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域,不只是传说 之一初开玉门 第一章 序幕 -- 阳光不锈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433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7 04:00:00
2804913 复 2776316
阳光不锈阳光不锈`5244`/bbsIMG/face/0080.gif`70`726`1257`22872`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5-02-02 16:16:50`
西域,不只是传说之一初开玉门 第四章 轮台罪己(二) 14

轮台罪己之一封情书(三) 五饵之论

和亲是汉朝执行了数十年的国策。其直接的诱因前面已经说过就是平城之役的失败,根本的原因还是匈奴的不断南下骚扰。这种劫掠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战国的时候李牧就大战过匈奴,秦朝的蒙恬也曾北击过匈奴,秦始皇还修筑了一条长城以防御匈奴的攻击。可是局势稍微一缓和匈奴还是要南下,是契而不舍。为什么?是由于它的反动本质决定的吗?

匈奴的反复南下体现了他们对中原王朝的依赖,客观上离不开。换句话说就是穷的,物质生活严重匮乏,草原上除了牛、羊、马什么都缺。况且经常吃肉,心、血管疾病是少不了的。这种矛盾一天不解决,匈奴就必定要南下。这一矛盾将伴随中国人将近两千年的历程。

中原的农耕民族当然不希望被抢,但是打不过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办法。到刘邦这就采取了和亲的办法。和亲名以上好听,实际上就一不平等条约。除了要嫁出公主之外,每年还要给匈奴一定数量的各种生活必需品。得到了什么哪?双方君主结为兄弟,和平友好的一句空话,而且还不能保证匈奴不再南下,时不时地匈奴还要南下走一走威风一下。

那么,为什么还要和亲?每次和亲之后匈奴总能消停一阵子。虽然财物上有相应的损失,但是边境人民的生命相对地有了一定的保障,等于是花钱买平安。关键是一旦进入和亲的程序,双方的关系就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同化开始了。和亲就有了主动的人员交流、物质交流,就可以搞渗透了。

西汉的大思想家贾谊有一个比较精辟的表述,就是五饵之论。简单地说就是用各种糖衣炮弹腐化匈奴人,激发他们内心的欲望,提高物质消费的需求,进而瓦解其斗志,用汉朝的生活方式从里到外改造匈奴人。最终的目的就是使匈奴人产生崇汉情结,厌弃自己的生活方式,现在的说法就是和平演变。

对此中行说公公曾经反复提醒单于。但是大多数匈奴人还是甘心被腐化的,枯燥的政治说教起到的作用毕竟有限。

同化也好,和平演变也好,都需要长时间、大面积的人员接触。而且必须以强大的武力做后盾,才能产生高山止仰的效果。否则就成为别人予取予夺的提款机了。 匈奴人是腐败了,腐败的结果没有消磨他们的战斗意志,反而增加了匈奴人对锦衣美食的需求,要求的东西逐年增加,到汉武帝执政的时候就成为一个负担。花了钱还得不到尊重,根本看不到和平的希望;匈奴还时不时地支持一下国内的反对派,匈奴的大草原也成了汉朝异议人士藏污纳垢的场所。这一切都促使汉朝寻求新的解决办法。这个新的办法就是赤裸裸的武力。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的时候匈奴再次请求和亲。为此汉廷展开了一场大辩论,以王恢为主的主战派同与韩安国为主的和亲派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相比之下还是赞成和亲的人多一些,最后汉武帝也不得不遵从大家的意见。

二年以后同样的问题又辩论了一次,这一次王恢同志不仅有理论还有具体实施计划。这就是马邑之战。王恢的计划唯一能打动众人就是不需要到草原里去找匈奴人,而是要诱而歼之。

于是汉朝就派出了一个商人实施诱敌计划。这人就是聂壹。聂壹经常在汉朝与匈奴之间做买卖,大搞走私、投机倒把活动,而且获利不菲。这一次聂壹给单于带去了一些违禁品,诸如铁制兵器,这一类的东西。汉朝的铁制品在当时是很先进的,由铁制成的兵器更是匈奴所无法比拟的。这一点汉朝的战略家们早就意识到了,晁错在他的《言兵事疏》里就提到过汉朝坚甲利刃非匈奴所能及。

聂壹给单于带去了这种东西,估计单于是很高兴,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同聂壹闲谈了一阵,以了解汉朝的一些情况。有意无意之间聂壹就泄露了一些马邑的情况。谈来谈去就变成了两人合谋攻占马邑,牟取财物。

聂壹回去做内应,随后单于率领十万大军前来接应。

轮台罪己之一封情书(四)马邑之战

这就是汉朝设的一个圈套。在马邑挖下了一个三十万人的大坑来抓单于这只大老虎。当年汉朝全国的兵力也就四、五十万人,汉朝可以说把能用的兵都调来了,伙夫都上阵了。真是寄予了殷切希望。希望越大往往失望也越大。

这边聂壹回来后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杀了一个死囚犯,把头颅挂在城墙上。告诉匈奴使者马邑守备已经被杀了,赶紧来吧,下面的事就是往家里搬东西了。

军臣单于的大军也是星夜兼程,马不停蹄,很快就来到距离马邑不到百里的地方。走着走着单于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这是六月的塞内,虽然不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地方,可也得吹烟渺渺,风吹麦浪,耕夫犁地,牧童遥指杏花春。这旷野之内除了单于这支孤旅,就是牛羊悠然自得,实在有些异常。

埋伏、伪装,那是冒顿单于传下来的绝技,军臣单于自然也不陌生。正犹豫之间,突然望见远处高地有一炮楼,随即鞭梢一指:拿下。单于这一网抄到不大不小一条鱼。说大,官阶只是雁门的一个巡警,说小,他却知道汉军的全部计划。想来汉朝也想搞点伪装,这个巡警才在此时此刻出现,没成想正落到单于的网里。

细节决定一切。这么大的一个计划本身就是难以掌握,任何一个小疏漏都将导致全盘皆输。单于是绝尘而去,汉军是一无所得。按照计划准备袭击单于辎重的王恢,看到单于全队返回,反应还是很快:放鬼子出城,打伪军。哪有伪军那?只有鬼子。王恢失去了马邑之战中汉军唯一一个动手的机会。纸上谈兵毕竟容易多了。

至此,汉匈双方彻底撕破面皮。匈奴也不再遮遮掩掩的了,啥时想来就来;汉朝也是磨刀霍霍,啥时想去就去。寇能往,吾亦能往。

这一打就是二十多年。二十年来所耗费的人员、钱财、资源不计其数,经济账是没法算。汉朝是一直占着上风,局势也逐步朝向汉朝有利的方向转变。问题却远没有解决,短期内也看不到解决的希望。就像赌博一样,赢是赢着,但是赌局没结束,钱拿不走。

那么,汉朝君臣心里有没有个谱,战争打到什么时候是个头,算是解决了问题。汉朝有那么多思想家,前朝的贾谊,本朝的董仲舒等等,对这个问题都有不同的阐述。漠北大战之后,单于采取赵信的计策要同汉朝再次和亲。为此,汉朝专门举行了庭议。庭议的结果比较有代表性,匈奴要入质称臣,要纳入到汉朝的管理体制中来。在这个体制内解决匈奴人的生活问题,最终把匈奴人中国化。这就是终极目的。这是一个文明、自信、友好的建议。解决匈奴有更野蛮的办法,诸如杀戮、赶走,汉朝选择了接纳,多文明;相信匈奴只是迷途的羔羊,是可以教育好的失足青年,相信汉文明能改变他们,多自信;只要放下屠刀,加入到体制内就既往不咎,并帮助解决问题,多友善。

这个条件是现在匈奴没法答应的。单于还是喜欢当总统,不到山穷水尽不会走这一步。仗打到这个份上,其实双方都有求和的意思,只是条件相去太远。单于是同意和亲的,只是要用开战前和亲的方式。和亲谈不拢,就只有按照战争的规律硬撑着继续打。

轮台罪己之一封情书(五)民主集中

马邑之战作为汉朝对匈奴政策转向的标志事件,将永远载入史册。虽然战役本身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汉军甚至连一枪都没有放。整个决策的过程就是两次关键的辩论。

回顾前面几章我们会发现这种政策性的辩论不是个案,而是成例,或者更确切地说就是西汉时候的决策方式。这就是庭议,或者叫御前会议。

对关系到国家前途的重大问题,要经过御前会议的详细讨论、辩论,甚至论战之后,才能形成政策,进而具体实施。大事小事开个会研究一下,中国人爱开会的传统估计就是从汉朝传下来的。这次对匈奴的战略转变就是经过了两次激烈的辩论,才由汉武帝最后拍板定案。从辩论的过程看不是走过场,而是激烈的交锋,以至于象汉武帝这样强悍的皇帝也不能违背大多数人的意愿强行推进自己的想法,不得不在第一次辩论之后顺从多数人的主张。没办法主战派的王恢说不过和亲派的韩安国, 人数上又不占优势就只能如此了。

但是皇帝的好处是可以反复的挑起这种辩论。两年之后的再次辩论,王恢准备充分,还有详细的实施计划,一举击败韩安国,汉武帝才能果断拍板。当然,这种辩论也不是总能分出胜负,在胜负不明的情况下,就要看皇帝乾纲独断,或者再议了。久议不决,皇帝又优柔寡断,而耽误事的情况也肯定有。有的时候皇帝干脆就乾纲独断,比如二次大宛之战,大家都说不行,皇帝坚决要打,谁也拦不住。对错就只有看结果了。

这种御前会议也不是谁都能参加,参加会议的不外乎三公九卿,也就是丞相、御史大夫、太尉以及各部委的负责人,也许还有他们的助手。涉及到外交、军事方面的议题,有时还要邀请将军们参加。当然参加会议的具体人员,主要由皇帝指定,题目也有皇帝出。从汉武帝开始又多了一项中朝会议。

汉武帝登基之后想法比较超前,朝里的老人总跟不上领导的节奏。为了摆脱这种困境汉武帝不止一次下达求贤令。一时间长安是贤人云集,看看名单就知道找来的都是什么样的强手:董仲舒、东方朔、公孙弘、主父偃,一大长串。

招徕之后怎么办? 也不能真让他们闲着。更不可能让他们替代三公九卿这些职位,在位上的好多人都是有后台的。而且新选上来的人适合什么样的工作也不确定。这些人暂时就算在汉武帝身边工作的人员,一般情况下都有侍中、常侍、散骑这样的头衔,后来的大将军、前后左右将军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这些人就叫中朝。相对应的从丞相往下的官僚系统就叫外朝。

这些人都是汉武帝亲自招徕的,自然与汉武帝的执政理念相同,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逐渐中朝就成为了汉武帝的决策圈子,外朝变成了执行部门。有了问题就通过这两种不同的会议讨论解决,。在中朝、外朝意见相差太远的情况下,双方也要进行辩论。最著名的就是关于兴建朔方城的辩论。

整体上还是一个倾向于集体决策的模式。当然这并不是说皇帝不专制了。不专制那叫皇帝吗?虽然对于汉匈是战是和汉武帝已经拍了板了,但是有人就是不同意,坚持自己主张和亲的意见。博士狄山就是这样一位,无论如何就是认为和亲好。无论怎么说都不行。汉武帝一急就问狄山你能管理一个郡吗?汉武帝时真急了,这两件事根本不挨着。

狄山一想别说一个郡,我连老婆都管不了,我们家她说的算。“不能”。

“那你能管理一个县吗?”武帝接着问。“不能,太大”。

“一个乡怎么样?”。

狄山一咬牙,“行!”。再不行就得回家了。

狄山就被派到与匈奴交界的一个地方。狄山能管理好吗?当然不能,狄山也就是一个舌辩之士,搞具体工作那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没过多久狄山同学就牺牲了。跟匈奴人讲大道理不行啊,拿着毛主席语录冲他们再摇也没用啊。匈奴人汉语的不懂。

所以说皇帝哪有不专制的。庭议毕竟只是主要的决策方式之一。更多的时候还要靠皇帝个人的表现,有的时候还要靠算一卦来决定怎么办。

好了,讨胡檄书引出的故事告一段落。有点扯远了,跑偏了,还是回到现实中来。看看汉武帝如何用实力处理匈奴问题。在动手之前,还是先报告一个好消息:汉朝与乌孙的关系又向前走了一小步。

轮台罪己之牛刀小试

贰师将军回师没几年,解忧公主就遇到了第一个考验:军须弥病重不治。

对于和亲公主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哪?是生存!

和亲无非就是用结亲的手段,巩固双方的友谊、或者联盟,而好的婚姻质量必然会带来事半功倍的作用,在乌孙这样复杂情况下,尤其显得重要。乌孙是同时与汉、匈两家结亲,两个公主不可避免的就有个大小之分,争风吃醋在所难免;而乌孙的贵族也很自然的分出亲汉派、亲匈派, 你争我夺。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如果哪个公主得到君主的宠爱,无疑在竞争中就会占据有利的位置,不仅对自己,也是对自己的国家。而解忧公主却有着先天的弱势。

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匈奴公主是同细君公主同时嫁给军须弥的。显然,军须弥更加青睐匈奴的公主,也许草原姐妹更加适合他的胃口, 也许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否则,解忧嫁到乌孙几年就不会一无所出。

匈奴公主有个儿子,叫泥靡,虽然年龄很小。而解忧公主什么也没有,除了智慧。

对于草原民族,前王的妻妾只有两个出路:年轻的妻妾将嫁给新王,老年的妻妾则由她的儿子负责养老。如果由泥靡接任国君,解忧公主将不知何去何从。在这场乌孙争夺战中,匈奴将彻底占上风,汉朝也无法进行新的和亲。泥靡还是个孩子,再结亲就成童养媳了。

而此时的乌孙名义上是国家一统,实际上军须弥的叔叔大禄在争位失败后一直是自成体系。现在,军须弥在弥留之际,一子年幼,面临两难的选择:传位给自己的儿子,难以服众,弄不好还会葬送了孩子的生命;传位给叔叔或者叔叔的儿子,实在心有不甘,也无法保证泥靡的未来。

我们已无法还原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解忧公主是如何说服军须弥的。可以想象的是解忧公主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今日的解忧已经不是当年的幼稚少女, 几年的宫廷斗争已经成熟起来, 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为自己,也为大汉。

大禄的儿子翁归靡接任国君,解忧公主与匈奴公主同时成为翁归靡的夫人。而且约定等泥靡长大以后,就把君位归还给他。 显然这是一个很中国的解决办法。

无疑是最佳结果,对所有人都有了交代。对乌孙,国家统一了;对泥靡,未来有了交代(虽然可能是画饼);对匈奴公主,又有机会可以展开新的对抗了。对解忧,则是大不相同,不仅解决了生存的问题,而且迎来了新的爱情。

解忧公主与翁归靡一定是十分恩爱,他们一共育有三男二女,可以说是同享天伦之乐。

世界上什么最宝贵?当然是人。解忧公主这半个班的阵容,二十年以后就可以左右乌孙的政局。

长子名叫元贵靡,曾被翁归靡立为王储,乌孙国分裂后为大昆弥(大乌孙国的乌孙王)。

次子名叫万年,成为莎车国王。

长女名叫弟史,嫁给了龟兹国王。

三子名叫大乐,是乌孙国的大将。

小女儿名叫素光,嫁给了乌孙翮侯。

解忧公主在乌孙的生活可谓有声有色,可要想达到和亲的目的,还必须有娘家强有力的支持。而汉朝在与匈奴的战争中却不总是阳光灿烂。

轮台罪己之悲剧李陵 (一)李陵出世

天才不常有,象卫青、霍去病那样的更少见。卫青、霍去病、李广利,这是三位深受汉武帝信任的将军,但是三个人放在一起没法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卫青、霍去病有任何一人在,李广利的命运就是打下手,甚至揉吧揉吧扔到纸篓里。现在,汉武帝手里只有一个李广利信得着,可是李广利并不是总能带来好消息。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夏,在初步安定西域之后,李广利受命从酒泉出击匈奴右贤王部。为保证贰师将军的后勤供给,汉武帝诏来了在酒泉、张掖练兵的李陵。

李陵是李广长子李当户的遗腹子,精通骑射,爱护士兵,很有李广遗风。对于给贰师将军作后勤,李陵是相当不感冒。李陵所部都是荆楚的勇士,上山伏虎、下水擒龙,是汉军中精锐的精锐,羞于给贰师将军作后援,要独当一面,出兵兰干山南以减轻贰师将军的压力。

李陵之所以敢这么说是有底气的。数年前,李陵就曾经带领八百骑兵深入大漠两千余里,潇洒走一回,而且毫发无伤。

当然,这也与汉军的奖惩制度有关,汉军讲的是首虏率,也就是杀敌多少,俘虏多少。主力部队就有战功,就有机会封侯,后勤则是挨累不讨好的活。

从李陵自身来说,他有很强的使命感,那就是重振家风。李广死于漠北大战。由于在沙漠里迷路,没有按时赶到战场,李广为此自杀了。而叔叔李敢认为这一切都是卫青搞的鬼,为了报仇击伤卫青。卫青没说什么,结果被霍去病寻隙射杀。死的都是窝窝囊囊。李陵很想一战雪耻。

更深层次李陵与李广利属于不同的阵营,李广利保的是他的外甥昌邑哀王;李陵叔叔李敢的女儿则是卫太子的宠姬,所以李陵是属于卫太子阵营的。自卫青、霍去病相继去世以后,卫皇后和太子的处境并不十分理想。如果李陵能够一战成名,对卫太子阵营也是十分有利。当然这个所谓的阵营并不是谁明确划分的,也不可能有严密的组织,或者在组织上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你的出身、社会关系就决定了你的归属,公道自在心中。

可是这个时候提出独立出征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骑兵都被李广利带走了,以步兵出塞无异于以卵击石;而且,人人都想独当一面,都不愿意作后援,对大局也不利。可是汉武帝就喜欢这个,居然一口应允,而且派强弩督尉路博德接应李陵。

汉武帝之所以同意李陵以步兵出战,除了李陵壮志可嘉之外,也许还想做一次尝试。现在,汉朝军马缺乏,组织大规模的骑兵作战有难度,如果步兵也能击败匈奴的话,就会从根本上改变战局。

也许,汉武帝真的老了,也许是高兴得昏了头了。同是督尉,路博德怎么会愿意给李陵作后援哪?果然,路博德回奏秋天匈奴马肥,且等来春与李陵一同出战。 对于这种回复汉武帝十分震怒,怀疑李陵害怕了、后悔了, 责令李陵九月出兵。而此时,贰师将军已经败了。如果说同时出兵,还有分兵的作用,现在就只剩下勇气了。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西域#不只是传说之
2010-03-27 04:00:0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