他国际顶端统治者多少也就心知肚明。作为反击手段,一是要彻查,另外就是老床率先动手,公开鼓动冲锋队上街并且要求全球撤侨——这是要关门打狗一锅端的节奏。“自然病毒说“目的是甩锅加定鼎平息。——不过,不拿出特效药,是无法平息的——即使拿出特效药或疫苗,按老床要求在四月底平息,暗箱还是会做实,还是会输。所以这双方都退无可退,白刃见红,谁也收不了手了。

以上纯属阴谋论。

帖:4508237 复 4508205
2020-04-19 06:03:47燕人
奉劝老兄

对此次病毒起源的解读已经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了。

除非你是专业人士,劝你不要趟这浑水。

西西河这里爱国群众的情绪近来愈发高亢,你不在意吗。刚看了一个暴民在另一个不相干的帖子里点你的名字了。

好自为之。

帖:4508304 复 4508198
2020-04-19 10:14:59澹泊敬诚
仅就我懂的说一点儿

文中所述的石秀丽文章与1988年猪流感血清学检测的差异的原因是:

金笔或者是个外行F,或者是坏,有意误导大家F

猪流感的文章测的是抗血清凝血抑制滴度,而石的文章做的是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

先看猪流感的文章。我找到了引用图的原出处 JAMA. 1991 Jan 23-30;265(4):478-81.

Swine influenza virus infections. Transmission from ill pigs to humans at a Wisconsin agricultural fair and subsequent probable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文中用于测试的叫做流感病毒凝血抑制测试 (Influenza hemagglutination inhibition assay),由流感病毒凝血测试发展而来。简单的原理是,流感病毒表面的血凝素蛋白(hemagglutinin, HA)能够造成血细胞凝集,因此通过对同样数量的血细胞加入一系列稀释浓度的流感病毒,,就会出现在某一个稀释浓度开始出现凝血反应,这个稀释浓度就被称为滴度(titer)。

进一步地,我们知道受感染个体血液中可以产生抗体,中和病毒而降低病毒产生的凝血效应。所以当我们想测试血清中抗体的水平时,会准备一个固定数量的血细胞和病毒,然后把含抗体的血清进行梯度稀释,加入到每一个病毒+血细胞的混合物中,就会在某个抗血清浓度开始抑制凝血反应的发生,这个浓度被称为凝血抑制滴度(hemagglutination inhibition titer, HI titer),即图表中所示的实验结果。

在实际测试操作中,稀释都是按照整数倍梯度进行的,比如10,20,40,80等等。因此所有滴度的结果都会是整数,而且是一组比较整齐的整数。

而在石文章中做的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具体操作中有变化,基本原理都是看有多少抗体与病毒结合,结合的越高,信号越强。这个信号是仪器读出来的具体数值,有整有零,在分布上不会整齐。酶联免疫是一种半定量方法,其读数值受抗体亲和力的影响,只在一定范围内呈线性相关。而且由于读取的是光吸收值(OD),比尔-朗伯定律(Beer–Lambert law)一般在0.1-1.0之间的线性度较好。对于一个均匀分布的样品,低OD值的数据点会更密集。

简单说,这两个图不是一种测试,不是一类样品,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不知道金笔为什么要这么比,以及拿一个如此古早的图(91年的文章)来比。

关于划定阴性结果区间的问题

石的文章中明确说了如何划定负结果区间,即240个武汉样品的平均值加三个标准差,这是统计中常用的方法。

We used the mean OD value of the 240 samples plus three standard deviations to set the cutoff value at 0.41.

猪流感的文章中也是人为划定的,试验方法中明确说将HI滴度高于20的作为阳性结果(A reciprocal SIV HI titer of 20 or greater was considered positive),且没有注明具体原因。因为这种划定和具体实验操作相关,每个实验室的选取都可能存在差异。应当说,猪流感文章的标准划得更人为一些。

通宝推:吴用,桥上,审度,青颍路,
帖:4508400 复 4508198
2020-04-19 12:47:12本嘉明
谢谢指教

我是外行,就抓住一个好老师,继续问外行问题。

金笔先生拿来的猪流感图表,不能对比,我们知道了(当时我也有疑惑,因为与石图表的Y轴取值不同)。但石研究员的图表里,我的疑问其实还在。

一,这个论文发表在新冠瘟疫前,我们相信这是真实未扭曲的实验结果。

二,如你所说,石研究员“选取OD值0.41作为阴阳分割线”是合理的。

那么我现在的问题是:武汉组的点位,有一部分相当接近分割线,至少有两个点已经接近OD值0.40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考虑到测试中可能有人为误差或样本污染;再考虑到240个血样代表1000万居民,每个点代表4万武汉市民。那么,万一有两个点是假阴性,那就是可能有8万市民带有弱阳性,可能不可能?当然,对于这240个血样的代表性(比如在武汉三镇的散布性)我们也可以存疑。

第二点,云南土民里,那六个在0.41以上的黑点,论文说了,在ELISA测试中为阳性,但在口腔/粪便拭子和血细胞中病毒核酸检测为阴性。现在中外的快速筛选,都是从口鼻用拭子取样,那是否意味着快筛检测仍然带有误差,有时候会测为“假阴性”?

第三点,目前武汉市民中,阳性无症状+愈后人数很多了,实际上达到了金笔文章中模拟的状态。这些人体内的RNA病毒会各自变异,然后在人与人接触中,独立变异的病毒互相迁移,“会师”,交换基因段,会不会在未来产生下一个超级毒株?

帖:4508439 复 4508400
2020-04-19 13:01:49本嘉明
智力游戏也就是智力游戏

不过是预防老年痴呆而已,别人捉急不是你我的问题吧。

拉拉蛄叫了,我们就不种庄稼了?

帖:4508443 复 4508304
2020-04-19 13:25:40
杰瑞
真正的有效信息只会来自专业

而不可能是名嘴的跨界

帖:4508448 复 4508400
2020-04-19 13:36:26杰瑞
墨家认为

人的本性无所谓善恶,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把自己的利益让给别人就是善,去占有别人的利益就是恶。西方没有这个,他们喜欢杜撰别人的原罪,需要赎罪,好来掩盖自己占有别人利益的恶。

具体到抗议这件事上,其实很简单,想要我来帮你,可以,来求我啊

帖:4508451 复 4508198
2020-04-19 13:48:27
酷不二
疫情以来,你见过他写过主贴嘛?

以前可是每天都在写。那么,为什么呢?

帖:4508452 复 4508304
2020-04-19 14:51:18pyrefir
本大的3个问题我来勉强回答下吧

涉及到我的专业,不过我也不是大牛,姑且一答吧。

1.阴性样本群这种分布已经很完美了,即使有几个病例明显偏高也无需大惊小怪 (这个群里还没有),因为在大样本量下,有些人天然就具有能部分识别新冠的抗体也不足为奇(这个学过大学免疫学的都知道)。

2.检测项目不同,一个检测的是病毒核酸,只有病毒活跃期才有,另一个检测的是抗体,病毒消失后也会保留很长一段时间。

3.无症状通常意味着病毒载量较低,病毒突变还是主要靠广大无防控地区。

帖:4508459 复 4508439
2020-04-19 15:42:09
本嘉明
好的多谢!

谢谢!

帖:4508462 复 4508459
2020-04-19 15:44:33logo0
这篇文章对中国很有恶意……

这篇文章对中国很有恶意,急于将锅扣到中国头上。

啧啧……老本你是否急了一点?

帖:4508463 复 4508198
2020-04-19 16:42:44本嘉明
Z立坚对中国一点也没有恶意

所以有权冒冒失失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对吧?

科学最后会找出一个能说服全球最大多数科学家的结论。

Z的混账之处就是把美国的生物科技界和间谍部门完全动员起来了,唐纳怆和碰皮儿只需要推波助澜就够了。

这个事情的真相不那么重要(就像天安舰和马航的真相不重要),对世界利益来说,重要的是一个“既不是XX,也不是YY”的结论。Z把这个可能性完全封死了。

现在就是“要么是XX,要么是YY”,某国坚持的是“一定是XX,而且是XX-001”,连其他选项(哪怕是真相)也不给你了。你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的结果,可能就是承认是“XX-001.5",哪怕这不是真相。

法国的意思很清楚:你们再吵下去,地球就完了。

帖:4508465 复 450846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