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易经》心得】随卦:如何当个好老大 -- wqnsihs
共:💬273 🌺1849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膏粱与黄粱①

膏粱:1.肥肉和细粮,泛指美味的饭菜。

2.指精美的饮食,借指富贵人家子弟。

黄粱:1.一种粟米,原产中国北方。

2.同“ 黄粱梦 ”。毛泽东《清平乐蒋桂战争》词:“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

写个新系列,用不着再接着惊梦下面了。起个名目,就叫膏粱与黄粱吧。写惊梦,那是没办法,被某些人往死里整,偏偏某些人嘴里还成天胡言乱语说这是为你好这是你的错云云,一边长达八年的叫花子生活,还到处被人肆意欺辱,一边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这是什么样的八年啊。为何不能说?因为说了既是找死,而不说是等死。

膏粱与黄粱,系列的第一篇,献给朱云华小姐。

朱云华同志是开国元勋某老总的后代,标准的红后代,假如别人要说朱云华同志不是红后代,那么几乎全中国都没人能说自己是红后代了。朱云华同志不惜牺牲自己的清誉,大肆在外宣称我(一个屌丝男士)是她未来的丈夫,并且会成为国家领导人云云。使得无数人对我眼红加嫉恨,稍有机会,就想让我跌个灰头土脸的绝对不在少数。而朱云华就是要的这个效果,一边明面上这样四处大肆宣扬,一边暗地里全方面监视并了解我的习性和想法,用来制造机会并四处鼓动那些心怀诡谲的人。一个标准的红后代,把两个非红后代的江湖斗争当做她自己的事业,而且不惜牺牲自己的清誉为代价,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这是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白求恩同志是实践了……啊,白求恩,不好,小学时候背熟了,不自觉地说串了。

有不少电影可以形象的演示,一个被全方位监视并被不断故意设局陷害的人能坚持多久,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比如《楚门的世界》、《全民公敌》、《离线》等。被全方位监视并被不断故意设局陷害后,还故意公开所有信息,所要忍受的心理压力巨大,极其巨大。不仅如此,朱云华还不许任何单位聘用我,也就是不让我有经济来源,而我本来就是没父母养的,这下成了三无人员,长达八年的三无人员。当然,一开始为了迷惑所有人,朱云华假借原上海普陀区区长蔡志强之手来暗中陷害我,名义是竞争。这个谎言从2006年一直到2011年3月,经朱云华自我曝光而被打破,并一直到2013年4月时候我才忍无可忍点破蔡志强根本就是事先找来的替罪羊罢了。极大心理压力的逼迫下,再加上没有固定经济来源,这样能坚持多久?一般情况下,没有超过半年的,一年以上都很罕见。这也是为什么保险法规定人寿险生效满两年后自杀全赔的原因(《保险法》第六十五条关于自杀条款的叙述:“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自成立之日起满两年后,如果被保险人自杀的,保险人可以按照合同给付保险金。”请注意,是人寿险,意外险不赔自杀的)。极其显然地,朱云华要我死,为什么?因为朱云华不惜牺牲自己的清誉为代价,是押宝在我必然被迅速整死的条件下的。而我居然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迟迟不肯发疯自杀,更没有患严重忧郁症,简直是不可思议。这是另话,先来假设一下我被整死之后,2006年9月陈良宇被胡总拿下之后,就把所有整我的责任都推给胡总了,并且同时也暗示告知我被整是因为两个死对头云云。最好是我忍受不住自杀了事,同时留下遗言按照被暗示的内容说是被以胡总的名义整死的。Ok,骆驼上的稻草又加了一把,多好的剧本。但我没死,我不肯照着剧本演,非但如此,我08年时候就在水木上海版上发文说了,我喜欢韩正,我差点死在陈良宇身上,把当时监控水木上海版面的朱云华气的不行(当时水木几个知情的站务大胆直言了,水木不过是人家手里的玩具罢了)。因为我不肯死,即使被整得声名狼藉,即使被整得就像李克勤唱的那样“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搞错,我把硬盘里李克勤的歌全部删掉了),我就是不肯死。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任何时候朱云华对我做的任何事情,都只有一个目的,要我死。我一天不死朱云华就一天不心安,我怎么可能会相信朱云华声称的会同意下嫁我,送我这个驸马头衔的第一天起就是再给我喂毒药。当然我知道,推动朱云华和我结合的暗流有好几股,每股暗流都有着自身的诉求,几种诉求都推着朱云华和我能真的结合。但问题是,作为两个当事人却是势同水火,怎么可能?同时总是把我的生死交给朱云华来决定,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还是对我恨之入骨故意放手让朱云华来当恶人。

过去要我死,那是需要用我颈上人头作为垫脚石;现在要我死,是因为我坏了大事恨之入骨。但从头到尾,都不是我自己要求来参加的;甚至从一开始,我就是被平白无故拉进来的,说的直白些,关我屁事。上面刚说了,在极大心理压力的逼迫下,再加上没有固定经济来源,这样能坚持多久?一般情况下,没有超过半年的,一年以上都很罕见。我坚持了八年。按说第五年(2011年)时候事情被曝光了该结束了吧,没有。2011年5月初到7月底,我被流落街头露宿公园了三个月,还一个劲地被要求去当保安,那时候我坚决不肯,后来到了2013年时候我借机验证了一下,果然,要是2011年我接受了所谓包食宿的保安工作岗位,那我基本要死在保安任上了(具体见惊梦文中叙述)。从2009年9月,我借水浒林冲逼上梁山的典故抖个包袱暗示当时的胡总是被嫁祸了开始,其实有许多次机会都可以结束这事情,都没有。其实不止,2007年上海市委书记换任,2008年借奥运会余波,或某个常委(不止一人次)借机(借道)来上海打个招呼等等,其实不断都有机会可以结束这事情,但都没有。甚至到了2012年2月王丽娟夜奔美术馆事件惊爆后,代表局势已经无可挽回时候,该结束了吧,仍旧没有。我早说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是不肯放我的。

以后不要再推动朱云华和我结合了,这篇还有下半篇大把没写出来呢,我深知朱云华绝对不会真心同意的(让我少说些,我先不继续写了。朱云华眼里我连人都不如,朱云华怎么会真心同意呢?)。我们两个当事人都非常清楚对方的想法,势同水火。这个驸马的头衔,反正我是说啥都不肯戴的,假如徐源肯戴让徐源戴好了(蔡志强笑了,就是那2010年全国各地新闻都播报的关于蔡志强新闻里的那幕笑容)。

帖:3974822 复 395768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