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0

“啊呀,宋姑娘怎么又来了?莫不是丢了什么东西,来我家找?“我笑着问。

宋新妮显得很诧异:“怎么,不欢迎我么?”

“那儿能呢!我好不容易来个好姐妹,张青他敢不欢迎?" 二娘忙排解。 我猜宋新妮多半在想:“这草包倒是一扇堵风的墙。”

两人热络,三言两语便闹作一团,二娘便让宋新妮教她调朱弄粉,说要学一学汴京最时新的妆饰。我问宋新妮那粉要几文,她说要二十贯!

“靠!早知道就不当强人,去卖粉了!”

出得门来,我揭穿宋新妮的心思更加迫切。她总这么勾着二娘高消费,我下半辈子可怎么活? 远的先抛开不论,眼前我家无分文,怎么过? 想一想,去后院牵了那两头驴,找段景柱。

段景柱的马场在龟背峰下,背靠着雪山,面朝着小凤山,左边青龙山,右边虎头峰。 这些山头儿名字听来气派,其实就是几堆大石头。马场左近十分荒凉,长草萋萋,偶有几只兔子飞快的从路边逃走。远远看见段锦柱在溪边刷马,我便喊:“Hello Jim! 近来可好?“

段扔下刷子,大步跑过来,”Just so so, 没什么新闻。 How are you doing, my Dear Green?"

"...... 还是说汉语吧,老没来拜望,你这些番话我顶不住了。“

这段景柱原名叫什么“Jim Dane”。 他不是我们汉人,听他自己说,是来自大地极西的什么“硬蒺藜”国。单听名字,这穷国家就打不了几斗粮食。 他们即不产粮,便只好往东边来抢。听说组织了什么“嗑螺蛳”的大军,段锦柱也在其中,虽然他自己并不爱嗑螺蛳吃。 后来这“嗑螺蛳”的军队碰上了“爱撒泼"人, 两下翻翻滚滚打了其来,“嗑螺蛳”的当然抵不住人家“撒泼”,这个“Jim Dane”也被乱军冲散,一路流落到我们大宋,成了金毛犬“段锦柱”。 我曾问他,按音写字,你应该是“金弹子”,为何偏要把名姓反过来叫“段景柱”? 他说他们“硬蒺藜”国姓在名后----可见该国之巅三倒四不成体统。 我跟他不错,因为我常跟他学番话。 用他们的话骂人很过瘾,尤其是当着宋江的面儿骂黑三儿都没人知道,怎一个爽字了得!

段跑到跟前:张开双臂要抱我:“好久不见。 Green 你还好吗?”

我由他抱住,拍拍他的背:”我好的很,除了刚破产以外。“ Green Farmer是我的番名,意思是绿农夫。 本来青有三个意思,也可以是blue-- 蓝或者black-- 黑,但段说,既然我的”nickname“是菜园子,那么绿当然是唯一的选择。 我也更觉得Green好些,比较象“哥们”, blue 象“葫芦”, 也就罢了, Black "不来客“, 我那酒店就别开了。

"你是来要我还钱么?“段道。

要别人这么问,多半是恼了,段则不然。在钱上他撕络的极明白,从来不借口交情好就赖账不还----那张借条还是他硬打给我的。

”那些钱你去还安医生吧。我这回破产破的彻底,连你的欠账契约都转付给安医生了。 我是来卖驴的。“

”驴? 太好了。 我正缺货----Bold Fisher昨晚来过,他似乎对驴很感兴趣。“

。。。。。。

卖了驴拿了钱我便要走,段不让,说要请我吃茶。 他不提喝茶,我或者就留下了,一说起喝茶这两个字,我连忙逃走。

李逵常常喝醉了撒酒疯,自称变态,但他毕竟是我们中华的人物,再变态也有限。 这段锦柱却个不折不扣的蛮夷,变态无极限! 他喝茶时, 总要加母牛的奶水! 我曾亲眼看见他拎了木桶,到母牛的身下。。。。。。

事情太过变态,我无法说出口,诸位见谅则个。

我流着冷汗逃到家中。 小美和那宋小姐都不在,问史大郎,他说是出去了。 多半又是去花钱。 史大郎的茅房已经建好,邀我试用,我请他自家去试。 张横听得声音,知道我已经回家,又寻上门来。 我问他来意,他说要请我教他作诗。 他倒是敢学,我却不敢教:我至今不知道平仄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去找萧让或者吴军师,他俩要不肯,找乐和也可。 我问他你侄儿张小顺还好? 昨日吹了半天冷风,没得病罢? 他说没听见张顺家婆娘苦,想是没事。 我想应该去朱武家看看,张横与史进却都不愿去。

朱武家就在史大郎家西边。绕过一排水田,再穿过葵花地就是。朱武家远不及史大郎家大,土墙围了院子却也十分齐整。我略一叫门,朱家大嫂便来应,见是我,半笑不笑讥诮道:“你来找我家小武玩耍?

“嫂子休要取笑。昨日我做事唐突,害的嫂子担心,特来赔礼。还往嫂子原宥“。

“嗨!那值当这般认真。进来说话。“

进了院子一看,弟兄不少,陈达、杨春不必说,宋万、杜千也在,正围个桌子吵吵嚷嚷。我挤上去一看,他们正在斗促织----也就是蛐蛐儿。 朱武却不在其中。

我扳住陈达问:“朱大哥呢?“陈达连头都不回, 伸手往屋里一指,嘴里还嚷嚷着:“上!上!咬它!“

我便进屋。 屋里朱武盘腿坐在炕上看书,地下跪着朱小武正蘸了墨写字,看我进来,眼珠滴溜溜地转。

“朱大哥这是训子呢?"

朱武抬起眼见是我,连忙起身:"你今日有空?" 一边让朱小武出去玩. 朱小武应声"是", 却不就走, 把笔墨纸张都收了,问了我好才出去.

"朱大哥,你怎么教的这样好孩子?"

"嗨,不要乱夸."究竟面有得色.

"朱大哥,这几日,你怎么不上史大浪的家门?"

"呵呵,兄弟你这是明知故问了。“ 朱武笑道。

我却是真的不知,便请朱武明示: "我不是明知故问,大哥明白告诉我才好。“

“听说,宋头领的干女儿,这两日天天上门拜访?“ 朱武问。

朱武的嗅觉真是可怕。"不错。怎么,你觉得她?“

“这女子太打眼,必定麻烦----钱多、美女多的地方,都是烦恼层出不群。 我讨厌麻烦,从不自寻烦恼。“

原来如此。朱武的人生哲学,值得我好好学来。不过这麻烦他却躲不过,我来找朱武,本来就是请他参祥参祥宋新妮的事。如果我自己能想明白,万不会麻烦他,但如今我技穷,说不得,也只好赖在他头上:“朱大哥,我这里有个条子你看。“ 一边把那张条子递给他。 朱武接过看了,眉尖一跳。

“你从何处得来?“ 他走到门边,看看房外无人注意,掩上门问。

“前日在我家草堂内发觉的。 我左思右想,这公文定是宋江这个干女儿无意留在我房中。"

朱武沉吟道: "着海舒泰平昌, 说的自然是海州,舒州,泰州,东平与东昌. 这是什么仲?"

"好像是个 '积' 字." 我拿了朱小武留下的笔墨写了给朱武看.

"'积'? 不对." 朱武再念几遍, 忽然停住,提笔写了个'嵇'字: "怕是'嵇仲'".

"嵇仲?" 我不解问道: "那是谁?"

"张叔夜."

我不觉头上渗出汗来. 张叔夜这三个字便有这般力量.

"宋江这个干女儿,是张叔夜派来的?" 我自己都听得出来,我的声音有些飘. 怎么这样没用! 怕他百里之外的人作甚!

"你确定是她?"

"是她. 她去过我家草堂翻检过. 昨夜还摸进卧房, 必定是想找这张公文."

"你做事一向把细,这公文,想来还没给别人看过?"

"没有. 连二娘都不知."

"那便好。 我有上中下条计策,任你选一条罢。“

依着朱武,我应该是明日清晨吵吵嚷嚷找上宋府,一定要嚷的众人皆知,找到宋江却要让他摈退左右隔绝耳目,而后将纸条献上。就说解手前顺手找张纸,发现纸上写着重要情报,便马不停蹄报告与他, 却不要提及宋新妮的名字,这是上策。 中策是把这纸条一把火烧掉,就当没这回事,连他和我两个都要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下策,则是即刻去街市把这条子嚷嚷出来,就说刚刚拾得,山上有内奸,多叫些兄弟浩浩荡荡四处去找宋江,请他下令搜山捉拿。

聪明人讨厌就讨厌在这儿。 你告诉我一个主意不好? 作甚要连出三个? 我实在不知这上策好在那里,下策下在何处,中策更是莫名其妙。略想一想,发现蹊跷:这三条计策统统都是糊弄自家弟兄的,没一条能揪出宋新妮这个内奸。 找宋江? 朱武这么相信宋江? 看看屋外,没有耳目,我小声问道:“朱大哥,依你看宋头领。。。”

“宋头领十有八九知情。” 朱武道。 声音虽小,却断然。 “就算他不知,你依我计策行事,绝然无害。”

“那山寨其不危哉?”

朱武笑着看我,悠然问道:"张兄弟莫非觉得,全山上下你最聪明?“

”当然不是。“

”你最能打?“

”差的更远。“

”那你何必操心?“

我听了有些着恼:”朱兄,这回来寻我们不是的,是张叔夜! 我山寨兄弟就是齐心合力,也未必准能抵挡。 若都像你一般殆惰,迟早被官兵一个个捉了去,把脑袋都割了吊在旗杆上!“

"悄声,悄声!“ 朱武忙不迭止了我,窥得门外无人发觉,转过来对我说:”菜园子莫急,听我慢慢给你说来。“

。。。。。。

半个时辰后我返回家,把那张纸条扔在灶中,然后看那跳跃的火苗一点点吞灭它,然后把灰烬搅散。

晚饭照旧留了宋新妮,张横、 史大郎作陪。 张横今日比昨天还活泼。 饭后史大郎与张横还去护送美龄回家,小美便兴冲冲穿了新衣给我看。

”好看么? “

”好看。“

”真的好看?“

”是真好。“

”才五厘银子,不贵吧?“

”不贵。“

”你是不是嫌我乱花钱?“

”没有。“

”呸! 嫌了就说嫌了! 别今天不说,以后又翻旧帐。 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人了。 阴险!“

我今天心神很累,回答小美的话,不免太简短,也难怪她误会。 要往常我不免软语哄她几句,骗得她回嗔作喜,但今日我实在是累,便实话实说:”小美,我真的不是嫌你。 我今天把驴买了,钱就在包袱里,够你花十天半月了。 我就是累了,不想多说话。“

”愿说不说。谁稀罕。“

我二人遂熄了灯睡着, 一夜无话。

清晨一睁眼,吓了我一跳:小美居然先我醒来,小美居然没叫醒我,就那么瞪着眼看我。 她的眼睛很大,在我面前一尺处眨着。

”你干吗? “

”我看看你呗。“

”吓了我一跳。“

”心虚了才胆怯。你这两天有心事。“ 小美终究是女人----直觉还是有的。 我却不能认。

”我哪有。“

”别骗我。 你我还看不出来。“

。。。。。。

”你说,咱总借住在史大郎家,不太合适吧?“ 我只得胡编了个理由。

”我也早就别扭了! 张横天天来,讨厌死了! 搬回咱家吧!“ 正中小美下怀。

”唉。 咱家还建着呢。 看蒋先生那张图纸,得建个半年十个月的。“

我俩正哀叹时运不济,却听远近角声大作,此起彼伏----这是开大会的通知。 今日怎么想起开会来?

山上开会,向来是在聚义厅。 这聚义厅现在已经扩建了,改名为忠义堂,但弟兄们叫惯了也就不改。原来聚义时,兄弟们都是围了桌子一边用酒,一边喧哗,如今用饭堂早与会议厅隔开----柴进说边吃喝边议事不成体统。 弟兄空下了嘴,喧哗声自然更大。 来人有早有迟,我、史进和二娘来的算晚的,厅门口已经聚了一群人,只管在厅外吵闹,却不进厅就座。 小美去自去寻扈三娘说话, 我便与史进围在人群外。 略听一耳朵,原来是焦挺又在自夸他家传相扑,天下无对,杨林不忿,说他是井底之蛙。二人争执不休,看客们便让他俩放对。 一旁更有施恩作庄开了赌盘,赔率是焦挺一赔四胜杨林。这却有些小看锦豹子----这个赌如果真打起来,我当压杨林一注。

我正听得入神,有人递过一张纸来,问我:“张青有了未?” 却是乐和在发送今日大会的议程。 我接过来看时,白胜凑过来问:“这上面写着甚么?”

“第二季度工作总结报告暨万寿节庆典筹备大会。“

”万寿节?“

”赵佶----就是当今赵官家的生日。“

赵佶这个混蛋的生日本来在五月初五。 后来有个公孙胜的骗子同行与赵佶说,五月初五不吉利,他便把日子改在十月初十,宣布这一天是万寿节----生日都能自家改,可见这厮之混帐。 不过我们山寨也混帐,反政府武装却要大操大办给政府的头目庆生。 更有趣的是:上次过万寿节庆典总指挥,是柴进----前朝的嫡传子弟。 柴进于赵家一向耿耿,有一次喝醉了还命弟兄们叫他官家。别说官家,就山寨的大头领他都不够,他为人太琐碎,早有人看他不顺眼。 当日阮小二便问:”你丫想复辟干挺了赵官家? 还是想篡夺宋哥哥的位子?“

众人正哄哄闹着,乐和却得了令,大声喊道:“众家兄弟听真,宋哥哥请大家入厅就座!” 要说铁叫子不亏为铁,声音极亮。 他叫了三五遍,弟兄们纷纷入厅。后排众人座好,前面一排却仍然稀稀疏疏。 主台上挂着晁盖和宋江的画像,像下站着一个白脸书生,手里摇着把白羽扇,扇个不住。 史进问我:“你说军师他总弄个鸟翅膀,摇个甚么?” 我道:“想来定是这鸟人恨不能长出个翅膀。” 两人一齐笑了起来。 吴用嚷了几句,说的什么却听不清。 这鸟人也就能做军师----嗓子忒小,只合在黑屋子里阴恻恻地从牙缝儿里挤话。 乐和上台替了吴用道:“请大头领山东呼保义宋江宋公明!” 台下才稍安。 乐和嗓门是亮堂,不过也不是大头领的气象,他咬字忒清楚,也只合抄了鼓板当戏子。 要说老大,还真的只宋公明合适。 老大千万不能讲标准的汴梁官话,也觉不能让人听不懂,即要有腔调,还不能做作。 要说我们二龙山鲁大师也合这个标准,不过他过于杀伐霹雳,在两军阵前号令才合适。

只见宋江面带微笑,缓步上台,一边招手:“兄弟们有劳了!”

“替天行道!” 众弟兄齐声回答。

然后这黑三儿就开始抑扬顿挫第总结上一季度的工作,大意是我们劫富工作做得很好,济贫工作虽然有了长足的发展,然而还济的不够,应当继续加强。 这时候阮二举手发言,唱了几句反调:“我认为劫富、 济贫是一体两面,不可分割地,济贫济的不好,说明劫富劫的还不够。” 宋三说“阮二哥所言也有道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又说劫富我们也不是劫到了十全十美,也还有进步的空间。 这个忠义堂是个奇妙的所在,无论谁,也不管他多文盲,到了此处,全都不说人话了。

宋江讲完,按着议程,该是李应汇报财务情况。李应说”在宋大哥的关怀,柴大哥的直接领导下“, 财务工作把”规范化、 程序化操作踏踏实实地落到了实处”, 其实是告诉大家,你们报销有困难全是柴进的错。 接着关胜介绍了喽啰整训情况,萧让介绍了公务机关的情况,戴宗介绍了情报工作,还点名表扬了我----这厮肯定没安好心。众头领一一讲完,宋江二次上台,布置今年的万寿节庆典。 往年都是往汴梁或苏杭一带,或绑或请,弄一班鼓乐班子大唱三天,今年特别,宋江说,要来个”大阅兵“。

大阅兵? 那时什么东西?

宋江便介绍,说恰逢我山寨是在战斗中诞生,铁血中成长。 今年恰恰成立一甲子,要来个武装展示,也就是让马步厢军都排了方队,整整齐齐地绕山走一圈。

兄弟们便都鼓噪起来。 周通喊的最大声:“要看女人! 要红妆不要武装! 要玫瑰不要刀枪! 要作爱不要作战!”

前排柴进大怒,喝道:“成何体统!” 宋江也说要“维持秩序”, 当下吕方和一个猪头便冲来拉了周通便走。 虽然镇压了周通, 宋江也怕众怒难犯,说“红妆和武装并不矛盾,可以弄个女喽啰方阵吗。”

“山上那儿有哪么多女喽啰? ” 兄弟们兀自不满。 这时候宋江说:“可以把山下的也叫回来吗。”

我还在寻思“山下那有女喽啰”, 宋江却把手指我:“可以让咱们情报战线上的女喽啰回家来看看么。 八员头领各有五男五女的编制,就是四十个,加上扈三娘手下十个,组个方阵,尽够了。”

我大怒,起来大叫:“What the FXXX! 情报战线的人,能随便露面么? ”

宋江却不恼:“张弟兄不必多虑。 山上都是自家兄弟,谁会走漏消息?”

“自家兄弟,哼哼。。。”

我冷笑,本想说,你那个干女儿就靠不住! 忽听后面咳嗽声响,却是朱武。

我一个激灵,心念急转,改口道:“都是自家兄弟,我自然知道。 只可惜我哪些消息户,都是大爷大娘,最小的一位,今年芳龄七十二,恰与宋大哥的高堂同龄。 让她们绕山走一圈,恐怕累死三个五个,反而不美。 还请宋大哥三思啊。”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鹦鹉螺,叶入林,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