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传递重要情报: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 -- 草纹

共:💬32 🌺155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传递重要情报: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

《营救余心清》一文发出来之后,河友们出了好些精彩帖子,如逸云三洲兄的余心清及其学生,老拙兄的皖南,这也是我喜欢西西河的理由吧。在此继续抛砖。

前言: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的特殊年份。现将外婆参与的"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重要情报的传递经过,这一隐蔽战线大事的口述资料整理成文,以纪念那些为了新中国的建立而英勇奋斗与牺牲的先辈们!

1948年底的一个午后,屈武跑到"中苏文化协会"来找我,说有重大消息要我设法尽快告诉"同兄"(那时候我们把党组织的代号约定为"同兄")。张治中回去吃中午饭的时候告诉他:上午国民党开了中央全会,蒋介石自己提出下野,让李宗仁代总统(原因是,战局对国民党不利,美国意图换马)。他让我尽快把情报传递出去。还要我去白崇禧公馆一趟,把消息告诉刘仲容(白崇禧的参谋),并叫刘仲华(李宗仁的部下)赶快来南京一趟。

我听了非常的高兴,立即去于家中找到于振瀛。

于振瀛听了消息之后对我说:"你马上去上海,去找陈建晨。"并告诉了我陈建晨的地址。

于是,我当天下午就坐火车赶往上海。第二天一早,我就找到陈建晨。她要我去静安寺XX街XX号的苏经理处找竹先生,并把苏经理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

上午,我先电话联系苏经理:我从南京来,于振瀛介绍的,要找竹先生。对方说,竹先生上午没有来,要我下午再去。

这样,我便先到离我落脚的表弟家不远的白崇禧公馆去找刘仲容。

他的警卫员黄秉忠说:刘参谋正好在家。并立即进行了通报。

我一进去就对刘仲容说:"我有重要事情。"

正当我把屈武交代的话转达给他时,警卫员报告有客人来了。而我正准备回避时,刘仲容说,"这个人见一见,没关系的。"这时客人已经进来了。竟然是我在大别山"民先"及新四军的熟人祁式潜。就在我们都感到很意外地彼此看着时,刘仲容对我们说:"啊,你们,你们认识啊!"并小声地告诉我:"他是同情共产党的,你就跟他说吧。"于是我知道祁式潜是组织派来的,就和祁式潜谈了起来(后来,我们又建立了直接的联系)。

下午我如约去了竹先生处,刘人寿(竹先生是他的代号)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他听了我说的消息,非常激动,就去给李白打电话,但是没能打通。那天下着雨,于是我们边等边聊天,直到在苏经理家吃过晚饭。刘人寿怕有人跟踪我,要送我去火车站。出发前,他又试着给李白打电话。结果对方说,李白生病住院了。他开始感到情况不对,前几天还见过面的呢。

我们乘黄包车赶到火车站是晚上七点多钟。正打算去买票时,看到白公馆的黄秉忠已经在那边等我,他给我订好了软卧包厢的车票。火车的发车时间是晚上十点多。由于离乘车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于是安排去附近的电影院里看了场电影。

看完了电影,刘人寿把我送上火车,就回去了。

在火车上我坐的是下铺,记得上铺是一个军官。军官走出包厢,我听到服务员和他聊天时,对他说:"她是白公馆的客人"。那军官回来后就一直规规矩矩的。

回到南京之后,我先去向于振瀛汇报了情况,然后回到"中苏文协"自己的住处休息。

第二天上午,于振瀛来电话说:"二妹你过来一下。"听他的口气是有急事,我放下电话就跑到他那里。于振瀛神色凝重地告诉我:竹先生那边出事了,你以后别再去那里了。

后来我才知道:在白公馆刘仲容那里遇到的祁式潜是国民党元老居正的女婿,他住在外滩中国银行的六楼,上海地下党吴克坚那条线的电台,就安放在他的家里。所以,重要情报"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就在我和祁式潜见面后,通过他家中的电台直接发送到延安去的。

代号竹先生的刘人寿是属于上海地下党潘汉年那条线的。本来我们打算将这条重要情报从他们的李白电台发送出去。而我去的那天之所以一直联系不上,就是因为那个交通站已经遭到破坏,发报员李白被国民党抓去了。由于李白的坚贞不屈和英勇牺牲,为地下党赢得了转移和撤离的时间,从而避免了更为重大的损失。

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就是以李白为原型而展现的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关键词(Tags): #刘人寿#屈武#李白#刘仲容#祁式潜元宝推荐:一直在看,逸云三洲,

本帖一共被 4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 相关回复 上下关系8
    • 🙂【原创】传递重要情报: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 O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