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3

转到房前,忽然看到个门幽幽地转开,鬼鬼祟祟出来个黑影,我打个激灵: 这贼人是谁,敢到小相国寺来? 一转念,武头陀和鲁和尚都下山去了,难怪贼人猖狂. 武头陀和鲁和尚虽然下山了, 我菜园子也不是吃素的! 我便运气要给他个厉害, 星光隐约了他身形, 我忽然认出了此人----我再也想不到会是她!

竟是我家婆娘!

难道是她醒了,摸我不着,出来寻? 万无此理! 若是如此,她多半会等个一时半刻, 然后便大喊我的名字, 我再不出现,她就要提了菜刀杀出来了, 怎会如此鬼祟?

亏我一直内疚于心,以为我凡事瞒她, 而这婆娘坦坦荡荡从来没有哄骗过我. 我便蹑在她身后. 要看她到底想私会何人. 她一路迤逦往南, 我边跟着边胡猜. 风摇草动, 唏嗦作响, 月黑天高, 虫鸣磔磔. 远处传来一阵怪叫, 仿佛是夜枭的叫声. 我便感叹这歹婆娘瞒得我苦----我一直以为她胆子小. 走了有半刻, 到了一处黑漆漆的短松岗. 我看看左右, 好歹认出此地, 却是我南坡的坟地! 她到此处做什么? 她穿林而过, 我也跟进. 再往前, 却有女子啜泣声传来, 倒唬得我汗毛竖起, 我家婆娘却毫不迟疑, 直往哭声去. 我俯在树后侧出半只眼偷看。 场面十分诡异: 无边的黑夜包裹了一团昏黄的烛光,昏黄的烛光包裹了小小坟茔,坟茔前跪着盛装的女人。 这女人头发漆黑黑过了夜,脸庞苍白白过了月,嘴唇鲜红红过了血。 她留着两行泪抽泣着,身子却决不抖动,左肩上还蹲着只硕大的夜枭,夜枭稳稳蹲着纹丝不动。

原来是扈三娘。

我便醒悟----她定是来哭她的猫.

坟里埋的黑猫,是扈家另留下唯二的生灵之一,活时扈三娘抱了不离手的. 这猫儿脑袋烧秃了半边, 向来是一幅奄奄一息的模样, 前二年果然死了. 扈三娘哀痛不已,将它珍而重之埋了,四时祭奠不绝,直到宋江寻了只猫头鹰与她养,她才稍好了些。

扈三娘来此, 也不奇怪. 我家娘子找她做甚?

我竖着耳朵偷听,二娘却不出声,只走过去坐在扈三娘身边叹气。 坐了一回,从怀中掏出一物,递给扈三娘。我仔细分辨,像是我家的蒙汉药瓶子。

这俩娘们半夜来坟地嗑药?

扈三娘止了哀声,道:“多谢姐姐。我这失眠,是越来越重,没它我片刻也合不了眼啊。”

小美道:“你省着点儿用。我好不容易才偷出来的,我家的药有一半儿都换成太白粉了,你要一下子用完,我也没了。”

扈三娘道:”少了我睡不着啊。“

小美看着他半响,忽然道:“不要骗我了。 你根本不是给自己喝的。 实话告诉姐姐,你是不是给王英用了?”

扈三娘不答。

我看不会是王英----这厮不配。行了,以下的话不必听了,我便悄悄往小相国寺返。

蒙汗药是管制物品,不容易得来,二娘瞒过我偷偷给扈三娘用,也不奇怪。 这事我虽然不怪她,但此风不可涨,我会家后先不要睡,坐着等她,看她怎样交代。主意打定,我已到了家。进屋上炕坐下等了一回,却见炕上二娘睡得不老实,露出半条小腿。 我摇头叹气,把她小腿掖进被子。 忽然一愣:小美不是在坟地陪扈三么? 炕上怎么又来一个二娘?

我一个哆嗦跌到炕下,点着灯一看,才魂归本体。炕上横陈的哪里是二娘,分明便是宋美龄。惊魂一定,疑云顿生:她怎么睡到我的炕上? 细看时,见她双目紧闭呼吸深匀,睡得甚熟。仔细一闻,她嘴中似乎有些淡淡酒味。难道她喝醉了,半夜闯入我家便睡? 岂有此理! 忽见炕角灶台上摆了小小一只酒碗,我把过来一闻,其中果然下了药。

我想得一想,渐渐把故事理出头绪。

我出门时,二娘多半就醒了,她只当我要去小解,便准备了药酒----我夜里小解后总要喝些水浆。 没等我回来,宋新妮就摸了来----多半又想偷张叔夜的调兵手令。 黑灯瞎火之下,二娘定是错认是我,便让她喝药酒,而宋新妮自作聪明,想来个将错就错, 正中了机关。 然后小美出门,才被我发现。想明白原委我甚是得意:我菜园子虽然不及朱武,也还聪明。

只是这场面不能让小美看见,我得把宋新妮弄走。我解了她束衣的带子,把她手脚牢牢捆住,抗了去佛堂后----那边有个酒窖兼地牢,应当是当年王老寨主所建。 我点了火把,将这女人绑在木头架子上, 她头发散着垂了头人事不省。 我忽然觉得这场面刺激,好像以前梦到过。

山寨以前有个死敌史文恭,是个很有可恶但也很有深度的家伙。 他说过一句话,“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采花大盗。” 宋头领曾拿来此话当作征讨曾头市的动员材料,效果很不好,因为弟兄们都听不懂;听得懂的又都很佩服。兄弟我身为男人,确实做过很多绮梦,照着梦中的剧情,我应该在此略过三五百万字,但我无胆,没做什么过份的事,只弄开一个酒缸,就着酒手抖心跳着看了她一回。 宋小姐昏迷时更像花海蕊浪中的她,让人心跳加快呼吸困难。 我把酒泼在她脸上把她弄醒。

这女子迷怔了一会儿,挣扎了一回,便定住神看我:“张青哥哥..."

"叫我叔叔。“ 我琢磨着下回要抱些纸来夹着。

”张青叔叔...“

”你不要说,我来问你。“ 这女子一醒来就没那么勾人----她话太多,人也太聪明。

“我该叫你什么呢? 宋新妮, 宋美龄,宋大人? 密探小姐? 不要假装听不懂。 张叔夜给你的手令我第一天就看到了。”

她闭嘴不言,脸上依然从容。

“我知道宋江是你的同党。” 我给她来了个狠的,看她果然神色一动,我再加上一句: ”我也知道你们勾勾搭搭是想招安。“

”张青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朱武告诉我的,不过我却不能说。

”总着么反着也长久不了,不是被招安,就是被剿灭。你们招安我不反对,也反对不了。大宋要认真清剿,我们山寨是抵挡不住的,招安还能留条小命。“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招安? “

”张叔夜前些年剿平了七八座山头,砍了四五百脑袋,却被朝廷斥责他谎报匪乱冒领军功,那年招安了曾头市,却被大大的嘉奖;两下一比,他怎会用兵强来? 至于我们宋头领,就不提他把聚义厅该成了忠义堂,他一个赵姓的弟兄都不收!早谋划着招安呢。“

”张哥哥果然睿智。“ 这女子赞道。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官家的坐探了?“

"可不可以先放我下来?“

想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我便上前解开绳头。 她抖落了绳子,抖抖手腕,似乎被绑的有些麻。她每个动作都像在勾引我,也许是体态天生妖娆。 火把烧得哔哔啵啵的响,我嗓子有些干,便咽了口唾沫。 她冲我笑一笑,便要走,我连忙拦住她。她想绕过我,我又侧身挡住:“你先别走,先把话说明白了!”

“我要是不说呢? ”

“你必须说!”

"我要就是不说呢?“

”不说----娘的,你就的给我说!再不说,我搞你啦!“

我倒是盼她脾气倔一点,谁知她识趣的很,转头极快,立刻软下来:”你要我说什么?“ 倒让我愣了半响。

想一想,我便单刀直入:”这次下山,是不是你和宋江串通,埋伏了要害我们出去的弟兄?“

”串通是串通,但不是害他们。“ 这女子答的极其干脆。

”那是为了武力展示? 告诉汴梁的官儿们,招安的必要? 顺便筹集打通关节的花销?“

”张青哥哥都知道了,还问我做甚?“

”我怎么能相信你?“

”信不信由得你。 小妹倒愿意发几个毒誓来,但张哥哥这般明达,想也知道誓愿没个灵的。“

”你还是发个誓罢。如果你刚才说的有假,让你全家死于非命,做鬼也不得安生,可好? “

”行!“

看她走远,我心中怅然若失。

山寨的招安,看来是免不了啦。 到时候我往哪里去? 不知朝廷,是否会准我回故乡去? 我该找个菜圃耕种锄刨? 还是开个酒馆迎接款送? 正乱想,却听见二娘大叫我的名字。 我连忙跑回家,不等她说话,先怒气冲冲的问:”你不老实睡觉跑倒那里去了? 害得我找了半夜!“

小美气焰顿消,抱住我扭扭捏捏的不说话。

“不要支吾,先把话说明白了!”

“我。。。”

“你怎么? 找谁幽会去了? ”

小美一把将我推开:“原来你这么想我?”

用力过头了,引起反弹。 但这时候不能软下来:“你让我怎么想你? 夜里麻翻了老公,私自出门,你让我怎么想你?” 果然小美先道歉:“给你喝药是我不对,但你..."

"你也知道不对! 知道不对还药我! 这回是蒙汗药, 下回要使砒霜么?"

"那儿能..."

"要是我药你,你会怎么想?"

我先以气势压住她,再循循善诱,终于使得她大大的惭愧起来。“对不起,其实我..." 她开始啰里啰唆地讲她与扈三娘之间的故事。听一个没有口才的人,讲一件你早就知道的故事,是一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我还得假装对她的故事一无所知,还得装作极其感兴趣。在我“呕?“ ”啊?“ ”怎会?“ ”原来如此? ”了三五十次后,她才把故事讲完,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我严厉地批评了她,告诉她夫妻一体,无论如何她不该瞒我,而且她最不该小看了我,依我人格之崇高道德之伟岸,知道了此事,当然会主动提供药物供可怜的扈三娘使用。三减一(谢“喜欢”施主指正)娘却道,她早知我人格之崇高道德之伟岸,只不过蒙汗药乃是管制物品,胡乱与人,其罪非小,她瞒着我只不过是想自家担了这干系,免得连累我。

真是孩子话。“娘子你还是too simple, too naive了。“

”Why?“

”宋黑三儿要治我,你不贩药他也能寻出别的罪过; 他要不想治我,你就当着他的面儿吆喝蒙汗药甩卖一文钱一两,也不过哈哈一笑了之。“

我看得出小美照例不同意我的话,不过她乖巧的没有反驳。把话讲明后她松了一口气,我也放松下来。后来我搂着她睡觉,她睡得十分安详。天光半明,透窗照在她发梢上,她竟然有了白发。就手拔了,马上又发现另一根,我于是住手。

我们都有些老了。我看着她有些心酸。

小美爱我远超过我爱她。 打从第一天开始,她就像一团火一样热烈,到今天没有丝毫冷却。我曾诧异她得到我之后为什么开心成哪副样子。 后来我想象了一下,若我得到伊,我才懂了----那是你心里最深最远的美梦,忽然变成真的了啊。我何德何能,居然就填了小美的梦? 自问,我远远配不上她。 招安后我便随她回孟州罢,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种菜开店,都是好的。

我正沉浸在幻想中,哐的一声门被踹开,三个人冲进来把我死死按在炕上!我挣扎不得,勉强抬了头看,花荣凶狠地朝着我笑:”张青,你睡得好安稳啊!“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hzjc,踢细胞,李根,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