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茗谈-189:九年为期 -- 本嘉明
共:💬872 🌺7315 🌵392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59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从中国出发去打欧洲,只有当年蒙古西征这条路线 -- 补充帖

可如今这条路上,中亚五国和俄罗斯都是咱们这边帮手,不是对手,不能下那个黑手,毕竟主要敌人在东不在西。

说到主要敌人,欧洲也不是啊,搞不明白为啥要万里迢迢去打欧洲,根本是给俄国做嫁衣啊。

所以还是象推背图上说的那样,准备好在西太跟美日做一场,就日本那小地方,根本用不着六千辆坦克,十万发火箭弹。

帖:4609687 4609685
家园 没有人敢跟天朝打陆战, 美帝几十年前都没这个胆

穆迪眼瞅着要挨揍,结果怂了两次,

这泼皮牛二还会怂第三次。

小越 也是越来越精, 口头挺high,实际软蛋的很

帖:4609810 复 4609130
家园 “要求先行撤出” 就没必要了

直接抹平,重新再来,我们安心,台湾收心,美国人也放心,皆大欢喜。

不要讲杀人那么难听,群众现在都是软心肠。就叫格式化重建,我看挺好。

帖:4610142 复 4608822
家园 海自离第二差的有点儿远,70多年就从未接近过第二的位子

第二强的海军(日本)

——日本这个第二强,恐怕更多的还是上世纪八八舰队留下来的心理阴影(惯性?),现在中国的水面舰艇强过日本太多,而且日本还没有核潜艇,也没有正经的航母,政治上来说还发展受限,在可预见的将来,跟中国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足够多的潜艇能封锁南海,70%的海上贸易通道,再出去第一岛链把日本封锁个一半,在不打核大战的情况下,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潜艇本就是中国的弱项,还面临岛链、海底声呐基阵、反潜机的封锁,另外强敌和日本的反潜能力都是全球顶尖,所以中国的潜艇在很长时间里恐怕都是给敌人捣乱、添堵外加侦测为主的,离封锁恐怕差的太远了,起码南海、第一岛链什么的短期内恐怕是大大的不行。

关键词(Tags): #海自#第二#055
帖:4611085 复 4609593
家园 核动力加电动的飞机

再弄些电磁炮,这续航能力,不大打出手可以续航1年。

航母或补给舰内弄点温室,其实只要电力充足,这些养5,6千人的设备不占很多地方。再弄点海水淡化。舰上的设备电力化,主要轴承磁浮化。这样设备维护需求大大降低。

中国以后的舰队都是续航1年甚至几年的能力,8条航母能起到美国20条的作用。

帖:4611103 复 4609140
家园 tg的体量在这里摆着,不行就人盯人,阿富汗上上下下加起来

也就四千多万的人口,一个辽宁省的规模而已,一个盯住一个,我看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帖:4611111 复 4609685
家园 别说派四千万,就是四十万都扛不住

美的体量不比你中国小吧,驻军也没四十万,现在不就撤了吗?

你采用新疆那种办法,派工作组进村,阿富汗可不是新疆,普什图语国内有几个人能教的?

新疆是自己地盘,援疆成本还可以承受,阿富汗是中国领土吗?凭什么要人家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奉献,你发工资啊?

帖:4611214 复 4611111
家园 戏言而已,上下同心者欲

中国这种体量的大国。问题还是出现在国内,只要把国内的问题解决了,是不可能又外部力量颠覆

帖:4611229 复 4611214
家园 茗谈189-4

4月22日,在美国那边,气候峰会开幕,我看了实况,几乎睡着,这种形式主义又臭又长的大会,纯粹是浪费老领导们的时间。

同样这一天,在俄国那边,国防部宣布,在俄-乌边境的军事演习结束,俄军开始回撤。普京眨眼了,但普京并未畏缩,他表示,如果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希望恢复两国关系,你来莫斯科谈;泽连斯基则炮轰顿军阵地作为回答,事实上乌军已经挑衅性炮击好几个月了,这一回合,从一开始就是美国和乌克兰希望把事情搞大,惹得俄军忍不住还手。俄军的后撤,我认为只是确保美乌的阴谋不会得逞,等春季化冻期过去,难保俄军会不会再回来。

4月19日,多达数十架美军的F-15、F-16飞抵波兰参加所谓演习。第二天,NATO的战斗机(也包括德、法飞机)从波兰、拉托维亚、爱沙尼亚起飞,在baltic海域上空三度围观(阻碍)了俄国军机。我认为当时美军是刻意准备好双方临时冲突,从而借机打一打俄国空天军,以F-15为诱饵,由F-35操刀,干掉几架Su-27,看你普京怎么应对。

(一)

美国现政府,类似于中国春秋战国时的一个王,先在国内登基,然后会盟,成为国际上的霸主。气候峰会,就是会盟天下诸侯。

所以,美国希望中、俄一定要参加,那老舅就圆满了。克里到上海,从机场出来,中方用个出租车公司租来的中巴,把克里一伙人统统塞进去,拉到浦东的一个什么东郊宾馆,三天没再出门。克里来一趟的主要任务,就是落实习主席一定要参加气候峰会,你不答应我不走了。

那么中国会不会答应呢?肯定会参加的,事实最后也是如此。不过上次英国约翰逊搞气候大会,中国就没搭理,所以美国事先不是那么有把握。

老舅上任后,出现了几个情况。一,唐纳怆对华的已执行战术(贸易战,科技战等),基本都继承了下来,只是没有再加码;二,增开了新的对华战线,比如新疆/香港;三,反华时,鼓励盟国上(澳),甚至硬逼着盟国上(日);四,在内政上展现了比较强的行动力,标志是1.9万亿纾困法案、对佛洛依德案警察的判决、打疫苗等。

上述第四点,在内政上快刀斩乱麻的做法,虽然有明显的粗糙(比如判警案的不尽公正),但迅速见效。最新出炉的 “Harvard Youth Poll”对大学生的民调,老舅在大学生选民中的支持率达63%,这是该民调21年历史中在这一人口群体中的最高记录。再考虑到没有纳入民调的高中生(未来的投票人),民主党正在巩固基本盘。执政满100天后,老舅的全国支持率52%,不支持率42%。

同时,回到老舅搞经济的“三支箭(绿色产业、大基建、继续放水)”,可以看到,老舅正竭力主导美国这条巨轮,缓慢转向。就“2.3万亿就业计划”里的大基建来说, 美国无疑是以自己之短,击中国之长,就算勉强做起来,一定捉襟见肘,想想詹天佑当年怎么在中国修铁路的。但不做,就不会真正暴露美国的短板,不能刺激阿Q国民反省。亚瑟•赫尔曼的《美国的STEM危机正威胁着美国的安全》中分析,2016年中国有470万应届理工科毕业生,而美国只有56.8万,其中还有一半是留学生。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近日表示,中国每年培养的工程师的数量,相当于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培养出来的工程师的总和。

老舅这次能有52%支持率,最大政绩是疫苗,这是纯纯的“唐纳种树,老舅乘凉”。老舅如果赤心为国,也应该做点种树的事,有勇气展开一次注定会失败的大基建,也是好的。

绿色产业------或者说碳税------这个事情呢,目前是这样:一,碳税肯定要收了。二,怎么收?按碳排总量算,中国占全球30%,而且要继续上升(峰值争取在2030年达到),肯定付最多;按人均算,美国付最多。但这里有个实际情况,中国是世界工厂,厂子在哪里,烟囱就在哪里,排碳就在哪里。但中国生产的东西是满世界卖的,你压中国多交碳税,相当一部分会通过出口价提高,转嫁到境外消费者,有本事你不要消费。

这也就是一部分富国(以后可以简称“30国集团”)的心思:通过种种手段,人为扭曲消费品供应链,以确保本国的安全。一部分中国早已垄断了的商品产能,一旦中国出口价提高,就有机会把部分产能转移出中国。我认为,美国希望的理想状态是:

我们假定在正常状态下,美国+加拿大人民,吃吃喝喝过日子,平均一个人一年所需物资是100吨(其实加拿大人民相对穷,相对省,这里忽略这差别)。

一,美国本土、加拿大、墨西哥(美墨加贸易区)的产能,能基本满足美加社会运转的最低需求,这大概是30吨(即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家配给民生物资的情况下,单靠这三国的产能和农业,能满足美加的基本运转,不会饿死人或者没药没公共服务,就是只能穿穿旧衣服)。要维持这些“必需第三产业”的本土存活,在和平时期,美国必须给这些工厂/农场/服务业大量补贴,而补贴就来自碳税带来的转移支付。

二,要满足和平时期的生活水平,美国还需要70吨货物,美国希望这些货物,超过一半(比如40吨)来自东南亚、台湾、日韩,给这些产地碳税优惠,让那些企业以市场竞争压力下的价格,低廉地供应美国市场,保证美国胖纸们的幸福生活。假如中美开战,美国派兵保卫这些国家,维持这些国家的运转,继续给美国供血,能保多少算多少,看战场上的进退拉锯。

三,留在中国继续为美国生产的,还有30吨,这块产能,由于中国的竞争力优势,眼下是无论如何拽不出来的,一旦打仗,就放弃这一块。

这样,开战后美军只要尽量逼近中国边境,封锁中国,就能确保对美本土还残存(除去中国本土产能以外)约70吨的供应量,国内老百姓不至于放下筷子骂娘。这里,美军不会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比如丢了台湾、丢了半个泰国、丢了半个韩国,那都可以忍。目前流传出来的,美军兵棋推演,屡推屡输,那是因为想保蒋管区,怎么推都保不住;假如退一步海阔天空,不保蒋管区了,那美军就未必输了。

这时候,中国要把美国押回到谈判桌边来,只有两个办法:一,打出像日本海军在真珠港那样的战绩,一举消灭美海-空军主力,粉碎封锁。只要美军航母不自己进到DF导弹射程以内,以中国航母编队现有的实际战斗力,我认为中国海军想速胜是不可能的。二,既然海上封锁无力打破,就靠陆军从陆路出境,占领周边,控制那40吨里多数的产能,停供,迫使美国老百姓饿着冻着,自然就反战了,就是我过不好你也别想过了。

而中国陆军出境作战,就一定能打赢吗?能连续赢4年吗?入驻后能维持被占地区的社会有序生存/运转,保证土著不反抗吗?那些被占地区有了水/旱/疫灾了,中国人民省自己一口,救济他们吗?人家冒出游击队杀伤驻军了,你要三清吗?

我认为这样推演的话,美国只要保证近50吨的已有产能,能继续稳定供应美国国内(美加墨原有30吨的基础上扩产;紧急从亚洲迁出工厂,转入安全地域重置20多吨,比如台积电向德州迁厂,台湾厂子被轰平不怕,只要能抢出全套人才即可),确实有一定概率,能率领联军,先诱使解放军陆军出境作战,试探出解放军的力量拉伸极限,然后堑壕战,同中国拉锯3年常规战争,最后和谈,避免恶化到核大战。目前台积电号称将在美国本土新建4座5奈米晶片厂,业内很多人怀疑,其中至少一厂将偷偷改产3奈米最新晶片(台湾社会对于台积电主动投怀送抱,反感很大,所以只能做不能说)。

而中国陆军在出境作战后,常备军的兵力迅速摊薄,渐成强弩之末,万一不能按理想状态,收尽这40吨产能的产地的话(比如双方作战胶着,中国夺得20吨的产能),战事一旦拖到2年以上,胜负就要看双方各自的运气了。最近有个号称华为陈黎芳的讲话,华为好像辟谣了,没讲过,但这篇的内容不假,忙总10年前就说过类似的了。10年过去了,中国在这些行业领域的追赶,成绩还不够理想。真的爆发一场全面战争,两国间“外科手术式脱钩”,一刀两断,别看平日胸脯拍得山响,基础性内循环,这顿饺子吃一半没醋了,中国工业能坚持多久?没人能说清楚。看看华为,不管华为宣传口上怎么倒哧,华为手机坚持了也就一年半,现在在境外市场上已经融断,全球销量前5名里还剩小米、Vivo等三家中国厂家做低端手机。小米为什么赶紧去做汽车了?怕轮到自己啊。

那么,美陆军+陆战队,有没有能力,在空海军、盟国和当地伪军(这些伪军是在保卫家园,士气还是有一点的)辅助下,在如此漫长的战线上,顶住这么久呢?

简单讲,假如这一切发生在1991年,毫无疑问美军会赢(虽然美军在现场的总兵力可能比解放军稍少),因为解放军陆军当年的装备、空中保护(含”野战防空“)、后勤和训练还不如萨达姆的伊军,远赴境外作战,3个旅未必扛得住美军一个旅。假如发生在2012年,60%概率美军会赢,因为郭伯雄徐才厚已经自毁长城,2014年朱日和第一轮实兵对抗,红军7个王牌旅轮番上去打一个伪斯崔克旅,6负1胜,到最后导演组说你们不服是吧?加一场,蓝攻红守,结果还是红输。迄今不到8年的时间里,在习老总力挽狂澜下,解放军已经非常努力自改、自省,但时间还是太赶,部队换脑子、换装备、新装备到了再形成新质战斗力,都需要时间;况且需要真正的实战检验,才能知道这一通狂改,改得对路不对路。解放军陆军今天就遥遥出到境外,绷紧后勤线,打一场全局性的常规战争,谁也没有充分把握,说中国一定会把把连庄,连赢3年。一旅对一旅,很可能今天美军还是有50%甚至更多的赢面;到了东南亚沿海地区,美舰载战斗机参战,更难讲。事实上,假如解放军已经有充分把握稳赢的话,今年2月为什么不趁机跨过海峡去?

那么,中国陆军以多打少,2个旅打美军一个旅呢?美军会退到海上或印尼群岛,只要美军仍保有制海权,海军陆战队可以任意选点登陆,中国陆军要多少部队重重叠叠,才有把握守住南洋的全部海岸线?如果无法3倍驻军,那就等着一口一个旅,被人家拆开吃掉?至于说中国有导弹,美军不会从海上发射巡航导弹和中程导弹攻陆吗?没有其他黑科技吗?战争一旦开动,自有其推进的内在规律,不以任何一方的一厢情愿为准绳。

但有一点,我们有比较大的把握,就是:越往后拖,美军越不行,就是班农说的,能赢中国的时机窗口,也就是这5年。这就是“时与势”那句话。

(三)

1956年,美国通过了《州际公路军民融合法案》(Interstate Defense Highway Act),拨款300多亿美元打造一个4.1万英里总里程的国道网(National System of Interstate and Defense Highways)。据流言传说,法案秘密规定每5英里州际公路里,必须要有1英里是笔直的,便于飞机紧急降落。什么飞机呢?传说标准是B-17,B-24(最大起飞重量30吨,当然降落时会轻很多),甚至有些地段标准更高。这些路段被称为flight strip(航空用路段),也就是Defense Highway(中国称为”战备公路“)。

2014年5月25日,在郑民高速公路上的战备段,济南军区空军成功组织试飞起降苏-27UBK型歼击机、运-7运输机和直升机。

那么,一段普通的、没有强化过的高速公路,能不能供大型喷气飞机紧急迫降呢?这要说到Southern Airways Flight 242。1977年4月4日,Flight 242航班起飞后遭遇极端天气,两个喷气发动机均被冰块击毁,无法支撑到最近的机场,不得不选择在佐治亚州92号高速公路(GA 92 Spur)迫降。这是一架DC-9-31,满员可载客120人。飞机在公路上降落后,滑行了很长一段,随后遇到一个交叉路口,在路口边有一个加油站,机翼擦到了建筑,迫使整个机身向左转向,冲出高速公路撞进了树林,最后机身解体爆炸,72人(包括地面居民9人)身亡,机上22人生还。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9ISV3gQEx5I" title="YouTube video player"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clipboard-write;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这款飞机空重29吨多,最大起飞重量50吨,我估计迫降时的飞机全重应该在40吨左右(还来不及撒油)。可能由于飞行员降落动作比较柔和,飞机落地后,起落架并未犁开路面,只是由于飞机大惯性大,需要长距离减速滑行,而公路两旁障碍物众多,最终失事。

点看全图

其实呢,242航班迫降的这段高速公路,我看有可能误打误撞就是flight strip,那两个民航飞行员并不知道罢了,当然事后军方也没有出来点破。所谓flight strip,并不是随时可以起降飞机的,反而为了伪装,在路边/路口,会刻意布置一些障碍(比如路灯杆,电线杆,广告牌等非永久人工物),真需要当跑道用时,提前数小时来清走。

飞机在降落时会对地面形成巨大冲击,冲击力的大小和飞机的速度和重量密切相关,粗暴降落时,飞机直接“砸”到地面,有些飞机上有专门的机载设备,会显示每次着陆的接地撞击数据,假如超过2.0G,那么飞机在下一次起飞前必须对飞机结构进行受力检查,以防飞机已经有内伤。换言之,静质量为5吨的飞机在触地时,由于各种因素,对地面瞬时冲击力达到两倍(2.0G)即10吨,是完全可能的。

在中国,普通高速公路并没有路面撞击标准。交通部《公路工程技术标准》规定,高速公路指“能适应年平均昼夜小客车交通量为25000辆以上、汽车分道高速行驶、并全部控制出入的公路”(按这个交通量,6车道高速公路的总宽度是适合翼展15米以下的小飞机起降的,甚至不需要清理道旁障碍物,推平中间隔离带即可)。公路按其在公路路网中的地位分为国道、省道、县道和乡道,并按技术等级分为高速公路、一级公路、二级公路、三级公路和四级公路。

点看全图

按加拿大的法规,大型货车最大总重,可以达到46吨。世界各国都一样,公路限重,往往是受制于桥梁/隧洞;实土路段,路面承压能力往往是有富裕的。

因此,假如飞机自重5吨以下,在清除了道路两侧的障碍物后,在等级较高的普通公路上降落,是可行的。在国外,不断有新闻报道,私人小飞机因故障在公路上紧急降落,这些都是单引擎的小飞机,降落时的重量一般不超过1.8吨,起落架都是单轴单轮,如果我们设想的飞机,主起落架是特殊设计的双轮+低压轮胎,同样路面,降落时飞机重量升高到3吨多,估计是可操作的。

就是说,原先按常规标准建设的普通公路(非“战备公路”),按合格的施工质量,二级公路路面硬度,假如足以承受自重3吨左右的小飞机降落,只要其他条件具备(公路够长,够直,空域够干净,飞机落地动作够柔和),自由起降很可能是可行的,当然这要经过试验求证(毕竟现在多数所谓“汽车飞机”也接近这个重量)。中国2020年数据,二级及以上等级公路里程67.20万公里,去掉其中各种不适用的路段(弯路,人口密集,道旁永固障碍等等),假设仅仅8%可用,那也有5.3万公里。以小飞机的起降滑行长度1500米计,可划出3万多条各自独立的临时跑道。只要有足够的飞行员、地勤、燃油,散养15万架小飞机,没毛病。小飞机航程短,第一线的小飞机拼光了,后一线的再层层递补上来,继续干。

中国二级公路以上(包括二级公路)的普通路面,省去专业的土建改装(最多在路面临时加覆一层钢板),极限能降落几吨重的飞行器?如果摸出了这个家底,我们就能在此数据上,针对性开发无人机和有人机。这些飞行器由于自重轻、成本低、速度慢、外场维护方便、航电简陋,无法与解放军空军的现有战斗力协同,但可以成为陆军战斗力的倍增器,无论陆军部队在进攻和防御中,从此都有一个好帮手。小飞机的飞行员固然会有一些作战伤亡,但如果能利用小飞机+无人机的数量优势,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抵消敌方现有的一些技战术强项,那还是划算的。

(三)

那么,中国有必要这么准备吗?

以美国资本目前对中国境内的投资力度来看,谨慎点短则5年,乐观点长到18年,中美不易战。因为“一文本”签订,美国金融资本基本满意了,现在黄四郎们忙于在中国申请各种金融牌照,摩拳擦掌着呢。牌照一到手,作业一铺开,初步回本就要5年以上。

这里我们选取一个“矿道里的金丝雀”------美国各类养老基金,来分析。

点看全图

美国的金融资本,总体上分两大类:第一类是高杠杆,大量使用借来的债务资金,主要在衍生品市场进行交易,博取高风险的短期收益,属于“空手道”。第二类是以股权资本为主,资金来源是社会个体自有收入,实打实投资于股票、债券,注重从实体经济上获得安全且长远的回报,属于“功守道”。

对于“空手道”,我们选取券商双雄,简单说说。从总资产对净资产的比例可见,这两家的杠杆率都超过12倍。要知道全美所有券商,在1983年总的净资产,刚刚超过100亿美元,到今天应该在7000亿美元以上了,就是靠不停地赌,借钱来赌,而且通过种种手段,确保自己赢多输少,通吃全球。

而“功守道”里的养老基金,则相当保守。它代表了华尔街最核心的稳健型长期资本;代表了对美国经济基本面长期走势的主流判断;代表了美国“体制内小社会”(军公教、大型社会型企业,或者说‘类央企’的员工)最重要的退休生活保障。

但是我们要注意,凡是戴三块表的,都是在“广大人民”幌子下的科层社会。它头部10%账户,拥有全部“养老金基金”本金的65%。每次人民政府暴力救养老金,就是在救表叔房嫂。

在美国,养老基金入市持股,已经60多年了。事实上,能投资养老基金,是一种职务特权(福利)。很大程度上,养老基金的性质,能用两句话讲清:一,这是“安定团结贷款”,每年少分点红不要紧,但要旱涝保收。二,养老基金,只许依附于实体经济,不允许投机,这是法律规定的。

1960年代到90年代初,美国养老基金主要立足国内,对美国股票稳定增持。这是美国实体经济的黄金时代,你只要看看电影《TOP GUN》里的精气神儿就知道了。

从净投资额的角度,可以将养老基金的行为分为四个时期。

第一阶段,从1960年到1971年是养老基金的稳定增持阶段,持股占总市值从不足3%持续提高到超过10%。

第二阶段,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因应油价和越战,美国出现了货币供应量剧烈波动,同时经济却停滞的“滞胀时期”,卡特总统鼓励养老基金进入股市的操作成为最终结束滞胀的要素之一。1974年通过的《雇员退休收入保障法》和1978年通过的《国内税收法》,尤其是《国内税收法》新增的第401条K项条款,以及模仿它的1986年《联邦雇员退休制度》,使得美国企业和政府雇员养老金很方便地大举入市,结果就是持股占比的历史最高位出现在1987年,达30.71%。

第三阶段,1999年美国完成衍生品大解禁,股票在整个美国金融市场地位下降,崛起的是以投行券商和对冲基金为代表的投机性金融资本,投机的对象不再是股票本身。养老基金一直是自己操盘炒股的,从第三阶段开始,操盘作业开始“外包”,从1995年到1999年,养老基金对股市的直接投资额,从5735亿美元骤降到624亿美元,实际净回笼5千多亿美元现金,这些钱转投到了共同基金(部分是股票型基金),等于委托共同基金的操盘团队代为操盘,继续炒股。到1999年,养老基金持有共同基金的市值达到了1.5万亿美元。小布什上台后,住房金融化,到2008年美国房价指数比2000年翻了一番,全球OTC衍生品的名义价值超过了600万亿美元,保守的养老基金那点“老实钱”已经变成春晚的潘长江,站在后排看都看不见了。

次贷危机刚开始时,养老基金顺势大抄底,持股占总市值比短暂恢复到23%的高水平,持有到2012年三季度,养老基金觉得股价已经够肥,开始“出货大行军”。再往前延长看三年,从2009年算起,到2019年,十年间累计回笼现金近1.6万亿美元,其间仅仅在两三个季度中出现 “净买入”。这种大规模抛售,使养老基金舰队,从1960年至今的60年时间内,累计对美股的净获利1.1万亿美元,就是对任何潜力股,一旦养肥就出货,相当于建商把房子一造好,只卖房不出租,舍断离。而且最近这波出售美股的钱,并没有转移到债券、共同基金等资产中。养老基金找不到值得信任的、能长期稳定增值的美国本土投资标的,只能先持币,另找方向了。

点看全图

快进到当下,养老基金仍保持美股总市值的20%,座稳那么一把交椅,但不肯再多买。这代表一个简单的事实:美国长期金融资本(功守道)和投机金融资本(空手道)的“华山派出所论贱”,胜负已分,由于美国经济的空心化,功守道输了话语权。华尔街手握大量的“厅局长私房钱”,死守“只投实体产业”的祖训,结果拔剑四顾心茫然。

这,就是中美贸易战谈判中,要求中国金融市场“大开门”成为美方对“一文本”核心诉求的本质动因。中国之所以在“一文本”和此后的“一文本黄皮手抄本(就是中欧之间的CAI)”中,敢于大幅开放金融市场,我认为是基于两点:一,所对标的外来资本,资本本身的稳健性格,以及这些资本自带的政治效应(有利于中-X干部阶层的友好),似乎值得欢迎。二,中国作为目前唯一兼具体量和前景的实体经济体,很可能成为对美、欧长期金融资本最具吸引力的新家园。某种程度上说,当真如此理想化,确实有助于中美友好之舟,多一块压舱石。

但是,现实情况相当复杂。一,美国政府已经公开阻止美国的各个养老基金购买中国资产,对未来产生了浓厚的政治阴云和不确定性,万一强制各基金抛售,会对市场以及该产品产生如何冲击?二,投机性交易和产品(即各种衍生品)总是依附在稳健的金融资产身上,一旦这些稳健资金获准进入中国,大规模的投机资金也会戴上红帽子混入,而中国的实体企业的管理者(私企业主)往往都有较强的赌性和取巧恶质性,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身家。由于美元超发严重,投机性金融资本对制造衍生品和市场暴涨暴跌驾轻就熟------做市的弹药够多,手段又够老辣,对接的中企也敢接招对赌,那么中国政府能否管住?要打尽地老鼠,基本不可能。

这一切,快一点的话,从今天往后计时,5年左右,机缘凑齐,就会爆发第一轮SHOW HAND。今天,只要两个“一文本”得到切实执行,西方金融机构纷纷批到牌照,这5年里,国际形势不管多么疾风骤雨,无非“色即是空”,碰皮儿等等再喊打喊杀,华尔街不关双饷,哪个督军有力气打?但5年后如果中国输了一场经济仗,那有可能只是个周期性痉挛,也有可能惨过股市大踩踏。万一搞大了,其他大事件应声提前,是非常可能的。因为政府没那么多钱暴力救市,要转移国内被割肉股民基民的注意力,不如找茬开仗,明抢蒋管区的府库银填亏空。到那天,哪怕渡海部队还是没有准备好,总比今天就打要强一点吧。

这五年里,中国当然不会坐等。而国防力量的建设,按部就班/平衡推进之余,只要有余力,就一定要用在海军和空军。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战争相当于一战前的“第二次布尔战争”,已经缩微地演示了一遍未来“常规型世界大战”的模式,在解放军海军和空军大量耗费资金跑步升级的同时,解放军陆军要勇于自我突破,好不容易刚摸到“斯崔克数字旅”的感觉,也要敢于遗忘,敢于质疑;用仅有的一点小钱钱,敢于蜕变/升华。

所以,“淘宝机”是什么呢?

未来10年,空军自己的“淘宝机”(一线主力战机互相拼光后,靠海量的易生产/不怕消耗的单发“淘宝机”拖死对手),等于是二战中苏联红军的T-34。这应该是枭龙-Block3+和“歼-10隐身型”之间二选一。L15B作为轻型攻击机,由于发动机选用不当(更直白说,走捷径抄雅克-130抄得忘乎所以),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作品。

陆军的“淘宝机”,就是能从简单加固的二级公路上起降的;推到山洞里闷3个月,拉出来掸掸灰就能飞起来的;操纵方式为“傻瓜相机”式的;所有通信、弹药和燃油都与陆军通用的;操作手感类似于开喷气战斗机的;兼备“有人款”和“无人款”的;尽量缩小雷达反射面积的;最常见的“普通航电款”,整机单价4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纯国产战场小飞机。

此前,我一直希望,这架“淘宝机”至少能有阿根廷普卡拉攻击机(IA-58)的动力水平 (980轴马力X2),但国产涡桨动力,一直没有这个功率级别的产品。现在既然要自行减磅到降落自重3吨左右(可在二级公路或临时开辟简易跑道上降落,以便让出繁忙且易受攻击的专业机场给空军用),那么现在已成熟的涡桨-9,勉强可用。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通宝推:西瓜子,夏侯,桥上,海峰1,
帖:4612305 复 4608703
家园 本大好文

从资本的角度看如果后面大量美国资本持执照进来,应该双方会达成一个平衡,也不容易造成突发黑天鹅事件

但是从我身边得知,最近很多欧洲资本是在撤出中国,比如我听说安盛就已经在分批撤出中国,安盛下面的道理救援公司,作为国内份额最大的外资道路救援公司甚至连客户都不要了,直接通知客户一个缓冲时间然后按计划裁撤人员退出,对这块您怎么看,还是说欧洲金融资本和美国的步调是不一致的。

帖:4612819 复 4612305
家园 茗谈189-5

先说说时事。

一,目前日本政界透露的消息,“见一位”去美国访问时,在日美联合公报的文稿中,布林肯并没有坚持要把“台湾海峡”的字眼列入。布林肯的方针是:鼓励澳大利亚反华,逼日本反华,但只要有实质动作,要不要张旗鼓地说出来,你们自己定,我不逼你。在G7,布林肯仍然是这个风格:不是我逼你们反华,是中国在逼你们反华。因为美国只是鼓动列国反华,美国自己不拿出“劳军金援”,所以不好逼迫盟国太甚,怕熟番们哗变。但日相为了夯实美国对日本核污水排放的支持,也为了他本人党内竞选连任,更本质的原因是日本朝野对台湾的“深厚感情”,因此坚持要把这些字眼加入公报,从而彻底断送了东北亚“团结求新”的大好前途。

二,美国对东亚战略,一个重头人物就是阿米蒂奇,他虽然是共和党人,但第一他是老派的共和党人(就是比较接近罗姆尼、饺子哥、以及最近风头很劲的切尼的女儿黎姿-切尼那一批建制派),与老舅是几十年的交情;第二他跟老舅、肯尼迪一样,是天主教徒。所以此人在本届政府的远东战略/政策的制定中,仍有关键影响力。这次派往台湾的“副官方代表团”,陶德前参议员是面子货,阿米蒂奇才是正牌钦差,代表总书记实地调研并考察接班干部(赖)。近日,阿米蒂奇接受日本主流右翼媒体专访,言明台湾是实质独立,世界各国均已认可。他公开“呼吁”日本参考美国模式,订立新法,允许日本现役官员访台,从而提高台湾的实质国际地位。这是试探中国的态度,因为美国“需要”日本做什么,日本肯定会做,殖民地么。所以接下来,很可能就是日台2+2(国防部、外交部)会议,甚至美国会向台湾出售(或租借)F-15战斗机,由日本退役自卫队军官帮助训练。

三,G7会议的外长会,在伦敦召开,这次会议毫无悬念,由美英主导。英国发起后,现在改为G7+4,新邀请印度、澳大利亚、韩国、南非外长列席。G7内部,假如开会时赶上美国在拉肚子,德法的发言权会扩大一点,但这次是德法拉肚子。法国的隐忧,我前一段提到过但没明讲,法军已经威胁要政变,那个事情非常大条;德国好不到哪里去,今年秋季大选,激进的绿党说不定会赢得总理大位,那CAI就有非常大的概率被绿党否决,但这个否决会给德国经济带来致命一击,对德法和中国,是双输。

G7+4,为什么有个南非?因为地缘政治,再次成为显学。南非够资格,仅仅是因为地缘。所以我们再次从地缘战略学的角度,看一看世界。

首先要说一下,最近张文木教授把他在2014年写的《乌克兰事件的世界意义及其对中国的警示》一文,修订后重新发表。我同意其中很多看法,但有根本一点,我有不同意见。国家的实力(保卫自己,干预他人),来自于资源禀赋,就是人口和土地,这个大家打打那些战略类型游戏就知道。但是,延续几千年来,获取资源禀赋的手法一直不变,久而久之,禁锢了地缘战略学家们的思想。

今天,我认为有多少资源禀赋(存量)+还能获取多少新资源(预计增量)------就是老底子+赚钱能力------有两个指标,第一是老钱(OLD MONEY),就是家底,英美法是代表;第二是新钱,包括三种:矿钱(俄罗斯、沙特、澳大利亚等)、苦力钱(东南亚、中日韩部分劳力/资本密集产业,如纺织/造船)、PhD钱(美、中、日、德、韩、英部分高新产业,如华为)。现在西方大力鼓吹“碳钱”,那个还没成气候。

新钱,尤其是PhD钱越来越重要,已经改变了旧的地缘政治学的基础。从这点来说,张文木教授关于“乌克兰必定是俄罗斯的禁脔”,已经站不住脚了,普京是真的穷了(缺PhD钱,没有一个新锐产业拿得出手),所以越来越沉不住气。

从旧式的地缘战略角度看,韩国毫无价值。但从“PhD钱”的角度看,韩国地位不断在上升。俄罗斯的GDP与韩国接近,现在有没有“东升西降”还要看一看实际效果,但“韩升俄降”是毫无疑问的了,所以G7不急着欢迎俄罗斯回归(再回到G8),而是欢迎韩国加入。

目前的世界形势,就是《魔戒》里的“五军之战”:英美日澳加台算第一军(台是台湾省);中俄朝鲜(可能再加伊朗)算第二军;欧盟是第三军;第三世界(包括不结盟运动、伊斯兰世界、南方国家)是第四军;新冠疫情是第五军。

中国(第二军第一师)的战略态势是这样的:跟第一军的关系,就是新四军跟韩德勤顽军的关系,就算还没打黄桥战役,也在去打黄桥战役的路上;跟第三军的关系,最近搞得非常糟;跟第四军的关系,尤其是跟第四军第一师(印度),那更糟,几乎是无厘头地糟;跟第五军的关系?好吧虽说暂时相安无事,但那二货是没办法沟通的,那些异类看见个人都要砍一刀。

我们回到“新地缘战略学”。中国的老钱(人口众多,基本建设充分),是主席的功劳,但基本上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和男女不平衡,老钱已经没什么富余了,据说是勉强够用,可能都开始亏空了,连人口普查报告都会在最高法院就那么失踪了。中国的矿钱(油、铁、煤、粮、棉等),打仗时勒紧裤带满足军队大概够用,平时老百姓过日子根本吃不饱。中国的苦力钱,目前因为疫情,还比较好赚,但未来一定会下滑,这种短暂的出口兴旺是不可能持久的。中国的PhD钱,本来就是与发达国家市场和创新能力相挂钩,一荣俱荣的。

因此,假如中国的战斗计划,是以和平的、经济竞争的方式,专攻第一军的话,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不但跟第二军第二师(俄)、独立团(朝鲜)说好大家打土豪一起分红;而且跟第三军、第四军的大部分军阀都把酒言欢,时不时结个拜,送阿布都热-小叶丹几百条枪;还要提防第五军乘隙而入。

以上说的是今天。那么将来呢?我们拣一个具体的面向:中国海军向何处去?

我个人看法,中国海军未来将有5个舰队:现有的三个舰队,仍司旧职;公海第一舰队,前出到太平洋中部;公海第二舰队,进入印度洋。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两个公海舰队有固定的舰队总部(母港),但只配置一半兵力,需要全员出动时,从老三大舰队抽调增强;而所抽调的兵力,在日常演训中,固定抽那么几艘舰,因此与公海舰队自己的常备舰,已经磨合得非常好了。

这里面,公海第二舰队的兵力,将远远强于公海第一舰队。因为对于太平洋,“三分太洋有其一”,只要有足够的空间,能立起无形的“海上长城”,足矣,不必追求正好一半;而对于印度洋,中国必须“以南海为前哨,以红海为后门,以马达加斯加为南墙”,在这个巨大三角形里,加诸完整的影响力,并彻底压制自诩为“南半球的副警长”的澳大利亚以及印度。中国海军的最首要任务,不是在太平洋推进,而是在印度洋稳定。这就必然遇到一个全域性问题:中印两国关系。

中国是没有选择的,你没法挑选邻居。我在多伦多生活,这里有来自100个国家、200个民族的移民共生在一个都市里,你可以体会到,人类中那99%,是共生的,共情的,共理的------无关肤色与宗教。天安门城楼上,那条标语是什么?主席眼里,不是只有中国的受苦人,还胸怀天下。印度疫情趋重,习老总第一时间跟印度总理通电话,事实上中国向印度提供的物资也最多(不管人家是付钱买的还是中国援助的),人溺己溺,风月同天。印度的政客和孔乙己们酸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靠这些物资逃出一条条性命的普通印度人,心里有杆秤。

印度社会的两大特点是:一,舆论比较多元,说什么的都有;二,印度社会上下的共识,是不结盟,本质上是把任何超级大国,都当凯子,骗吃骗喝,不肯一面倒。原因很简单,印度真正膜拜的,是英国和老欧洲,美国、苏联、中国,都不是老欧洲老贵族范儿,印度看不上,犯不上死忠。中国不必指望印度对中国多亲,但同样印度也不会一根筋跟着美国。

所以,疫情恶化这还没几天,印度民间舆论,已经开始出现仇美倾向,无非是中国、巴基斯坦等国支援印度抗疫的力度比美国猛,说几句“远亲不如近邻”,鼓励你们继续。

那么,沈逸与胡锡进之争,沈逸是错的吗?不尽然。

沈副教授说话的方式,不符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人设,但他的发言,还隐含了三个意思,他要么没有意识到,要么不敢说得太直白:

一,印度吃完就会忘。英国的民族性就是如此,刻薄寡恩,不择手段,印度学得很溜。中国老是当好好先生,出了大力了,偶尔甩个脸子都不行,这就过分了。

二,国内的宣传口多元化+小编劣质化,要不要整顿?习老总刚刚跟莫迪通完电话,长安网来这么一出,“紧跟看齐”当个球是吧?这不是政治意识淡薄,而是服从意识缺位,是严重的政治错误,赶紧删帖就是该单位对事件的政治定性,偏偏沈副教授还敢顶风翻案。以前好办,宣传口只有新华社,新华社不说话,大家都不发言;新华社通稿干巴巴,大家照抄,永不失联地爱党,没风险。自从战狼化了,千奇百态,我注五经,乱抢跑道,偏偏亲们的政治水平还真的能一路水到啼笑皆非,都反党了自己还意识不到。整个乱象,可以说是另一款“引蛇出洞”,光怪陆离。依沈副教授的意思,这挺好,继续乱着,他就不停有梗来炒作自己。我看会收,三反五反弄一弄。现在这样,太能闯祸了,太敢闯祸了,指不定下个雷能多大呢。但是因为上述第一条,沈大书生敢于操弄舆情玩反转,宣传部地下发言人想过来凭官威指点指点,以为自己人肯定听训,太过托大,被沈书生巧言反擒,公门这个脸也丢得够大的。

三,疫情看来要长期化,中国如何面对?上面说了“五军之战”,目前战场态势很清楚,中国师真正牢靠的友军只有一个,就是第五军。疫情是个自然灾害,类似于大洪水,中国人4000年前就能对付了。今天这个局面,不是民主和转账之争,4000年前大洪水,西方世界只逃出一条方舟,中国呢?九州八百部,都活得好好的,吃饱了闲着去冲冲浪,消食儿。所以今天只是当年生存竞赛的下半场。

疫情一日不散,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就火得冒泡,日进斗金;而且世界相当太平,吵得凶的多了去,敢动手的真木有。这两点非常重要,因为十四五的建设大局,大体有着落了。印度疫情恶化,谁都不想,但我敢说欧美更不想。FED这么印钱,美国的有识之士没有“宝宝心里苦”?

时和势。时,就是英语语法里的“现在进行时”;势,就是“将来时”。月圆则亏,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时在你这一边,很大可能,势就不在你这一边了,鱼和熊掌么。但只要疫情长期化,那么时和势,在一个特定时期内,就有可能都在某一边了,明白不?疫情使得经济活动的固有周期律曲线被烫平,在上面的一直在上面,在下面的一直在下面------直到人间恢复正常为止。

十四五是特别重要一个五,看不到你就是二百五。

中国跃迁到基建狂魔层级,是2008年四万亿。2008年是什么意思呢?65岁退休的老工程师,他生于1943年,大学(技校)毕业于1960年代前半期。1966年开始WG,大学瘫痪。所以基建狂飙起来的时候,他们这些学阀总师阀,不退也得退了,精力不济了。这个跟斯大林大肃反,把红军师以上高级将领80%都收拾掉腾空位子,是一个效果。2008年到现在,十几年里,培养出了大批能打、年轻、团结的团队,大批项目(比如矮寨大桥等)都是世界顶流水平。这么一批师长旅长,不放出去磕死德国法西斯,而是马放南山,那太浪费了。

绝对不要有这么一种犬儒的思想:和平,是军队最大的使命。当你有一支成吉思汗或者拿破仑那样的军队的时候,你继续机械地追求和平??你神经病!

所以,十四五是中国基建的巅峰时代,成熟时代,剩勇追寇时代。过了这个村,肯定没下个店了(就剩点惯性了),就算大洪水再来一波,各家也没有余粮来买中国货了。用足用好这批特别能战斗的团队,搞一批惠及百年的大项目,是最大的政治,最大的建设节约。节约还在其次,建成人间天堂,树立世界样板,以事实感召他人,践行全球级别的政治理想,是最大的政治。

这个十四五,需要和平的外部环境保驾护航。对于中国的“对外交往、宣传报道”战线,进行一番治理整顿,洗澡换衣,突出主题/消除杂波,我个人看是必行的;否则四处冒烟,疲于救火,会极大地干扰建设,不容易办好自己的事情。

中国人民为什么要帮助印度人民,救急?鼠目寸光的人,只看到“资敌”;真正有远见的,才看到未来中印友好的远大意义。要达成政治目标,就是以事实雄辩地证明文明上的优势,在心理上屈服异族、感召异族,印度人口即将世界最多,一人心服全村口服,感召的效果大。从小处说,连中印关系都能处理好,还有什么关系处理不好? 当然,这个感召,是有各种方法的,两手都要硬,该打架就打架,随心而动;战争胜利,就是明示一种撼动对手心理的事实------没有甲午战败,中国也不会醒得那么快。中印关系长期处于低气压,印度有可能承受不住软硬压力,像苏联一样解体,这点印度也懂。所以吵吵那么欢,出手偏不干。

通宝推:一着,燕人,醉寺,用心荐华,秦波仁者,诸葛小花,
帖:4616804 复 4608703
家园 中心思想还是枪毙赵立坚

反对一下本大这篇文章,中心思想还是枪毙战狼(赵立坚),但是很隐晦没有直接说出来。

总而言之就是敌强我弱,舆论要跪舔印度和世界各国。

“国内的宣传口多元化”,是违反国家利益的。我们要学习第三帝国戈培尔,一个声音说话,把其它声音都掐死。

---------

不投草,但是对这篇文章很失望。

通宝推匿名:1
帖:4616835 复 4616804
家园 某种程度的舆论多元实际上是有利的

何况推墙党都有发言权

帖:4616858 复 4616804
家园 有几点讨论一下

中国的苦力钱,目前因为疫情,还比较好赚,但未来一定会下滑,这种短暂的出口兴旺是不可能持久的。

这个也怕不好说,疫情好比战争,对生产力也是有摧毁作用的。机器停了有的就未必能再转起来了,因为疫情资金链断裂在国内也有,未必国外就没有。此消彼长,更多人感觉真香也不一定

第三世界(包括不结盟运动、伊斯兰世界、南方国家)是第四军

....

跟第四军的关系,尤其是跟第四军第一师(印度),那更糟,几乎是无厘头地糟;

第四军你光看到和印度糟,看不到伊斯兰世界没有批评我们新疆政策的,沙特阿美说保障中国石油供应是战略任务;看不到我们的新冠疫苗援助了40多个国家,出口到80多个国家

至于欧盟,负责贸易领域的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刚声称如今对于中欧投资协定进行推动批准的行动已经遭到了暂停,立马被打脸,说是新闻媒体“断章取义”,默克尔也出来声援。可见欧盟骑墙思想严重,不会早早选边

如今疫情正在各处马踏联营,我们这里还算消停。美国放弃mRNA专利,我们要再能利用自己的产能分一杯羹,既壮大了自己的影响笼络了小弟的人心,还能再提高点生物技术水平就更好了

英国追加了六千万辉瑞疫苗订单,明显是对自己的阿斯利康不信任呀。疫苗这事,难道真就只剩中美俄三家有一战之力了?

通宝推:楚天,ton,
帖:4617042 复 4616804
家园 三锅烂泥扶不上墙

三锅就是有二十亿,也只是一亿惊鹰,剩下的全是人形动物。你和动物谈什么情怀,人家过一天是一天,早死不过是脱离苦海轮回到下一世,说不定就翻身了。至于现世,骗到抢到偷到进到肚子里就是王道!人家根本不知道秤是个啥东西。

帖:4617049 复 4616804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59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