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从李小龙的白人血统说起 -- CaoMeng
共:💬55 🌺488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 主题 跟帖
家园 李小龙白人血统的解密(三)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何甘棠是施氏的第五个小孩,也是李小龙的外公。

何甘棠是何東同母异父的弟弟。 他不是荷兰裔犹太人何仕文所生,而是施氏与一名中国商人所生。

也就是说小龙哥的外公是100%纯血统中国人!

何甘棠出生于1866年,而按英国香港殖民政府的档案登记,何東的爸爸,荷兰籍犹太人Charles Henry Maurice Bosman何仕文与施氏所生的最小的一个儿子,何東家族的老六, 何啟佳Walter Bosman出生于1867年!

纯中国血统的何甘棠强力插入了荷兰籍犹太人何仕文几个欧亚混血儿子之间!

这里面影藏了一个何東家族的秘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年青何甘棠

从1861年开始,施氏基本上每年一胎,先后生了九个小孩。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何東家族的族母施氏。

何一宅

1861年长女何柏頤

何二宅

1862年长子何東

何三宅

1863年次子何福

何四宅

(1864-65年?)何啟滿 (被鮑姓家庭收養)

何五宅

1866年何甘棠(施氏與一中國男子所生)

何六宅

1867年何啟佳Walter Bosman

何東的爸爸,荷兰籍犹太人何仕文在1869年还在香港的陪审员登记侧上,1870-73 年就没有了。说明何仕文至少在1869年还在香港。

何仕文离开香港之后,没有了何仕文的经济支持,28岁的施氏又受到了中国商人郭兴贤的“保护”并为郭兴贤生了3个小孩。

何七宅

何瑞婷(施氏與郭兴贤所生)

其他

另外一子一女(施氏與郭兴贤所生)

草蜢在前一篇写道:

20岁的高富帅荷兰籍犹太人何仕文在香港上岸不久就包养了何東爵士的妈妈广东女性施氏。

这个”包养“是俺从英文文献中用现代中文的意思翻译出来的。

在英文原文中,

施氏是何仕文的"protected woman",受何仕文”保护“的女人。

在香港的殖民时期,"protected woman"(“受保护的女人”)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Elizabeth Wheeler Andrew和Katharine Caroline Bushnell的名著《Heathen Slaves and Christian Rulers》《异教徒奴隶和基督教统治者》就是专门记载描绘在道貌岸然的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英国男性殖民者是如何利用他们的社会特权对殖民地的华人女性进行性利用的。当然这种殖民者男性与土著女性之间的性合作和利用是双面性的。

当欧洲殖民者最初到达中国南方沿海口岸经商时,传统的良家妇女是不会外嫁红毛番滴。不是说没有中国MM愿意开洋荤,但在传统的包办婚姻结构下,没有大家族会把闺女嫁给鬼佬。

在小说《大班》中的鸦片贩子大班的中国小妾(电影中陈冲扮演)的真实身份是中国首富Jin-Qua的最疼爱的孙女。 Jin-Qua的原型是Howqua"浩官"伍秉鑒,是广州十三行怡和行的行主。

陈冲版《大班》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鸦片战争以前,俺大清政策规定对外贸易限定在广州, 由广州十三行垄断经营。

广州十三行暴利可以从一些记载中看出。据记载在1822年的一场大火中,十三行的许多厂房被火烧。据说被火化的银两形成了两里长的银河。

油画中的1822年广州大火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伍秉鑒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除了君主以外的最富有的人。 十三行和鸦片贸易也有染,伍秉鑒本人就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大债权人。

1830年伍秉鑒肖像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鸦片战争以后,《南京条约》规定俺大清赔偿英帝国

六百万西班牙(墨西哥)银元作为对林则徐没收的鸦片赔偿

三百万西班牙(墨西哥)银元作为十三行对英国商人的债务赔偿

格外一千两百万西班牙(墨西哥)银元作为对英帝国的战争补偿

总共两千一百万西班牙(墨西哥)银元分期付款,限期三年还清,否则剩余未还款外加5%的年利息付给英帝国

伍秉鑒主动拿出一百万西班牙(墨西哥)银元,负担了十三行对英国商人的三百万西班牙(墨西哥)银元债务赔偿的三分之一。朝廷恩赐三品顶戴。

据估计,伍秉鑒总财产有2600万银元(就是说如果这家产付完了《南京条约》的全部赔款后,还会有剩余500万银元)。

不过这次确实是动了伍秉鑒命根子。伍秉鑒同年在广州伍氏花园病逝。伍秉鑒的一生可谓和广州贸易系统的繁荣和灭亡紧紧相连。

按《大班》小说,Jin-Qua(伍秉鑒)为了取悦英国大班,同时派人监视这些鬼佬的一行一动,特地秘密指派了他心爱的孙女来为英国大班做小妾。 因为在《大班》作者的眼中,中国人唯一的原则就是“一切向钱看”,所以会不惜各种手段来交换商业利益。

但现实不是小说。

来华的欧洲冒险者们大多没有带家眷,还有一大批来华打拼的未婚年青男子(那个年头结婚都是要一定经济基础滴,来华淘金的许多红毛青年还没有机会积累足够的银子在本国赢得美人归),殖民地的欧洲女人严重短缺。不要说,欧洲女人,就是女人在殖民地都是稀有资源。

而欧洲人刚刚来到中国之时,汉家的良家女子是不会被嫁给红毛番客的。大家闺秀都被深藏在深闺,也没有机会和洋人接触。自由恋爱更是异端,要被侵猪笼的!

资本主义社会决定了那里有需要那里就有供给。

许多社会最底层的华人妇女为生活所迫,成为了欧洲男性殖民者的“受保护的女人”。“受保护的女人”也有不同的涵义

这一段描绘来自于《异教徒的奴隶和基督教统治者》

The foreigner extended his "protection" to a native mistress.

That "protected woman" extended his name as "protector" over the inmates of her secret brothel. ...

It was sufficient for the "protected" woman to say, when the officer of the law rapped at her door,

"This is not a brothel, but the private family residence of Mr. So-and-So," naming some foreigner ...

and the officer's search would proceed no further.

外国人将他的“保护”授予土著情妇。

这位“受保护的女人”用洋人保护者的名字罩着她的秘密妓院中的其他女人。。。

如果警察上门,“受保护的女人”只用说

“这不是妓院,而是某某先生的私人住宅,用洋人的名字,然后警察会知趣的离开。

女权主义者Maria Jaschok和Suzanne Miers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受保护的女人”现象,在她们的书

《Women and Chinese patriarchy: submission, servitude, and escape》《妇女和中国父权社会:服从,奴役,和逃生》中是这样描写的:

The position of a protected woman enabled her, under favourable circumstances, to achieve personal and financial independence.

Her primary relationship was to a single male, her protector.

This freed her from the domination of a mother-in-law, a primary wife, or males in the Chinese patriarchal family...

Independence, however, could become absolute with his death or absence.

“受保护的女人”的地位让她,在有利的情况下,实现人身和经济上的独立。

她的主要关系是一个男人,她的”保护者“。

这把她从中国式的父权家庭中婆婆,正妻(原配)和男人们的统治下完全解放出来。。。

在她的”保护者“死后,这可以成为绝对的独立。

当然,这么一来,何東爵士的妈妈施氏就成了韦春花了,或也可能是董小宛。

当然这是西方的女权主义者对中国历史从现代女权主义角度的解读。历史的现实往往更复杂。

其实因为良家妇女不愿意或不被允许与红毛番客交往, 早期在华欧洲男人的性需求是由贱民提供的。

在中国福建广东的东南沿海曾经存在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贱民“族群。

他(她)们就是被称为”蜑家“,”疍家“,又被贬称为曲蹄的族群。 传统上他们终生漂泊于水上,以船为家。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1910年福州闽江上的疍民

现在学界主流观点是疍民最早乃古代百越人遗民, 但疍民族源也是多元的, 因为历朝历代不断有其他族脉族群融入疍民群体。以致语言和体质上, 疍民和陆地上的汉人已经区别不大。

到了明代,他们已经逐渐被汉化,开始使用当地方言。 福州疍民使用闽东语, 广东疍家人是粤语族群。

疍民做为“贱民”,遭到陆地汉人的严重歧视,生活被严加限制。疍民被规定不准陆居,不准穿绸,不许读书,不许科举应试,不能与岸上居民通婚,上岸不准撑雨伞,上岸不能穿鞋,喜庆不得张灯结彩,走在路上要弯腰缩颈,靠道旁行走,不准穿戴衣冠,男女老少在岸上时裤脚管必须卷得一边高一边低,以区别于其他汉人渔民,疍民妇女梳半爿髻,不得仿效陆居汉人妇女梳髻带中簪。在一些地方甚至禁止疍民上岸,有“曲蹄莫上岸,上岸被打死不偿命”的说法。少数上岸定居的疍民也被禁止营建瓦顶的房屋,更不能模仿汉人的民居起盖翘角的屋式。

福州清末文人郭柏苍曾描述过一位顺治年间的进士金镜因贫穷与曲蹄婆通婚而导致其社会地位骤降的故事:

“ 金镜字肃明,作秀才贫甚,与卖渔人通谱。福州所称卖渔嫂即曲蹄婆,以其生长船中,两足俱曲故名。没为贱种,子孙不得应试。例不登岸,作半片髻,以别田婆;有梳髻带中簪者,田婆辄殴之。近三十年始溷矣。州边田中湾里所称曲蹄婆乃妓女,托为卖鱼嫂,故涉讼。则穿纨绔称渔婆。人为之语曰“月照池塘,渔人错认金镜”。按镜居玉尺山以仕耿逆流口外,鬻为何提督傅笔。 ”

——郭柏苍,《竹间十日话》卷五

雍正帝的改革废除了贱籍。

雍正帝指出,蜑戶本屬良民,不可輕賤摒棄,而且蜑戶輸納漁課,與齊民一體,不得使之飄蕩靡寧。

政府开放了连家船民上岸定居,与一般平民享有相同衣食待遇。

雍正七年(1729年)起,雍正帝上諭:「凡無力之蜑戶,聽其在船自便,不必強令登岸;如有力能建造房屋及搭棚棲身者,准其在於近水村莊居住,與齊民一同編列甲戶,以便稽查;勢豪土棍,不得借端欺陵驅逐。飭令有司勸諭蜑戶開墾荒地、播種力田,共為務本之人。」

但社会歧视与阶级狀态并未改变。

清末宪政时期,有人向福建省谘议局呈递议案,要求政府颁发条文,確實保障连家船民享受与陆上平民同等待遇,但咨议局以不平等待遇乃习惯相沿为借口,否定了议案。中华民国建立后,开始全面解除禁令。当然因为民国政府的执行能力的微弱,这个纸面上正确的政令并没有产生太大效果。

新中国成立以后, 人民政府大规模安排疍民上岸生活,禁止对疍民使用“曲蹄”之类的贬称, 才真正导致歧视性政策完全消失。

1950年代初,东南各省的疍民曾一度被作为中国的一个少数民族,但在1955年的民族识别调查後,中共中央认为疍民由于长期已同化于汉族,大部分失去了原本的民族特征和意识,因而认定为汉族的一部分。

明代中叶,葡萄牙人在澳门落脚之时,葡萄牙人主要是以印度果阿,暹罗和马拉女人为妻。因为中国人拒绝嫁女与葡人。唯一例外的是东南沿海社会中被认为是最低贱的疍家。因此许多澳门葡萄牙人都有疍家血统。

疍家人被禁止和岸上的广府人和客家人通婚, 疍家女人不缠足,与陆上传统的汉人社会相比,疍民的贞操观念淡薄,对婚前性行为与寡婦再嫁并不在意,极少有“守节”的行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到了清代,疍民更是几乎垄断了水上的最古老的事业。

到乾隆年间,广州娼妓业已初具规模,清朝文人赵翼写道:“广州疍船不下七八千,皆以脂粉为生计”“珠江甚阔,疍船所聚长七八里,列十数层,皆植木以架船,虽大风浪不动。”这种水上疍船,是18世纪中后期的卖淫场所。妓院以船为房,聚结一起,形成水上村落,嫖妓也称“打水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珠江上的花艇妓影

两名专门从事与研究大英帝国内女性地位的女士Elizabeth Wheeler Andrew (1845–1917) 和 Katharine Caroline Bushnell (February 5, 1856 January 26, 1946)在她们的名著《Heathen Slaves and Christian Rulers》《异教徒奴隶和基督教统治者》中详细描写了专门从事对外(外国水手)生意的疍家艇妓。

因为疍家女在海面上做生意愿意交接外籍水手,被称为”"咸水妹", 并成为妓女的代名词。这也是粤语中的“咸湿”、“咸猪手”的词源来历之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据现在西方历史学者的考证,香港的欧亚混血族群,绝大多数都是欧洲男人和疍家女的后裔。

疍家女的客源也不限制与洋人。

宣统元年1909年,大沙头财记艇起火,珠江河上一片火海,焚烧花艇60余艘,烧死男女七百余人,连“高干”广西道员李益智、候补官陈继曾等十余官员一起毙命。

当时广州人普遍认为所有的疍家女都是娼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草蜢最近看到一个摄影作品,名字叫做风情疍家女。

俺真不晓得这个摄影家是真的不晓得这段历史,还是故意而为之。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摄影作品风情疍家女

还是让各位看官自行评价吧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但也有资料说施氏并不是疍家女出生。

根据麻省理工历史教授Emma Teng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刚刚在2013年出版的《欧亚人族群,混血认同在美国,中国和香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At some point between 1855 and 1858, 。。。 a family of silk growers near Shanghai met with hard times and were forced to sell their daughter “down the river.” The daughter, Sze Tai, would turn up later in Hong Kong, where she became the “protected woman” of a Dutchman, Charles Henri Maurice Bosman (1839–92). ”

在1855年和1858年之间,一家长江三角洲的养蚕户因为生活所迫将女儿卖“下了海”。 这个女儿,施氏,最后辗转到了香港,成了受荷兰人何仕文”保护“的女人。

羊城晚报关于清末广州娼妓行业的描述也提到了外地妓女的涌入:

“清末广州交通比较方便,外地妓女到广州谋生。当时分为“扬(州)派”和“潮派”,广州妓女也喜到上海谋生。外地妓女在广州,必须有特殊技能,能歌善舞、琴棋书画,一些孩子从小被卖到妓院,鸨母让她们学习各种技艺,粤曲、诗词等,也变得文质彬彬。1909年妓院选美比赛,上海籍的妓女新银英,获得色榜第二名,成为名妓。”

不过看来,施氏有不止一个”保护者“。何仕文算是主要的一个。 但同时还有一个施氏的"admirer"”仰慕者“就是何甘棠的中国爸爸,李小龙的曾外公。

所以,100%中国血统的老五何甘棠出生在何仕文的几个欧亚混血儿子之间。

前面已经提到了,荷兰籍犹太人何仕文离开香港后,没有了何仕文的经济支持,28岁的施氏又受到了中国商人郭兴贤的“保护”并为郭先生生了3个小孩。

李小龙的外公何甘棠是何东及何福的同母异父之弟。 何甘棠不是荷兰裔犹太人何仕文所生,而是施氏与一名中国商人所生。

据何福的另外一个孙子, 赌王何鸿燊的堂弟何鸿銮,所写的何氏家族史《Tracing My Children's Lineage》, 何甘棠也是施氏与中国商人郭兴贤所生的儿子。书中写到“何甘棠的长子何世杰透露,何甘棠将要结婚的时候,何甘棠请求他的父亲郭兴贤赞助他的婚礼”。

在施氏长子何東发迹之前,何東兄弟姊妹在香港的社会地位是不高的。

这可以从何東姐姐何柏頤是嫁了怡和洋行买办蔡昇南做偏房而不是正妻这件事中看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从最早在1925年的何東官方传记来看,也说“家计清贫兄弟多人”。

所以后来何東在怡和洋行飞黄腾达让人谣传说他其实是怡和洋行大班威廉·渣甸的私生子。

怡和洋行大班,大鸦片贩子威廉·渣甸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不过中国传统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何東发达了以后,他的弟弟妹妹们也都跟进了。

但何東家族成为香港望族之首以后,一些何東家族后代们可能就觉得何甘棠的身世把族母施氏的尴尬往事给体现出来了。比如在何東的孙子何鴻章的英语网站上干脆把用春秋笔法把照片中的何甘棠说成何東的first cousin。

First Cousin一词在英语中包括了堂兄弟和表兄弟。这个有点数典忘祖了,毕竟何甘棠是何東公开承认的亲弟弟,是香港历史上一个有头有面的知名人物。

事实上因为何東家的身世,何東家族是以母亲施氏为源头,以老大(长子)何東为核心的一个非常紧密的家族。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左页, 何東家族一家男丁。 何東老大坐中, 何東旁边左右分别为弟弟何甘棠,何福(澳门赌王的祖父)。

右页, 是何家媳妇少有的西装照片, 从左到右, 何福老婆, 何東大老婆, 中间坐着何甘棠老婆。 旁边是何甘棠少有的西装照。

比如施氏的第七胎何東的同母异父妹妹何瑞婷(施氏與郭姓中國男子所生)嫁了黃金福生下黃錫霖

何瑞婷+黃金福=黃錫霖

而黃錫霖又娶了表妹,何東的三女儿何純姿(何東的妾侍周綺文所出)

那,那,那个小龙哥妈妈的混血那来的???

咦,怎么还没说到小龙哥?

喝口水,先。

请看下回分解: 李小龙和赌王混血土豪买房的烦恼

关键词(Tags): #大班#何東#何甘棠#疍家#混血儿通宝推:mezhan,
帖:4074763 复 40735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