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7 22:31:21 O 科学技术水平没到,不要扯什么社会主义 ↑10 ↓2
中国现在就是资本主义,半资本主义吧。世界主流是资本主义。 科学技术水平就是这个水平,撑不起什么社会主义。 不要认为现在中国是特殊的,一起资本主义玩大混战才是真的 ... 未完
2019-02-26 09:20:48 O 【原创】一首蝶恋花以及突然的感触 ↑24 ↓0
偶尔翻笔记本,看到自己旧作的一首蝶恋花: 泪眼才识吴女好,处处伤别,烟柳堆纷扰。槛外花发香暮草,夕阳飞过无情鸟。 偷上小楼寻巧笑,不见峨眉,坐望云天小。留得年年 ... 未完
2018-12-22 01:08:41 O 形式和实质孰轻孰重的问题 ↑7 ↓0
易安居士也不是没有豪气,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就是她的手笔。她只是坚持词作必须协和音律,内容必须走冯柳周秦路线,丝毫没考虑词作在她那个年代必须而且已经升华为一种 ... 未完
2018-12-21 21:49:48 O 易安可不喜欢坡仙 ↑6 ↓0
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这是原话。 千古第一才女也不能理解第一大词人嘛,哈哈。 ... 未完
2017-03-14 01:43:07 O 付出不必求回报 ↑74 ↓0
主席有一七律专讲这一段: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 未完
2018-11-17 10:03:49 O 对比闯关东,走西口,汉族人去才重要 ↑6 ↓0
怎么让汉人多多的去才是解决方案。
2018-10-16 02:14:46 O 从信息论角度考虑是的 ↑6 ↓0
献花时才发现已经献过一次了。。 天下大同不就是永恒的平永恒的零吗,那就是死亡的状态。最基本的信号是正弦波,正弦波是什么,就是循环往复嘛! 从这个角度看,什么固化 ... 未完
2018-10-16 22:06:26 O 终端变大才是趋势 ↑12 ↓0
功能越来越多导致设备必须变大,无他,放不下了。 为了集成也不是没想招,比如soc像麒麟和骁龙,就是把计算,图形,数字基带集成在一个芯片上,另外像麒麟还用了pop ... 未完
2018-10-16 04:55:18 O 李商隐大概可以与姜白石对比 ↑33 ↓0
前者是士大夫,后者是平民。李商隐的诗无题,白石道人的词自度,都有一种清丽,不似在人间的感觉。 身份的不同,两个人自然区别很大。李商隐的诗里都会暗含它义,比如这句 ... 未完
2018-10-15 08:24:55 O 听音确实是很主观的事情 ↑5 ↓0
一般来说低频多更浑厚,有种震撼人心的感觉。高频多更清亮,有种轻巧灵动的感觉。 不同的乐器频率响应范围不同,泛音不同,响度不同都会造成区别。比如俺觉得最震撼的管风 ... 未完
2018-10-15 04:01:07 O 人能听到最低是20赫兹 ↑6 ↓0
一般认为人能听到20赫兹到两万赫兹的声音,实际上因人而异,而且会随着年龄增长,对高频的声音越来越不敏感。俺自己测试现在最高能分辨到一万六千赫兹。所以说欣赏音乐要 ... 未完
2018-10-14 04:27:26 O 音色是泛音的区别 ↑5 ↓0
如果仅存在基音,所有乐器的声音是一样的。 基音可以理解成某个较低频率的单一频率的机械波,而泛音是这个频率的一定倍数的机械波。不同乐器产生的泛音频谱不一样,于是会 ... 未完
2016-08-07 02:39:53 O 【原创】连续与离散——论音乐与中文 ↑24 ↓0
写这个帖子是读了普鲁托的回帖,对比中文和外文歌曲,深感中文确实不是那么适合配乐歌唱,至少是对于现代音乐。 其中原因,我认为是连续与离散的问题。 连续和离散, ... 未完
2018-09-27 01:12:19 O 2G到3G主要依靠码分多址 ↑8 ↓0
3G到4G依靠提高带宽、高阶调制和载波聚合以及小规模mimo 4G到5G依靠更高的带宽(毫米波通信)、大规模mimo还有更高阶调制 5G到6G我不负责任的猜测 ... 未完
3 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