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召南 鹊巢 -- 重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0 阅 157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1-10 08:04:08
3241723 复 3233829
重耳重耳`52280`/bbsIMG/face/0000.gif`70`3419`960`40124`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10-01-26 07:37:58`
【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召南 羔羊 6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羔羊之革,素丝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

羔羊之缝,素丝五总。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大夫下班回家啦。穿着制服,摇头晃脑地走路。有人看见了,就跟在屁股后头这么唱他。

这首诗只描述这么一个时刻的状态,留给读者想象的余地很大。我读着读着一开始想象,思维就发散了。

首先想到东晋的刘超。刘超是琅琊临沂人,与东晋元帝司马睿不仅是同乡的关系。其父刘和,在西晋的时候就是琅琊国上军将军。刘超以琅邪国记室掾出身,从一开始就是当时琅琊王司马睿的近臣。后来跟着司马睿渡江到南京,当安东将军舍人、相府舍人。等司马睿称了帝,刘超自然当了中书舍人。元帝驾崩以后,明帝、成帝两朝,刘超仍然是近臣。成帝咸和四年,苏峻之乱中,当时任右卫将军的刘超与侍中钟雅等人密谋护卫着成帝出逃,投奔先期逃掉的王导。事泄,刘超与钟雅被苏峻所杀。这样的人,是不折不扣的忠臣。

怎么会想到刘超呢?由退朝休沐想到的。刘超是皇帝近臣,掌管文檄,巧不巧的,他的笔迹又与司马睿相像。于是刘超每次退朝休沐就苦了。别人退了朝,结伴出游、喝酒、写诗作赋,实在闲了还可以晒着太阳学学苏州话玩玩。刘超呢,只能闭门在家呆着,不通宾客不说,私信也不能写,片纸只字不出家门。

再想一步,由刘超的书法联想到清末的状元宰相翁同和。乙未年,中日战争在东北和山东打得如火如荼。翁状元和光绪皇帝,一老一少每天在朝上运筹帷幄,焦头烂额。翁状元下了朝,回家一看,家里的一对仙鹤无端飞去一只。于是翁状元手书“访鹤”的招贴,贴在正阳门的门洞里。翁状元的书法,亦楷亦隶,真是好极了,当时就为收藏家所追逐。这招贴自然被人揭去收藏了。第二天翁同和再贴一张,收藏家再揭了去。如是者三。于是历史上就留下了那么响亮的上联,“翁同和三次访鹤”。

看来,官当到部长、总理,下了班也不安生。能有这么一回,委蛇委蛇、安步当车地逛回家去,挺难得的。

于是《毛诗序》啊、朱熹《诗经集传》啊,都说这诗是美大夫之德的。是啊,“美其衣服有常、而从容自得如此也”,说得挺好的。后来的人非说这是讽刺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类的。何必呢。


关键词(Tags): #读一点诗经#读万卷书
2011-01-10 08:04: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