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1 -- 橡树村
共:💬201 🌺765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6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5

转眼间到了四月底,RPF的武装已经打到了首都基加利,控制了卢旺达的北部和东部地区。现在,轮到担心被图西人反攻倒算的胡图人逃难了。一天之内,在通往坦桑尼亚的鲁索莫Rusumo瀑布桥上,就有二三十万胡图人逃难,路两边,是胡图人丢弃的各式武器,那些沾满鲜血的斧头、砍刀、长矛。西方社会虽然对卢旺达境内的屠杀无动于衷,对这次逃难事件却立刻引起了重视,大规模的解救行动立刻开始。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位于卢旺达与坦桑尼亚边境的鲁索摩瀑布

到这个时候,联合国安理会仍然拒绝承认发生在卢旺达的是种族灭绝,认定一切杀戮,都是内战的结果,构不成种族灭绝。联合国在索马里的失败,使得联合国惧怕陷入另外一个非洲漩涡,做什么事情都小心谨慎。法国仍然一如既往地坚定支持胡图力量,坚决否认在卢旺达正在发生的事情够得上种族灭绝。美国人也在避免使用这个词汇,因为根据1948年的联合国防止和惩治种族灭绝罪公约,一旦发生了种族灭绝,美国有义务介入。在国际社会的正式文件上,种族灭绝这个词汇被特意回避。五月四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索马里得到的教训告诉我们,不要卷入这样的事件中:不要认为这不过就是个人道主义危机,一个月就可以解决问题,因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政治问题、军事组织牵扯其中。显然,美军在索马里的失败阴影,仍然严重影响着美国的决策。加利的行为也令人费解。安理会按照他的建议通过撤出维和部队之后的第八天,加利建议加强维和部队的力量,得到的,是一片沉默。联合国里面真在做点什么有用的事情,大约就是达莱尔了。克服重重困难,达莱尔见到了RPF的领导人卡加梅,带来了胡图人的过渡政府的停火协议。卡加梅对这个建议不屑一顾,那个过渡政府中的人选,在卡加梅眼里,都是屠夫。卡加梅对停火也不感兴趣,声称这只是法国人拖延的诡计。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RPF武装

随着时间推移,卢旺达传出来的报道越来越多,种族灭绝的证据越来越明显,终于,五月十七日,安理会通过了新的决议,决定派出第二批人数五千五百人的维和部队进入卢旺达。不过去哪里找这些军队,去哪里找装备,如何运送这批部队,都没有任何计划。实际上,第二批维和部队的目的都没有明确。达莱尔坚持部队应该布置在基加利,这样可以立刻阻止屠杀,而美国官员则担心维和部队到了基加利就会卷入卢旺达政府军与RPF的武装冲突,因此建议把部队派到卢旺达外围,在相对平静的地方建立缓冲区,用于保护平民。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争论也有道理:没有任何计划就把部队派往热点地区是愚蠢的。于是,联合国的争吵继续,而每一天延迟所导致的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却少有人关心。六月八日,卢旺达种族灭绝已经发生了两个月,安理会终于通过了第二批维和部队的计划,种族灭绝这个词,也终于出现在了正式文件中,不过仍然不直接称卢旺达正在发生种族灭绝,使用的是种族灭绝行为一词。记者询问多少的种族灭绝行为才能构成种族灭绝呢?没有人能回答。这个时候,国际红十字会估计,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五十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卢旺达

得到了正式批准,第二批维和部队仍然无法成行,因为实在找不到愿意出兵的国家,费用也无法落实。到六月,RPF已经控制了基加利的大部,还有机场,以及卢旺达的北部和东部地区。胡图人的过渡政府已经把所有政府资产、外汇、黄金撤到了西面的吉塔拉马Gitarama,六月十二日,吉塔拉马也被RPF攻占,胡图人政府官员们逃往位于卢旺达西北面的吉森宜Gisenyi,这里是胡图力量支持者的核心地区。眼看自己支持的胡图过渡政府节节败退,要完全溃败,法国总统密特朗坐不住了,决定干涉,即使这意味着与种族灭绝者合作。其实从五月份开始,打着人权观察的旗号,根据所谓的政府间协议,法军就已经分五次把军队送到了扎伊尔境内临近卢旺达的边境。六月十四日,密特朗决定利用人道主义旗号,自告奋勇,出兵卢旺达。现在,法国人宣布,局势紧急,不能再等了。按照密特朗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的计划,几天内,包括一百辆装甲车辆、十架直升机、四架攻击机,四架侦察机在内的两千五百法军将进入卢旺达,目标直指RPF武装,控制卢旺达西部地区;负责军事行动的官员,包括原来哈比亚利玛纳政府的军事顾问。正在为维和部队的费用担心的加利立刻仿佛找到了救星,现在,法国人不仅愿意出兵,更愿意花钱,简直是太好了。还在基加利的达莱尔对法军干涉表示反对,坚信法军干涉只能导致卢旺达分裂。私下里,达莱尔甚至宣称,如果他发现法军利用基加利机场为政府军提供武装,他将毫不犹豫地把法国飞机打下来。达莱尔毕竟是小人物,六月二十二日,法国的计划得到安理会通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密特朗

六月二十三日,法军从卢旺达西南部进入卢旺达,沿路得到了胡图人的欢呼,仍然活跃的胡图力量电台,号召胡图女孩子们把自己洗干净了,穿上最好的衣服来迎接法军:反正图西女孩子都死光了,你们的机会来了。很少有人注意到,同一天,一队两百人的法军,悄悄开往吉森宜,在过渡政府的临时驻地建立营地,准备工事,准备防御RPF的进攻。那个地区,其实已经没有一个图西人活着等着法国人来保护了。吉森宜人对此毫不掩饰,当着法国记者的面就说,战事一开始,这里的图西人就都被杀光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法军在卢旺达巡逻

法军在卢旺达西部的开进比较顺利,这里本来就还没有被RPF控制。进军途中,法国对没收胡图民兵的非法武装不感兴趣,认定这不是自己的工作,甚至连民兵设置阻拦图西难民的路障都保留。法军中校蒂博Didier Thibault,实际上是原来卢旺达军队顾问陶金Didier Tauzin,宣布即使这些设施对平民有威胁,法军也不会去干涉。这位卢旺达的军队顾问,对RPF恨之入骨。法军原打算占领基加利,但是随着距离RPF控制的区域越来越近,法军犹豫了。蒂博索性在沙子上画了一道线,声称只要RPF越过这条线,就会遭到法军反击,随后停止了向基加利的进军。既然到不了基加利,法军就设置了安全区,范围包括卢旺达的西南和西北地区的一部分,也包括了胡图人过渡政府控制的吉森宜。法军士兵和他们的长官想得也不一样。随着法军进入卢旺达境内,卢旺达所发生的事情终于遮掩不住了。法军所到之处,连个受伤的胡图人都看不到,图西人的尸体却比比皆是。那些勉强逃脱了屠杀魔掌的图西人,在各个难民营里面,面临着饥饿,向法军士兵们讲述着自己的悲惨故事。一个训练过卢旺达总统卫队的法国军官见到了自己带出来的兵的所作所为,失声痛哭。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七月四日,RPF完全控制了基加利,胡图人在基加利的大屠杀也随即停止。随后,RPF开始向过渡政府控制的最后的地方,卢旺达西北进军。胡图力量的电台在基加利进行了最后一次广播,预言RPF将会展开大屠杀,杀死所有的胡图人。这样的宣传,使得胡图人大量逃亡,恐惧中的胡图人携带能带的所有物品,逃往扎伊尔。两天内,大约一百万胡图人越过边境进入扎伊尔境内,这里面包括还携带着武器装备的卢旺达政府军和武装民兵,还在做打着打回来的准备:“我们有人口,他们只有子弹”。很多组织种族灭绝的人物,平安地通过了法军控制区。对此,密特朗的解释是,法军没有逮捕这些种族灭绝制造者的授权,逮捕他们会影响法军在卢旺达的中立性。法军对种族灭绝者的维护,真是进行到了最后一分钟。胡图人的逃亡再一次引起了世界媒体的注意,电视使用了大量篇幅报道胡图人的难民,胡图人的受难图像传遍了世界,于是,全世界发起了对胡图人的援助。美国总统克林顿声称这些胡图人的难民营,是十年来发生的最糟糕的人道主义事件,决定出动空军运送救济物资。联合国连维和行动的资金都达不成一致,现在却迅速通过了每天一百万美元的紧急救助资金,救助那些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屠夫。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胡图难民

七月十八日,卢旺达境内最后一个胡图力量控制的据点被攻占,RPF宣布内战结束。第二天,民族联合政府成立,成员包括卢旺达除了原执政党MRND之外的所有的政治势力。新政府的十八位部长中,十二人是胡图人。新总统也是胡图人,一个哈比亚利玛纳的亲戚,曾经对哈比亚利玛纳持批评态度。卡加梅出任副总统。2000年卡加梅自己出任总统,并在2003年大选中获胜。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2003年卢旺达大选中的卡加梅

RPF的全面胜利,终于彻底终止了二十世纪后半叶最惨烈的种族灭绝。一百天的时间里,八十万人被屠杀,卢旺达国内四分之三的图西人没有活着见到新政府的成立。在人类的历史上,还没有这么快地进行过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屠杀结束后,整个国家一片废墟。医院、学校完全被毁,政府部门被洗劫一空,没有警察,国库被卷走,水、电、电话等公用设施更是早就崩溃,一年的收成被耽误。全国四处都是来不及处理的尸体,堆在那里腐烂、发臭。屠杀究竟死了多少人,无人统计。联合国的估计是八十万,RPF的估计是一百一十万,其中百分之十是胡图人。另有其他分析认为死亡人口在五十万到七十五万之间。屠杀的同时还伴随着大规模的强奸,估计有二十五万到五十万之间的图西妇女在被强奸后被杀,孕妇也不能幸免。还有一些妇女沦为性奴,很多被转移到其他国家,在多年之后才被解救。卢旺达全国原来有七百万人,死亡八十万,两百万逃亡,另外还有两百万在自己的国家成为难民,失去了自己的家园。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使得这个曾经充满希望的富足的非洲小国,成为世界最贫穷的国家。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在布隆迪,卢旺达大屠杀的时候,布隆迪内战在继续,不同的胡图武装,图西武装,打得热热闹闹,一直持续到2005年。这个长达十二年的内战中,导致三十万人被杀。2005年,一支胡图人叛军取得了停火后新政府的总统职位。2008年,已经签署了停战协议的另外一支胡图叛军再次轰炸了首都布琼布拉,三十三人死亡。布隆迪真正和平的日子,看起来开遥远。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布隆迪总统Nkurunziza与卢旺达总统卡加梅。2005

卢旺达的种族灭绝,就这样记入了人类历史。不过关于卢旺达种族灭绝的争论,仍然没有平息。除了普遍接受的胡图人种族灭绝的说法,还有双重种族灭绝理论,指称图西人为主的RPF也同样有种族灭绝行为,这个说法的提出者是一个法国记者,一直是亲胡图立场。卢旺达大屠杀的很多细节,人们仍然不清楚,连哈比亚利玛纳究竟死于谁之手,仍然争议颇多。胡图力量曾经是最大的嫌疑,随着大屠杀逐渐被人们淡忘,RPF是凶手的说法也逐渐出现。2004年,法国的一名法官以调查三名法国飞行员遇难为由介入调查,发布报告,认定是卡加梅下令发射的导弹。这个结论的依据,是一位自称参与了发射导弹的RPF军官的证词。报告中还认为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参与了此事。尽管这位法官使用的一些证据连法国议会都认为不能接受,2006年,这位法官还是出具了第二份报告,再次指认卡加梅才是幕后黑手,导致卢旺达与法国断交。2007年,另有一份报告指称法国人可能直接参与了导弹发射,整个事件更加混乱。那位借此成了名的法国法官还发出了对卡加梅和八个助手的逮捕令,2008年十一月,这些逮捕令终于导致了逮捕事件,一个卡加梅的重要助手在德国法兰克福被捕,随后被转移到法国接受询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被捕的卡加梅的助手卡布耶Rose Kabuye

对于直接参与屠杀的凶手的审判也在进行。1994年十一月,联合国就设立了卢旺达的国际审判法庭,法庭从1995年起设立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到目前为止,这个法庭仅完成了二十一个审判,十九人被判有罪,其中包括几个主要的胡图力量领导人。此外还有十一个案子正在审判中,另有十四人在等待审判开始。按照相关规定,所有审判应该在2008年结束,这个日期已经被延期到了2010年。对于没有这么重要的人物,卢旺达政府有自己的系统进行审判。不过毕竟参与屠杀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平民。2001年起,卢旺达政府使用了一种叫做加卡卡Gacaca的传统审讯方式,在过程中,嫌疑人在受害者的亲属面前陈述,或者拒绝指控,或者承认,并求得谅解,然后由参与的村民们在长者和受害者亲属的参与下决定嫌疑人是否有罪,有什么罪,要得什么样的惩罚。这种传统的方式,虽然也有很多问题,但是为卢旺达的民族和解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法,有一些被害者原谅加害人的事情出现。这也加速了种族灭绝案件的审理过程。这个过程,也为整理整个种族灭绝发生的细节,提供了大量证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GACACA

关于胡图人和图西人的来源,争论在继续。通过Y染色体DNA鉴定技术,认定图西人的Y染色体,具有80%的E1b1a,15%的B,4%的E3,还有1%的E1b1b,与胡图人的非常相似。这个B是指在仅仅非洲发现的一类古老基因。E1b1a,原来叫E3a,基本上代表了图西人与撒哈拉南部的大部分人一样,属于班图人。E1b1b代表的是来自非洲之角,北非,中东以及东南部欧洲的基因,在图西人身上仅有1%。这样的结果,完全确实了图西人的纯非洲来源。尽管如此,仍有很多人无视这些遗传证据,认为图西人来自东非,与埃塞俄比亚南部的人更为相似。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谁是胡图人?谁是图西人?

大屠杀十五年后,卢旺达境内,至少事件早已平静。大屠杀后,卢旺达咖啡忽然成了受人欢迎的咖啡,价格开始上扬,不断增加的国际援助,也使得卢旺达开始了重建,恢复。国际社会对于卢旺达惨剧的反思也很多,1998年,克林顿专门到基加利道歉,承认没有尽力避免阻止惨剧的发生,联合国也以此为里程碑,进行了很多改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克林顿大力推销卢旺达咖啡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1994年,将近两百万胡图难民逃到了扎伊尔,这些人里面,有数万是原卢旺达政府军和武装民兵,而这些人所逃难的地区,却居住着很多三十多年来逃难到这里的图西人。这两批人的冲突,注定要给这个地区带来更大的灾难。

[FLASH]http://www.youtube.com/v/ACP-mjyERK0[/FLASH]

电影Hotel Rwanda插曲Million Voices

有敏感照片,慎入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六 刚果战争 1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卢旺达元宝推荐:禅人, 通宝推:玉垒关2,
帖:2285730 复 226822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