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伪NPR:为了免煮的群殴,追求柿油的主 -- 南寒

2007-11-30 14:27:05南寒
伪NPR:为了免煮的群殴,追求柿油的主

话说明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我们实现了虽然不完美、但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政治制度,前两届都选了国舅、皇姑、大师垂帘,自己过家家的小布什总统。现如今,伊拉克打成了持久战,国内的社保、移民改革都在襁褓中就被掐了个半死。很多觉悟低的同志,没拿到伊拉克的外包合同,减税的支票也只有三、五百块,就对大好形势不理解。所以,小布什总统的支持率就一日千里地往下跌。看到有软柿子可掐,相当一些人早就等不及了。总统选战只争朝夕地就拉开了帷幕,让造金喇叭、吹金喇叭的咨询公司、各类媒体也都创造了大批如假包换的GDP。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少数人,掖一把劣质低价的铜号,也想浑水摸鱼。但是我们虽然不完美、但是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政治制度,很快就把若干囊中羞涩、身上的名牌都是黑色星期五半夜起来排队买回来的家伙大浪淘沙了。民主党的一位,好象是原来挨饿花的州长,琢磨着挨饿花是初选时一个关键的州,说不得自己就投机免煮柿油成功了。但熬了几天,就顶不住了,不过认错还算及时,上了电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检讨:各位大兄弟、小姐妹们,大叔、大婶们,我本来以为只要趟进免煮柿油、抹上普氏花脸,就可以得到大量的尊严,却没有认识到大把的银子才是免煮柿油真正的试金石,我现在本来就不多的银子打了水漂,还丢脸丢人,真是我应得的人性的惩罚。

因为有种种制度化的保证,到了离初选还有一个月时,两党名列前茅的候选人都是“灿烂的招牌”,“大尾巴狼中的大尾巴狼”(惭愧,跟王外马甲同学现学现卖)。

民主党这边为首的是三位英雄,

第一位是原来的第一夫人,拉上拉链、擦干眼泪、又有一个好汉子,参议员新拉链刻立得;

第二位,正宗基督徒,但又是穆斯林的朋友,但又绝不是伊斯兰特务,参议员不拉课熬白馍;

第三位,我们家以前和你们一样穷、但我现在得好好剃个头,上一届候选人酱咖哩的搭档,酱挨着大碗茶。

共和党那厢领头的有两个豪杰:

第一个,多一个恐怖分子就多一票、多一个前妻就离上帝近一步,原来的牛窑的知府,卤豆腐就着鸭梨;

第二个,一三五可以人流、二四六不能打胎、星期天休息,原来麻州的道台,米塌肉埋里。

刚开始,大家都拿小布什总统打碎的一堆茶壶、茶碗说事。现在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大家都脱了棉猴,跳出战壕,加入了战团。

却说民主党这边,参议员刻立得挂着前第一夫人的招牌的灿烂,走的是举重若轻、八面玲珑的路子。最近,美国几个州长想给无有效签证移民发驾照,有人就问参议员怎么看,参议员照例先批小布什移民改革不力,弄得州长们来趟这趟浑水,表示要坚决支持各位州领导。但过了两分钟又说,我们对三无人员要严加管理,不能让他们和广大守法市民享受同样待遇。这下被抓住了把柄,熬白馍参议员、大碗茶前候选人等一干人众,纷纷说道:这往轻里说是典型的投机分子,往重里说就是反革命两面派;大家要是选这样的人上台,免煮的性伙伴小摊非又给整成水抄的夫妻店不可。旁边有人看不过去,说你们怎么能群殴呢?倒是参议员家的男人豁达,说,这几个小子、老儿不是汉子,跟我媳妇急;只是我们家娘子的手段,拉了多少条拉链拉出来的,对付这几位群殴,还不是立时三刻就捆回来了。

民主党这边人马未停,共和党那边的肉埋里前州长,也为移民问题对前市长就鸭梨发难,说,你当市长的时候,把个好端端的牛窑市弄成了非法移民的黑窝。这些人不干别的,就去瓦墙街上骑牛,把个深沉含蓄的牛骑得锃光砙亮,把个牛市眼见着要骑塌了。别人骑还好说,一群低素质的中国人也去骑,不但自绝于文明主流,还连带着给那些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掌握了先进文明的前中国人抹黑。人家一宿一宿的,连火鸡都肯做,人家容易吗?

就鸭梨前市长自不能让他占了上风,反斥道:你别来这套,牛窑市怎么样咱们先不说,至少我们家大院里没问题,你们家才是非法移民的黑窝,别以为把肉埋在米里我们就刨不出来。这却是肉埋米里前州长的一个破绽,他们家前两年翻修老宅,去雇了一帮民工,查非法移民时光想着问你们骑过牛没有;没曾想,做地板的那几位,实在太狡猾,虽然没骑过牛,却也没拿到过签证。

这免煮柿油是惊天动地的事业,地上热闹,天上的耶稣基督、白色物质、黑色物质也不甘寂寞。几个星期前,一个支持共和党的基督教大法师布道时就跟教众们说:昨天上帝给我托了梦,最近他老人家正在吃绿色食品,所以让我们大伙儿都选卤豆腐就着鸭梨前市长。

这法师这么一说不打紧,却恼了一人。恼了的是何人,且听我慢慢道来。最近数周,共和党战阵里杀出了一匹黑马,原来阿肯色的州长麦壳好做饼。这个好做饼前州长从来最信上帝,耶稣的话句句真理,字字珠玑。听说了上帝托给大法师的梦,前州长还没说啥,老夫人先恼了:我们家老头子,每天早上起来都认为人流是杀人,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知道枪是拯救生命的,每天晚上做梦都说同性恋是对上帝犯罪;现在就因为上帝吃绿色食品,就着鸭梨钱多,能总去WHOLEFOOD,就把梦托到了他身上,这还有天理吗?

说到这里,我到是要为大法师说句公道话。好做饼老夫人跟着他们家相公杀红了眼,却忘了免煮柿油一个根本的道理。人家就着鸭梨前市长有钱,不仅仅是总能去WHOLEFOOD,还能打造出成色足的金喇叭。说句自夸的话,我土豆南君前二年就懂了这道理:主要为免煮柿油服务上帝阿、主阿、耶稣阿、基督阿,得和免煮柿油站在一边,才是好上帝、好主、好耶稣、好基督;否则的话,就根本没戏。

关键词(Tags): #伪NPR(landlord)资深推荐:landlord,
主题:133750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