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0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来这老总统

          是个披了天蓬元帅真皮直裰的大猫?

          养肥点再看,俺对自己说不着急 [ 李根 ] 于:2010-07-14 15:14:06 复:3012753

          我遇到了一个个都要剁碎了做肉馅!

          本猪虎躯巨震中。。。FFF

          • 家园 现今穿越小说中人人都搞“虎躯巨震”,本猪就不能搞一把?

            和尚搞得,本猪搞不得?

            逆贼搞得,本猪搞不得?

            师兄搞得,本猪搞不得?

    •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6.7

      梵音大作,幕后摇摇摆摆出来一胖大僧人。这胖大和尚“尼嘛唝”念起经文来。说是念经,实是吟唱。他悠悠扬扬地唱来,声音也不甚大,偏偏却压过了全场的嘈杂,似乎就在我耳边细语一般。他边唱边行,缓缓走到台边,盘膝坐在蒲团上,手执木鱼椎,轻轻一敲,当的一声,敲得我心中一颤。他口中顿的一顿,四下里一片寂静。再敲一声木鱼响,他复又唱:“众生苦。。。。。”

      这声音中满是慈悲之意,却又通达,仿佛天上有只泪眼合上,不忍看这世间一般。

      “众生苦。。。。。。。哇!

      生老病死一世缠,贤愚穷富免不得。

      万法无常爱别离,想断肝肠见不得。

      繁杂万端怨憎会,仇恨怨毒藏不得。

      求之不得眾生事,切切心动忍不得。

      五阴炽盛百哀至,飘流离散躲不得。。。。。。”

      他唱的悲切,我想起这些时的苦楚,几乎要泪下。 正悲到极处,这和尚木鱼敲急促,声调忽然变得平安喜乐:“弥勒发愿度众生。。。。。。” 重重敲一下木鱼儿,续道:

      “弥勒发愿度众生,佛说弥勒救苦经。

      佛说弥勒救苦经,弥勒下世不非轻。

      弥勒下世不非轻,拈花印证考三乘。”

      台周围坐的小和尚们也发声同唱,声音越来越大:

      “光明普遍皆清净,常乐寂灭无动诅;

      彼受欢乐无烦恼,若言有苦无是处。

      常受快乐光明中,若言有病无是处。

      如有得住彼国者,究竟普会无忧愁。

      处所庄严皆清净,诸恶不净彼元无;

      快乐充遍常宽泰,言有相陵无是处。”

      唱到此处,连台下男女,也都一同欢声唱起来。我也跟着乐呵呵地唱了几句,忽然觉得耳熟。想了一会儿忽醒:入他老母,这不是魔教的口诀么!

      想我当年,还在孟州光明寺混过。那寺是孟州魔教的大聚处----它们魔教自称光明神教。那里的坛主,是我杀了,那里的光明寺,是我烧了。他们与我,仇深似海。

    •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6.6

      “你做甚来此?”

      。。。。。。。

      “你且退后。”

      如是三番,离台却还远。

      再扳过前面挡路的,一句“你做甚.....”刚问出口,就大悔:这是个女人,而且明显是个表达欲望强烈的女人。

      “你问我?。。。。。。我的天爷爷呀。。。。。。我活不了了呀。。。。。。”女人顿挫悠扬地哭唱起来。前一霎她脸上还挂着笑!

      这女人哭声极大,惹得众人都往这里看。对于一个情报工作者来说,这比光腚游街还难过。

      “要哭且先退后。”我便要葫芦提挤到他身前。

      “别忙走,听一听何妨?”一只大手将我拽住----扭头看时,还是那群带刀的施主。这帮家伙今天瞄上我了。我勉强定下心,盘算怎样摆平这群大汉----他们人有五个,刀有四口,只中间一个白胖的空手。

      “你们听我说呀呀咳。。。。。。”

      那女人唱打做念,声情并茂,弄得我头大,完全不能思考。

      “我的命好苦呀咳咳。。。。。。”

      最可气,这女子每次唱到尾字,还要来个花哨的甩腔!围观众人都听得眼睛发亮,连台上飞钹的一个秃头都走了神,几乎出事故。

      “年前买下一个饭铺那咳咳。。。。。。”

      天哪,我做了什么,要受此折磨?

      。。。。。。

      。。。。。。

      她唱了一回,其大意,是买了个门面开饭铺,生意不太好,快赔光棺材本儿了。那白胖的汉子笑嘻嘻的,似乎很开心:“原来大嫂生意不好。你们说说,怎么办好?” 旁边高瘦的刀客道:“想是地方不好。有道是酒香也怕巷子深,换个门面罢。”

      “我的门迎四方客呀。。。。。。”

      “那是厨子不好。换个厨子罢。” 另一刀客道。

      “我的厨师手段高呀。。。。。。”

      “那是为何?”

      “你们听我说呀呀咳。。。。。。”

      。。。。。。

      。。。。。。

      。。。。。。

      这女人又唱了一回,我听得明白:原来是有个恶客每日上门,把买卖都搅和了。围观众人七嘴八舌问:“什么样的恶客?”

      “此人单姓肖。。。。。。”

      看看左右,周围男女老少几个刀客都听的入神。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悄悄从人群中勉力分开一条道路,挤到台前。

      高台前稀稀落落,台上和尚懒洋洋地转着钵,一边伸长脖子往我来处看,其中不见鲁大师。台后有一张大幕,幕后有人声传出。我正寻思怎样混到后台,却听当的一声锣响,振的我头皮发麻耳朵一热。接着“嘛咪哄”的梵音大作,幕后摇摇摆摆出来一胖大僧人。

      关键词(Tags): #其实俺是个变态,#水浒,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0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