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0
下页 末页
  •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1

    “其实俺是个变态。”

    其实这两个字,应该去掉的。我心道。看了眼这个黑厮,我给他倒上一碗酒。

    “俺从小就和别人不同。”

    我心里默数:十九八。。。

    “俺爹七岁的时候,给俺定了门亲。”

    这句话应该是:“俺七岁的时候,俺爹给俺定了门亲”才对,不过厮鸟从来就没说对过。

    “那丫头姓徐...”

    不对头。 他应该已经倒了。

    “长得煞是顺眼...”

    难道我用错了药? shit.

    “我实在忍不住...”

    好在我还有backup Plan. 装着扪虱子,我把手伸到怀里,掏出两团棉花,再假作掏耳朵,将棉球塞了进去。 看着唾沫横飞,滔滔不绝的胖子,不时点点头,或者把他的酒碗填满。 我需要顶两个时辰。 过半个时辰,他会脱地赤条条地,再过半个时辰,他会操起斧头跳舞,再过半个时辰,他会嚎啕着把这酒店拆掉,最后半个时辰,他会撅着屁股趴在瓦砾上哈哈大笑。然后他就睡着了,我也就解脱了。 你瞧,只要有了盼头,什么事儿都好捱。

    但不是所有的事儿,都能有个盼头阿。

    我叫张青。我有个外号,叫菜园子。我在水泊边开了一家小酒庄--官面儿上是酒庄,道儿上都知道,我这是黑店,给山上打探消息的--说是给山上打探消息,其实谁敢来这儿消费? 都是弟兄们来这儿喝闷酒,顺便酒后吐真言地,甚至像这黑厮一样,喝高了就变话痨的,进而耍酒疯的,也颇不少。 一来二去,山下的消息,我倒没打探着,山上的阴私,简直没有我不知道的。 我也纳闷过,水泊边东南西北四家酒店,家家都是一般的lakeview, 为什么弟兄们都找我来排遣? 我家婆娘道:谁像你,三巴掌拍不出个响儿来,闲话到你这儿就住了不走。 我说:既然如此,他们何不找棵枯树? 我家婆娘道: 你比木头强,多俩耳朵呢。

    Fxxx Bullshit.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元宝推荐:铁手, 通宝推:打铁的,青抗先,霜迹板桥,一条溺水的鱼,hzjc,神仙驴,易水,南方有嘉木,SleepingBeauty,
    • 家园 村长太监多年了

      按每天截去一寸算,纵使百丈长,现在怕是也快没了

    • 家园 村长什么时候回来啊?
    • 家园 看了那半变态的新水浒电视剧

      无比怀念村长完全变态的水浒……

      村长您快点回来吧!

    •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6.8

      “ 幕后摇摇摆摆出来一胖大僧人。。。。。。”

      说话时我在城外的天王庙,听话的耳朵长在James,也就是凌启身上。 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喂他的驴,我便住 了嘴不说。 他却一直听着呢:“ 还以为是鲁智深呢 。”

      “不是大师。但气势很像。我后来打听得,进太守内衙的真是鲁大师,出来宏法的就换了人。”

      “Interesting.”

      “这出来的一定是光明神教的人。 当年我在孟州光明寺混过。那寺是孟州魔教的大聚处----它们魔教自称光明神教。那里的坛主,是我杀了,那里的光明寺,是我烧了。他们与我,仇深似海.....”

      “我的天呐 ,太乱了。已经无数的断线头了,准备攒起来做绒球吗?”James 抱怨道 。

      “是他娘够乱。但略过没用的消息,其实就是2,3句的事儿。”

      James停止喂驴,我以为他要好好想一想理个头绪出来,哪知道他忽然抽出了他的刀,铮嗡声在庙里荡漾了一回,刀面映射着窗外寒月光。我刚想“ 窗外有敌人窥伺?” , 他到庙中 央程咬金的泥塑金身后,盯着程咬金的屁股左右端详。我又想“ 窗莫非这屁股有机关? ” 过去看,这厮在咬金的屁股上歪歪扭扭刻了几个大字曰“ James and M 到此一游 ”。

      我倒。

      这家伙分明患有多动症,好像身子里附了七八个魂儿般不可预测。一边刻他一边还问“ 总共只有2,3句? 愿闻其详。”

      我整理心情,答道: “那就是: 宋江和张叔夜要杀我,我要找鲁大师救命,鲁大师在太守府失踪,太守府出来个明教的贼人。”

      我说一句,James 就弯一个指头,等我说完,他瞥着嘴不屑:“ 明明是四句 。” 我瞪眼要踢他, 他连忙改口:“ 这几句说的清楚 ” ,一下就把难处说出来了。”

      “ 难处何在?”

      “搅和在里头的利害方太多。”

      “利害方? 武功厉害还是诡计厉害?”

      “不是那个厉害。是利息的利。”

      这说法却新鲜,我大感兴味:“ Interesting . 你且来抗铁牛。”

      “人活在世上,就是活在利害之中。譬如 M 先生,你现在有一大利,就是你可以在庙中避寒。如果没有这个庙,你就得在雪中冻着。”

      我点点头: “有些 歪理。”

      “人活在世上,总要趋利避害。比如我现在要拆这个庙,你一定拦住我。因为你想要暖和,不要挨冻。”

      “你也不会拆这座庙,因为你也想要暖和,也要趋利避害”。

      “着啊。你真聪明,不愧是M先生。我们都想要暖和,所以我们利害一致,我们是一个利害方。”

      “现在山寨是一个利害方,张叔夜背后的官府是一个利害方,明教又是一个利害方。”

      看James摇头不同意, 我想了想,“山寨是两方,一边的要招安从良,一边的要继续快活。”

      James道:“ 其实还可分 。 总之利害方太多了不好办。如果只有一方,我们可以 想法子让他们根我们利害一致,如果有两家,我们可以帮利害与我们相近的,状况我们总可以算清楚把握住。 如果有三个以上的利害方,无论我们做什么、怎么做,后果总不可预知,大有可能让情况变坏。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躲的远一点。”

      我看着侃侃而谈的James, 心中满是惊讶。“你小小年纪,这些歪理从那里听来?”

      “是从段大哥借我一本书,上面写的道理。”

      我心中念头转了又转。他说了许多,道理听着花哨,办法还是老一套,就是装乌龟,水太混时把头一缩,等看清楚风浪再出手。按说这办法很合我脾胃,要别的事,不消他说,我早就躲开了,但此时不同。山上有我不能割舍的人。我一刻也等不得。

      等不得是等不得,但这小厮一大套道理不好反驳。道理不好反驳,我便动之以情,责之以大义----道理在感情面前,从来都败的,而且从来都败的很华丽。

      我一拍柱子大喝 :“小七 ! ” 吓得他一楞。 我沉声悲愤道:“ 那鲁大师的安危呢? ”

      “鲁大师? ”

      “你不要被Jim Dane那黄毛蛮夷的猪油懵了心。人生在世,除了利害之外,还有忠义二字!鲁大师曾为二龙山大头领,我理当效忠,有是我梁山兄弟,我更当尽义。为今之记,我定要杀回太守府,救出鲁大师!”

      他果然哑口无言。但是,大义可以压的人闭口,但不能保证他与你合作。还需要加把料。

      我大喝道 :“呔!不忠不义之 辈,禽兽不如!我遇到了一个个都要剁碎了做肉馅!你跟我去救大师不去?”

      “。。。。。。去!我去!”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是忠义的好汉。”

      他的表情很古怪:“ 我去!”----只是,咱两个人明刀明枪地杀上门去,寻死一 样。。。。。。死我是不怕,只不过,咱两个白白送命,鲁头领谁来搭救?也称不上忠义。”

      我暗笑: 这小子一下子就学会说话的技巧了: “那个说要刀明枪地杀上门去?”

      “那。。。。。。”

      “ 我早有一计在此。附耳过来。”

      “这里没旁人。。。。。。”见我勃然作色,他还是把耳朵凑过来。

      “明日清晨, 你去太守府外,买身葬父!”

      通宝推:鹦鹉螺,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0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