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16:孙书——用之必胜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0 阅 3836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4-22 04:53:16
4191099 复 4190692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5321`18674`6946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16附:陈氏始大3/9 7

《哀六年经》:

夏,齐-国夏及高张来奔。((p 1632)(12060004))(137)

齐-阳生入于齐。((p 1632)(12060007))(137)

齐-陈乞弑其君荼。((p 1632)(12060008))(137)

一些补充:

齐-阳生就是后来的齐悼公,“荼”则是当时已经即位的齐国在任国君,但年纪甚幼,被赶下台后则改称安孺子。

杨伯峻先生注“齐-陈乞弑其君荼”曰:

“荼”《公羊》作“舍”,古音同,相通假。据《传》,荼实为阳生使朱毛杀之,而《经》书陈乞者,以其迎立阳生,荼不得不被杀,且陈氏欲借此擅权也。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哀六年传》:

齐-陈乞伪事高、国者,每朝,必驂乘(cān chéng)焉。所从,必言诸大夫曰:“彼皆偃蹇,将弃子之命。皆曰:‘高、国得君,必偪(逼)我,盍去诸?’固将谋子,子早图之!图之,莫如尽灭之。需,事之下也。”及朝,则曰:“彼,虎狼也。见我在子之侧,杀我无日矣,请就之位。”又谓诸大夫曰:“二子者祸矣,恃得君而欲谋二三子,曰:‘国之多难,贵宠之由,尽去之而后君定。’既成谋矣,盍及其未作也,先诸?作而后,悔亦无及也。”大夫从之。((p 1633)(12060301))(137)

我的粗译:

下一年,我们的哀公六年(公元前四八九年,周敬王三十一年,齐安孺子元年),当时齐国的陈乞(陈僖子)假装投靠了高家和国家,每次上朝的时候,他都跑去为这两家的族长驂乘。在随从这两家族长的时候,他总是说诸大夫的坏话:“彼皆偃蹇,将弃子之命。皆曰:‘高、国得君,必偪我,盍去诸?’固将谋子,子早图之!图之,莫如尽灭之。需,事之下也。(这些人都傲着呢,肯定会抵制大人的施政,他们总在说:“高家和国家要是控制了主上,一定会威胁到我们,我们为啥不早点把他们轰走?”他们肯定会算计大人,大人还是早点想辙对付他们!对付他们,最好就是把他们全灭了。犹犹豫豫,肯定会把事办砸了。)”

等到了朝廷之上,他还对高家和国家的族长说:“彼,虎狼也。见我在子之侧,杀我无日矣,请就之位。(那些人都是虎狼,看见我在大人身边,肯定没几天就得杀了我,我还是归位站他们那儿吧。)”

到了那儿,他又对诸大夫说:“二子者祸矣,恃得君而欲谋二三子,曰:‘国之多难,贵宠之由,尽去之而后君定。’既成谋矣,盍及其未作也,先诸?作而后,悔亦无及也。(那两位大人就是祸根,仗着控制了主上就想算计几位大人,说什么:“我们的‘国’现在老出事,都是因为有些人过去太得宠了,把他们都赶走,主上才能安定下来。”他们已经算计好了,要不,我们还是趁他们没来得及动手,先干掉他们?后发制不了人,后悔就来不及了。)”于是那些大夫信了他的话。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需,事之下也”曰:

杜《注》:“需,疑也。”孔《疏》:“需是懦弱之意。”《说文》:“需, [(彡/立)頁]也,遇雨不进止 [(彡/立)頁]也。”即今言等待。此是陈乞在高、国之前诬告诸大夫之语。“彼”指诸大夫。言诸大夫皆自高自大,将不受子(高、国)之命。诸大夫且谋逐高、国,因劝高、国尽灭诸大夫,迟疑等待乃下策。《田齐世家》叙此语仅撮取大意。

杨伯峻先生注“请就之位”曰:

杜《注》:“欲与诸大夫谋高、国,故求就之。”盖此时在朝,高、国在卿位,陈乞伪事高、国,在其侧,不得与诸大夫言,因以己畏被杀,而请往诸大夫行列,就而与言。

《哀六年传》:

夏六月戊辰,陈乞、鲍牧及诸大夫以甲入于公宫。昭子闻之,与惠子乘(chéng)如公。战于庄,败。国人追之,国夏奔莒,遂及高张、晏圉、弦施来奔。((p 1634)(12060302))(137)

八月,齐-邴意兹来奔。((p 1636)(12060501))(137)

我的粗译:

夏六月戊辰那天(杨注:戊辰,二十三日。),陈乞、鲍牧及诸大夫带领着甲士进入他们“公”的宫殿。昭子(国夏)听说此事,和惠子(高张)一起驾着兵车也前往他们“公”那里。双方在“庄”那里开战,国、高两家的部队打败了,国人追击他们,国夏逃去了莒国,随后和高张、晏圉、弦施一起逃来我们这里。

这年八月,齐国的邴意兹也逃来了我们这里。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遂及高张、晏圉、弦施来奔”曰:

杜《注》:“圉,晏婴之子。圉、施不书,非卿。”《田齐世家》云:“田乞、鲍牧乃与大夫以兵入公宫,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徒追之,奔莒,遂反杀高昭子。晏孺子奔鲁。”田乞即陈乞,《史记》于齐之陈氏例作田。司马迁所记与《传》有不同,当依《传》为实。

杨伯峻先生注“齐-邴意兹来奔”曰:

杜《注》:“高、国党。”参定十三年《传》。《齐世家》云:“八月,齐-秉意兹、田乞败二相,乃使人之鲁召公子阳生。”则司马迁所见《左传》无“奔”字。但列秉(邴)意兹于田乞上,且冠以“齐”字,非《世家》例,甚可疑。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庄”在《左传》中三次出现,分别是:“得庆氏之木百车于庄。”(《襄二十八年传》(p 1146)(09280902))(113)“五月庚辰,战于稷,栾、高败,又败诸庄。国人追之,又败诸鹿门。”(《昭十年传》(p 1316)(10100203))(102、115)“昭子闻之,与惠子乘如公。战于庄,败。国人追之,国夏奔莒,遂及高张、晏圉、弦施来奔。”(《哀六年传》(p 1634)(12060302))(137)。杨伯峻先生注云:庄,临淄城大街名。《孟子?滕文公下》“引而置之庄、岳之间”,即此庄。#庄即《孟子?告子下》“引而置之庄、岳之间”之庄(,临淄城内大街)。杜《注》“庄,六轨之道”,本《尔雅?释宫》,而于此则不确切。庄,盖闹市名。

下面是《临淄齐国故城钻探实测图》,出自曲英杰先生《史记都城考》,也不知“庄”、“岳”各是哪条大路,“鹿门”又在哪里:

点看全图

“莒”——“莒父”(杨注:莒,国名,《郑语》“曹姓邹、莒”,以莒为曹姓,恐另一莒。此莒国,春秋后五十年为楚所灭,见《楚世家》。传世彝器有中子化盘,记楚简王伐莒,见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据文八年《传》及《世本》,当为己姓,旧都介根,在今山东省-胶县西南;后迁莒,今山东省-莒县。据《鲁语下》“晋信蛮夷”之语,则当时人以蛮夷视之。#据《山东通志》,今莒县即莒国,一云,即鲁之莒父邑。),推测位置为:东经118.83,北纬35.58(今莒县县城,春秋初莒国迁来)。


  • 本帖 2 回复
2016-04-22 04:53:1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