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1

我冷笑,本想说,你那个干女儿就靠不住! 忽听后面咳嗽声响,却是朱武。

我一个激灵,心念急转,改口道:“都是自家兄弟,我自然知道。 只可惜我哪些消息户,都是大爷大娘,最小的一位,今年芳龄七十二,恰与宋大哥的高堂同龄。 让她们绕山走一圈,恐怕累死三个五个,反而不美。 还请宋大哥三思啊。”

宋黑三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每年我都要向上面交待我招募的情报人员的档案,但宋三从来不看,这时候明知我这番话根本是胡扯,他还就是挑不出毛病。 孙新、童威、杜兴也跟着起哄,说他们手下的女将也大都不中看----我怀疑他们根本就吃了空饷。 兄弟们也都起哄, 宋江只好宣布,要招募些盘亮条顺的临时喽罗。 接着他报告今年庆典的预算。 预算数字吓了我一跳:十万贯! 我爹若是还在,一定要感叹:“铺张浪费!这能建多少书房!“

山上虽然还有些银钞,也架不住如此高昂的花费。 宋江下达动员令,为筹足经费,要一半的弟兄下山,四处抄略。 兄弟听了都提起了精神,连史进, 也像饿了一冬的野熊般红了眼珠. 我心头一紧。

这却不在朱武的意料之中。

扭头找到朱武的位置, 他却并不看我, 朱武后面几排坐着宋新妮, 这女子却朝我笑了笑, 于是我更加不安. 支起耳朵听宋江点将, 他也派了许多心腹下山. 看来朱武说的对, 兄弟们都是宋头领的本钱, 他总不会让我们送死. 正盘算着, 我的名字被点到, 却是与林教师、朱仝、孙立、王英、焦挺一路。 林教师照例没来开会,我与另外五位头领一同领了令牌。 之后我脑子一直很混乱。朱仝、王英都是宋系人马,故此至少我们这路应该安全,但林教师与孙立都是宋黑三极其不待见甚至有些惧怕的人物,我又不是那么笃定。 转念想,抛去王、焦的步兵,按编制,林教头有五十员马军,朱仝三十,孙立二十,我们就要带一百匹马,这是一笔大本钱。 就算宋江有意陷害,我们也可一搏,至少林教师要杀回来,就埋伏下千人也未必准拦得住,何况还有孙立这个杀星。

朱武是同卢二哥、史大郎、燕小乙、杨春、陈达一路,这伙人马更加精壮,朱武也始终不动声色。 我既想不明白,只得权安了心:左右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接着听布置,原来这次要派九支队伍出山, 以十五日为限,各要回缴一万两千贯。宋江宣布散会,台下欢声雷动。 我待要寻朱武问计,无奈耳目众多。

出了大厅我寻见小美。厅外弟兄们又在吵嚷,围在中间的还是焦挺、杨林。 这回二人真的要较个高低,而且有彩头:焦挺手中的出兵令牌。 原来杨林这回没得了下山指标,想要夺了焦挺的名额。 施恩仍开了赌盘,并且声明:令牌可以做注,折二十两。 弟兄们都纷纷骂他狡诈。 众人拥了焦杨二人往北边擂台去,我心中有事,本无意前往,无奈我家娘子好事,我也只得跟了去。

鲁大师好武,又兼热肠,便作了裁判。眼见他与焦杨二人上了高高的擂台,活动筋骨,预备开干,兄弟们鼓噪越发大声。 施恩大声吆喝,喊的是:“买定离手,一赔四!“

“咱也博一把,试一试手气,怎样?“ 小美兴致勃勃。

“好媳妇,咱两个倒霉蛋儿,有什么手气可试?“

“没胆儿的笨货。“ 小美大怒。 唤施恩:“小四,你来! 我压焦挺十文!"

这却不是个好主意. 我拽了小美胳膊: "你非要压, 不如压杨弟兄的好."

"为甚?"

"这个----说来话长, 非要一句话说清楚, 那就是因为焦挺的招式都有名字, 杨林的招式没名字."

"这叫什么理由!" 小美撇撇嘴. 但她还是听了我, 压了杨林.

我看好杨林是有七八分把握的. 这位仁兄人称锦豹子, 因为他浑身上下斑斑点点全是伤疤, 恰如豹子身上的斑纹一般----可见他在刀枪上打滚多少次. 焦挺也有外号, 叫做没面目, 他显然也打了不少架, 被揍的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但打架与厮杀不同. 锦豹子喝醉了吹牛, 全是他杀人与被杀的经历, 从群殴到单挑, 从赤手到兵刃, 这家伙经验丰富之极. 没面目从来只是讲他家三十六路擒龙手如何如何了得; 擒龙手这名字唬得住旁人, 唬不住我, 我小时隔壁小三儿会的还叫拿龙手----他是个按摩的瞎子.

台上鲁大师问二人可曾准备妥帖, 二人都道好, 于是开打. 他俩在擂台上各站一边, 焦挺沉膝吐气摆了个架势, 有模有样, 杨林却只侧身而立. 小美便问转头我: "你是不是料错了?"

她话音未落, 却见锦豹子揉身直上, 一步便跳到焦挺身前. 焦挺双手一横摆个十字要封住门户, 锦豹子怪叫一声:"着了", 后脚飞起正踢在焦挺胯下. 焦挺哼得一声便蜷成团. 他二人手脚快, 这时小美才回过脸,只见看锦豹子轻抬前脚把焦挺蹬下擂台. 台下哗然。

"怎么了? 谁赢了? " 小美还不知所以.

"还能是谁, 当然是杨弟兄. 为夫我法眼无讹, 怎会看错? "

小美便喜滋滋叫施恩拿钱. 我本想拿了钱便走, 谁知又生波折, 李逵素与焦挺相好, 见没面目愣怔不起, 大怒, 便上台要与杨林见个高低. 杨林说"你又没下山的令牌, 我不和你打", 李逵却不依不饶, 说"你不和爷爷打亦可, 只让爷爷打你便了." 兄弟们一起鼓噪, "杨林, 莫学乌龟缩头!", "锦豹子原是花乌龟!", 鲁大师让二人"不要啰嗦, 且在拳脚上说话".

施恩立刻开了赌盘: "铁牛对杨林, 十赔一!"

"压谁?" 小美问.

"还压杨弟兄."

铁牛是个皮糙肉厚的蛮汉, 若是扛着他那两把斧头, 没头没脑的剁起来, 有一些些生趣的都要退避三舍躲着他; 但若只较拳脚, 他就只剩蛮力, 不难对付了.

果然, 鲁大师才命他们开打, 李逵便没头没脑直冲上前. 杨林一侧身便让过他, 顺便在他臀上添了一脚, 李逵收不住, 张牙舞爪自己就冲下台来, 摔了个发昏三十一.

"小四, 赔钱, 快赔钱!" 小美大乐.

这时丧门神鲍旭又上台要和杨林厮打. 这回打得就有看头多了. 二人拳来脚往,战了半柱香的时间, 鲍旭渐渐体力不支, 杨林才窥得破绽, 把丧门神盘下擂台, 又为二娘赚了三十文铜钱. 小美喜不自胜:"谁还要打? 怎不上台?"

"娘子, 久赌无胜家. 咱还是回罢."

"手气正旺, 怎能便走!"

这时候穆春上台要大战杨林----穆春无耻, 分明是看杨林三场大战汗透了衣襟, 想捡个便宜. 只不过便宜也得看谁来捡, 他出拳直直击向杨林面门, 杨林凶性大发, 不闪不避, 窥准了便以直拳迎上. 穆春拳慢,他膀臂还未伸直, 杨林拳头便到! 二拳一撞, 隐约听得咔嚓声响, 穆春小臂立时崩开,扭的不成样子. 杨林更不容情, 复加一拳打在穆春面门, 打得他软塌塌倒地不起. 台下彩声大作。

也有人不愤:"敢伤我兄弟! 饶你不得!", 自然是穆弘. 小美叫来施恩本待要了钱, 见穆弘上台, 立刻把钱推回到施恩怀里:"我接着押!" 扭头看我, "这回押谁?"

我问施恩: " 你先开了盘." 施恩迟疑了会, 道:"一比一".

这时史进凑了过来, 也拿了银子要压, 听他说了盘面, 笑道:"我押没遮拦. 穆弘的本事可比穆春强的多. 你这次开低了."

我笑道:"大浪若听我, 还是压杨林. 锦豹子刚刚打发了性, 这正是他又刁又狠锐不可当的时候." 史进摇头不信, 其他弟兄也多是压没遮拦,只几个与二娘一同听我还赌杨林. 施恩收了银钱待要走, 白指芊芊拈了一个银佃, 宋美龄秀气的声音道: "我听张青哥哥的, 押杨大哥". 这女子也要下注. 史进劝她道:“新妮你该从了我。 没遮拦的功夫只略逊我半筹而已,杨林怎是对手?”

“别听他! 我家张青法眼无讹,决不会错!”二娘见有人助兴, 更加亢奋, 干脆尖声叫道: "锦豹子! 出力打他! 再给我赚三两!"

女子尖叫声在众弟兄的呐喊中显得颇刺耳. 锦豹子听了此言颇无奈, 转头往台下这边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 他立刻呆了三分. 我家娘子间他看向这边,更是尖叫连声. 我偷偷拽她道: " 矜持,矜持!"

台上穆弘却全然不为所动。 只见他略运了运气,缓步上前, 迎着杨林而上。

无怪史进夸赞,这没遮拦真乃杨林的劲敌。 他本是含愤上台要为弟弟报仇, 真上了阵却压得甚稳。 他度量了尺寸,到了锦豹子身前五尺处便不再往前,两手搭了架子试探,一边窥伺杨林。 杨林侧了身以左拳在前,只绕着穆弘转来转去, 却寻不着下手处。 史进便得意道:“如何?我说的不错罢?”宋新妮道:“史大哥莫急, 没较出结果, 说什么都早。 张青哥哥说的总不会错。” 我顾着看二人,便不理他们。

两句话功夫,台上情势已变。 锦豹子绕了几圈,有些不耐, 便沉腰抖肩,弯身如弓,右拳如箭一般电闪而出,直奔穆弘前胸。 好个没遮拦, 不闪不避也一拳迎击,竟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 两拳一交,便如莽牛对角,哐的一声,我竟疑心有火花崩出。 穆弘双手连环,出拳极快,不等杨林动作,右拳又出,有若雷霆一般砸下。杨林闪避不及,只得左拳格上杨林大臂,卸了来拳八分力道,眼眶上下便中了一拳。 锦豹子经验及丰,就势退了半步, 登前腿要逼退穆弘追击,穆弘后拳击出一半只得变招,沉肘点在穆弘脚腕,顺手下略便要抄住杨林小腿, 杨林身子一拧单足用力往后弹了半尺险险避开。穆弘得理不饶人大步追上。 杨林转身便逃,缩在鲁大师身后,喘息不定。 穆弘追来, 杨林便绕着鲁大师躲避, 竟然把裁判当作了盾牌。 台下弟兄们便大声喝起倒彩,史进声音最大:”锦豹子休要耍赖! 没得折了我梁山脸面!“。 小美也拽着我胳膊张口结舌,甚是紧张。 到是宋新妮最信我,只微笑不语。

鲁大师伸掌推开穆弘, 转身揪住杨林:”你也忒不当人,怎把洒家作了挡箭牌? 再如此,我一脚踹你下去! 好好与他较量!“ 二人才又对峙。 再看穆弘,只见他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不住进逼,杨林却一个眼眶青紫, 左脚一颠一倒有些瘸拐,只绕了穆弘转,极为狼狈。 史进大喊:”杨林趁早认输,迟了小心性命!“,众弟兄也吆喝不断,多是让杨林认输。

我安慰小美:”你只管安心,还是杨林赢面大。“ 史进却道:”张青不要死鸭子嘴硬。“

却非是我嘴硬,实在我对他俩人的功夫知之甚详。 没遮拦的功夫颇似孙立,乃是从马上硬鞭的架子化来,使发了又快又重,如狂风暴雨一般不留余地。 杨林却是狠中有稳,不遇着十成的把握,绝不出十成的气力,总要留着几分。 更何况刚才不知为何,他有些神思不属, 再留了力面对没遮拦的紧拳,自然吃亏。 我看杨林现在已经稳住了心神。

杨林绕了穆弘转了几圈,似有意似无意退的慢了半步。穆弘窥得真切,硬桥硬弓复雷霆一拳砸来。杨林微微一侧躲过头一拳,穆弘二拳已到,好个锦豹子,早有预料,双臂一合将来拳架起,就势不退反进,矮身从穆弘肋下钻过,右脚逼住穆弘下身,直身把腰一拧,会肘正砸在穆弘后脑!

这才是杨林危险之处! 锦豹子是琢磨着打人的,每每在间不容发的功夫摸透对手的拳路,临机创招,杀你个猝不及防! 穆弘着了这一击,踉跄了两步,勉强立定,返身还要再战,却是拳脚散乱不成章法。 杨林得空,旋身飞脚,足若镰刀一般重重啄在穆弘右颈,将他扫下台去----这跟本就是炫技了,在行家眼中,颇显轻浮,不类杨林平日为人。

二娘却被迷的大声叫好喝彩连声。 凭心而论,锦豹子这个风头,他出的也值当。 只是看二娘恨不能跟他回家这股迷糊劲儿,我忍不住说了句风凉话:”这不算嘛。 咱武松兄弟比他强十倍不止。 就小乙也定能灭了他风头。 不过他俩人不愿乘人之危,打他车轮战而已。“

宋新妮笑道:”如此说来,这杨林今天岂不是无人能制了么?“ 我本要说是,一瞥眼看见史大郎瞪眼,连忙改口道:”史大郎也必能胜了他。“ 史进面有得色。 宋新妮却心思深险:”张哥哥这话小妹却不信。刚才史大哥自己说,他只胜的穆头领半筹。“ 我道:”史大郎一向谦逊,何况他胜没遮拦的乃是棍棒,并非拳脚。“ 宋新妮道:"那么史大哥的拳脚,比穆头领更要强出许多?“ 史进道:”哪是自然。“ 小美却不识趣:”史大郎也擅相扑? 我怎么不知?“ 我连忙拦住她:”你知道什么? 休再多言!“ 小美嘀咕两句,便不说话,只把施恩叫来要钱。

施恩苦着脸算了钱钞与二娘,道:”你夫妻今日赢得我苦。 若再有人上台, 你不下注,与我一同坐庄可好? 不要你出钱, 只要你出赔率,我赚了银子分你一成。“ 宋新妮也要了钱,盈盈笑道:”只怕再无人敢与杨大哥一战了。“ 施恩笑道:”敢自然有人敢。 我哥哥武松, 曾赤手空拳打死一只猛虎, 何况他假豹子一只。 就燕青兄弟若肯,也必能灭了这厮的威风。“

宋新妮把手一指史大郎:”哪史大哥呢?“ 施恩道:”史大哥? 若比刀枪棍棒,自然是史大哥赢面居多。“

史进气愤愤的道:”你是说我拳脚不如杨林么? 看我与他打来!“ 说罢便推开众人,往台上去。 我拦之不及,心中暗暗叫苦,小美还问我押谁。 我大怒:”押什么押! 快去找安道全是正经!“

我料史大郎却真敌不过杨林。 古人说的不错,术业有专攻。 史大郎的棍棒,法度森严,显是高人传授;他的刀法便稍稍有些不伦不类,弱了半筹; 若说拳脚,他连穆弘也差的远, 是即花哨,又老实,最不中用。 果然他上台去,不三合便被杨林拿住小臂,挣措不开。

杨林把他胳膊扭在后背,便问:”是才叫我趁早认输的,是你么?“

史进道:”正是我。你待怎的?“

”我也不要你怎的,只给我三跪六叩,拜我为师便罢。“

”我今日大意,便输与你了。 改日再打,未必你准胜。为何就要拜你为师?"

"该日我若输于你,我再拜你为师不妨。今日你这个师却非拜不可。“杨林便要踢他膝盖。 鲁大师大怒:”你赢便赢了,折辱他做甚? 放开他,待洒家收拾你!“ 杨林笑道:”大师您即为仲裁,就不要下场了罢。“

不料杨林这般不容人。 史大郎恰恰面对着我们这边,我眼看好友面红的若要滴出血来,羞愧欲死,再看宋新妮巧笑倩然若无其事,心中无明如火里浇油,腾的上来,大喊:”你放开史兄弟! 我和你打!“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hzjc,叶入林,好知明言,液化,踢细胞,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