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读书期间的回忆》 -- Ace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 阅 1371

/ 1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原创】《我读书期间的回忆》 90 Ace 字11445 2020-04-24 22:00:53
O 曲则全,枉则直。 2 春树流苏 字0 2020-04-25 07:11:47
O 待认可未通过。偏要看 耗株钱:1
2020-04-24 22:00:53
主题:4510890
Ace
Ace`88929`/bbsIMG/face/0000.gif`70`1406`4343`37037`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2-09-14 18:21:32`
【原创】《我读书期间的回忆》 90

看了胶州大白菜的我的少年生活回忆录,一下子刺激到我的记忆,键盘在手,字如泉涌自己流淌出来。

《我读书时代的回忆》

ACE

初中毕业,父亲一开始是要我去读他们厂的技校。当时我爸的厂是国内第一批股市上市的企业,效益好的不得了,他们厂的技校极其难进,据说入学考题很难【后来我考了之后发现这是个笑话】。

但我坚决反对去读技校。我是在工厂大院里长大的孩子,虽然我从小就喜欢目不转睛地看车床、钻床、冲床运转,看几个小时都不觉累,但我发自内心不想当工人。

和父母PK的结果是,我的中考志愿只能填写第一志愿——我所在城市的省重点高中,有百年历史,历史上各种牛逼的校友成群结队。

点看全图【我读的这所学校在1939年已经设立了女生部】

然后志愿书上的第二第三志愿我只能都空着。志愿书交上上去,我的初中班主任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答应父母要破釜沉舟,如果我考上省重点家里就供我继续读书,否则我就去读父亲厂的技校,然后毕业进当时极其牛逼的厂子当技术工人,敢紧赚钱养家。

中考成绩发布,我考上了省重点。我就读的初中当年一共考上去这所省重点三个人。发榜的那天,校门口黑板上头几名是用红色粉笔写的被省重点录取同学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去看榜时的心情了,但那个场景牢牢的刻录在我脑袋里无法忘记。

即便如此,老爸之后还是逼我去参加技校考试,估计当时他还没有下定决心供我继续读大学吧。

随后技校考试,我根本就不复习,天天任天堂打游戏,记得大夏天我穿了个背心去参加考试。我们厂厂长的儿子专门托关系坐我后面,因为事前打好了招呼给他抄答卷——当时,我考上省重点的事情已经传开,是我们厂里广为流传不得了的新闻。

坐下一看试卷,tmd辣么简单,两个小时的综合考试,我半个小时随便画了几笔。然后厂长的儿子就在后面拿笔杵我的后背,提醒我敢紧给他传递答案。

艹!大爷也不尿他。把考试卷纸面朝下往桌子上一铺,“老师!交卷!” 然后头也不回大摇大摆的走了。背后留下监考老师惊异的眼神,据说后来好几年那技校里都流传着爷的各种传说。

事后,技校发榜,状元就是爷。

然后,厂长到我家千恩万谢。这让我老爹第一次感受到了“读书的魅力”,能够让他这么有面子。我事后估计,老爹直到此刻才坚定了供我读大学的念头。

事后每每回想中考志愿书上我只填了“第一志愿”,我都会眼眶湿润、心有余悸。好险!好险!好险!

我初中高中那个时代在中国社会上流行的观点是“造导弹不如卖茶叶蛋,拿手术刀不如拿剃头刀”,当时我的内心一直是极度惶恐,我怕我的父母不供我继续读书,我怕去当工人。正是这种恐惧感一直驱动我不断拼命读书。现在都说兴趣才是孩子学习最好的导师,我学习靠的是兴趣加对生活的恐惧。铸造出不了好钢,锻造才可以。

从此我读书就像开了外挂,是高中校长开会经常用来鼓励大家学习的榜样。老同学告诉我,我的照片载入了我校后来出版的第一版校史书,但我一直都没有搞到那本书,也没有试图去搞【读到后面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年纪虽小,但我每天惶恐不已,我内心发誓要改变我的命运!我不要重复我父辈的生活。我感谢父母的供养,但我发自内心不想重复他们的人生。

人要是肯拼命,这地球上的难事就不太多。

高三上学期的考试决定保送,我所在的高中学风很正,完全按照考试排名决定保送名单。读大学我可以选择保送西安交大,也可以保送成都电子科大,但我不顾家里所有人的规劝,非常固执地选择了离家更远的西安交大。

现在我想明白了,当时内心就是希望远远的摆脱我熟悉的童年生活环境——儿行千里母担忧,任凭我妈在我面前怎么哭着劝都没用。

读大学我正好赶上了中国教改第一年,每年2100元的学杂费还有每月生活费着实让我家不堪重负。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我生活费是需要每个月父母通过邮政汇款寄给我,而且只能是一个月一个月的寄。那时候我的同学大多这样。每到月初,在西安交大中区那个小邮局查家里生活费汇款就是人山人海,现在的大学生可能都难以理解了吧。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很早就去勤工俭学,当家教,教我的本专业计算机。我的收费极高,从不降价——高到什么地步呢?我刚刚工作的时候转正工资已经算很高,当时每月可以在深圳买两平米的房子,但折算到工作小时还不如我大学当计算机家教。

那年头我就发现,有钱人根本就不在乎钱,要求打折降价的我一律无视,但找我家教的人从来就没有断过。

我教过西安城中村收租过日土豪家的富二代公子,生活习惯怪异,昼伏夜出,整个白天睡觉,然后晚上彻夜打游戏,父母不敢管,老子过去就一顿痛骂,每次都是我到了,他就乖乖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上课。在他起床刷牙洗脸的时间,他妈会给我准备一顿丰盛早餐和他一起吃,当然这都算在家教的时间里。

他妈特喜欢我管她儿子,我看也就在我家教的时候,她儿子像是一个正常的人,反正遗产够他找个老婆活到死,中国的富不及三代啊。花了一年时间,我把整个初中的全部课程给他重新讲了一遍,不能讲太快,否则他会头痛。我也乐得慢悠悠讲给他听 ;-)

我教过有钱人包养的二奶。西安交大北门外不远一个漂亮小区里诺大的一套房子,一个年轻漂亮的天津搞戏剧(前职业,为何有钱人都喜欢戏子呢?不懂)的姑娘天天窝在里面不出门。我发现其实二奶们普遍都呆在家乖得很,就怕sugar dady不高兴了不给钱了,是一直生活在惶恐之中,哪里敢像电视剧里那样出去包二爷呢,哈哈。

很快我就告诉家里,生活费不用寄了,我自己每周打工几个小时就轻轻松松搞定一周的生活费还有富裕。我一点都不羡慕那些富裕家庭的孩子,我的日子也过的很潇洒,想吃水饺就吃水饺,想吃肉夹馍就吃肉夹馍,但就很少与那些家庭好的同学出去AA聚餐烤串儿 ;-)

所以现在我的大学同学群里晒大学期间的集体出游和聚餐的照片里很少有我。我当时特立独行不和他们玩,但我在全校范围内有一大帮玩篮球好基友,天天下午在交大篮球场上挥洒多余的精力和汗水。加上我为了免费玩计算机,大一开始就去兼职当计算机上机辅导员,所以综合起来在西安交大里,我的人缘比我们班谁都好。当年班上好几个同学就惊异问我:为什么从宿舍去教学楼路上和你打招呼的人辣么多?

靠,难道交朋友就一定需要一起烤串喝啤酒那么费钱吗?哈哈

毕业那年是1999年,前一年1998年是亚洲金融危机,所以这年不是个好年份。为了彻底不给家里添麻烦,我后来申请了学费贷款。那时候的规定,毕业不还清学贷,学校就不给毕业证那个红本本。现在想想其实那个红本本根本对我的就业没有任何影响,但当时我觉得像个天大的事儿,反复电话逼着家里去找亲戚借4800还了学生贷款。电话里老妈抹着眼泪讲借钱的艰辛与亲戚的白眼,电话这头我气的牙痒。

毕业到深圳报到,第一个月领工资和安家费我就全额把借亲戚的钱还了,爷的膝下有黄金,爷从小就有傲骨。

因为童年我的父母不能给我安全感,我可能内心潜意识深处一直耿耿于怀。工作之后虽然一直给家里每个月寄钱【第一个月开始就超我父母当时工资加总】。客观说,独立之后,有那么十年我和父母的关系很淡,我也从不联系我故乡的老同学和过去的初中高中老师,任何与我的童年相关的东西我潜意识都想统统翻篇翻掉。

童年很缺闲钱,所以我曾经有段时间花钱特别扣门,泡妞也是,从来没有给姑娘送过花,觉得那玩意只能看看太费钱。但我唯独对从小的摄影爱好舍得大投资。嘿嘿,怎么用相机把姑娘拍的美丽我是得心应手,爱好摄影的BOY在泡妞方面从来不会有问题。

后来财富开始越来越多,然后钱多了之后又因故大部分失去,再然后钱这个bitch又恬不知耻的凑过来,起起伏伏之后我也越来越不扣门了。

现在我对钱没啥感觉,反正想买的我都可以轻松的买。太奢侈的东西,我又没那个欲望。

我公司员工们可能都觉得他们的老板挺有钱,实际上我感觉我只是内心更富足。现在连茶叶我都戒了,只喝纯净水;酒也基本戒掉,粗茶淡饭很知足。

父母一天天老去,我把他们接到深圳,住在我的大房子里,我自己租了一个33平米建筑面积的单间靠近公司住着。我周末回去陪陪父母,聊聊天。老两口在大房子里日子过的很开心,现在就喜欢亲戚群里各种显摆。他们高兴,我就高兴。

我现在能够正视我的过去,看清楚过去那个“可怜的我”,原来那种想要翻篇意识被我翻篇儿啦。

明白了过去的所有“我”构成了今日之我,我不否定任何阶段的历史上的我,因为那都是当下“真我”的组成成分。换做大大的话就是我们不能用我们的后三十年否定我们的前三十年,也不能用我们的前三十年否定我们的后三十年。

我看中国的近代史观也随之改变。每个阶段的中国都是今日中国的有机组成部分,我们都曾经庸俗过,不能说今天好起来了就去否定昨日的自我,去否定我们过去的历史。

现在我看文革、看大跃进都越来越正面了。有了同理心,才能去感悟那段时间主政人的挣扎与果敢。那些都是有一颗赤子之心的超级精英们啊,换做我,早就跪了。

只有你真正理解了为什么“四渡赤水”是毛泽东最为光辉的历史之一,你的思想才真正成熟起来了。

如果你只能认识到“要走弓弦路,不要走弓背路”这个层面,注定了你此生只配当一个愤青、一个loser、一颗韭菜、一枚吃瓜群众。

我的内心越来越充满感激,感激共产党主政的这个红红火火的大时代,而我有幸在中国恢复在高中发展党员第一年那年就第一批入党,名额稀少,我是我那所省重点高中的唯二之一。中共选拔优秀分子入党,现在来看,虽然当时我太小稀里糊涂的入了党,现在来看,党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我也没有辜负党的选择。嘿嘿

我深深感激父母的抚育之恩,我现在更加的爱他们,而他们对我的爱一直都是“最大值”,从来都不增不减。每每想到这点,我的内心就羞愧难当。


通宝推:38楼208,PCB,三笑,吴用,青颍路,纳米小洞儿,唐家山,猪啊猪,jhjdylj,胡一刀,桥上,陈王奋起挥黄钺,澹泊敬诚,红军迷,
最后于2020-05-02 20:36:59改,共8次;
2020-04-24 22:00:53
45125154510890 待认可未通过。偏要看 耗株钱:1 2020-04-28 04:55:49
帖内引用

/ 1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