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回答盲人泪河友对罢工的质疑:劳动契约的自由与强制 -- 铸剑

2010-06-05 13:57:34铸剑
回答盲人泪河友对罢工的质疑:劳动契约的自由与强制

盲人泪河友提出了一个问题,大意是:劳动契约是否是自由的,有没有强制性?如果劳动力市场买卖是自愿平等的,有什么理由支持罢工对价格的重新设定。见盲人泪:劳资之间的关系,是否是一种劳动力的买卖关系?

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但正确答案早揣在自己肚子里了,因为一旦回答不合他的意,

如果非要人为的制定一个广为接受的合理性的话,我愿向您描述,由这种合理性所构成的社会所无法回避的荒唐之处。

其目的也很显然,就是希望召唤回支持罢工的河友的理性。

难道在对以上问题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时,并不影响各位旗帜鲜明的支持罢工工人的正义要求,也并不影响各位旗帜鲜明的支持罢工工人结束罢工重新工作的决定?

应该指出,盲河友其实很有眼力,提的问题正是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分歧的焦点。

自由主义学者的回答就是盲河友目前的认识,劳动契约和普通市场契约无差别。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回答是,劳动契约是表面上的平等掩盖下的实质不平等的契约,在劳动过程中资本拥有对劳动的强制权力。由于这种强制性的存在,使得外部干预成为合理选择。

自由学者的理由可以不用多说,简单一句话,不愿干你可以走嘛。马克思的分析要复杂些,完整的证明需要理解合同的不完全性与财富约束等。我可以把基本结论介绍下,就是劳动者无法自由退出工作场所,因为存在劳动后备军的压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创造出大量失业者,并以此生产出资本对劳动的强制性。

这就是说,即便世界上只剩下两个劳动者,资本家也会想办法让其中一个人失业。理解了马克思,就能理解一些人认为随着人口的减少,劳动收入对利润比会上升的乐观是难以成立的。

也许是基于上述认识,也许是相信了宪法里“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几个字,劳动法学界起草《劳动合同法》时,强调对劳动者的保护,但受到经济界和民法学界要求平等保护劳动和资本的质疑。这些争论,其实正是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经济学观点冲突的体现。

下面具体回答下盲河友的几个问题。

1〉劳动力的买方和卖方,条件谈得拢则达成交易,谈不拢则一拍两散,互不勉强。这种情况于情,于法,哪一方面需要背上责任?请问这个是怎么界定的?

2〉资本家出每个月500块的薪水,A嫌少,要求给1000块,而B愿意来干。请问:A的要求合理否?是否应该要求资本家把工作给A,并提供1000块的薪水?

3〉企业景气,盈利巨大,如果工人们认为这些利润是自己创造并有权享受的话。那么请问:企业不景气,亏损巨大,工人们会认为这些亏损是自己造成并需要承担的吗?

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在进入工作场所前,谁都不需要背负责任;在进入工作场所后,自愿平等不成立,需要干预,所以专门设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而不是进入民事诉讼程序,具体责任当然取决于具体争议。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合理与否取决于回答者的价值观,因此没有普遍意义,我们只需要知道如下事实。如果A不愿意接受500元的薪水,他将面临失业;如果他接受了,那是由于另一个失业者的竞争使得他不得不背离自己的期待。无论A还是B被雇佣,在工作时都得想着另一个人在厂门口等着自己被解雇。

第三个问题的回答。根据风险分配的原则,如果亏损时工人承担损失,盈利时工人理当获得盈利的一部分。事实上,在企业不景气时员工的工作条件、收入、工作强度都会不利于员工,表明员工实际上要承担经营失败的风险,特别是企业破产时,工人将面临无法回收已经付出的劳动的风险;所以企业盈利时理当提高工人收入。

用马克思的一段话结束对盲河友质疑的回答:一离开这个“平等的”简单流通领域或商品交换领域(劳动力市场),进入“非公莫入”的生产场所,剧中人的面貌已经发生了某些变化。原来的货币所有者成了资本家,昂首前行,雄心勃勃;劳动力所有者成了他的工人,尾随于后,战战兢兢,畏缩不前,像在市场上出卖了自己的皮一样,只有一个前途——让人家来鞣。

关键词(Tags): #政经随笔#劳动契约#罢工通宝推:阴霾信仰,dahuang,桥上,小乌龙,sukan,踢细胞,好了,wage,赫然,抱朴仙人,Javacai,起于青萍之末,xtqntd,菜菜丛,镐梓,ifuleu,价值为零,立金洪海亮,无明火,子玉,煮酒正熟,李根,非吾有,阿尔卑斯的火焰,雪里蕻,老老狐狸,不打不相识,
主题:294458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