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O注册 登录O 忘了密码
丁酉(鸡)年闰六廿八

【原创】到旷野上去(四) -- 大漠月如钩

复 0 阅 3737 2008-05-25 08:11:29
2008-05-25 08:11:30
主题:1625962
大漠月如钩大漠月如钩`23651`/bbsIMG/face/0080.gif`70`39`662`9276`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8-04-04 22:16:14`
【原创】到旷野上去(四) 2

链接出处 (接前)

“融入治疗”的最后一天,我们各怀心事,坐在会议厅里,看着讲台上的护士长。她一项一项地念着我们七个人一个月来的各种表现评分。我沉默着,老卫歪着头,胖子仍然是水泥板式的笑脸。贝丁坐在我旁边,睫毛偶尔的颤动,在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投下一圈几乎不可察觉的涟漪。木双喜、成亦东、商冶,这和我一组的人,到今天,我才把名字和他们的人对上号。他们也都象我一样,沉默着,各自的轮廓浮现出毫无表情的线条,任由暗紫色的阴影在他们的座椅边浓缩成深黑的一团。

“鉴于你们这一组表现都不错,院里打算把下个月交流晚会的编排工作交给你们。”护士长眨着眼睛一一看过我们,“刚好大家可以各尽所能,充分发挥你们的长处和优势。这也是医院治病救人的宗旨所在:你们可以在医院里得到和外面一样的帮助,不用担心什么,只要你们能创造出来,医院就会配合你们把这一切都实现的。”

黄昏的阳光从高大的玻璃窗上悄无声息地滑落,我打量着周围这些将要一起渡过很长时间的人。他们的表情,在护士长目光的注视下,都呈现出一种肃穆的颜色——是沉默在秋天落叶里的鸟儿,紧紧收拢自己的羽毛,积蓄着抵抗即将来临寒冷的温度。要是我告诉他们,这一幕,让我想起《静静的顿河》里葛里高利裹紧大衣呆在顿河岸边漆黑的夜里,他们是否会有一种不动声色的会意?我们这些叛徒,坚守的,不过是一个不存在的堡垒。只要庭长一声断喝,我们都会吓得屁滚尿流,恨不得跪下来吻他的皮靴,向他的鞭子致敬。

“你们,永远要记住,你们是有罪的人。你们违背了国家给你追求幸福与自由的权利,你们的改造,是必须建立在服从国家准则的基础上的。”庭长的话每天都会在晚饭前用广播在医院里放一遍。

“这是天籁。”有一次老卫喃喃地说:“天籁啊,天籁。在外面你无论如何都听不到这么美妙的声音和教训。这才是真正的生活。”贝丁看着他,一言不发。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沉默?或者,这沉默里面,又暗自隐藏了什么不能明言的情绪?我不能猜测,我害怕看这沉默表情下贝丁的心灵。那是白色的,透明的,无论看到什么哀伤与不幸都带着圣母一样安详微笑的。他就总是那个样子,随意地把手插在裤兜里,走起路来,带着一粒微尘也不惊动的沉静;俊逸挺拔的长腿,似乎可以随时离开地面,漂浮在虚无的空间里。你看他的眼睛,就会明白,他灵魂的光辉,是如露水一样皎洁的清凉。胖子从来不敢正视他的眼睛,也不敢和他正面交错而过,实在是迫不得已,就把肩往前胸收拢,低着头,象做错事的下属,两腿发软地飞快走过好远以后,再用他那两条小缝遥遥地向贝丁的背影触电般的一瞥,又即刻收回:象看到什么神怪一样的惊心动魄,恨不得膝行而遁。

按我们的特长和各自在入院前的工作经验,交流晚会的具体事务很快分配并落实到各人的头上。

老卫是总导演兼总策划,我负责晚会的推广与传播,贝丁负责所有的美术与布景。而我刚刚把名字和人对上号的成亦东、木双喜、商冶,分别负责节目脚本的撰写、晚会物资的准备、晚会经费的管理。而胖子,照例是跟在老卫的屁股后面打转,负责从护理员那里搞出大量我们平时见不到的好吃的,并心满意足地把自己已经很胖的肚子再撑得更胖一点。

(待续)


关键词(Tags): #现实 荒诞
2008-05-25 08:11:30
主题所在:
人文艺术 导读
支流群落选版: 我也推
暂无
不在我的群落?
主题帖内工具可推选到群落公版
最近回复
【原创】到旷野上去(四)2
  • 伸手摸摸头,变个大马猴;摸摸小鼻梁,变个小绵羊;

    摸摸耳朵垂,变个小金鱼;摸摸小脖梗,变个小花鸡;

    摸摸肩膀头,变个小黄牛;摸摸胳脚窝,变个小白鸽;

    摸摸胳膊肘,变个小黑狗;摸摸小手心,变个小蜜蜂;

    摸摸肚脐眼,变个花蝴蝶;摸摸脊梁沟,变个小泥鳅;

    摸摸屁股蛋,变个红嘴燕;摸摸大腿弯,变个大喜鹊;

    摸摸小腿肚,变个小白兔;摸摸脚底板,做个好小孩.

    [陶奇]
  • 大拇哥(大拇指)二拇弟,中三娘,四小弟,

    小妞妞(小指头)来看戏(用手指圈成一个望远镜一样,对上眼睛)

    手心手背,心肝(拍拍自己胸口),宝贝(跟宝贝抱抱) [陶奇]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RSS feed 帮助
2017年8月19日 周六 0点1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