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其实俺是个变态 1 -- 百丈村长

共:💬439 🌺2464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其实俺是个变态 24

正沉浸在幻想中,哐的一声门被踹开,三个人冲进来把我死死按在炕上!我挣扎不得,勉强抬了头看,花荣凶狠地朝着我笑:”张青,你睡得好安稳啊!“ 正沉浸在幻想中,哐的一声门被踹开,三个人冲进来把我死死按在炕上!我挣扎不得,勉强抬了头看,花荣凶狠地朝着我笑:”张青,你睡得好安稳啊!“

我张口要问个端的,旁便郭盛掏出破布硬塞到我口中。 花荣笑嘻嘻地:“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作为承堂证供。清楚了么? 不说话就是清楚了。“ 三人将我五花大绑, 小美还半梦半醒:“谁? 怎么了?“

三人把我拎出门来,推推搡搡便走。不片时拐过寺角,花荣、郭盛落到后面,吕方忽然一刀割开绳索,附在我耳边道:“快跑”, 把短刀塞到我手中。我心中一紧,遍体冰凉。

花荣是带了弓箭的。 有他吊在身后,让我逃跑,分明便是要我死!

若不跑?他把刀往我手中一塞,便诬我拘捕行凶,仍可一箭射死了我!

我想惨笑,口被堵了,也是不能。双腿一抖,几乎歪倒。

正闭目待死,忽然背后远远地有声音喊道:“这是怎么了?” 回头一看,操刀鬼正端了笸箩,像是要去喂猪,看见我们蹊跷,便立住了看。郭盛立时拐出来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逮人?“ 曹正却不慌不忙:“张青,你犯了什么事?“

别说我嘴被封,就口中能言,心中也不知道。吕方却道:“他勾结张叔夜,意图出卖弟兄,颠覆山寨,被宋寨主知道了。“

我这时才略知道来头。 原来是宋家干父女反诬我为官府坐探! 曹正丢下笸箩,大步上前来,一边大喊:“大家都来看了! 张青勾结官府被抓了!“

郭盛怒道:“你做死么?“

曹正却道:“我便看看,就能妨害了你的公务?“ 他吆喝得几声,就有人探头出门来看. 花荣也转出来,喝道:“张青你持刃拒捕么?” 曹正却道:“花头领差了,我亲眼看到,是吕方这厮意图放走张青。” 吕方嗫呆呆不知所对。 曹正上前来一脚踢翻他,劈手夺了我掌中刀,架在吕方项上,骂道:“亏宋头领爱你,你怎敢徇私舞弊要偷偷放走张青?” 便大叫:“浑家! 拿绳子来!”

三人瞠目结舌之间,曹正家婆娘便送来绳索。 郭盛支支吾吾要拦,曹正斥道:“我晓得你跟吕方莫逆。但他包庇张青,包庇者同罪,这是山上铁律,你莫非还要包庇他么?” 他不管好歹,把吕方捆了个结结实实,还喊道:“兄弟们! 押解这两个山寨叛徒,人手越多越好! 大家同去!”

救命之恩!我心中感激:曹正一向低调,这回为了我这发小儿好友,已然豁出去了。

郭盛便看花荣,花荣也无法可想,只得同曹正复绑了我与吕方押着走。曹正吆喝不已,走了半路,便跟了一群人。曹正忽然停住:“道路不对!怎不去刑律司裴宣的所在?“

郭盛大怒:“管你屁事!“ 曹正摇头道:“山上出了间谍,关系我全山上下安危,怎不关我的事?弟兄们若不监督,怕你放水逃了贼人。“ 花荣道:“我们是奉了宋哥哥的将令,他要亲自过问。“ 曹正只得让开了路,道:“宋头领要亲自问案? 啊呀,难得。 兄弟们定要旁听,受受教益。“ 山上弟兄多是好事的,都说同去同去。到了宋府,花荣从侧门直接入内,曹正等老实不客气也大辣辣跟着进来,宋江带了董平迎出来,见了我们这般阵仗,便是一愣。曹正不待宋江发话,便道:“宋哥哥早。 您英明神武,怎样揭破张青的奸计? 说来让兄弟们都听听。“

“为何这许多人? 吕方,你怎么也被拿了?”

吕方面红耳赤,做声不得,花荣代他说明原委:“吕方义气深重,不忍张青遭难,想偷偷放了他,却被曹正撞破。”

宋江道:“原来如此”, 狠狠剜了曹正一眼,曹正却浑若不觉:“好说,好说。我操刀鬼这次造化,立功不小。 宋哥哥怎样识破了张青?” 跟他进来的众闲人也噪呱不已。宋江却道:“我记得曹弟兄也在这次下山名单之中,怎么?”

曹正大喇喇地道:“还不是张青这厮,害得我赌输了令牌!”

宋江作色:“什么? 军令如山,你敢拿去赌博? ”

曹正道:“啊呀,宋哥哥责备的是。我这便把令牌要回来----宋清, 宋清!你这孙子给我出来! ”

他如此惫懒,绕是我命悬一线,仍憋不住想笑,却被堵住不得发声。 宋清睡眼蒙眬批衣出来,便要对骂,宋江使个眼色,花荣把宋清拉走。 闹了一回,围聚的弟兄更多。 笑闹声中有人问道:”宋大头领,你亲自差人抓自家弟兄,想必人物证齐全?“ 却是裴宣到了。 我心中一松:有了这铁面孔目,宋江再要使坏,便不容易。

宋江沉吟一回,道:“弟兄们既然都问,我便告与你们。 张青与张叔夜勾结, 铁证如山。” 一拍手道:“拿来!” 他府中小厮便捧上一沓纸张。 裴宣接过来念到:”兹令捕盗消息招讨使都虞侯负担梁山贼寇。着海舒泰平昌观察以下悉听调遣,不得抗命。嵇仲“。

我气噎胸脯,想要痛骂,却做声不得。 听裴宣问宋江道:“这是什么?“ 宋江还未回答,后堂出来两人,却是花荣与吴学究。 白脸儿吴学究回裴宣道:”嵇仲就是张叔夜。 这是张叔夜给张青的调兵凭证。“

曹正问:“这条子从那里找来?” 宋江道:“是陶宗旺弟兄在他家草堂下挖出来的。”

听了他们对答,众弟兄们交头接耳嗡嗡地议论起来。 裴宣却伸手揪出我口中破布,问道:“你有何话说?”。

我便要大骂,情急下反而说不出话来,先咳嗽了几声。一瞥眼看见花荣、 吴用眼放寒光,心中一凛。

今日事显是这个吴用这个惯于弄巧的交际花策划----若非他画蛇添足尺加三的毛病不改,我先在已经死了。 他虽然不足虑,宋江、董平、花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歹毒之人。 若说出半点儿不是,他们就敢当场活劈了我!我正踌躇,人圈外忽然响声大作,听得二娘哭闹:”你们把张青怎么了? 你们敢动我家张青一根汗毛,我把你们都剁了包子馅!“ 众弟兄都兴奋,探着脖子往外看。 我脑门子一股一股的痛。 这婆娘,你以为一哭二闹三上吊到哪儿都有用?我看顾大嫂也在人群中,便央求她:”顾老姐,你去拦住她,别冲撞了宋头领。“

顾大嫂却拦小美不住,被她拖曳了进来。 小美一看我被五花大绑,便冲上来,花荣、董平一齐动手才把她推回去。 我不住劝她回去,她只是不听。 嚷闹一回,小美冲不过来,忽然涕泪俱下,哭道:”宋头领! 我招! 一切事项,都是我做的,张青他不知分毫! 你放了他!“

众弟兄哗然,连宋江、吴用都是一呆。 我大急:”放屁! 你知道什么就招?“

”扈妹妹那。。。。。。“

我嗓子几乎喊破:“你他娘的闭嘴! 有人诬赖我是张叔夜的坐探,你招什么? 你他娘的是张叔夜的作探么?”

“张叔夜? 那是谁?”

“你连张叔夜是那个都不知道,瞎招个屁! 你想害死我么?”

“我。。。”

“滚!”

她却两眼噙泪,看着我不动。 这娘们再不走,定要累死我! 还好宋新妮出来好言劝了几句,小美才依依不舍去了----嗯? 宋新妮?见了她我心中更是惊乱。 裴宣见人群稍定,便又问我,我只得先顾一头:“我冤枉! 宋哥哥明察! 这纸条子没头没脑,是否真是张叔夜所写,第一不可知。 退一万步,就算它真是张叔夜的,也不是我的。我这几日先在史进家住,复又搬到小相国寺,谁要把什么往我家草堂下一埋,极其方便。 这是第二不可知。。。“

话未说完,吴用这厮打断我,道:“哼哼,罪证确凿,你无需狡辩!不只在你家, 在史进家厢房也有发现!" 说着扬扬另一张纸. 裴宣拿过念道: ”兹令捕盗消息招讨使都虞侯负担梁山贼寇。着海舒泰平昌观察以下悉听调遣,不得抗命。嵇仲", 讶道:"这两张一样?"

后面有人大叫:"我家中搜出东西, 我怎不知?" 原来史进到了. 宋江道:"兄弟稍安, 是我差郭盛与吕方去你家偏房找出,你当时睡着,便未惊扰." 史进摇头道:"无论如何,说张青是奸细,我总难信服." 吴用奸笑道:"物证从你家找出,若不是张青,难不成是史大郎你?" 史进怒道:" 你说什么?"

史进与我已经生了嫌隙,不料他还这般回护我. 我不由笑道:"不干史大浪的事----这是有人陷害我. 你们再去小相国寺搜一搜,恐怕还能搜出张来." 吴用拈起另一张纸笑道:"不用再去,花头领已在你枕下找着了." 裴宣抢过一看,道:"果然相同."

曹正大笑:"荒唐! 荒唐! 这案子不用审了,多管是另有人诬陷张青兄弟."

吴用喝道:"宋头领问案,你不要多嘴!"

"呵呵,我多不多嘴,公道自在人心. 我养的老母猪下的猪仔,都个个不同,怎么张叔夜写的公文,会一点不差?"

吴用还要再辨,裴宣先道:"宋哥哥,此事定有蹊跷. 如此机密公文,张叔夜怎么会连写三份? 而张青有怎会丢的到处都是?" 众弟兄便都点头. 宋江黑了脸不语. 吴用便道:"这三张纸条是否张叔夜所书,不难断定. 现放着圣手书生, 请萧让一看便知." 宋江便命郭盛去请萧让。 薛永却道不用去请,萧让也下山去了。

“如此怎么办好?“ 宋江便问。

“只好先把张青押起来,等萧让回山,一问便知。“ 吴用答。

裴宣道:“既然如此,便按律请张青兄弟到刑律司住几日。 这吕方我也要一并带走问他个详细。“

宋江道声“且慢!“ 止住裴宣:“吕方毕竟是出于兄弟义气,不如便留下我好好管教于他,可好?“

裴宣皱眉道:“宋哥哥有特赦之权,你要放他,我管不着。“ 便带了我往“刑律司“去。

----------------------------------------------------

小黑屋四尺长,四尺宽。我身材短小,如果想睡,对着角还可安卧。 蔡庆、蔡福下山去了,屋外换两个看守,是裴宣亲点,可谓冤家聚头,是史进、杨林。 两人互不言语。 我心中忐忑,也顾不得调解他们。 好多词儿都得亲身经历才能明白其中含义。比如“忐忑”二字,今天才略略知道点儿味道:我现在心肝脾肺肾都挤作一团,一会儿吊在嗓子眼,一会儿堆在下腹,胸闷气紧,头晕眼花。 后来想起朱武说“每逢大事,需有静气”,我躺下闭了眼,深吸了几口气,勉强定下心,仔细盘算。

陷害我的显然是宋新妮、宋江、吴用一伙儿,花荣多半也知情。他们想要我死。原因不明。按说我已经声明,不妨害他们搞招安,为何还要下毒手加害我?想了一回,想不明白,权且放下。 今日亏了曹正救我,又有裴宣回护,史进、 杨林看管,我暂时安全。 萧让是吴用的好友,他会怎样讲我不知道。但等他回山,鲁大师、武二郎也就回来了。 他俩个不是杨志那个没情谊的,无论谁,想不明不白害了我,总得过了他俩这一关。

不过。。。

若是有人做了手脚,拖住他们呢?

又或者,赶在他俩下山前就害了我?

直娘贼! 我忽然想明白:这次派弟兄们下山,先就憋着害我了!

他们命我同林教师、朱仝、焦挺还有谁谁一同下山。 林教师的功夫,自然是天高地厚,但他不揽事儿,调遣发令的必然是朱仝那红脸奸人----他轻轻巧巧就可派我去死。 我若不下山去,他们又调开了我的好友,要乘他们不在,先把我害死----等武松、鲁大师回山闹起来,宋江自然有办法安抚,他正是摆平这种事的积年。 他们既然谋划如此之深远,怎肯轻轻放过我?

“史大郎!”

我急叫史进,他却不应。 我看时,他喝了几杯闷酒,竟然睡了。 我再看另一边,锦豹子竟然也已不醒人事。

。。。。。。

牢门无声无息地转开,一阵冷风飘进来。 我寒毛一根根都竖起。

关键词(Tags): #水浒传奇, 通宝推:hzjc,亦无用,踢细胞,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