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533 🌺2841 🌵1新: 🌺1
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家园博客 马摩尔克朝 (下)

剧本四:出现在西域的狼

夏班:马木留克朝第19代算端沙般(al-Kamil Seif al-Din Shaban)。河州王朝末期诸算端之一。河州王朝最后一个有能力的算端纳赛尔的儿子。

1340年,河州王朝最后一个有能力的算端纳赛尔死去,纳赛尔一生坎坷,八岁被人扶上王位当傀儡,三任算端,曾先后两次下台。因此在第三次成为算端后,惩于马木留克异密们嚣张跋扈无视其权威,因此大力改革马木留克制度。在纳赛尔时期,马木留克和他们的远东同行日本武士一样,逐渐从军事官员而变为民政官员。同时纳赛尔大力扶植马木留克之外的社会势力,以其制约马木留克的恶性发展。纳赛尔的改革开创了马木留克的文官化,使得钦察-突厥系马木留克逐渐摆脱外来人角色而融入埃及社会中去。该改革首创马木留克治理民政的先声,使得马木留克朝深深地打入了纳赛尔的印记,比如纳赛尔之后的河州系马木留克朝算端,几乎都是他的儿子或者孙子。但是纳赛尔的改革没有根本改变马木留克军制的痼疾,在削弱了突厥-钦察马木留克武人们的势力后,新崛起的切尔克斯马木留克逐渐填补了这个真空。马木留克朝依然是马木留克武人们的天下。而沙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纳赛尔死后,他的儿子们先后继位,但是都没有纳赛尔的手段,结果统统沦为切尔克斯、钦察等新老马木留克将军们互相争权夺利的傀儡工具。大多在位不超过三年,1345年,沙般之兄易斯玛仪因争权夺利而死,沙般继位为算端。此人生性喜欢花天酒地,纵情冶游。在位期间不恤政事,反而热衷于赌博。因此身边聚集起大批阿谀奉承之徒,其廷臣也上下因袭,日日以赌博、斗鸡等博戏为业。沙般赌技低劣,又花天酒地,导致财政不济。因此身边的佞臣建议他以削减下属马木留克的薪资,或夺叙利亚的各马木留克异密们的财产来弥补赤字。于是沙般出动人马,逮捕叙利亚等地的数位异密,反复拷掠以求财,其行径引起众怒。于是叙利亚的几位异密联手上京,攻入开罗,逮捕了沙般,改立其兄弟海吉为算端。沙般欲以退位换保命,被拒,随后被乱刀斩死。在位仅一年。

阿色历夫:马木留克朝第25代算端阿塞拉夫(Al-Ashraf Zein al-Din Abu al-Ma'ali ibn Shaban)。河州王朝最后一个还像点样子的算端。纳赛尔的孙子。河州王朝的马木留克在纳赛尔改革后,分裂为两股势力,一派因文官化,逐渐和纳赛尔扶植的非马木留克势力结合,主张将马木留克的军事政治改为文官政治。另外一派则坚持马木留克的武人传统,并且主张马木留克继续以军事政权控制埃及。这个武人派的首领历经变化,最后落在了马木留克朝阿勒颇异密雅儿不花(Sayf Al-din Yalbugha Al-Umari)手中。雅儿不花结合了几个武人派异密后上京逼宫,逼迫算端哈散(al-Nasir Badr al-Din Abu al-Ma'aly al-Hassan)退位(后将其暗杀),然后立当时年仅十岁的阿塞拉夫为傀儡。雅儿不花掌权期间废除文官政治,重建马木留克朝的军事政治,排斥其他非马木留克的社会群体进入政治系统。但他本人个性暴戾难伺候,而且在对外作战中没什么成绩,使他威望不足。因此他实行的这套办法即得罪了其他社会群体,而别的马木留克将军又不领他的情。结果内乱频仍。而1365年的亚历山大港十字军侵埃及战役(Alexandrian Crusade, 1365年由塞浦路斯国王彼得一世实行,十字军残余势力从塞浦路斯出发,大破马木留克军队,摧毁了亚利山大港)又大大损害了马木留克朝的军事威力。使得雅儿不花的权位更加不稳,为报复十字军,雅儿不花宣布要大造军舰,准备反攻塞浦路斯,并以此在埃及摊派军费,而此时的埃及因被黑死病和军事失败折腾的财政艰涩,难以负担远征舰队的费用,雅儿不花的摊派政策搞得埃及民穷财尽,更加不得人心。阿塞拉夫借机勾结一批反对派发动政变,于1366年在尼罗河口附近的军营里将雅儿不花杀死,阿塞拉夫因此得以掌权。但是阿塞拉夫的掌权,并没有解决马木留克的根本问题。 虽然杀死了雅儿不花,但随后武人派马木留克依然存在,只不过是因为内部争斗使得阿塞拉夫尚能掌权。而在各种争权夺利期间,武人派马木留克的贝尔孤格逐渐崭露头角。成为武人派的新首领。1376年,阿塞拉夫前去麦加朝觐,在路上的时候武人派马木留克将军们发动叛乱,将其逮捕杀死。死后其子曼苏尔作为将军们的傀儡继位。

巴尔喀刻:马木留克朝第28代,布尔吉系首代算端贝尔孤格(Al-Malik Az-Zahir Sayf ad-Din Barquq)。高加索切尔克斯族出身。而后世他们这一系的马木留克,也都大多出身于切尔克斯族。所以有的历史书又叫它切尔克斯王朝。布尔吉王朝的算端,因其为高加索山民出身,又凭借武人身份发迹,而且又未经过纳赛尔改革而实现和埃及本土的融入,因此这些切尔克斯马木留克大多都是传统的军人,军阀作风十分严重。而且甚至比老主子钦察-突厥系马木留克还要粗鲁不文。因为埃及在河州王朝末期,多次受黑死病和战争困扰,致使农村经济凋敝。使得城市经济渐渐崛起,侵蚀了马木留克将军们的根基。而切尔克斯系马木留克们因税基消融而财政困难,因此经常大耍军阀脾气,设种种杂税向城市居民敛财。这使得他们和领内城市居民的关系一直紧张。为防止被本地人的造反突袭,这些切尔克斯马木留克的宫殿,大多强调其军事性,导致埃及境内碉堡林立。碉堡王朝因而得名。

贝尔孤格原是雅儿不花的一个切尔克斯族古拉姆,不同于河州王朝的几个强势算端,贝尔孤格出身微贱,他的名字贝尔孤格,意思是杏树或杏子。因为他被带到埃及出卖的时候是坐着装杏的车来的。一开始只是个负责守卫碉堡的小兵,远不如拜伯尔斯、喀喇文等人都是从前任主君的私人保镖或者近卫干起。后来贝尔孤格在战斗中凭借自己的勇气脱颖而出,被雅儿不花赏识,提拔为下级军官。随后逐渐高升,在阿塞拉夫时期,被雅儿不花封为异密,成为一个有力军官。雅儿不花被阿塞拉夫杀死后,武人派马木留克之间开始互相争权夺利,在争权夺利的过程中贝尔孤格逐渐崭露头角,几个马木留克将军以他为核心组成阴谋集团,在1376年发动叛乱,杀死算端阿塞拉夫,扶立其子,7岁大的曼苏尔做算端。曼苏尔在当了5年左右的傀儡后病死,随后阿塞拉夫的另一个6岁大的儿子哈只(Al-Salih Hajji)被扶上王位做算端。在这段期间,因已经杀死阿塞拉夫,所以阴谋集团内部分裂,而贝尔孤格则致力于和他的同志们之间争权夺利当新算端。武人集团的内讧给了反马木留克武人派以机会。1382年,贝尔孤格借口哈只年幼,将其废除,自立为算端。结果引发别人的不满。到了1386年,叙利亚闹起了后世称之为扎希里之乱(Zahiri Revolt)的事变,导致贝尔孤格第一次被迫下台。所谓扎希里之乱,是几个来自埃及的扎希里派的教法学者,阴谋在叙利亚结连当地王公造反,结果反而被当地野心勃勃的王公反加利用,结果最后造反虽然成了,却和这几个学者全无关系。所谓扎希里派,是绿教史上的一个学派,因其强调教法只能来自于经书和圣训,而经书和圣训只能从字面意思理解和执行,而绝不能进行推理。因而又被称之为“字面派”。该派特点是极其古板,其守旧程度,连以古板冬烘为傲的泰米叶等人都有所不及。因此这个学派里面书呆子极多,不但主张以经训为独一法源,还高呼恢复早已经不知道被遗忘在那个角落里的哈里发的权力。然而这种现实中已经全无操作性的理论却在当时叙利亚大行其道,倍受欢迎。原因不只在于这种简单理论易于用来进行鼓动,更因为当时社会矛盾尖锐。河州系末期的黑死病流行,给予马木留克朝很大打击,因此以农村为基础的马木留克将军们纷纷加强对封地内城市的盘剥。这使得城市居民甚为厌恶马木留克将军们的统治,期待改变,这给了不少教法学家以鼓吹神权政治的机会。其中就包括扎希里派的学究。当时有四个扎希里派的学究在论辩中攻击其他派别,被其他派别起诉到贝尔孤格那里,贝尔孤格便下令追查。结果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但是扎希里派就对贝尔孤格有了牙齿印。随后一个扎希里派乱党哈立德(Khalid of Homs)从埃及跑到了叙利亚,投奔四学究中的布尔罕(al-Burhan),在其鼓动下以学经为名,开始四处串联不满马木留克朝的势力,阴谋造反推翻贝尔孤格,恢复哈里发制度。阴谋计划完成后哈立德开始寻找能用的武力,一个当地的酋长建议他直接去找大马士革当时的军政头目希姆斯(Ibn al-Himsi)。读经读傻了的哈立德直接去找希姆斯,提议造反,恢复哈里发制度。还称自己有外援云云。同样是马木留克出身的希姆斯,对于废除自己的立身之本——马木留克制度,以让哈里发掌权这一点上毫无任何动力。但是作为一个马木留克,采用阴谋借机上位掌权这一点上,希姆斯动力十足。于是他假意答应哈立德,但是提出条件要求见见哈立德一党人。于是哈立德就带着希姆斯去找布尔罕。希姆斯见到布尔罕之后相谈甚欢,大为高兴的布尔罕就把全部计划统统说出来了。于是仔细记下情况的希姆斯满面笑容的命令士兵一拥而入,逮捕了哈立德和布尔罕。随后希姆斯以此谋反案为名,向贝尔孤格指控大马士革异密拜答木儿(Baydamur)也是乱党,并借机会在大马士革大肆滥捕。借机会安插自己亲信于大马士革重要位置,阴谋上位。贝尔孤格误信希姆斯的诬告,允许将拜答木儿全家逮捕。随后又为希姆斯的滥捕背书。希姆斯见状更加振奋,不但鼓励诬告,还大搞株连。借机大肆清洗大马士革政府。许多官员和教法学家因不实的口供而被捕判罪。希姆斯勒令将这些人押去服苦役,押解途中穿大马士革而过,目睹这些“为民请命”的人要被押去服苦役,大马士革全城骚动。暴乱一触即发。希姆斯不得不暂缓苦役,将这些人押回监牢。随后哈立德和布尔罕等人被押到开罗,贝尔孤格亲自审讯他们,发现只是个书生造反的例子。于是下令释放包括拜答木儿一家在内的被滥捕的人。但是因监狱环境恶劣,拜答木儿在释放前就死掉了。扎希里之乱就这样草草结束,但是其恶果非常明显,贝尔孤格信任奸佞、冤杀宿将,对城市居民冷漠无情,支持滥捕的行径都在这个案件中表现出来,这让他大失叙利亚人之心。而马木留克本就个个野心勃勃。于是见贝尔孤格地位不稳,纷纷跳出来造反夺权。钦察系马木留克出身的马拉蒂亚(Malatya)异密米塔失(Mintash)和阿勒颇异密雅儿不花(Yalbogha al-Nasiri,不是贝尔孤格的老主子Yalbugha Al-Umari)造反,率军进逼开罗。贝尔孤格慌了神,想要逃跑,结果失败被捕,被送往卡拉卡城堡关押。河州系的哈只再次上位当傀儡算端。但是米塔失和雅儿不花之间在推翻贝尔孤格后发生内讧。而米塔失对切尔克斯族出身的马木留克们异常嫌恶。这使得埃及的切尔克斯族马木留克将军们并不愿意叙利亚的异密过来统治。于是他们趁着各派之间内讧时集结起来,袭击卡拉卡城堡,抢出贝尔孤格。米塔失和雅儿不花在内战中削弱了自己的力量,无法在埃及击败贝尔孤格,最后米塔失被杀死,雅儿不花战败逃亡。1390年,贝尔孤格返回开罗,再次当上算端。这一次贝尔孤格吸取教训,一方面大力提拔自己的亲族,为此几乎撤掉了全部他下属的官员,以其亲族取而代之。另一方面在培养自己的马木留克时,只任用切尔克斯族出身的人。贝尔孤格的做法大大强化了本已十分强大的部族政治传统,使得切尔克斯族族裔成为马木留克朝政治的新因素。让接下来的马木留克朝深深为留族裔相争所困扰。贝尔孤格随后欲惩罚雅儿不花,但是因为札剌亦儿朝的算端阿黑麻逃避帖木儿的“五年攻击”,而逃来埃及投奔他。帖木儿的攻击让整个小亚细亚半岛乱作一团,这使得贝尔孤格不得不正视帖木儿的问题。于是贝尔孤格决定像伊尔-马木留克争霸那样进行帖木儿-马木留克争霸。因此贝尔孤格和雅儿不花等人和解。同时合纵连横,联合当时正在崛起的奥斯曼帝国,组成了反帖木儿联盟。在反帖联盟的支持下,阿黑麻在帖木儿撤走后返回巴格达复位。1399年,帖木儿的“七年攻击”开始。这一次帖木儿开始直接和埃及马木留克们进行了碰撞,因贝尔孤格下令杀帖木儿的使臣,导致帖木儿决心进攻叙利亚,在阿勒颇和大马士革均取得胜利。但是因奥斯曼帝国的威胁而未能继续前进,最后被迫撤走。在这一年贝尔孤格病逝于开罗。贝尔孤格统治马木留克朝近20年,其中稳定统治了9年。任内争乱频频,但是他凭借他的毅力坚持了下来。使得切尔克斯族成为埃及的新统治者。他任内虽然国家内患很重,但依然努力振兴商业。使埃及的商业圈一直扩展到现在的索马里地区。但是贝尔孤格能力有限,而且大肆任用亲族、私人的做法,使得叙利亚地区实际已成为马木留克朝的国中国。叙利亚地区各异密几乎不受埃及的算端的制约。使得碉堡王朝很大程度上只能算是埃及的王朝而不是横跨埃及-叙利亚的大马木留克朝了。这一点导致日后埃及无力抵抗崛起的奥斯曼帝国。最后被迫成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庸。

阿尔阿达贝基:阿塔贝格-塔格里贝迪(Atabeg Taghriberdi)马木留克朝的大马士革异密。

早年为算端法拉吉(Nasir-ad-Din Faraj)的相父,贝尔孤格死后,其子法拉吉继位时仅有10岁。因此权力落入到贝尔孤格的将军们手中,其中最有力的两个人之一就是塔格里贝迪。法拉吉的无力统治,让钦察系将军和切尔克斯系将军们各自拉起势力,相互争权夺利。结果使得马木留克朝再次陷入大乱之中。在大乱中塔格里贝迪逐渐崛起,首先杀对手阿叶迷失(Aytimish al-Badjasi),夺得开罗的权柄,随后和叙利亚的对手亚失巴对抗。(Yashbak Nawruz al-Hafid),在杀死几个对手之后被封为大马士革异密。但是在1401年,帖木儿率军开始进行“七年攻击”。帖木儿军侵入叙利亚,以迅雷之势夺取阿勒颇。塔格里贝迪对帖木儿军之强悍大为震惊。于是丧失抵抗意志,率领部队逃亡。大马士革投降帖木儿。帖木儿下令将工匠全数掠走后,部队可以任意劫掠。结果帖木儿军在大马士革大肆掳掠,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皆遭屠戮。随后帖木儿率军回返去继续围攻巴格达。并在之后准备继续进行对奥斯曼帝国的作战而撤退。塔格里贝迪借助帖木儿入侵,重创了他在叙利亚的对手。因此信心膨胀,想取代法拉吉。因此和部下在埃及煽动反算端的暴乱,导致法拉吉被废。随后塔格里贝迪欲自立为算端。但是又被亚失巴和另一位异密拜伯尔斯推翻,随后被逮捕杀死。结果是法拉吉的兄弟阿济兹被扶立为算端(Izz-ad-Din Abdal-Aziz)。但在位仅70天后,就又因为内乱被推翻。

卡拉由斯夫:黑羊王朝的第3代君主喀喇-玉素甫(Qara Yusuf bin Qara Muhammad)。帖木儿最难缠的敌人之一。黑羊王朝(Kara Koyunlu)是土库曼人,本是游牧部落。主要在现在的阿塞拜疆和小亚细亚地区活动。后向伊尔汗国称臣,伊尔汗国解体后,向札剌亦儿朝称臣。随着后伊尔汗国时代来临。黑羊王朝逐步崛起。1360年,黑羊王朝第2代君主喀喇-穆罕默德(Qara Muhammad Turemish)整合黑羊王朝,随后利用札剌亦儿朝内讧,反客为主,逐步强大。在喀喇-玉素甫时期,黑羊王朝几乎吞灭札剌亦儿朝。但是帖木儿的入侵改变了这一切。帖木儿的“三年攻击”、“五年攻击”和“七年攻击”都攻打了黑羊王朝,使得喀喇-玉素甫多次逃亡。但是帖木儿征服的特点,让黑羊王朝每一次都能复辟成功。帖木儿死后,喀喇-玉素甫重返阿塞拜疆,在纳希切万战役(Battle of Nakhchivan)击败帖木儿的孙子阿布-伯克尔,夺取桃里寺。随后在1408年的萨德鲁德战役(Battle of Sardrud)中击杀帖木儿的三儿子米兰沙。几乎彻底摧毁了帖木儿西征的成果。最后他在1410年于桃里寺战役中杀死札剌亦儿朝末代算端阿黑麻。成功吞灭了札剌亦儿朝。开创了黑羊王朝的鼎盛时代。游戏中喀喇-玉素甫之所以作为马木留克朝的将领出场,是因为它被帖木儿打败逃亡时投奔了马木留克朝,当了法拉吉的客卿。被马木留克朝当做奇货蓄养。但是他没有作为马木留克朝的部将进行过作战。

通宝推:看得真过瘾,环宇7504,
帖:4071589 复 407158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