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946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1-30 08:03:10
126087 复 126077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二)幕末危羽 10

西乡后来被流放去小岛上待了三年, 当然新藩主其实也还算对他够意思, 把他流放, 却对幕府称说此人已经挂了, 有点让他去避避风头的意思。其间西乡也有为民伸冤, 直斥藩吏的事迹流传, 也经历了听说“樱田门事件”(在此事件中, 兴“安政大狱”逼死月照逼得西乡被流放的罪魁--朝中大臣井伊直弼被刺身亡)后的振作和喜悦。再后来他被赦免召回萨摩藩, 此时,他以前的好友--大久保利通已成为藩中重要谋臣, 在大久保的影响下, 藩主派遣西乡进京利用以前的声望继续进行“公武合体”(倡导天皇, 幕府权力合一)活动(可见, 像西乡这样的业界名人有了经验, 有了名气, 就算保持一段时间低调, 等到时机一到, 讨口饭吃的活还是不缺的)。此时的藩主也同样准备像齐彬一样率兵入京勤王。但是,西乡这次却又是个跟藩主持不同政见者了, 他要追求的事业与以前已有所不同, 他感觉“公武合体”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根本问题在于幕府势力和外国势力的压迫导致日本无法强大。 因此, 他不再只是忠于藩主的志向, 他所参与进行的是以长州, 萨摩藩武士倡导的“尊王攘夷”(尊崇天皇, 驱逐西洋势力, 实际上反对幕府权威, 但名义上不摒弃幕府)的活动。 这也其实标志着西乡已经开始成为有独立政治主张的下级藩士的代表, 他不再完全为藩主阶层的利益服务。 结果藩主大怒, 心想这小子连我的话都不听, 跟着别人胡搞, 破坏我带兵进京大业, 想造反不成。 大久保得知此事, 揣测藩主必不会轻饶西乡, 但他又不能抛弃西乡, 忠义二字之间, 实难取舍, 就提出与西乡互刺同死, 然而此时的西乡再非当日的西乡, “正思将以有所为也”, 又岂能让好友和自己轻此一生, 轻此一死呢。 再说估计他也觉得自己身上已经担着月照的那份儿寄托, 再添上条大久保的命, 实在担不起。 于是西乡请大久保在藩主面前为自己求情, 自己也装做好好反省的样子, 因而得以逃脱严厉的惩罚, 再次被流放到小岛。一下又是一年半, 不过可以看出, 西乡好歹是学乖些了, 他在等待机会。

点看全图

大久保利通

等到西乡再次被召回萨摩藩以后,被委以重任, 掌握了藩军实权。然而其间事件错综复杂,不能尽述, 激进派“尊王攘夷”代表者长州藩带兵进京, 与幕府势力的军队展开大战, 是为“禁门之变”。 由于此时萨摩藩与长州藩对立, 萨摩藩站在幕府一边, 西乡同时也认识到, 激进地“攘夷”也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么, 如果不先推翻幕府统治--“倒幕”的话, 一切都将是扯淡。 但推翻幕府的时机还不成熟, 必须“曲线救国”, 他决定上了幕府的“船”以后再凿沉它。 于是, 西乡指挥萨摩军, 自侧后一举击溃长州军队。又在不久后作为幕府势力组织的讨伐军参谋参与了“征长战争”。 当然他明白长州和萨摩根本利益其实是一致的, 都是希望推翻旧统治秩序, 建立强大日本, 抵抗外侮的, 长州藩若是真的灭亡, 下一个倒霉的必是萨摩。 因此他巧妙地建议解散讨伐军, “自内部瓦解长州藩”, 其实呢, 这招明摆着是放了长州一马, 哪是瓦解长州藩, 分明是从内部瓦解讨伐军呢。 幕府开始还挺高兴, 同意了西乡的建议, 解散了讨伐军。 后来发现不对劲, 当然很不满。 一年后, 幕府势力再次准备组织第二次“征长战争”, 可此时的西乡已经公开拒绝萨摩藩加入讨伐军序列。 并积极与长州势力联络, 长州此时孤立无援, 当然也期望有萨摩这样既能打仗又志在讨伐幕府的强藩作为盟友, 两边一拍即合。 又一年后,在土佐奇人坂本龙马的奔走搓合下与长州藩倒幕派领袖木户孝允会面, 结成“萨长同盟”。这一下, 两大强藩的倒幕势力团结起来, 成为日本迈向新时代的转折点。

点看全图

木户孝允 

“萨长同盟”这一事件的意义, 套句老话说, “怎么评价也不过份”。 但对于西乡本人来说, 我以为, 从他在此前此后的举动来说, 他已经达到了政治上的成熟阶段, 纵横捭阖, 机变权谋无所不用。 这样的能力, 恐怕有他早年从齐彬身上习得的, 也有他在多次沉浮中历练出来的。 这种执着于目的而不执着于手段的理念, 似乎是每个成功政治家都必须具备的, 林肯说啥来着: “如果一个目的是正当而必须做的,则达到这个目的的必要手段也是正当而必须采取的。” 也因此, 任何能够达到自己目的的政治家, 也就必然有能够被道德家指摘之处。 同样也基于此, 我们将看到, 当西乡依这一理念行事时, 他才取得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成功, 而在其后的西南战争前后, 当他偏离这一方向时, 他的魔力便也消失了。

初时的西乡, 大约只是一个希望忠于藩主岛津齐彬而为其效死的人, 当齐彬倡导“公武合体”并筹划带兵进京要求西乡四处联络之时, 西乡所思考的只是如何更好地完成齐彬的任务, 而未必对“公武合体”之策有深刻的认识。 而三年流放生涯之后, 在新藩主要求他再次拥护“公武合体”时, 他已经有了新的政治见解, 认为“尊王攘夷”才是忠于天皇, 使日本强大的正路, 他个人也从藩主利益的代言人转为下级藩士利益的代表。 不过此时他过于执着于这一目标, 却没注意“工作方法”, 也即达到这一目标而要施行的手段, 因而触怒藩主, 再次被流放。 而当第三次被起用, 掌握军权以后, 他已经意识到, 盲目“攘夷”也是不能成功的, 他把“倒幕”作为自己的政治目标, 并且已经准备好采用“曲线”路径来达到这一目标: 先击破长州激进派“攘夷”军队建立威名, 然后从幕府势力内部瓦解讨伐军, 最后再突然冒出来反对第二次“征长”, 在这样的基础上与被逼得走投无路的长州藩结成了稳固的反幕府同盟, 非常巧妙。 有这样一个故事: 说坂本龙马和西乡隆盛在一起商量时,每次见面, 西乡都感觉到坂本的意见有变化, 因此,西乡感到坂本的谈话每天都不一样。有一回,西乡对坂本说:“你前天所说的和今天所说的不一样,这样你怎么能取信于我呢。你作为天下名士必须有坚定的信念!”坂本说:“不是这样的。孔子说过,君子从时。时间在推移,社会形势在天天变化。因此,顺应时代潮流才是君子之道!”又说:“西乡,你一旦决定一件事之后,就想贯彻始终。但这么做,将来你会落后于时代的。” 这故事固然很鲜明地描绘了坂本和西乡个性上的不同, 也似乎由坂本预言了以后西乡的命运。 然而, 西乡作为那一剧变时代的弄潮儿, 他的目标和所采取的手段, 又何尝不是“与时俱进”的呢。

点看全图

坂本龙马

另一方面, 在萨摩藩内部, 西乡与大久保利通掌握藩政藩军后, 也锐意改革,扩充陆海军,实行近代化建设, 积极准备打倒幕府。为了取得英国财政, 军事和技术方面的援助,甚至不惜与曾与萨摩交过手的外洋仇家 -- 英国结成了“萨英同盟”。 这也可见, 曾经为“攘夷”奔走呼号的西乡, 也绝不是盲目排外的。 这点上, 电影中的森胜元就远远比不了了。 森胜元留下内森, 只是因为他想“了解敌人”, 而至死他都没有用过洋枪, 我们看到影片中内森被武士们同化, 可武士们呢, 除了最后的战术(即便这一战术也绝非西方所独有)以外却压根儿没从内森这位“天外来客”身上学到任何近代化的东西, 甚至武士们还最终影响了影片中的天皇, 使他废除了与美国的军火合同。 历史上的萨摩藩, 不仅是传统上使用火枪著称的强藩, 而且在西乡执政时期时, 也早已有了西式的军工厂, 并由英国提供大批军火。 在后来的倒幕战争中, 萨摩的火枪队, 发挥过巨大的作用。 西乡在倒幕成功以后曾派遣精通火器的手下出洋学习, 手下在要求出洋经费时, 慷慨陈誓, 倘此去不能习得西人火器精妙, 必剖腹以谢其罪。 看看, 武士精神和先进技术, 竟然是这样结合起来的。 当然, 早期日本公派留学生真是命运堪忧, 想拿政府全奖就得拿命换, 学不好就得自杀, 乖乖, 还是蛮值得同情的。

点看全图

萨摩步枪


  • 本帖 1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2/7/2004 11:44:53 PM编辑过
2004-01-30 08:03: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