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2043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3-25 20:28:35
1502469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乙、续一:热南汤军状况和朝阳方向战斗 42

先用点时间,简单谈一下汤部的情况。

汤玉麟在热河战争爆发的前夕,获中央加委为第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五军团军团长,加上原来的头衔,叫起来应该是热河省主席兼第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五军团军团长兼第五十五军军长兼第三十六师师长汤大人玉麟……

复杂得一塌糊涂哈,跟衣丽煞白老人家,也有一拼?

其实挺简单,其基本部队,就是一个第三十六师。说起来这个师,也是奉军野战部队的老字号了,即25年奉军大整编时的第十一师。汤玉麟出任热河都统的时后,将该师带入该地,从此成为热河驻军的主力。安国军时期,与一些从属部队合称为安国军第五方面军第十二军。东北易旗后,东北系部队改用国民革命军番号,遂为国军第三十六师。不过在汤大人的一亩三分地里,老番号其实还是继续使用着的,三十六远没有十一叫得开,团、旅番号也同理,而热河部队的集大成呢,竟然仍号称第十二军。

这无非也是小国之君的真理、节度使们的生活常态,并不是汤大人玉麟头上长角了;四川的刘大人存厚,还五色旗高挂呢。

只不过我们这些后人读这一段历史时就苦些,明明是同一支部队上场,番号却搞的象T型台上MM换衣服,一会儿这么叫、一会儿那么叫。也不单是汤部,称东北军其他部队时也多有混用的,搞得安们就象看戏法一样,眼花缭乱,也不知有多少部队在那里打仗。所以想想还是费点力气做个阿兰门,尽量往国民革命军的番号上靠靠吧,给看官一个方便。当然所知有限,搞混处,大家帮着捉捉虫。

只是对于东北军其他各部在战争前后突击将各独立旅升格成师的问题,之前交代过,似仍使用其原来的国军独立旅番号为好,盖其兵力装备未变,不与汤部的师或赴华北增援的中央军的师相混淆。依个人看法,一师不如一师,还不是一回事了。

奉军的十一师原有两个旅,随汤玉麟入主热河后又兼并了热河混成旅,遂有三个旅,师番号改为国军三十六师后,各旅番号分别为一零六旅、一零七旅和一零八旅,各辖两个团;三十六师直辖,还有一个炮兵团和一个骑兵团,所以拢共是八个团。热河战争爆发前,均在热东地区布防,其中一零六旅张从云部及师炮兵团、师骑兵团在承德、平泉一带;一零七旅董福亭部在朝阳一带;一零八旅刘香九部在建平一带。

三十六师之外,汤玉麟指挥下还有一个独立步兵第三十一旅,这不是汤的老户口,是东北失陷后移来的,布置在丰宁、围场一带。这个旅与东北军绝大多数独立步兵旅不一样,只有两个团。旅长是张学良的同学、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一期毕业的富春,号称是东北军中老婆最多的将领。

除了这四个旅,汤指挥下的其他部队就不是东北军的老部队了,而是热河土著,这里暂且按下,后面再来谈吧。

来谈朝阳一带的战事。这是热南汤军的主要战斗。

日军占领锦州之后,对朝阳地区骚扰不断,目的在打通铁路运输。32年3月21日,日军派出铁甲列车,沿锦朝铁路强行驶往北票,一路遭到义勇军的不断袭击,下午进至南岭车站,当晚退回。6月,日军一部侵入朝阳境内,遭到义勇军和民团多次袭击,被打死二十多人,残余人员逃回。10月,因日军特务石本在侦察活动中被当地义勇军抓获,日军出动五百人侵入北票,打死打伤当地居民百余人。

33年1月,日军为大规模侵略热河做准备,出动部队,掩护赶修绥中通往建昌的公路,并再次将列车强行开到了北票。中国军队为此出动董福亭的第一零七旅,布防于北票、朝阳一线,其二一四团进驻朝阳寺、南岭等地,和由义勇军耿继周部改编的热河保安三旅(仅千人左右,耿继周原为汤部炮兵上校,可参看这里)一起,多次击退小股日军的武装挑衅。

2月10日,关东军司令部召集有关各部主任参谋会议,公布攻占热河计划。17日正式发布战役命令,令关东军第八师团以一部迅速占领北票,掩护北票铁路修整。18日第八师团发布命令,令师团先遣队于22日发起攻击。19日,日军根据侦察,判断中国军队有炸毁铁路隧道的可能,遂于20日晚提前行动。21日,第八师团第四旅团步兵三十一联队联队长早川止大佐率领一部乘火车由锦州进至朝阳寺,22日在飞机和铁甲车的配合下,向南岭发动进攻,遭到守军董福亭部和耿继周部的抵抗。

23日,一零七旅第二一三团一部,在邵本良的策动下叛变,致使南岭之战失利。邵本良原为第二一三团团长,战前即已去职,被日军收买,利用旧部为欠饷问题产生的不满,煽动部队哗变投敌。在随后的日子里,邵本良继续为虎作伥,向进入热河作战的万福麟部带兵旧友策反。邵后来在伪满当伪军,成为日军凶恶的鹰犬,经常率部讨伐抗日战士。终因败在抗联杨总司令手下,被日军卸磨杀驴,毒杀了之。

南岭失守,日军早川支队及铁道第一联队第二大队的装甲列车继续前进,占领北票,董福亭率部退至朝阳、大平房一线。日军十六旅团川原侃旅团长率挺进队亦赶来前线,该部系步兵部队与汽车部队合编,以汽车输送步兵,并配备了关东军临时派遣第一战车队的八九式战车和九二式重装甲车,算是日军早期组织运用的机械化部队。24日,川原挺进队与早川支队在川原统一指挥下,进抵朝阳以东以北地区,25日展开攻击。此时守军内部再有部队哗变,引导日军攻击,日军于当日中午占领朝阳。董福亭部经大平房撤往建平。

额外说几句,现有文章误把董福亭说为叛变,也有说董福亭逃跑,叛变当然没有的事;该部打得不好则没问题,北票、朝阳一线非力战不支失守,而是因守军发生哗变,但说董福亭本人逃跑总还是过点。不是为其战绩辩护哈,事实上没啥好辩,就是败得很糟糕。但热河战役中,汤军嫡系诸位将领中,就属这位董旅长臭名远扬了,还是有点不公平。

为啥呢?因为在汤军的将领当中,战前战中最坚定主张抗日的,还就是这个董旅长乐,外加那个汤军军官出身的义勇军将领耿继周。董福亭是汤玉麟的老伙计,关系很铁,热河之战中汤的表现虽然混蛋,毕竟没有象东北老家的几个老友那样没掐上就去当汉奸,战败后也没有去,与董福亭坚持主张抵抗,还是有很大关系的。在汤部嫡系各旅中,一零七旅直接上了最危险的一线,也就是因为董主张抵抗最力。并且在部下叛变前,他还是很出力地打了一下的。这在当时几位知情将领的回忆里,还是有反映的。

说起来汤军欠饷还有故事,日军侵略热河箭在弦上,汤玉麟就拨出大笔银子到天津找洋人去买军火,备战嘛,有啥错?嘿,他拿肉钱顶油钱,好几个月不发饷。而购买军火中,经办人无不大发其财。至于谁有资格经办这路生意?不言而喻了。就这样倒行逆施,致军无士气,不仅朝阳前线哗变,后来汤军在承德的表现,也与此有关。

汤军暮气太深,萨兄跟贴讲到汤的大宅子。何止大老板一人,就是那位比较有心抗日的董福亭将军,房子也是大得牙花花,日子过得如王公贵族一般。当然一桩是一桩,董既然有抗日之心,安觉得也给他记一笔为好,省得他比汤部其他旅长的名声还坏。总不甚公平。

董福亭在朝阳战败后,最后与其长子董翰卿(二一四团团长)一起率残部退到热察边,仍是汤军中主战派的主要人物。董部及耿继周部后来都编入宋哲元的二十九军。董福亭过后不久因病在张家口去世。董翰卿则一直留在二十九军当团长。抗战后,才又转回去东北军,是五十七军军长缪瀓流的亲信,与常、万等人开打时也卷进去了。这是又一档子了,不说吧,以后续堂友时有机会再提提就是。董福亭的另一个儿子董翰文,本来也想去军校,大概老子宝贝小儿子吧,硬拖出来,送去搞了体育,曾破过田径五项的华北纪录,说起来还是中国最早的奥运选手之一呢,与刘长春等人一起参加柏林奥运会,后居台湾。都是题外了,顺口一说吧。


  • 本帖 3 回复
2008-03-25 20:28: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