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再从5sing的疑似被封看中国经济法制的封建残余 -- 罗化生

2014-06-24 16:09:28晓兵
毛林共识下, TG金融逻辑鏈: 无风险利率>10%

1.

"我们很多的理财产品,收益率都达到了10%以上。在这样的无风险、高收益率产品的比较之下,很难有资金愿意投向实业。这种无风险收益率的提高,甚至逼迫我们政府债券的利率,也不得不提高成本,这实际对于我们实体经济和对于政府的运作来说都不是有利的"

2.

/alist/4022620

"强力管制哪儿需要准备金呢 [ phobos ]

一个自由开放的环境里,为着交易里充满了背叛与欺诈的种种不确定性,需要第三方的仲裁,需要支付手段的价值稳定性。

在一个绝对权利的社会里,需要这些劳什子么?甚至需要货币么?一个记账单位就足够了。

所以,当多数人还无法理解自由的时候,如何能理解得了货币呢?"

my comment:

even in tgchina, "交易里充满了背叛与欺诈" as always, but it is in a different form: like beauty is in the eye of beholders, "背叛与欺诈" is also in the eye of beholders. “朗道势垒” & GFW (even in US, there is some kind of GFW, in a way, 广义相对论, 规范场) basically manage your eyes and brain ALGOs, for most of us.

"10%以上。无风险、高收益率": someone has to pay for that.

yes, it is risk free, but not "energy" free, even via TGchina's 宇宙真理 ALGOs.

where that "energy" comes from? 精神原子彈, 林總.

3.

as posted, for a super rich and powerful minority of TG & MD elite: TGchina is a heaven of risk free fuxxing money making machine;

why not? Tgchina as a huge 載體 economy, its "GDP" potential has yet to top out, money will fall from sky, onto the heads of those super smart & powerful elite: TG & MD senior traders/market makers.

forever? almost, "if tomorrow ever comes", it will, with TGchina managed by Chinese political financial elite under 毛林共识.

4.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TGchina is & will be "brained" by a group of engineering 碩士 and 党校文科博士;

until a Chinese "朗道" comes out from somewhere in mainland china, TGchina's brain will be basically run by 宇宙真理 ALGOs produced by a joint venture of engineering 碩士 and 党校文科博士, for long long time to come.

why not? beauty is only in the eyes of beholders, 1.5 billion beholders, OMG(:).

5.

with “朗道势垒” & GFW, 华盛顿共识=BS in china,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while many Soviet's 朗道 type folks had helped 顏色革命 in soviet directed by uncle sam;

serious political and economic 改革: for the Chinese political financial elite, when tons of money fall from sky onto your heads "risk free", why taking any risk of 改革 BS of whatsoever? who is 腦殘?

not the elite, never, in any society. elite=winners of 達爾文 game, even in TGchina. they are just smart.

the world is always challenging.

6.

Does uncle sam actually care about TGchina's transitioning into a 华盛顿共识 society of 1.5 billion people?

for uncle sam, that better not happen, or while evils are going to become 稀有动物 dying of food, pretty soon.

7.

"like beauty is in the eye of beholders, "背叛与欺诈" is also in the eye of beholders"

外尔统一场论:"一个标准尺的长度依赖于它的历史"

"外尔的这个几何-物理理论是在其 1918-1919 年间三篇文章中阐发的,这三篇论文依 次是《 纯粹无穷小几何 》、《 引力与电力 》和《 相对论的一个新推广 》。1918 年 3 月, 外尔将《 引力与电力 》这篇论文寄给爱因斯坦,并请他转交普鲁士科学院。爱因斯坦一方

面对其非常欣赏,称赞其为“天才之作、神来之笔”①,另一方面又断然拒绝其作为一个物

理理论的合理性: “你的思想表现出一种奇妙的内在一致性。除了与实在的符合之外,无论如何,它

都是巨大的思想成果。”②

“尽管你的想法非常美妙,但我不得不坦诚地说,依我看来,这个理论不可能与自

然相符”③

当该文发表于《普鲁士皇家科学院会议报告》时,爱因斯坦应科学院同仁的要求加了一个附

注:

“当光束是从经验上确定某一世界点邻域的度量关系的唯一手段时,距离ds(以及 gik)当然有一个不确定的因子。但当人们利用(无穷小的)刚体(标尺)和时钟的测量 结果来定义ds时,就不存在这种不确定性。因此一个类时的ds可以通过一个其世界线含 有ds的标准钟直接测量。

仅当‘标准尺’和‘标准钟’的定义立基于一个原则上错误的假设时,基本距离 ds 的这种定义才是虚幻的;若一个标准尺的长度依赖于它的历史,情况就会是这样。

假若在大自然中真是这样,那么就不会存在带有确定频率谱线的化学元素,两个(在空

间上邻近的)同类原子的相对频率一般来讲必然不同。既然情况不是这样,该理论的基

本假设在我看来可惜是不可取的,尽管每一位读者都会由衷地赞叹它的深刻性与独创 性。”([6],GA II,40"

"外尔的统一场论及其影响

郝刘祥 (中国科学院 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 100010)"

8.

but in social 科学, and in social 场, "一个标准尺的长度依赖于它的历史", definitely?

as said, our eyes and brain ALGOs (for most of us) are not managed and run by ourselves.

kind of why 广义相对论/规范场 is so important in terms of its concept.

9.

changshou:几何直观地介绍广义相对论的时空以及大爆炸模型(0)分页第 ...

www.ccthere.com/topic/3659016/23

if your kids can feel comfortable with quantum physics, then have your kinds try 广义相对论 as the next challenge and fun.

regardless of whomever you are, elite or non-elite, in or outside of Tgchina.

we used to have a lot of posts like those by "changshou" and "witten1" etc, not anymore?

uncle TG propaganda folks, please(:).

10.

lator on, 杨振宁 kind of developed/or helped by 外尔统一场论 into 规范场 (楊振寧-米爾斯規範場).

相位因子-20世纪理论物理学的主旋律_杨振宁

杨振宁=one of the best in 理论物理学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073-802608.html

" 2008年,朗道诞辰百年(费曼诞辰九十周年),差点成为朗道学生的郝柏林院士写了篇《朗道百年》。据郝柏林院士回忆:基于十卷理论物理教程的一套考试(其实当时十卷还没有出齐)是成为朗道学生的“最低标准”,号称“朗道势垒”。

之所以叫“势垒”,就是因为你能量不高,就冲不过去呗!——别指望“隧穿”,没门!"

-----------------

当一个社会始终不愿意接纳混乱,而换取自由的时候,如何理解商业社会?

-------------

from internet

“刚性兑付是当前中国货币多、资金多但资金成本又很贵的根源。”

前央行副行长、现任财经委主任吴晓灵最近在一场演讲中如此提到,她认为,作为刚性兑付的表现形式之一,当前金融产品存款化是中国财富管理的最大障碍,是中国金融结构调整的最大障碍。

传统上讲,“金融”的本质在于经营风险、经营信用,高风险高收益,但中国金融市场一个长期的特殊是“刚性兑付”,即收益与风险长期背离。

刚性兑付抬高了中国的无风险收益率,减少了实业发展的资金可获得性。我们国家现在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货币多、资金多,但是我们的资金成本又很高。一方面很多的投资者找不着合适的投资对象,但很多企业又感到融资难。

这样的一种矛盾、悖论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我们的资金价格扭曲,而扭曲资金价格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前金融市场当中的一种或明或暗的刚性兑付,使得一些领域能够高价吸收资金。

我们很多的理财产品,收益率都达到了10%以上。在这样的无风险、高收益率产品的比较之下,很难有资金愿意投向实业。这种无风险收益率的提高,甚至逼迫我们政府债券的利率,也不得不提高成本,这实际对于我们实体经济和对于政府的运作来说都不是有利的。

截止2013年底,中国理财产品规模达56.43万亿元,尽管不同的理财产品蕴含不同的风险,而且资金池本身的投向和产品设计存在巨大不同,在冠以“理财产品”的名目后,基本上已经“存款化”。

资金管理是直接融资,是金融结构调整的重要方式,但存款化的倾向只会积累金融的风险,抬高市场的利率水平。

只有让风险暴露,才能降低无风险收益率水平,才能够让资金流向我们希望流向的地方。

无风险利率过高同样也是长期以来压制中国股市的一个重要因素。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王庆在华尔街见闻俱乐部第1期主题沙龙上提到,无风险利率过高是此前股市估值较低的原因之一。

过去几年理财产品、信托等影子银行产品利率高企,尤其是跟银行存款利率比,利差不断扩大,很多信托理财产品收益率在7~8%,不少甚至达到了两位数。由于刚性兑付预期,有风险的利率但被当成了无风险利率。投资者自然对风险较低、收益较高的理财产品青睐有加。这是股市疲弱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随着信托理财产品出现了一系列兑付问题,以中诚信托和超日债为代表的违约情况打破了信托产品长期以来的刚性兑付预期。市场开始反映到影子银行产品的风险。

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周二提到,当前中国部分领域或地区的金融风险比较突出,主要表现之一便是高收益理财产品兑付违约风险上升。

未来将按法制化、市场化的原则妥善处置信托、理财等高收益产品可能引发的兑付风险。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073-802608.html

朗道的教程与费曼的讲义(1)

按:朗道的《理论物理教程》与费曼的《费曼物理学讲义》无疑是二位留给“物理人”的“礼物”。我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领会,只有一些个人感想......

记忆中,第一次关注到朗道和费曼都是因为他们的堂堂仪表——原来物理学家里也有“偶像派”啊!

Лев Давидович Ландау

Richard Phillips Feynman

读书的时候,一位我非常敬重的、搞引力物理的老师曾陆续给我推荐了三本书:

1.苏联П.К.拉舍夫斯基的《黎曼几何与张量分析》(上下两册,高等教育出版社1955年出版)

2.Palle Yourgrau的《没有时间的世界》

3.朗道、栗弗席兹的《场论》

第一本书真的够老了,老得至今我只在网上见过它斑驳的封面......(现在即使它在我面前也读不动了......)

第二本书是关于爱因斯坦和库尔特·哥德尔(我非常关注的一位逻辑学宗师巨擘)的传记,介绍了许多二人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交往,特别讲到了哥德尔给出了爱因斯坦场方程的一个解(这就是书名的由来,至于详情请去看书)。但在老师推荐的时候,这本书只有在台湾出版的译版,图书馆里又没有,原版买不起啊。所幸电子工业出版社去年出版了它的大陆译版,看到之后想都没想就买了。

至于《场论》,果断就去图书馆“抢”(其实也没人跟我抢,找到的时候都布满灰尘了......)出来了。记得封面很素,是任朗与袁炳南翻译的老版,人民教育出版社1959年出的。前些年,逢光棍节打折,我又买了高等教育出版社的新版,很厚实(光棍节图书大甩卖说明光棍同志要多读书!)。

我至今都记得当我和老师谈到朗道的时候,老师眼中突然放出的光亮,话匣子打开后的滔滔不绝......我切身感受到了“朗道”这个名字在他们那一辈心目中的分量。

2008年,朗道诞辰百年(费曼诞辰九十周年),差点成为朗道学生的郝柏林院士写了篇《朗道百年》。据郝柏林院士回忆:基于十卷理论物理教程的一套考试(其实当时十卷还没有出齐)是成为朗道学生的“最低标准”,号称“朗道势垒”。

之所以叫“势垒”,就是因为你能量不高,就冲不过去呗!——别指望“隧穿”,没门!

但我倒认为朗道教程是一个“势阱”,因为它很快就把我俘获了。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也只读了其中的《力学》、《场论》以及《量子力学(非相对论理论)》的一部分。当然在我接触的人里面,也没听说谁把十卷都读完了,毕竟谁会没事儿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然而,即使就这么点儿已经受用匪浅了。以《量子力学(非相对论理论)》来说,它的第一章关于“测量”的表述令我眼界大开,有当时笔记(同时参考了朗道和栗弗席兹的《理论物理简明教程》第二卷,李复龄译,高教社,1990版)为证(红色部分):

(1)原子现象的两个特点:质量极小的一些粒子在极短距离内所发生的现象。

(2)测不准原理在量子力学完备数学表述(矩阵力学+波动力学)中地位:测不准原理体现了其数学表述的物理内容!

“凡是一个更为普遍的理论,通常可用完整的逻辑形式表述出来,并且独立与那些作为它的极限情况的较窄理论。”

for example:

The relativity mechanics could be constructed on the basis of its foundational principles(special relativity: principle of invariance of light speed and principle of special relativity; general relativity: principle of equivalence and general relativity) without thinking of the Newtonian mechanics.

a problem:

建立无依赖于经典力学图象的量子力学概念体系,无法获得量子客体任何动力学特征量(such as path, velocity, momentum,...)

(3)测量的必要性

研究的首要目的在于获得量子客体的动力学信息,故:

“对于一个只包含量子客体的体系来说,势必不可能建立起任何逻辑上完全独立的力学。”

要求:同时存在一些物理客体,其在足够精确的范围内服从经典力学

——经典客体

Quantum Object Classical Object information

by reciproity

经典客体——仪器 量子与经典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测量

“量子力学中所谓的测量,我们总是把它理解为经典客体和量子客体之间的任一相互作用过程。这种过程的发生于任何观测者都毫无关系。”

Canclusion:

The measure on Q.M. is independent of observer.

仪器作为“足够精确范围内”服从经典力学的物理客体,不受制于固定的微观或宏观限制。

(4)量子力学的特殊性:包含作为极限情况的经典力学,在自身表述中需要这一极限情况。

......

朗道在这里从“测量”入手完全打消了量子世界的“神秘”。他老人家相当于告诉我们:一个微观粒子,你用盖革计数器去接收时就获得了粒子信息,用光屏去接收时就获得了波动信息(衍射或干涉图样),这都是作为经典客体的不同测量仪器与量子客体相互作用的结果。就好像战国时期公孙龙阐述的“离坚白”之论:一块石头,你用手去摸它,只能摸到它的“坚硬”,不能摸到它的“白色”;用眼睛去看它,只能看到它的“白色”,不能看到它的“坚硬”。如果你能心安理得地接受公孙龙的表述,那对微观粒子所谓的“波粒二象性”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

反正读罢朗道,我是彻底服了。此后我要求自己把对量子力学乃至整个物理学的理解都建立在“测量”的基础上,抵制那些故弄玄虚的奇谈怪论!!!

----

量子化·对称·相位因子-20世纪理论物理学的主旋律_杨振宁 ...

wenku.baidu.com/.../72d7aed649649b6648d7475d.ht...

那么这个发展所得出来的结果,在1929年使得大家了解了,这个就是Weyl,他写了一篇重要的文章,叫做Gauge symmetry of electromagnetis,中文翻译成电磁学的 ...

薛丁格自己才了解到,原来物理里头,不只要用实数,而且要用虚数,既然用了虚数,就不要讨论拉长因子,而要讨论相位因子

一个有名的数学家,他又喜欢做一些哲学的跟物理学里头的探讨,他就说,我要响应爱因斯坦的观念,他说,我现在引进一个几何的观念,这个几何的观念,可以解释电磁学,他这个几何的观念,就是这个图。他引进了这么一些因子,这个因子,我翻译成拉长因子,把一个东西拉长缩短,他引进了一个拉长因子,过了四年,薛丁格,这个是在薛丁格写出薛丁格方程以前四年,薛丁格注意到了怀特这个文章,他写了一篇文章,他说他现在发现了一个非常值得惊异的性质,这是一个什么性质呢?因为刚才我讲,波尔在1913年把原子的结构,有了一个初步的重要的讨论,那么,引进了我想在座很多同学都会记得,因为中学物理学讲了,比如说,氢气的电子有一个轨道,这个轨道量子化,这是波尔第一个1913年所讲出来的。1922年,Weyl做这件事情,他说好,我们把波尔这个轨道拿来,绕着这个轨道研究一下Weyl的拉长因子是多少,他一算出来以后就发现拉长因子里头,是一个指数,上头一个方括号,他把这个方括号对于波尔的轨道算了一下,得出来的是一个这样子的结果,是一个整数n,乘上常数,对于一个Y,这个Y是Weyl文章里面就已经有的,他把这件事情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很值得注意的一个性质。从今天的眼光看起来,他的这篇文章,最特别的一点,不是他所讲的特别的性质,是在他的文章末角,他讲了这么一句话,在最后,可以说是一个附加的注解上面他讲了,假如你要把Weyl的Y,写成负的I乘h,h就是常数,I大家知道,是负一的平方根,就是所谓虚数,他说,如果把Y取成虚数的话,那么这个拉长因子,就等于1,这个观念,当时很显然薛丁格发现了,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再发展下去,为什么不发展下去呢?原因因为他还是和Weyl一样,相信Y是一个实数,不应该有I的,不应该有负一的平方根在里头,所以,这一句话只是随便讲了一下子,很快就不再讲了,这个文章就没有了。从今天看起来,他当时做了一个大的错误。因为假如当时他把这一点拿去仔细研究一下,他就会在1922年发现了量子力学,而不是等到三年以后,海森堡,四年以后他自己才发展出来量子力学,所以这个当然是代表当时要接受一个虚数,在基本物理学里头,不是一个大家所能够接受的,更不是薛丁格所喜欢接受的。可是假如我们接受了这一点,把虚数给加到里头去,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到,因为你加上了I,所以,拉长因子,Weyl所讲的拉长因子就不是一个拉长因子了,变成相位因子,相位因子是一个复数,这个变化从拉长因子到相位因子之间,就是加入了一个负1的平方根,这件事情从今天看起来是有决定性的影响,在这个以前,物理学所讨论的数,都是普通的数,就是实数,可以是1,可以是1.5,可以是π,3.1416等等,可是这些都是实数,虚数是名字就看得出来,是虚的,是幻想出来的,虚数在算学家引进的原因,是大家记得要解二次方程式的时候,如果不用虚数,尤其方程式是没有解的,可是用了虚数就能解,可是这个是数学家所做的,物理学家所做的跟现实有关系,所以不觉得负1的平方根应该引到物理里头来,这也是薛丁格并没有认识到他当时已经找到了极为重要的一点,可是他又退缩了。可是过了几年以后,等到量子力学发现了以后,好几个人,包括薛丁格自己才了解到,原来物理里头,不只要用实数,而且要用虚数,既然用了虚数,就不要讨论拉长因子,而要讨论相位因子,这个相位因子,把I放进去以后,就写成这样子,这个是以后物理学的发展一个极为重要的新的方面。那么这个发展所得出来的结果,在1929年使得大家了解了,这个就是Weyl,他写了一篇重要的文章,叫做Gauge symmetry of electromagnetis,中文翻译成电磁学的规范对称性,换句话说,电磁学的重要发展,在19世纪是麦克斯韦方程式,麦克斯韦方程式是与今天无线电的发展,电视的发展,以及现在网络所有这些发展,X光,激光都是直接发生影响,可是麦克斯韦方程式的结构,在以前,在1929年以前的了解,跟虚数没有关系,是实数。而这个了解,从今天看起来,不够深刻。更深的一个了解,是要引进虚数,引进虚数以后,引进一个对称的观点,叫做规范对称性,规范对称性与相位因子有密切的关系。

帖:4024914 复 402443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