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唯唯! -- 王城爱晚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2 阅 2703

/ 1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唯唯! 21 王城爱晚 字1614 2020-05-02 22:04:07
O (02) 8 王城爱晚 字1757 2020-05-04 12:46:44
O 廖化成仙了没有 龙驹坝 字0 2020-05-04 13:55:04
O 没有。 王城爱晚 字0 2020-05-04 16:42:39
O (03) 14 王城爱晚 字1115 2020-05-05 11:30:46
O 太坏了 桥上 字37 2020-05-06 00:13:38
O (04) 4 王城爱晚 字1082 2020-05-06 11:19:44
O (05) 4 王城爱晚 字656 2020-05-07 10:07:24
O (06) 6 王城爱晚 字1257 2020-05-08 22:02:08
O (07) 6 王城爱晚 字1824 2020-05-10 22:06:03
O (08) 3 王城爱晚 字2551 2020-05-11 21:23:26
O (09) 2 王城爱晚 字2101 2020-05-14 21:32:02
O (10) 3 王城爱晚 字1820 2020-05-26 18:35:44
2020-05-02 22:04:07
主题:4514331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唯唯! 21

许仙走出这个维护很差的小站。

外边杂草众生,小灌木上有很多恶心的白色蜘蛛网,网中心是个大约十厘米的白色茧子,大部分都空了,不用靠近,风就告诉了许仙。

正前方是条小路,大概是小型割草机定期推出来的。

许仙有些不知所措。

骨传导的AI声音提醒:许先生,前方是废弃之地。请停步,有风险。

少许片刻:您的社会信用分数开始下降。返回车站,可以恢复,记录保留三年。

许仙叹了口气,关闭AI提醒,结束踌躇,迈开了步伐。

--------

金山寺方丈室的虚拟屏亮起来。

AI僧人提醒:方丈!许仙有异动,触发观察系统。请求人工决断。

一个超级肥仔破口大骂:滚!授权AI,执行权力。

AI僧人变形:法海!

肥仔无奈:老大,你死就死吧。留这么个AI形象干嘛?

不情愿地起身:我干活就是了,您请回吧!

虚拟屏上,穿制服的AI 询问:请提供验证码,接管权力。

法海打个哈气:我咋知道?

验证通过!

AI消失,虚拟屏亮度减弱。

法海左右摇头:没事我下线了啊!

AI僧人出现:方丈请稍等,施主即将上线。

-----

另外一个肥仔疑惑地看着法海:我靠!这么丑陋的AI为什么留在系统中?

“你全家都丑陋!”

好在AI提醒在前,这句心里话法海没有大骂出来。

而是谄媚地,搭腔:施主好!小的是金山寺方丈法海。

-----

奥!施主有点蒙!

不过很快:小法海啊!出啥大事了?

未完待续


通宝推:废话多多,
最后于2020-05-02 22:16:02改,共1次;
2020-05-02 22:04:07
2020-05-04 12:46:44
4515079 复 4514331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2) 8

法海很熟练地回答:许仙有异动,触发观察系统。请求人工决断。

唔!

施主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法海很不厚道猜测:施主是在等待AI辅助的提示。

果不其然。

施主很快漏出万事尽在掌握的态势,咳了一声:咳咳!小法海啊,你有什么看法?

法海更加熟练地回答:AI向施主做简报,要言简意赅!

----

AI汇报:

许仙,为我佛慈悲系统所属十八层员工,系统临终接引部分的基础维护。

级别18.54。

去往编号W12345废弃之地,触发天眼系统,以及友商的馄饨系统;按照第8版沃行誓约第九条,联合判定,移交我佛慈悲系统接手处理。

我佛判定,需进行人工干预。

----

施主非常不耐烦:我倒!一个十八层的小爬虫,也需要我出马吗?立即抹杀。

法海高诵:阿弥陀佛!愿许仙心中欢喜,早登极乐。

AI启动:请求具体指示。本次人工干预过程中,系统禁止提供预选措施。

施主很明显愣一下,没有AI的提示,显然有点无措。

法海把脑袋往下缩了缩,眼皮向下。

施主过了一会:轰平废弃之地如何?

AI:否决!天眼系统及关联友商系统拒绝接受。

施主明显有点紧张了:定点清除。调60颗卫星,五万架AI飞行器,保证冗余,定点清除许仙如何?

AI:天眼系统通过。关联友商系统通过。馄饨系统发来提示,3颗卫星,100架飞行器,既可保证冗余。提示在系统交流中,判定为中性;对施主判定为负面。

---

别说施主了,就连法海的脖子都长了一节。

施主脸通红:上报我佛执行。

----

AI:我佛否决!

----

咦!?


最后于2020-05-04 17:07:59改,共1次;
2020-05-04 12:46:44
2020-05-05 11:30:46
4515367 复 4514331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3) 14

许仙顺着小路走,小路旁边的野草好高。

灌木和乔木挡住了视线。

耳边也能听到流水声,却看不到河流。

这令许仙极为疑惑。

按照自己了解,有三个小站下来,可进入W12345。可是没有任何信息显示这里有河流和湖泊。

小路断断续续,接到一段硬化路面,然后行进几远,从另一侧又开始。曲折往复,许仙也失去了AI辅助,完全迷失了方向。

看不到预想的建筑和任何人,许仙不禁焦躁起来。

又在迷宫式的环境中,坚持走了一会。

又转上硬化路面,这段路面是大石板嵌合铺就,很像高端庭院的材料和手法。

许仙终于看到了--

---

一个乞讨者。

---

那个乞讨者颇为奇怪。

即使如此,在陌生的环境中,独行的许仙还是忽然感到心安,松了口气。

许仙躬了下身:您好!打扰了!我叫许仙。

那个乞讨者正在打盹,抬起头来:啊!许仙啊!我是---

---

(作者感言,没人送花,没人送宝,我矫情了,绝不让你们知道他是谁。)


通宝推:花棍舞,
最后于2020-05-05 11:45:29改,共2次;
2020-05-05 11:30:46
2020-05-06 11:19:44
4515765 复 4515569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4) 4

法海肚子咕噜了几声,赶紧收腹。

施主摸着下巴,已经沉思了好一会了。

其间脸色变了几次,喃喃自语了几句,看得法海心里极为不安。

施主终于停止思考,手拍扶手,开口:AI,再加强博弈模块。

AI:收到!触发提醒复核机制,请重复命令。

法海也心底疑惑:不该加强危机管理模块吗?

施主决绝:再加强博弈模块!

AI:加强完毕;分析完毕!

施主检查结束,漏出了笑容,看来似乎精神焕发。

一个精神焕发的---胖子,

也是胖子。

笑起来肉都是抖的。

”小法海啊,保持观察,暂时不对许仙采取任何实际措施。分析一下,他的个人特点,不要急,可以慢一点,但不能错一点。“

法海赶紧点头:施主金口玉言,小的铭记在心,定要决不走样地执行。

各自下线,各自大喘了一口气。

这边法海:AI,搜索许仙的资料,形成专用密级档案,等待我分析。还有,除去备用冗余,防止意外,投入我们的全部算力。


2020-05-06 11:19:44
2020-05-07 10:07:24
4516098 复 4515765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5) 4

法海布置完毕,肚子又开始抗议,自去寻食。

那边施主却没有这么潇洒,又独自愣了半天,苦笑自语:人生忧患,管事起。AI,保持进度观察。

AI:收到!目前,金山寺已经投入全力计算,基础资料准备。我佛系统在同步观察许仙,法海和施主您。

施主呃了一声,倒有点奇怪:这些下人工作一向如此努力吗?似乎与资料不符啊?

专用秘书AI启动:这完全是施主您的个人领导感召啊!

施主呵呵大笑。

AI:恭喜施主。我佛肯定您目前的布置。临时提升您的级别至大马斯特,如无提醒,自动延续。


2020-05-07 10:07:24
2020-05-08 22:02:08
4516682 复 4516098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6) 6

许仙坐在车上,穿过草原,越过雪山,途经沙漠,又在大海上掠过。

如果不是自己还很清醒,没有吃下免费的煎饺,许仙一定认为自己不是服下精神药物,就是在游戏的虚拟现实中。

进入迷雾,杂草丛林再次出现,看不到太远,司机停下:到了!客官。

许仙只好下来,司机看着他手中的荷叶。

“您不喜欢吃煎饺。那您送给我吧,我饿了。”

许仙递了过去,这位谢了一声,大口一张,连带荷叶一口下嘴。

咀嚼一会,咽下,有些不快:人心不古,奸商横行啊!

许仙看着迷雾,心里忧虑。

司机开言:客官不用担心,雾一会就散。

接着道声再见,拉着双轮车就跑进了迷雾中。

风吹过来,雾散了,阳光普照。

许仙面前,就是一座古典模式的巨大工业封闭厂房。

许仙惊讶地看了一会,又看看四周,居然看到自己来时小站尖顶上的发射铁塔。

厂房外观很是斑驳,可能是多次修补,喷涂液锌的缘故,连大门都被喷成和外墙连在一起了。

好在还有个小门,也没有任何智能门房功能,只有个大铁环上方有提示。

提示:请用力砸门,直到俺过来开门。


2020-05-08 22:02:08
2020-05-10 22:06:03
4517470 复 4516682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7) 6

许仙只好抓着大铁环叩门,还得小心碰着自己的手。

里面毫无动静,正当许仙心里生出不好的联想,以为是个坟墓的时候,里面有人都喘着粗气,大声地喊:不用敲了。

“让我先喘口气。”

里面的人说。

过了一会,问:你是谁?找谁?

许仙:我是许仙。来找白姑娘,或者青姑娘。

里边的人问:谁介绍你来的?

许仙:我以前的朋友,在你们这里代号辛王。

里边:回去告诉辛王,我阿青说的,一次性买卖,没有后续服务。

许仙沉默了一会:辛王已经进入虚幻世界。

里面也一时无语,过了一会,说:你挪动一下,不要站在门前三米之内。

----

一声巨响,门以底部为轴,拍在地上。

----

里面一个白胖子,光着背,只穿一条裤衩,脚蹬保护靴。

向许仙招手:进来。帮我个忙,绞起门来。

许仙进来,看了一眼滑轮组,和电机。

阿青解释:这三天突然断电了,刚来电,还没来得及检查,你就来了,快来,两个人快。

许仙帮忙,铁门慢慢归位,啪啪啪几声,几个自锁插销到位,内侧安全门沿着轨道被胖子推到位。

忙完,许仙跟着阿青到不远的盥洗室一起洗手。

许仙问:停电三天了吗?我出站的时候,没有任何迹象啊?

阿青愣了一下:真的吗?针对我们的?不太可能啊?

阿青带着许仙往里走,厂房可真够大的,也很空阔,没有设备,只有铁轨有几个敞口车厢,很快走到中心了。

中心看上去倒像过去的控制中心,有点像个小楼的意思。

阿青介绍:我们主要住在这里。这在当年,经营好的时候,是个内部俱乐部,后来封存起来。倒是便宜了,我们哥两个。


2020-05-10 22:06:03
2020-05-11 21:23:26
4517784 复 4517470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8) 3

施主这三天过得如同过去一样规律。

他的朋友都嘲笑他,不是自律,是生物钟稳定。

尽管颇令人难堪,施主倒也坦然接受嘲笑。

毕竟自己实在没有像朋友那样饮宴欢噱三昼夜的精力和热情。

这三天,法海稳定地发送报告。按照AI提醒,应该又到了报告时间。

施主对法海还是挺满意的,报告简洁及时,真不能以貌取人。

法海的第一份报告写到:

许仙基础资料分析完毕,目前无有效信息,可依判定危害性。

下步延伸分析。

第二份报告:延伸分析结束,发现七个不稳定性的因素,依然无法判定危害性。申请提高授权,加快速度。

施主未批准,让法海慢慢分析,不要急。

为了避免法海误会,批给法海一笔小钱,传达正面反馈。

第三份就加急了,AI报告施主的同时,立刻启动自动操作。

法海报告,自己被外部设备攻击,失去控制权,被迫启动应急报告系统。

施主赶紧帮法海夺回控制权,并要求我佛广播抗议。毕竟明目张胆地干这种事的,都是有数的。

我佛系统回馈:未广播,但已抗议。损失正在判定,后续对称反击,另外执行。

施主是有点不满意的,但是也无法改变。只好安慰了一下法海,又打了一笔钱,补偿法海,压压惊。

今天是第四份。

法海有气无力的报告:权限不足,不但无法获取新资料。原有资料也被强行删除不少,不知道谁干的。新建方向,未来得及确立上报,即被我佛直接否决。

法海惭愧无比,不敢滥竽充数,恭请施主另请高明。

法海要赶紧维护升级设备,清理卫生。

施主愣了一下,第一件事还是批给给法海一笔。叫他休息一下。

毕竟是为自己干活,还挺尽心,遭受了损失,不能让底下寒心,又不是自己的钱,犯不上省。

第二件事就是在自家的后勤系统里定下三天的预留,让他们准备待客。

有两个狐朋狗友,招呼一声,自己就会去。

这两个家伙闲的无事,肯定比自己当主人的,去得还早,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就好。

另外一个就是自己要请主宾。

他翻开日志,想了好一会,又让AI查了一下。

才开始留影。

他说:

清哥,上回阿九说过你烦心的那件事,兴许我现在能帮的上忙了。

另外我也有事请教清哥。

不知道清哥有没有空?

我在欢携楼订了三天,恭候清哥。

阿九和胡三作陪。


2020-05-11 21:23:26
2020-05-14 21:32:02
4518873 复 4517784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09) 2

许仙随着阿青进了小楼,还真是别有洞天。

阿青得意地说:当初这败家老板把冗余车间内部生产部分拆除,改建俱乐部,可真下了老本。

阿青指指外边:就是外边并行环铁道,也是个花活。就我见多识广,一开始没见到设备,也不知道怎么玩。

阿青笑了好一阵。

许仙跟着笑,阿青的确非常有亲和力。

但忽然脸上血色不见,嘴唇干裂,摇摇要倒。

阿青看了一眼,递过一瓶高能饮料,打开:坐下,快喝!

许仙竟然连喝了三瓶,才略了好了一点。

阿青收起饼子回收,心里微微一动:这可有点奇怪!

许仙慢慢缓过劲来,很抱歉:对不起啊!不过我没病!

阿青笑着说:有也没关系!这里是废弃之地,无法无天,不怕你碰瓷。我弄点饭,咱们边吃边说。

几分钟后,饭就好了,很丰盛。

许仙再次谢过,阿青说不必在意,都是冷藏食品,这几天停电,得赶紧吃。

阿青又解释,刚来电,他得先做备用能源储备。有些服务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提供。

许仙吃得很多,接着就急着去洗手间,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阿青却始终笑着,直到许仙离开饭桌,才眉头皱紧,沉思起来。

后腰上的震动打断了沉思,掏出半月板,看黑白屏幕的信息。

先是愁眉苦脸,

接着勃然大怒,

气哼哼地看最后一条,咦了一声。

却抬眼看见,许仙在看他,和他手中的半月板。

阿青收起来,招呼他:做,喝口茶,稳稳,再说事。

却又掏出半月板:这个是个古典客户端,配置低到难以置信,不过非常安全。只要受到攻击,就会数据超载,自动死机。

又解释:当然也能收点简单信息。不过是单向的,能俭省麻烦。

许仙还有点迷惑,只好继续解释:就是说我在这里时候,只接受不能拒绝的信息简报。诺,这不,又到了我要出关的时间。找我的人就都来了。

许仙一听,赶紧:青老板,我来这一趟,是为了----


2020-05-14 21:32:02
2020-05-26 18:35:44
4522724 复 4518873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22`17595`14226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10) 3

阿青听完,点点头:好说!跟我来。

领着许仙上了一层楼,一个小套间,好似旅馆,门口是个卫生间,对着门是一扇大窗户。

有个多用大沙发,沙发背后。一个多功能架,有些简单的电器。

阿青拿出一个手环,让许仙套上。

阿青说:我们要求马上就会自动播放,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其余你自动操作即可。辛王的存档我也加载,你能不能调悦,是你自己的事。

头一回,不收费。限时三个小时。

这三个小时,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房间在我出去后,会自动锁住。

如果你想强行破开,会被格杀勿论。

三个小时后,或者中间,会警报大作,无论是否是真假警报,都请你迅速按指示离开。否决的结果,也是格杀勿论。

阿青觉得自己的话有点生硬,缓和了一下说:这套程序是别的地方,血的教训。不是针对你。

冰箱里有套装饮料和压缩食物,是我的合伙人抵债拉来的,味道很差,没必要的话别吃,不然你会后悔。

还有问题吗?

许仙摇摇头。

阿青大笑:那就提前和你说再见了。

出去,随手带上了门。

留下许仙一人,接着阿青的投射影像出现,站在沙发前方:客官请坐!我来说说我们青白工厂的服务。

布拉布拉---

真没想到阿青竟然是个话痨,许仙也不催促,站起来走到窗前,往外边看。

外边就是厂房内部,之间铁轨上敞口车厢,正在自行移动。地面多处出现空洞。

许仙看了几眼,就知道,地下另有机关。除去,地下缓缓旋升的几十个小型无人机外,至少已经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三个系列的地面AI机器战士。

许仙猜测阿青正在布置离开后的自动防御系统。


2020-05-26 18:35:44
帖内引用

/ 1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