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莫言应该感谢刘晓波 -- 大西洋14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1114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10-16 03:35:45
3804447 复 3804310
青色水
青色水`9084`https://cdn1.imggmi.com/uploads/2020/1/10/560aa370c9b482130206fc691dec48de-full.jpg`70`5990`29479`265491`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5-11-30 21:40:09`
这是我写的么,这是当时活生生的现实资料 44

阶级斗争的血腥程度远不是今天能想象的,是真正的你死我活,要是没有经过这个过程,莫言所在的那个党现在不可能是执政党,淮海时山东农民的支前不会那么踊跃,以山东农耕子弟为核心的九纵也不可能有长津湖的战斗力。顺便再给你举个山东的例子:

 1944年5月28日,在分局和滨海区党委直接领导下,莒南县的大店村召开了有本地和莒南县四乡及外县代表三四千人参加的斗争大会,斗争了恶霸地主庄景楼(外号“庄阎王”),控诉他残酷压迫农民,逼死人命的罪行。庄景楼的鹰飞到贫苦农民魏老头家抓鸡,被魏老头打死,庄阎王不仅将魏老头毒打一顿,还要魏老头给鹰出殡。魏老头无可奈何,卖了地,给鹰买了棺材,披麻戴孝,把鹰埋在自己的院子里,还竖了碑。魏老头的母亲被活活气死。封建地主残酷欺压农民的凶恶面目,激起了广大农民的无比愤怒。数千名农民一齐涌向魏老头家,铲平了鹰坟,砸碎了鹰碑。这就是当时山东人民家喻户晓的“平鹰坟”的故事。

引用史教头的一段精辟点评:

史文恭:【原创】大河入海处---以前的中国E

说到这儿,俺顺便说一下关于贫雇农生活的“历史话语权”问题。我们知道,按照上面的数据,占农村总人口近70%的贫雇农中的大多数都几乎没有机会述说他们所历经的苦难。而反过来,地主和富农家的子弟因为受过教育,粗通文墨,则有更大的机会,述说他们的家族往事。----现在有一些文章就述说了一大批温情脉脉的地主,或者描述他们作为一个宗族的亲情等等,----然后用个人的“历史口述”来颠覆新中国以来地主作为剥削者的形象。-----而对于俺而言,并不想质疑这些为地主翻案的“个人家族记忆”的可信度,----但俺深信,企图以个例来颠覆一个社会制度的描写,无异于在海边嘘嘘,然后取样回来证明海水的成分里有一定比例尿酸一样。---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话语权被独占的问题。

出身党员的莫言很遗憾是不懂这个道理的,或许在他看来,tg从一个50多人的小党成为执政党完全是靠各种忽悠和权术搞定的,而他对此了然于胸。


  • 本帖 2 回复
最后于2012-10-17 09:09:19改,共7次;
2012-10-16 03:35:4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