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4:韩厥——成霸安彊 -- 桥上

2015-03-26 06:25:30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04附:韩起观书1/13

《襄二十六年传》:

晋-韩宣子聘于周。王使请事。对曰:“晋士起将归时事于宰旅,无他事矣。”王闻之,曰:“韩氏其昌阜于晋乎!辞不失旧。”((p 1124)(09261301))(118)

《昭二年经》:

二年春,晋侯使韩起来聘。((p 1226)(10020001))(118)

《昭二年传》:

二年春,晋侯使韩宣子来聘,且告为政,而来见,礼也。观书于大史氏,见《易》、《象》与《鲁春秋》,曰:“周礼尽在鲁矣,吾乃今知周公之德与周之所以王也。”公享之。季武子赋《绵》之卒章。韩子赋《角弓》。季武子拜,曰:“敢拜子之弥缝(mí féng)敝邑,寡君有望矣。”武子赋《节》之卒章。既享,宴于季氏。有嘉树焉,宣子誉之。武子曰:“宿敢不封殖此树,以无忘《角弓》。”遂赋《甘棠》。宣子曰:“起不堪也,无以及召(shào)公。”((p 1226)(10020101))(118)

宣子遂如齐纳币。见子雅。子雅召子旗,使见宣子。宣子曰:“非保家之主也,不臣。”见子尾。子尾见彊,宣子谓之如子旗。大夫多笑之,唯晏子信之,曰:“夫子,君子也。君子有信,其有以知之矣。”((p 1228)(10020102))(115、118)

自齐聘于卫。卫侯享之,北宫文子赋《淇澳》(qí ào)。宣子赋《木瓜》。((p 1228)(10020103))(123、118)

我的粗译:

当初我们的襄公二十六年那时(公元前五四七年,周灵王二十五年,晋平公十一年),晋国的韩宣子(韩起)出访周王室,“王”让人请问他此来的使命,他回答:“晋士起将归时事于宰旅,无他事矣。(晋国的士“起”前来向“宰旅”贡献应季的贡品,没有别的事了。)”“王”听说了他的答话,感叹说:“韩氏其昌阜于晋乎!辞不失旧。(韩家看来会在晋国的兴盛起来了!他说话完全是照传统来的。)”

七年以后,我们的昭公二年(公元前五四〇年,周景王五年,晋平公十八年),春天,晋侯(晋平公)派了韩宣子(韩起)来访问,并通报我们他刚刚升任了中军元帅,来和我们见面,这是“礼”的要求。

韩宣子去了大史那里观书,他读了《易》、《象》与《鲁春秋》,然后感慨说:“周礼尽在鲁矣,吾乃今知周公之德与周之所以王也。(周家的“礼”都在“鲁国”这儿了,我这才知道周公的大恩大德,这才明白周家为什么能当“王”。)”

我们的主上设宴招待韩宣子。

宴会上,季武子(季孙宿)首先唱道(季武子赋《绵》之卒章):“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禦侮!”(《大雅文王之什绵卒章》,《绵》这首诗是歌唱周人的祖先的,本来与此时无关,但是这一章讲到当初受了周文王品行的感动,虞、芮两个小国不再争斗的事情。季武子在这里把晋国国君比作周文王,希望晋国能利用其威望调解小国鲁国的内部矛盾:鲁国当时三位主要的卿——三桓之间矛盾很大。)。

韩子(韩宣子,韩起)于是答唱:“骍(xīng)骍角弓,翩其反矣。兄弟婚姻,无胥远矣。”(《小雅鱼藻之什角弓首章》,韩宣子意在这一章的后两句“兄弟婚姻,无胥远矣”,他并没有接季武子送的高帽子,也没有直接答应季武子的请求,只是强调要亲近兄弟。晋、鲁两国都是姬姓国,可说是兄弟之国,所以两国要亲近。不过要亲近兄弟也适用于鲁国-三桓间的关系,三个“桓”的始祖都是鲁“桓”公的公子,也是三兄弟。)。

季武子马上抓住机会,从要亲近兄弟这个角度曲解韩宣子唱的诗,拜谢说:“敢拜子之弥缝(mí féng)敝邑,寡君有望矣。(感谢您帮助修补我“国”内部的关系,寡君放心了。)”接着他唱了“家父作诵,以究王訩。式讹(借为化)尔心,以畜万邦。”(《小雅节南山之什节南山卒章》,他这是在给韩宣子戴高帽子,说他劝和鲁国-三桓之间的矛盾,将会得到各家诸侯——万邦的拥护。)。

国君的正式宴会之后,季武子又在自己家里招待韩宣子,季武子家里有一棵树很漂亮,韩宣子夸赞了几句,季武子马上说:“宿敢不封殖此树,以无忘《角弓》。(“宿”一定会把这棵树好好保护起来,纪念您为我们唱的《角弓》。)”然后武子唱道:“蔽芾(bì fèi)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bá)。”(《召南甘棠首章》,他是以这棵树比附当年老百姓为了纪念周初名臣召公保护下来的那棵甘棠树,以韩宣子比附召公。)。

宣子(韩起)马上说:“起不堪也,无以及召(shào)公。(“起”不敢当,千万别拿我比召公。)”(在前面季武子已经用周文王比附了晋国国君,所以这里季武子又用召公比附韩起,但韩起是有分寸的人,非常尊崇周天子,前面他到了周天子那里还要谦称“士”,此时自然不敢当。)。

随后宣子(韩起)就前往齐国送礼。他先见了子雅(公孙灶),子雅就把儿子子旗(栾施)召了来,让宣子看。看了之后宣子就说:“非保家之主也,不臣。(不是能延续家族的引领者,没有做臣子的自觉。)”。他又见了子尾(公孙蠆,高蠆),子尾也请他看了自己的儿子彊(高彊),宣子说了和说子旗一样的话。

那些齐国的大夫都嘲笑子尾,只有晏子(晏婴)相信韩起的话,说:“夫子,君子也。君子有信,其有以知之矣。(这位大人,是一位君子。君子说出的话是有准的,日后总会明白的。)”

宣子(韩起)又从齐国去卫国访问,卫侯(卫襄公)也设宴招待他。

宴会上,卫国的卿北宫文子(北宫佗)先唱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卫风淇奥首章》,杜《注》:“《淇澳》,《诗卫风》,美武公也。言宣子有武公之德。”武公是指卫国的先公卫武公。)。

宣子也回唱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卫风木瓜首章》,韩宣子这是在保证要“永以为好”。)。

一些补充:

韩家不仅“昌阜于晋”,而且“昌阜”后还分了“晋”。

栾施和高彊后来果然未能延续他们的家族,八年后,他们就因为攻击齐景公被赶出了齐国。

杨伯峻先生注“王使请事”曰:

事即问事。古代朝聘之礼,初入境,主人如是天子,则使士请事,问为何而来。及朝聘礼毕,主人又使摈者(接待宾客者)请事于庙门之次。此乃摈者请事,说详沈钦韩《补注》。

杨伯峻先生注“晋士起将归时事于宰旅”曰:

天子高于诸侯,则天子之臣亦高于诸侯之臣。天子上士三命,中士再命,下士一命。故《礼记曲礼下》云:“列国之大夫入天子之国曰某士。”天子上士三命,三命,列国之上卿。故韩起于晋为卿,于周称士。杜《注》:“时事,四时贡职。宰旅,冢宰之下士,言献职贡于宰旅,不敢斥尊者。”

杨伯峻先生注“见《易》、《象》与《鲁春秋》”曰:

《易》乃《周易》,其六十四卦与《卦辞》、《爻辞》作于西周初,《十翼》则战国至西汉之作品,韩起不及见。人多以“《易象》”连读,为一事,今从宋-王应麟《困学纪闻》卷六说分读,与《易》为二事。《象》即哀三年《传》“命藏《象魏》”之《象魏》,因其悬挂于象魏,故以名之,亦省称《象》。象魏亦名象阙,亦名魏阙,又曰观,为宫门外悬挂法令俾众周知之地。据《周礼大宰》,正月一日公布政治法令于象魏,此法令谓之《治象》;地官亦悬《教象》,为教育法令;夏官公布《政象》,秋官公布《刑象》,即军政法令,司法法令。公布十日,然后藏之,此《象》当是鲁国历代之政令。《鲁春秋》即《孟子离娄下》“鲁之《春秋》”。《春秋》为列国史之通名,《墨子明鬼下篇》有周之《春秋》、燕之《春秋》、宋之《春秋》、齐之《春秋》,故鲁史曰《鲁春秋》。下言“吾乃今知周公之德与周之所以王”,则韩起所见《鲁春秋》,必自周公-姬旦以及伯禽叙起,今《春秋》起隐公,讫哀公,自惠公以上皆无存。《公羊传》又有所谓不修《春秋》,即未经孔丘所改定之《春秋》。万一其言可信,韩起所见必《鲁春秋》简策原本。

下面是雅安-汉-高颐阙的图片,出自《高颐阙》,这种阙就是从古代的象魏发展出来的。图中可见,高颐阙虽是石阙,但精心地模仿了木结构的斗拱,春秋时的象魏应该也是土木结构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帖:4105840 复 41039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