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逐鹿蓝天(六十五) -- holycow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9 阅 1976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8-03 16:07:11
2346838 复 2322215
holycow
holycow`22584`/bbsIMG/face/0002.gif`70`2499`9921`1424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8-02-26 15:03:38`
【原创】逐鹿蓝天(六十六) 88

沃尔夫的算盘是这样打的:俺不是想卖给西北吗?如果对方肯买,那么万事大吉;如果不肯,那我就对西北发动杠杆兼并。西北一定会请投资银行和律师事务所来做反兼并的方案,这些投行和律师做出来的方案中一定会有一条----让西北反过来对共和发动收购。它只要提出收购建议,俺就举白旗投降,卖公司的大计成矣!

事实证明沃尔夫完全没必要搞这么复杂,西北的老总年轻气盛,听到同城对手自己送上门来投降喜出望外,和沃尔夫只吃了一顿饭就敲定了协议。西北以十亿美元买下了共和,沃尔夫从股票期权里赚了两百万,再加上一百万离职补偿,全身而退。

西北的老总可没有这么好运气了,两个公司一合并,文化上的冲突接踵而来。再加上沃尔夫早就看出来的工会关系和资本支出的问题,西北自从合并以后就焦头烂额,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元气。

没过多久又有人来请沃尔夫了,来人是纽约投资家斯坦因伯格。斯坦因伯格拥有一家叫飞虎航空(Flying Tiger Line)的货运公司。这飞虎航空是美国第一家全货运的航空公司,二战结束后由当年陈纳德飞虎队中的十个飞行员创立。飞虎航空一度做的很大,有一段时间是全世界第一的货运航空公司。民航自由化以后,联邦快递和UPS之类的快递公司可以自己购买飞机,经营自己的货运机队了,飞虎的生意也开始一年不如一年。沃尔夫是不是愿意拯救飞虎呢?当然,股票期权大大的。

沃尔夫同意了。一半靠他在工会圈子里的光环,一半靠威胁要把公司关门,几个月后沃尔夫成功地让飞行员们同意减薪30%。飞虎的财务开始好看了,沃尔夫不失时机地再次华丽转身,将飞虎航空卖给联邦快递;只要这笔买卖做成,沃尔夫的期权又可以赚个盘满钵满。就在这时,联航阿姆斯特朗的电话来了。

沃尔夫并不知道他只是联航的第三选择,更不知道联航曾属意过他原先的老板克兰道尔。不管怎么样,联航的职位对沃尔夫是很有吸引力的。离开美航后沃尔夫经历了一长串职业低潮:泛美,大陆,共和,飞虎,位置是换了不少,可在每个位置上要么是一败涂地,要么就是公司太小,干好了也没什么影响;虽然钱赚了不少,可是职业生涯一点都没有长进。这次要是能去联航干好了,那就一举洗刷了过去几年的耻辱,俺沃尔夫还是一条好汉!

只有一个问题:沃尔夫等着卖飞虎成交后在期权上赚一大笔钱呢,要是现在去了联航,这笔横财岂不是打了水漂?好在阿姆斯特朗有办法,他说服联航董事会给了沃尔夫二十五万股联航的股票期权,联航当时的股价在一百多块,只要涨4%,沃尔夫就能进账一百万。当时是八十年代大牛市,干上两三年几百万进账总是有的,搞不好能有千万。沃尔夫下决心了,干!

沃尔夫去了联航,首先面对的就是菲利斯和奥尔森留给他的那个和英航的代码共享协议。沃尔夫越看越觉得不妥:为什么联航自己不飞欧洲呢?沃尔夫觉得起码有四个理由联航应该进军欧洲:

第一,美国国内市场已经饱和;第二,联航的工资成本和欧洲航空公司的工资成本相比较,联航的成本低很多;第三,飞欧洲可以实现国际航线经营的分散化,降低单一依靠亚洲市场的风险;最后,美国那两家老牌经营欧洲航线的公司泛美和环球都是朝不保夕,按沃尔夫的估计至少有一家要完蛋,搞不好两家一起完都有可能,这不是一个现成的市场机会?

于是沃尔夫在上任后第一次和马歇尔见面就对爵爷把话讲清楚:这个协议是我的前任签的,我只是继承了这个协议。现在联航不飞欧洲,不飞英国,我会遵守这个协议;可是丑话得说在前头,现在不飞不等于永远不飞,如果我找到进军欧洲的机会,我会干的。咱明人不做暗事,所以我今天先跟你说明白。马歇尔一点都没有觉得这是一个潜在的威胁,英国政府把希思罗保护得如铁桶一般,哪是随便什么人想进就进的?只要你一天进不了希思罗,那你的欧洲航线就一天成不了气候。就算你小打小闹弄到克兰道尔现在在欧洲的规模,那也丝毫不是英航的对手。

沃尔夫也知道他的第一任务并不是进军欧洲,而是一面搞定杜宾斯基手下的那些飞行员,一面削减联航的成本。所以和马爵爷的话讲过就算了,反正希思罗一时半会儿也钻不进去,说服工会削减成本倒是真的,要不然联航哪里来的资金扩张?

沃尔夫刚提了“削减成本”四个字,立刻就成了杜宾斯基口中的大灰狼:沃尔夫来就是要减俺们工资的,他系坏银!沃尔夫的“对工会友好”的光环在联航根本无效,工会不光不合作,而且变着法子要出沃尔夫的洋相:沃尔夫和工会会员开会,台上麦克风的电线被人做了手脚;工会以现有的合同不包括747-400型飞机为理由,拒绝飞行联航刚买进的两架同型飞机,公司每天损失二十万;杜宾斯基最狠的一招是发起了“甜蜜的十六分钟”运动----班机比预定时刻表推迟十五分钟以内离开登机桥都算正点,差十六分钟就算误点,联航的飞行员们于是想方设法要拖个十六分钟,一时间联航的航班正点率只有62%,沃尔夫弄了个灰头土脸。

杜宾斯基虽然台上和沃尔夫真刀真枪地干上了,台下却偷偷地去找沃尔夫:俺们工会还是想收购联航,你愿不愿意入伙一起干?如果收购成功,减薪减成本都不成问题,不用你提,我们大家自己减!沃尔夫赶紧拒绝:俺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俺想的就是怎样扩展联航,进军欧洲,从俺前老板手中夺回失去的全国第一的排名。你们整天这样折腾会把公司搞垮的,俺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有些时候形势就是比人强,这时是1989年的春天,美国股市上的杠杆兼并活动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航空公司里的第一号倒霉蛋就是西北航空,自从吞下共和消化不良以后,西北的股价一直低迷,成了兼并的活靶子。终于一位叫马文.戴维斯的亿万富翁跳了出来,出价二十七亿美刀收购整个西北航空。

戴维斯刚出价,又跳出来一伙竞价的:有三个美国投资人在荷兰皇家航空(KLM)的支持下对西北发动了竞购,有荷兰外援还不够,这三个人又从日本借来了大批资金,一下子就把戴维斯给比下去了。戴维斯也没亏,一场混战中西北的股价飞涨,戴维斯卖了股票退场,数钱数到手软。

戴维斯拿了这笔钱转身就对联航发动了杠杆兼并,出价54亿美刀。联航股价一天之内暴涨四十六刀,沃尔夫的期权一天就增值一千一百万,克兰道尔十二年的金手铐也不过这个数字!FFF


  • 本帖 7 回复
最后于2009-08-03 16:14:06改,共1次;
2009-08-03 16:07: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