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标
O注册 登录O 忘了密码
丁酉(鸡)年五月廿九

【工业角度看语言】为什么说汉字汉语比所谓屈折语优越 -- 林风清逸

复 171 阅 63320 2016-12-11 09:05:43
2017-01-09 12:17:23
42294954229463
林风清逸 林风清逸`55396`/picture/0,1501/55396_04041604.jpg`70`9862`17847`302594`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0-04-17 08:59:25
注:几点说明那个帖子我同步直接回到了解甲的帖子之后了 9

注:几点说明那个帖子我同步直接回到了解甲的帖子之后了。因此,很多话可以直接看其原文,未再予以引用。

链接在此,一目了然:链接出处

然而解甲自然是不肯在压到后边的楼中楼里面回复的。虽然他是在接到提示之后做出的回复,但是一定要选择在一个看起来不是直接回复给他的、同时又靠前的高光位置回复。他的回复之所以很及时,是因为我直接提示他有了新回复。

他的帖子我没有过多引用,是因为我直接回到了他的帖子之下。

而这,居然成了解甲批判我的罪恶。

当然,这自然的确是我的罪恶,因为我居然提醒他及时回复,而又不肯将自己的帖子单纯系在他的回复之下。帮助敌人就是削弱自己,我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像某些人一样擅长政治斗争,我是不是跟某人学一学,偷偷在哪发个帖子?还是算了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我看得破,却学不会。

解甲很是强悍。经过缜密侦查,解甲指出,我在很多事情上存在错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错了还是假的错了,但是我想,我总是会犯错误的。会犯错误,这是好事啊,因为这说明我是还是个活着的人,而不是塑成金身的泥胎偶像。解甲证明我还活着,还没有变成大盗不止的祸根圣人,我大概要感谢他的努力。

至于说我是不是需要再转移一个阵地,就像在郑昭公那个帖子里一样,再转移去证明一下我自己是不是识汉字、懂物理,或者转移去证明一下曹操是不是一个喜欢矫揉造作伪装自己的演员,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几秒钟。本着求真知的态度,的确应该去证明这些东西,证明我是不是认识汉字,证明我是不是懂得物理,证明曹操是不是一个矫揉造作的家伙……可是,我一直在想一个事:一直以来,解甲都是这样做的,总是抛出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再抛出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无尽的问题似乎总是层出不穷,无尽的问题似乎原本不是极其简单,但是每当你解决一个问题,他就会抛出一个新的问题,在整个过程中,你都无法回到原本的问题上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你在回答他抛出的新问题时,答案涉及到了一些模棱两可、难以黑白分明的事情,然后他就兴高采烈地跳出来,指出你错了。然后,因为你这个问题错了,或者实际上只是这个问题根本就不能用简单的黑白分明来回答,他就证明你整个一系列全部回答都是错了。在军事上,我们称呼这种诡辩方式为“积极防御”。

是的,这就是诡辩。

回避真正的问题,用新的问题替代原本的问题,一直到对方出现漏洞,然后挤到这个漏洞,宣布自己胜利。

现在解甲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啊。解甲说我不喜欢引用,我需要引用什么?你这个帖子《呵呵》,以及你上一个帖子《看来有此恶趣味的河友不在少数》,不现成的摆在面前吗?

有朋友会问了,上一个帖子《看来有此恶趣味的河友不在少数》在哪里呢?只看到你之前的帖子似乎在批判他,但是没看到他的帖子呀。因为他没有在那里回复啊。他原先有个好习惯,唤作“一并在这里回复”的技巧,就是避开别人——可不仅仅是我——多个帖子的质疑,而只选取一个杀伤力最低的帖子进行回复。

很有意思的是,他用这个方法在别的河友的帖子里回复的时候,被我逮着过一次。当时我就冲上去批了他一顿。然后他“有则改之”,不怎么这样做了。

避重就轻,选取对别人最不利的战场,这是解甲的老习惯了。

我说他使用话术,说了很多次,每次都是抓住贼偷的手腕子说的,他哪敢否认。

我一直说话都留有情面。比如说,一个人,说话总是使用话术,反映了什么样的人品?我从来没有说下去过。

我说,我抓住坏人就一定要往死里怼。其实,我还是很心慈手软的,没有真的往死里怼。

原因很简单。我之前批判解甲的时候说过,我不喜欢下流手段。

什么叫下流手段呢?

堂堂之军,正正之阵,追亡逐北,这是上流。口訾而辱之,轻慢而凌之,獐头鼠目,这是下流。

我既然批评他使用话术,就不想再去指斥他的人品。因为使用话术虽然已经接近于人品问题,但是人总是要有脸面的,要留一点脸面给别人。不要像街头流氓斗殴一样,撕破对方最后一点遮羞布。过火的斗争会导致自己养成错误的斗争习惯,从而失去理性。所以在最后一步,我留他一点面子。

马超是个武夫,但是人们说,马超确实是个贵族。他的家族几乎被曹操全部诛灭,但是他晚年在蜀汉上书提到此事的时候,却说:“臣门宗为孟德诛夷略尽。”人们说,马超,这样一个在大家眼里有一点莽撞粗鲁的人,到了这样一个时候,依然坚持称字不呼名的礼节,充分说明了什么叫做良好的家教。

我是个穷人,但是我的父母很努力地教育我。所以我尽量不做这样直接打脸的下流事情。

当然,解甲说,他理解的下流不是这样的。哦,这样啊,那是你家的事情,我帮不了你。

好像解甲说我写很长的文章却不习惯引用。那么,如果大家看到我引用了,就装作看不见就好了,不要告诉他,这样他心里会好受些。

做人嘛,开心就好。

对了,我又忘记了,解甲既然说了我媚众,又挑唆说大家之所以赞同我是因为受到了我刻意的魅惑,这个问题他其实又回避了。

解甲,你老实说,你说我媚众,到底有几分是因为你真的这样想,又有几分是因为你也想得这么多花?

媚众。这个说法很有趣。反过来看,就是说我的想法能够得到大多数人赞同。我以前说,论证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句话简单翻译过来就是说,道理本身就在哪里,我们——不单单是我——只不过是偶然得到他罢了。而且,对我来说这还有另一层意思:所谓“媚众”、所谓“请对林兄送花送宝的河友们仔细想想,各位对林兄的赞同,是因为林兄能发人所未发?还是因为林兄可以顺着大家的心意把话说得更好听?”(对不起这句话我在这个帖子里又引用了一次,大家不要告诉解甲我又一次引用了他的原文),正说明我的想法经常能够得到大家的赞同;而大家各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大家的赞同一定是处于自己的判断而不是被我拿刀架在脖子上逼迫的,大家的判断又都出自于大家自己在社会上观察,由此,获得大家的赞同,说明我的思路符合大家对社会的观察和理解。我自己没有那么多眼睛,大家做了我的眼睛,我很开心。快乐是要分享的,所以,我也想做大家的眼睛。通过思考,我发现,被指责为媚众,实际上就是说我的思维没有走偏。我觉得这个思考是正确的,我打算如解甲所说一般,“民科”一点,“坚信自己的思考成果不接受批评”。嗯,忽然觉得戴上“民科”的帽子、过个暖和的冬天,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因为我很开心呀,对于一个经常坐在屋子里写文章的人来说,闭门造车、出门合辙,验证了自己在“学而思”、“思而学”的道路上没有走错、想法是正确的,这是值得庆祝好事。不就是个帽子嘛,戴破了再还给解甲不就得了。

解甲说,我的文采不错。所谓文采不错,字面意思就是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比较强。也就是更专业、更不“民科”。虽然我不认为他在这方面有评判的能力,但是无论怎么说,既然他自己承认的,逻辑上他自己就应该认,就应该前后呼应,而不应该自相矛盾。而我也写了这么多废话了,所以现在我就想一件事,无论怎么说,我大约应该有一点资格,对解甲说,我在讨论汉语汉字的问题,你水平太低,别捣乱,一边玩去。

以前有个笑话,有个人请客吃饭,但是客人来得不整齐,有的早就来了,有的迟迟不到,主人急了,说,该来的不来。已经来的客人一听,很生气,于是就走了几个。主人一看,又急了,说,该走的不走。还没走的客人一听,哦,我是该走的了,于是又走了几个。最后一个客人一看,就对主人说,你怎么这样说他们啊,主人急了,口不择言,说,我说的不是他们。得,最后一个客人也走了。

我发了个帖子,想谈个问题,来了很多客人,忽然来了一个恶客,胡搅蛮缠,我急了,大声呵斥他,结果其他客人一看,情形好尴尬,于是都走了。恶客看到了,拍拍身上的土,捡起帽子戴上,乐呵呵地也走了。然后我看着好好的酒席,发现因为一个恶客,没有客人了。

那么,我是应该驱逐恶客呢,还是不应该驱逐恶客呢?

我之前引用过一些成语,哦,错了,不是引用,林风清逸的引用,不算引用,解甲的才是。我之前自说自话的时候说了一些成语——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原创的,解甲非要说不是引用,我也没办法——什么城狐社鼠啊,狐假虎威啊,投鼠忌器啊,说的就是一些被坏人利用的很尴尬的事情。我现在也是很纠结,面对这样的情形,应该“原创”哪一个成语才好呢?

说到底,还是挖了很大的一个陷阱啊。

不讨论问题,驳斥别人的时候,不驳论点,不驳论据,不驳论证,而是驳论者,这是我指出的、解甲的问题。对此解甲没有回应。解甲只是批评我不接受意见,说什么“首先我认为民科的问题不是勤于思考,而是坚信自己的思考成果不接受批评”。为什么要强调勤于思考呢?因为解甲首先给了我一个勤于思考的标签。所以这句话表面上是在说一个标准,其实就是在说我是“民科”。其实看到这的时候我已经气乐了。解甲真的很扯淡。他在辩论完全是“移花接木”,偷换概念,首先将“民科”的定义从“不专业”转移成了“固执己见”,然后说别人不改变意见就是不接受意见,就是固执己见,就是“民科”。新建一个“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的判断体系,来论证别人是“民科”。可是,解甲同样也是“坚信自己的思考成果不接受批评”,坚持反对我的看法,那么同样的判断体系,只能得出同样的结论,就是“坚信自己的思考成果不接受批评”的解甲,按照解甲的理论,是个“民科”。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给别人扣“民科”的帽子。我基本上不给别人扣帽子,特别是“民科”的帽子。因为我不习惯用“身份标签”来说别人。标签化是思维的大忌。

解甲为什么要建立一个新体系呢?因为解甲忽然发现原本在科普世界里无往不利的物理学身份不管用了,在语言学世界里物理学身份不如中文系身份管用,于是一个理科生竟然在科普问题上遇到了“身份尴尬”,不能再拿“身份”这个贵族特权去欺压庶民了。

我以前就说过,解甲喜欢用权威来论证,而不是用逻辑来论证。拉大旗做虎皮,是他的惯用手法。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反动的手法。

在目前的科普界,有很多这样的“科普志愿者”,以自己的身份,而不是以自己的学识,去科普。

有的河友大约会为解甲打抱不平,说,解甲不是文科出身,就不能讨论文科问题了么?对于这样的疑问,我想你大概真的没看我们的帖子。我从第一开始,就从来没有拿自己的身份去压人。即便是在谈到语言学一线的事情时,我也是将语言学实际发生的事情讲出来,让大家去判断,而不是简单的说,你们不知道,就完事了。我说完别人不知道,就将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拿出来,让大家看看是怎么回事。事实上,不是我在压人,而是有人因为我没有拿我的“身份”压人,“行使贵族特权”,企图拿“身份”来压我,要给我一顶“民科”的帽子。而且更恶劣的时候,给我帽子的时候,不是直接回复给我的帖子,而是回复给别人的帖子,顺便也给了别人一顶“民科”的帽子。只不过我正好看了一眼那个帖子,我才知道,哦,解甲又双叒叕“偷偷”在背地里说坏话了。

其实,什么是“身份”呢?在讨论问题的时候,身份没有任何意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是的问题,皇帝说不是,问题还是是,不是的问题,皇帝说是,问题还是不是。

但是对于迷信“身份”的人来说,“身份”才是最有力的论证。面对“身份”的无用,他们会很焦急的另外制造一个身份。当解甲无法用“学历”来指责别人是“民科”的时候,就立即创造了以“投降与否”来作为别人是不是“民科”的判断标准。其论证的关键不是客观真实、稳定科学的标准应该是哪个,而是“身份”。

解甲孜孜以求的就是给别人扣帽子。扣帽子,就是在强行赋予别人身份。“权威”是身份,“民科”也是身份。

我其实不太相信解甲真的是坏人。我说过,我觉得解甲更像是一个被话术欺骗了之后又变成话术的搬运工的人。但是我又发现,解甲更倾向于是一个迷信“身份”的人。这体现在他论证时的不老实。比如说,解甲自言自己对山地是死地的看法来源于败退时易于被歼灭。他这是提出了新的解释。看起来,解甲的资质很差。为什么这么说呢?以秦岭山地来说,背靠山地行军,遭到山地外的攻击时,可以迅速后退,依托山地进行抵抗。至于说被敌人伏击……请看清楚,山地是你的内线,不是敌人的内线。敌人在你的内线伏击你,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而且山地的好处就是因为有醒目的集结点,因此在遭到敌军突袭时可以迅速集结、据险而守,避免溃退。而不是溃退然后被敌人伏击。而且,我当时写的是太行山和燕山山脉,不是秦岭。即便秦岭又怎么样呢,诸葛亮在秦岭都没有被敌人伏击围歼,诸葛亮死后蜀军也没有遭遇过这样的问题,解甲从哪里脑补的这个问题?而且,我觉得解甲这个解释,只不过是想逃避马谡的马谡的批评罢了。三国时代因为控制山地而失败的知名事件,最有名的就是马谡(还有一个不太有名的,诸葛亮控制秦岭山地然后失败,但是他是因为出不了山),而不是诸葛亮在秦岭山地吃亏。山地就是利于守不利于攻的。但是解甲硬要说山地利于攻不利于守,这就明摆着是颠倒黑白了。就连这都不知道,还扯什么军事。眼高手低到这种地步,这不就是一个活马谡嘛。如果一个人真的愚蠢到了颠倒黑白的地步了,那他就是马谡的马谡,而且是个资质很差的马谡×2。但是解甲不像是资质很差的人,解甲会很多东西。资质很差和技能繁多,我认为是个矛盾。我认为这个矛盾说明,解甲不是真的资质很差,而是无视基本事实。连事实都能无视,还能珍视什么?这就是不老实。

为什么无视事实呢?

一个迷信身份的人,从来不对别人有真正的敬畏。解甲论证问题,之所以敢于肆无忌惮地使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就是因为他对于别人的“身份”毫无敬畏。所以他敢于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白白欺负人。

他这个人,驳斥别人的论点,不驳斥论点,也不驳斥论据,也不驳斥论证,只是在驳斥论者,而驳斥论者,就是各种陷害手段和语言圈套。所谓语言圈套,就是很容易掉进陷阱。你回答他,就跑题,不回答的不够谨慎周全,就出现漏洞,而无论你怎么回答,基本上都对你有害。甚至于解甲经常选择对别人不利的地方回帖,诱使别人放弃对他真正造成困惑的追问,同时也让围观者看不到别人对他的质疑。我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讨厌这样一个人。而在我与他直接打交道之后,就更加发现其语句里充满了无处不在的陷阱。解甲一直都是在这样做。一旦别人要求他直面问题,他就不断提出新问题,充分展示了他对解决问题的无能为力。

而这次之所以我会这么坚决地批判他,是因为我看到他不光给我扣帽子,还在给别人扣帽子。而更加令我感到气愤的是,在我批判过他这样乱给别人扣帽子的行为之后(我是不是将那个帖子引用出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发现,他在当时还悄悄在别的地方隐蔽地发了其他恶劣的帖子。因为隐蔽,不去仔细梳理,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帖子,我也是在9天之后才看到他当时发的帖子的。从当初我发现他各种“一并回复在这个地方”的小花招,并很快发现这种小花招、小心思的秘密之后,一直到现在,他从来如此玩弄小心眼,从来没有改变过。他这个人,早就已经习惯性的做这些猥琐的事情了。

玩弄小心眼,小花招,迷信权威,欺凌庶民,用“身份”来尊崇和欺凌他人,这就是一个迷信身份的人。

这只不过是一个迷信身份的人。

迷信身份的人,一般来说,总是追随着有身份的人。

伏低做小,这是解甲的病。

伏低做小的患者,在面对“身份”高贵的权威时固然低眉顺眼,但是在“身份”低下的人面前,必然凌驾于他人之上。

所以才敢无视一切基本的事实,说一些愚蠢到极点的话。

山地是死地,一个人研究军事研究到这种地步,就好像做神父得了梅毒,当和尚做了屠夫,做穆斯林开起了养猪场,真是难得。

玩那些小心眼有什么用?一点也不长本事。

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曹操说刘备不办如此这个事情,在别的地方我见别人讨论过,然后有人也迅速拿出了一连串曹操的话,说曹操一贯这样掩饰自己。和解甲做的一模一样。

我又想起一个事情,网友在调查网特活动规律的时候,发现他们喜欢用一个小号,不参与任何互动,而是专门保存各种资料,方便其他小号引用其中内容。也就是分工很强。

我又想起一个事情,解甲好像经常在讨论的“后期”出现——也许以后解甲会在“前期”出现?

我大概有点过于敏感了。

所以我去查了解甲最初的帖子。真有意思,解甲在2014年注册之初就遭遇过被质疑是网特的危机……而且解甲一开始就在围绕三国问题展开讨论。而三国问题恰恰是网特活跃的重灾区。我原本是有打算在这个领域写一写东西,因为我发现这个阵地基本上是被网特占领了。但是我给忘了,没有专门去写。

我知道在讨论三国问题的网友中,有很多是带着任务带节奏的,也有很多只是单纯的蠢。

我跟解甲说了这么久的话,今天才想起来看一看解甲的履历,我实在是太漫不经心了。

我觉得解甲应该不是带节奏的,虽然他很像很像很像,99%的像,但是我觉得他应该属于另一个范畴。

之前,河友盲人摸象对我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没有对解甲说,但是解甲知道,并且明确点出了盲人摸象的名。解甲,你不如再点一个名,点你送帽子的人的名。因为你点盲人摸象的名,是告诉别人盲人摸象提醒我要有胸怀,是为了证实有人帮你说话,但是你要老实一点,点一点被你扣帽子的人的名字。

解甲这个人,不老实。

看看吧,看看吧,我只是发了一个汉语汉字有优点的帖子,一个对建立中国文化自信有帮助的帖子,做了一点点对中国有利的事情,然而在讨论的后期,当大多数河友不是很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热度下降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人在这里发帖呢?

我做过新闻媒体,我知道一个基本的定律,就是任何一个热点事件持续时间一般都只有三天,七天之后就会消退。除非出现新的热点,否则就会自然减弱。而当大家对新话题的热情消退的时候,是什么人要来占领这块阵地呢?是谁要做“大后期”之王呢?

西西河早就被人盯上了,多年来出现的事件是一次两次吗?这些事情看起来总是这样机缘巧合那样机缘巧合,这个世界有那么巧合吗?

在解甲避过不谈的内容里,我明确地说,忙总那次,黄图那次,都不正常!忙总那次,忙总自己的确犯了一些错误,但是为什么闹成那样?总有人在暗地里做了一些出格事情吧?黄图那次,弄成那个样子,真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吗?里面真的没有人玩花招吗?我们就是看看最近的匿名帖子也知道啊,那帖子在做什么?那里可是有人在故意拉那个匿名的反社会的同性恋的楼主下水去反社会。那只是单纯的在拉一个人下水吗?那就是在制造风气。要抬升一个小众话题的分量,要诱导一个小众话题的趋向。我不是一个很喜欢用技巧的人,也不喜欢话费太多心思去看各种细节,但是连我都看到了。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定位,我知道一定会有人给我塑造一个定位。比如说革命小将什么的。“民科”这样的定位,尤其还是解甲定义版的新“民科”,也是可以预料的事情。但是我们不需要别人设计的定位,更不需要别人用这样的定位来设计我们。

我一直都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首先自己去学习,有了自己的定位,然后才可以去影响别人,而不是按照别人的定位,跟着别人的指挥棒去走。

不管别人扣什么帽子,自己有自己的路,走下去就是了,帽子自己会回到最合适的脑袋上去。


通宝推:成若缺,脊梁硬,
2017-01-09 12:17:234229495,9,0,0,0,0
※※ 相关(回复) ※※单帖
O 【工业角度看语言】为什么说汉字汉语比所谓屈折语优越 109 林风清逸 字7855 2016-12-11 09:05:43
O 关于几点问题的说明,及为什么一定要针锋相对 5 林风清逸 字25672 2017-01-09 03:11:12
..O 呵呵。 2 解甲 字7677 2017-01-09 07:41:40
...O 注:几点说明那个帖子我同步直接回到了解甲的帖子之后了 9 O 林风清逸 字22713 2017-01-09 12:17:23
....O 又,漏看了一条,追加回复。 5 解甲 字3654 2017-01-09 22:32:44
....O 再一次呵呵。 6 解甲 字10098 2017-01-09 21:30:04
O 言文分离与现代民族国家——“白话文”的历史误会及其意义续 4 林风清逸 字25147 2017-01-07 03:56:46
..O 言文分离和言文合一 1 编号87405 字405 2017-01-07 05:26:10
... 共 》171《跟帖
  • 乐天知命() [sweeter]
  • 握手言欢() [sweeter]
  • 尽欢而散() [sweeter]
  • 欢蹦乱跳() [sweeter]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RSS feed 帮助
2017年6月23日 周五 7点0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