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16:孙书——用之必胜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0 阅 384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4-23 05:23:24
4191314 复 4190692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5574`18705`695902`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16附:陈氏始大4/9 7

《哀六年传》:

陈僖子使召公子阳生。阳生驾而见南郭且于,曰:“尝献马于季孙,不入于上乘(shèng),故又献此,请与子乘(chéng)之。”出莱门而告之故。阚止知之,先待诸外。公子曰:“事未可知,反,与壬也处。”戒之,遂行。逮夜,至于齐,国人知之。僖子使子士之母养之,与馈者皆入。((p 1637)(12060601))(137)

冬十月丁卯,立之。将盟,鲍子醉而往。其臣差车鲍点曰:“此谁之命也?”陈子曰:“受命于鲍子。”遂诬鲍子曰:“子之命也!”鲍子曰:“女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悼公稽首,曰:“吾子,奉义而行者也。若我可,不必亡一大夫;若我不可,不必亡一公子。义则进,否则退,敢不唯子是从?废兴无以乱,则所愿也。”鲍子曰:“谁非君之子?”乃受盟。使胡姬以安孺子如赖,去鬻姒,杀王甲,拘江说,囚王豹于句渎之丘。((p 1637)(12060602))(137)

我的粗译:

于是陈僖子(陈乞)派人来我们这里请公子阳生回国。阳生接待来人后马上驾了车去见我们的大夫南郭且于,对他说是:“尝献马于季孙,不入于上乘,故又献此,请与子乘之。(我过去曾经向季孙进献马匹,但没够上“上乘”,现在准备再进献这四匹,请大人坐上车来把把关。)”等车出了莱门,才告诉他说有人来请自己回国,请他出主意。

阳生的家臣阚止已经得知此事,就在驻地外面等着,公子(阳生)回去后见到他,就告诉他说:“事未可知,反,与壬也处。(现在这事还没把握,你先回去,好好保着“壬”。)”又嘱咐了他一番,这才出发。赶在一天晚上,到了齐国,国人都已经知道这位公子到了。

僖子(陈乞)让子士之母负责他的饮食起居,又让他混在进献吃食的人里边进入了公宫。

冬十月丁卯那天(杨注:丁卯,二十四日。),僖子立公子阳生为君(齐悼公),将要开始盟誓的时候,鲍子(鲍牧)喝得醉醺醺的来了,跟他来的家臣差车鲍点就问:“此谁之命也?(这是谁下的命令?)”陈子(僖子,陈乞)告诉他:“受命于鲍子。”然后还诬赖鲍子说:“子之命也!(这就是大人下的命令啊!)”可鲍子却问他:“女忘君之为孺子(荼)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你忘了咱们主上为现在这个孺子当牛断了自己的牙齿吗?你好意思背叛他吗?)”

一旁的悼公赶紧对着鲍子磕下头去,接着说:“吾子,奉义而行者也。若我可,不必亡一大夫;若我不可,不必亡一公子。义则进,否则退,敢不唯子是从?废兴无以乱,则所愿也。(大人您是一心为了公室的,要是我能行,决不会报复大夫您,要是我不行,也没必要干掉我这个公子。对公室有利就上,对公室无利就下,怎敢不唯子是从?我只想着换国君别再死人了。)”结果鲍子说了句:“谁非君(齐景公)之子?”就接受了这个盟约。

然后他们让齐景公的妾胡姬带了原先立的国君安孺子去“赖”那里住。赶走安孺子之母鬻姒,杀掉王甲,把江说抓起来,把王豹关在句渎之丘。

一些补充:

这里大概是典籍中最早提到“上乘”这个词的地方,一乘是四匹马,还包括一辆车。

杨伯峻先生注“尝献马于季孙”曰:

八年《传》云:“齐悼公之来也,季康子以其妹妻之。”然则此时已是季孙妹夫。

杨伯峻先生注“阚止知之,先待诸外”曰:

杜《注》:“阚止,阳生家臣子我也。待外,欲俱去。”《仲尼弟子列传》、《吕氏春秋?慎势篇》、《淮南子?人间训》、《盐铁论》《殊路篇》、《颂贤篇》、《说苑》《正谏篇》、《指武篇》俱以阚止即孔丘弟子宰予,李斯《上秦二世书》(《李斯传》)亦云:“田常为简公臣,阴取齐国,杀宰予于庭,即弑简公于朝。”然《史记?弟子列传?索隐》云:“《左传》阚止字子我,为陈恒所杀,字与宰予相涉,因误。”主此说者,有苏轼《志林》、苏辙《古史》、孔平仲《谈苑》、洪迈《容斋随笔》、孙奕《示儿篇》以及清人阎若璩《四书释地又续》、赵翼《陔余丛考》、惠栋《左传补注》等。然亦有信阚止即宰予者,如全祖望《经史问答》、宋翔凤《过庭录》。总之,纪载凌乱,是非纷纭,置之不究可也。

杜《注》“僖子使子士之母养之”云:“隐于僖子家内。子士母,僖子妾。”

杨伯峻先生注“女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曰:

孺子谓已立之齐君-荼,以其年幼小,故曰孺子,《尚书?金縢》“武王既丧,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于国曰:‘公将不利于孺子’”,时成王年幼,周公摄政,故以孺子称成王,《公羊》僖十年《传》“尔既杀夫二孺子矣”,二孺子谓奚齐及卓子,俱为里克所杀也。孺子另一义,已见僖十五年《传?注》。盖景公爱荼,尝己为牛,令荼牵之,仆,景公折齿。“也”读为“耶”亦可。

杨伯峻先生注“使胡姬以安孺子如赖”曰:

胡姬,胡国之女,姬姓,景公妾。胡见襄二十八年《传?注》。安孺子即荼,在位不及一年,且幼小即被杀,无谥,号之为安孺子。

杨伯峻先生注“杀王甲,拘江说,囚王豹于句渎之丘”曰:

杜《注》:“三子,景公嬖臣,荼之党也。”《孟子?告子下》云:“昔者王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赵歧以为卫人,万氏《氏族略》“疑即此人”,郑珍《巢经巢文集》亦以为即此人,且以为齐人。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莱门”(杨注:定九年《传》“阳虎使焚莱门”,彼为阳关邑门,此或不然。杜《注》:“鲁郭门也。”江永《考实》谓与阳关邑门同名异地,是也。#莱门为鲁郭门,亦见哀六年《传》。),据曲英杰先生则为北东门。

下面重贴一遍《鲁国故城遗址分布图》,北面靠东的城门(有棕色的道路出城处)即为莱门:

点看全图

在上面的图中,我标出了“周人墓”的位置(图左上部分标有“周墓”的左上向右下的斜条区域),还标识了另外几个殷人的墓地(也是左上向右下的斜条区域,标为“殷墓”)和一些居住遗址(右上向左下的斜条区域),居住遗址分为两类,一类是曲阜刚建城或建城不久就有的,标为“原”,一类是春秋时期才有的,标为“新”。棕色的线是当时的道路。还有春秋时的手工业作坊遗址,冶铜遗址标为“铜”,制陶遗址标为“陶”,制骨遗址标为“骨”。

上图是我利用出自《曲阜鲁国故城》一书的附图作为底图,根据我的理解和臆测,尽量涂去了与春秋时代无关的痕迹,得到的春秋时代鲁国城内概况的示意图。很可能有应涂掉而未涂掉的,或者不应涂掉而涂掉了的,或者标注错误的。我的水平有限,只好请列位包涵了。

注意,图中西南角一带空白较多是因被曲阜市区占压,未能勘测,其中标有“孔”字的地方其附近当亦有未标记的居住遗址,当时孔子就住在那里面。

“赖”(杨注:赖,在今山东-章丘县西北。#赖即六年《传》之赖,在今山东-章丘县西北,济南市东。或云在聊城县西者,不确。),推测位置为:东经117.23,北纬36.95(章丘市-黄河乡-土城村)。

“句渎之丘”(杨注:句音钩,句渎之丘即穀(谷)(gǔ)丘。急读之为穀,缓读之为句渎。#句渎之丘又见于二十一年、二十八年、桓十二年、哀六年《传》,当在齐境。参高士奇《地名考略》三。),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8.32,北纬36.79(据云在临淄,我怀疑在淄水曲处)。


2016-04-23 05:23: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