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名老兵的小半截回忆 一 参军 -- 林三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 阅 101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7-13 22:39:24
4352172 复 4352171
林三林三`95773`/bbsIMG/face/0001.gif`70`623`497`6167`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3-10-16 10:52:15`
【整理】四 抢枪事件 22

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星期天,午饭后我们正在午睡,二点许,忽然听到值班排长聂荣立吹紧急集合哨子。我们立即起床、打背包,在这之前我们已经进行过这方面的训练,但背包打好后,又传下号令说不带背包,只带枪支,楼下集合。当时我们营住三楼和一楼的半边,另一半一楼和二楼是四营。待我们集合好后,司务长李光荣扛来了子弹,每人发了二十发。营长张培植作紧急动员:“现在南门有造反派抢枪,我们要前去制止,但一定要听从指挥,不准乱开枪。。。。。。”,动员完毕后,我们就跑步到了营房南门。

营房南门是我们一营负责站岗,当时哨兵是张 ,带班长是霍班长。当时武汉分为“钢”派、“新”派,“钢”派是以“钢工总”为首的老造反派,以六七年“七、二0”事件反陈再道、钟汉华而闻名全国。“新”派主要是以“新一冶”为代表的,“三钢”、“三新”严重对立、生死不容。

据霍班长介绍,初来枪枪得是“新”派,开了三辆汽车来,到南门后下车就下了哨兵的枪,将哨兵的双臂反拧了起来。带班员正在值班室睡觉,进入值班室后随即掐断了电话线,将霍班长摁到了床上,由于手枪藏在褥子底下,而没有翻到。其他人冲进营房院内直奔枪库,砸开了库房门,将枪抢去,乘车而走,前后不过二十分钟。造反派走后,霍班长起来往院内跑,边跑边鸣枪报警,待我们集合到南门时,抢枪的已无踪影,为防止再来,只好将南门关起来,用木头顶住。

正当我们紧紧张张地到了南门发现造反派已走,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哪知造反派又返了回来,大概有一、二百人,他们随冲门随喊道:“文攻武卫”“誓死保卫毛主席”“。。。。。。。”随着南大门被冲开,径直涌向枪库,冲开了枪库大门,每人抱着枪又向营房大门外涌去。战士们和造反派混到了一起。

四营营长宋子扬见此情景,向天鸣枪示警:战士们听到枪声,以为可以开枪,顿时枪声大作。大部分是朝天打的,也有极少数射向了人群,造反派群众当场死四名(后到医院又死两名)伤者被其他人抬着、架着奔向门外。

值得庆幸的事,军人无一伤亡,否则,造反派群众可能死伤更多。

第二次抢枪者走后,又用木头抵住了南营房门,同时把军械库的枪支进行了转移。营房内遂趋向平静。

电波将情况传向北京。正值此时北京第二炮兵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经验交流会”团长岳中义等主要领导人在北京参加会议。下午五点钟北京传来二炮李天焕、吴烈政委指示“不准开枪”“枪械一律上交,由团集中保管”。这时武汉三镇大街上贴满了“揪出镇压群众的罪魁祸首”“踏平172”“血洗172”标语。一时人心惶惶。

通过这次抢枪时间,我感到还受到了“血与火”的锻炼。在紧急集合时听说有人来抢枪,心情有些紧张,一直跑步到南门,心里总是扑腾扑腾的,但开火后心情反而平静了,甚至听到枪声也没有平时响,但晚上一旦把枪上交、集中保管时,感到手无寸铁,又感到害起怕来,怕造反派真的来“血洗172(部队)”如果真来搞武斗,当时的确没有自卫反抗的能力。

幸好,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五、二八抢枪事件”,部队领导如何做的善后工作,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我们所牢牢记住的是我们当兵到达武汉的第七十天,发生的、造反派到部队抢枪事件。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桥上,非鱼,
2018-07-13 22:39: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 [8] 相关回复:上下关系

    ......O 这么年轻病逝了,可惜 袁大头 字0 2018-07-14 04:41:53
    O 二 离家 18 林三 字1355 2018-07-13 22:31:29
    ..O 【整理】三 初为士兵 10 林三 字3383 2018-07-13 22:33:54
    ...O 【整理】四 抢枪事件 22 O 林三 字3785 2018-07-13 22:39:24
    ....O 五 进驻安徽 18 林三 字3333 2018-07-13 22:41:20
    .....O 这里地名很混乱, 葡萄干 字126 2019-12-29 03:08:45
    ......O -- 林三 待认可未通过。 偏要看 耗株钱:1
    .....O 六 支农 25 林三 字5629 2018-07-13 22:46:33
  • [1] 对本帖的 部分得花回复

    ..O 五 进驻安徽 18 林三 字3333 2018-07-13 22:41:20
  • 对本帖的 部分最新回复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