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锦衣异志录 -- 天煞穆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77 阅 3047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3-07-06 22:47:53
3894308 复 3893638
天煞穆珏
天煞穆珏`66077`/bbsIMG/face/0000.gif`70`1353`28640`215712`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0-11-10 17:58:23`
【原创】锦衣异志录(三) 12

   李龙走下阶梯,围着对面小院的围墙转了一圈,这宅院四面围墙都被爬山虎爬满,院内还种了不少花树,目今冬日盛开的便少不了白梅红梅腊梅。李龙心想这宫中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妙处,不知这里面居住的是何许人?若此时不是在宫里,李龙可能就会跳墙进去看个究竟。但既在宫中,也就忍了好奇之心,又怕万岁爷醒来找不到他,就又回去安乐堂。

   万岁爷一觉睡醒已是正午,李龙仔细服侍他起身,万岁爷看在眼中,赞道:“龙儿,你这仔细模样是跟你娘学的吧?”

   李龙笑笑点头。

   万岁爷眼中更加的柔和:“龙儿,有你在太子身边,朕真的放心了。”

   “万岁爷,可是饿了,要用膳吗?”

   “就在安乐堂吃点吧。”

   李龙就出门唤来安乐堂的主管,原来这边早就为万岁爷准备好了膳食,只等着传唤呢。这边李龙陪着万岁爷在安乐堂轻松休闲,那边太子临朝,朝议得天昏地暗直到傍晚方才回宫。回宫第一件事,便是差人去锦衣卫营把周昂,石勇叫来。

   周昂和石勇二人到东宫时,李龙正好也回来了。三人便齐齐入东宫晋见太子:“千岁爷。”

   太子一笑道:“且在宫中用膳,晚上随我去一个好去处。”

   三人听命。

   直到晚间各宫皆收束宫人,外面不再有闲人行走,太子才说:“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为免惊动,就不带灯笼了。石勇,你不是夜能视物吗?你走前面带我们去。”

   “是,千岁爷。”石勇低声拱手应道。

   “伴伴。”太子提高声音。

   高凤走进来:“千岁爷。”

   “图可带来了?”

   高凤拿出一张图摊开在桌上,众人围过来看,原来是紫禁城的地图。太子指着图对石勇说:“石勇,你好生把这图记熟,然后在前边带路。”

   “千岁爷,我们是要去何处?”石勇一边看一边问。

   太子手指一点,李龙一看,那不正是安乐堂旁边的小院吗?难道这小院真有些神奇。

   石勇点头,仔细看了三遍地图,信心十足地说:“千岁爷,臣记着了。”

   “真记着了?”周昂看了石勇一眼不放心地问。

   “记着了。”石勇爽快地答。

   周昂却还是不放心,他担心太子是故意要考验他们,要是不过关岂不是麻烦?便又问了一句:“当真记着了?”

   “你这人怎生这般罗嗦,说记着就是记着了。”石勇皱眉说完,转身就走。

   李龙却拉住他的衣角道:“你夜能视物,我却是不能,纵然你走在前头带路,我也还是看不到。”

   太子一笑,从怀中取出一颗夜明珠递给李龙。李龙接过替石勇系在腰后正中位置。石勇奔前十步,李龙还能看到光亮,这才放心点头。太子一笑跟去,李龙看了周昂一眼,周昂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垫底,四人便无声无息迅速地离开了东宫。

   一行人无声,行走迅速,太子居然没有落下。石勇带路越走越黑,七弯八拐,直到在一处宅院前停步,李龙抬眼看去,果然便是安乐堂旁边的小院。小院内隐隐透出红光,应该是住在小院内的人,在四周都点上了灯笼的缘故。

   “千岁爷——”李龙正想问。

   太子却一摆手,轻声道:“去开门。”

   石勇抬头看了看四面高墙,摆摆手。李龙飞身跃上墙头,悄然跳将下去开门,让太子、石勇、周昂进来,然后又迅速把门关上。红纱灯影之下,四人走过一段青石板路,跨过坎基走入正堂,在正堂前,四人都看到了正堂上悬挂的一副画。一个慈祥温和的老人画像,只是那老人身上的穿着打扮似前朝穿着。画像下是供桌,正中间摆着一支香炉,三个小酒杯和一碟供品。香炉中间插着三柱细香,两边炉耳各点着一根红烛。在香炉的右边放着一个小油灯,燃着芯火。供桌左边放着一扎细香,似是随人取用。

   太子走上前取了三根香,点着,拜了三拜,插入香炉当中。其后三人也跟着点香祭拜。

   “千岁爷,这位老人家是何许人,为何可以在宫中得此厚享?”李龙问。

   “这是前朝一位大太监的画像,这位大太监当年在我大明军队攻入北京城时,没来得及随前朝顺帝前往蒙古,后来阮安在元大都基础上修建紫禁城时,得此人出力不少。成祖爷特许恩准他在宫中养老。”

   石勇个子最高,眼睛又最好使,看得最真切,不由有些惊奇道:“咦,既然老人家有如此功劳,为何无他牌位,这画像上下也无片字说他姓甚名谁?”

   “老人家一直到死都不肯透露姓名,只说若是有缘,他日会有人让他享受香火。”

   “千岁爷,莫非这院子也是前朝遗物?”周昂环顾四周问道。

   “不错。”

   李龙抬头细望那画像,久久,忽轻‘咦’了声,道:“千岁爷,这位老人家当真是位大太监?”

   太子哈哈一笑:“如此,我也不知呢。”

   李龙直觉太子说的是笑话,定是有内情,但太子不说,他也不好追问。

   “且去中堂。”太子说。

   四人转过正堂,出了后门,再走过一段青石板路,来到中堂门口,大门也是大开的,跨步进去,却原来是个由封闭回廊围绕的大院子,只有中间四角各有一棵花树参天长着。

   “此四棵花树分别为春夏秋冬四季树,目今冬日时节,这梅花开得便是最艳。”太子指着四棵花树说。

   周昂低头看着院内的青砖,面色变得凝重。

   石勇却是直指中堂的后门大声道:“千岁爷,您要找的人是不是在后面?”

   太子一笑颌首。

   石勇就率先离开中堂,刚出了后门,便听到‘哧哧’之声,抬头一看,竟是有数朵梅花向他疾射过来。

   石勇闪身一躲,那数朵梅花竟像长了眼睛一般,转了个弯,全部嵌在两边墙上。

   石勇惊呼:“这是什么功夫,竟能飞花嵌墙?”

   话音末落,又有数朵梅花疾射而来,这次倒好似有心要取石勇要害。

   石勇来了兴致,大喝一声,一跺脚,一拳击出,便听得‘啵’一声,那袭来的数朵腊梅当场迸裂数瓣向地上砸去。

   石勇低头一瞧,那花瓣竟将青石板砸出一个个的凹坑,填在里面倒好像装饰一般。

   石勇禁不住抬头欢叫:“好漂亮的花,好漂亮的功夫。”

   他这一叫不要紧,竟惹得内宅传出一声轻斥,无数朵梅花夹杂着桃花如天女散花般袭来。

   周昂见石勇露了这一手,不好怠慢,欺身上前,双掌伴着身影拍出,如剑随影,那艳丽花瓣皆被他手剑斩为两半,却又在他双掌之中凝成一束,花束化为花剑,被他双手推送,倒射回去。

   周昂朗声道:“高人大德,小辈以花剑叩门了。”

   内里传出一声轻嘿,却没有言语。

   四人静观了一下,内里不再有动静,周昂回头看太子。

   太子笑道:“进去吧。”

   李龙微微敛眉,拉住太子,上前两步高声道:“高人大德,为何不送花与我?”

   太子暗笑了一下。

   内宅似有叹息一声,就见一朵粉色桃花徐徐飞来。李龙轻轻伸出手,掌心升起淡淡白雾,接了这朵桃花缓缓落在掌中。太子走上前去看李龙手心,那桃花却原来已经凝固成冰,鲜艳夺目仿似琉璃,煞是好看。

   太子嘻嘻一笑,道:“你这本事,吓煞人。”

   李龙淡淡道:“千岁爷倒是不怕。”

   太子哈哈一笑,抬手向李龙那手握去,掌心冰凉透骨,太子握着手抬步就走,李龙倒也没有甩开,于此神秘宅院拉拉扯扯,未免小家子气。

   四人来到内宅大门口,从里面走出二个深目高鼻,碧眼曲发的壮年男子,两人身上穿的衣衫倒与中原男子相同,两人看到太子,便齐齐向他请安:“亦领哈,撒哈答叩见千岁爷。”

   “免礼。”太子笑道。

   “千岁爷,请。”两人侧身让四人进去,这内宅也是四合院式,左右两间偏房,里头一间正房,中间则是个小院子,一样铺了满地青砖,地上无花无草,那房檐廊角各处倒是挂了无数各式各样的小花盆,花盆里种着各式各样的鲜花,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花竟是四季之花。周昂和石勇看得惊讶不已,以为到了神仙家里。

   李龙看得痴了,微微笑了笑。太子将头凑向李龙,低笑道:“如何你却不惊讶?”

   “我听我娘说过,宫中有暖棚种养四季之花。”李龙长叹息:“想不到果真有这般神奇所在,也不枉我到紫禁城来一趟。”

   “这宫中还有更多神奇呢,要不要日后随我慢慢体会?”太子笑道。

   李龙微微笑道:“千岁爷,到底带我等三人来此做甚?”

   太子哈哈一笑,向着正房方向朗声道:“我来了,你也不出来见么?”

   月冷清晖之下,从内宅走出一个人,一身雪衣,连头发都是白色的,头上戴着的网巾也是白色的,腰间扎的玉带也是白色的。石勇眼力最好,凝神看着,出来的那人比自己矮半个头,与周昂一般高,脸上还戴着人皮面具,只除了一双眼睛,透着不能遮掩的清冷的光。而那双眼睛竟是一双碧目,与石勇四目相对之时,吓得石勇心头猛颤了一下。

   那人仿若幽魂一般来到太子面前,叩拜:“臣叩见千岁爷。”

   “起来吧,你要的人,我给你选了三个来。”

   那人起身,望向石勇,周昂和李龙。目光停在李龙身上:“你师承何派?”声音如眸一样清冷。

   “在下是家传武功。”李龙说。

   那人再望了李龙一眼,没有再问,望向周昂。周昂待要说话,身边的石勇已经按捺不住大声道:“在下石勇,自小食量大受乡里嘲笑欺负,一路跟人打架打到大的,后来遇到一位仙人收我为徒,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在千岁爷面前还戴着人皮面具?”

   那人微愕地看了石勇一眼,缓声道:“你知我戴了人皮面具?”

   “我这双眼夜能视物,看事物最是认真,我师父也说我这异能极好,便教我行走于江湖武林之中的识辨之术。”

   “那你师父有没有教你易容之术?”太子笑问。

   石勇老实的摇头:“我不喜欢这般藏头露尾之行,男子汉大丈夫,就该顶天立地行走于天地之间。但我师傅说我无有害人之心,但亦须防他人害人之意,是以教我识辨之术。”

   那人听着,目光明显阴冷下来,看来对石勇的印象不好。

   周昂看在眼中,微微一凛,起了小心谨慎之心,拱手道:“在下周昂,师承云南点苍派静空道人门下。”

   “他母家也姓纪,你须待他客气些哦。”太子开玩笑似的说。

   那人凝视周昂一会,拂袖,转身内进,不再理人。

   周昂不语,石勇却甚是疑惑,开口问道:“千岁爷,他是何人?”

   太子淡淡笑道:“他姓钟,单名一个信字,可听说过这个名字?”

   周昂一听,微耸双眉,但没出声。

   “钟信?”石勇摇头大声道:“千岁爷,我只知这锦衣卫是太祖爷设立,保我大明江山永固的所在,其他的,臣不清楚。”


2013-07-06 22:47: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