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41:吴札——守节者也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 阅 35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8-20 05:34:59
4360095 复 435993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26015`17391`646985`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41附:季札观乐1/5 12

《成十五年经》:

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鰌、邾人会吴于钟离。((p 0872)(08150012))(086)

《成十五年传》:

十一月,会吴于钟离,始通吴也。((p 0876)(08150601))(086)

我的粗译:

我们成公十五年(公元前五七六年,周简王十年,晋厉公五年,楚共王十五年,吴寿梦十年,齐灵公六年,宋共公十三年,卫献公元年,郑成公九年),十一月,各家诸侯在钟离与吴人盟会,这是第一次和吴人正式打交道。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鰌、邾人会吴于钟离”曰:

《经》用二“会”字,杜《注》谓吴是夷,以前未尝与中原诸国往来,今始来通,故由晋率领诸侯大夫而会之,因用二“会”字。明-王樵《春秋辑传》则以为诸侯大夫先约集相会而后会吴,《春秋》直书其事。鰌音秋。钟离,《路史》以为国名,余详《传?注》。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晋”——“新田”——“绛”——“绛县”推测位置为:东经111.31,北纬35.62(成六年后,新田遗址,4000万平方米,在同一区域内有6座城址。春秋中期至战国早期)。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宋”——“商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60,北纬34.38(宋国,商丘-老南关。有遗址,西3050,南1100以上,北1400。东周)。

“卫”——“帝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10,北纬35.65(濮阳县-高城村南,安寨、七王庙、冯寨、东郭集、老王庄。僖三十一年——前629,卫迁于帝丘)。

“郑”推测位置为:东经113.71,北纬34.40(郑韩故城)。

“邾”——“绎”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2,北纬35.31(邾国,邹城-纪王城,纪王村及其东周围,有遗址,近方形城,2530╳2500,南部凸出依山势。东周至汉。当于文十二年迁此)。

“吴”(杨注:吴,姬姓,周太王之子太伯、仲雍之后。《史记》有《吴世家》。孔《疏》引《谱》云:“至寿梦而称王。寿梦以上世数可知而不纪其年。寿梦元年,鲁成公之六年也。夫差十五年,获麟之岁也。二十三年,鲁哀公之二十二年,而越灭吴。”吴国自称为“工?”(者減钟)、“攻[(又/又/一)攵]”(吴王剑)、“攻吴”(吴王夫差鑑),亦称为“干”,详刘宝楠《愈愚录》卷四《干越》、《墨子?兼爱中》孙诒让《閒诂》及郭沫若《奴隶制时代?吴王寿梦之戈》。亦称禺邗,传世有禺邗王壶,即哀十三年黄池之会后所作。吴自称王,彝器如此。《吴语》又称“吴伯”“吴公”,《春秋》则称“吴子”。吴初国于梅里,据高士奇《地名考略》,今江苏省-无锡县东南三十里之梅李乡,旧称泰伯城者是其地。至诸樊始徙于吴,今之苏州市。),推测位置为:东经119.62,北纬31.84(葛城遗址,江苏最早西周至春秋城址。阖闾以前)。

“钟离”(杨注:杜《注》:“钟离,楚邑。”但诸侯与吴相会在楚境,殊为可怪。杜《注》钟离为楚邑,本于昭四年《左传》“楚箴尹宜咎城钟离”以备吴。钟离本是小国,据《水经?淮水注》与《史记?伍子胥列传?索隐》引《世本》,钟离为嬴姓国(《通志?氏族略三》云姬姓,难以信从),此时是否被灭,不详。且钟离时在吴、楚两国交界处,《谷梁》昭四年《传》云“庆封封乎吴-钟离”,即使钟离已灭,或为吴、楚两国所分有,则此钟离当是吴邑。钟离在今安徽-凤阳县东稍北。#钟离在今安徽-凤阳县东而稍北二十五里,余详成十五年《传?注》。#钟离今安徽-凤阳县东北二十里,详成十五年《传?注》。#钟离,今安徽-凤阳县稍北而东,淮水南岸。#钟离,今安徽-凤阳县东而稍北。又详成十五年《传》并《注》。),推测位置为:东经117.67,北纬32.91(凤阳-板桥镇-古城村)。

《襄三年传》:

晋侯使荀会逆吴子于淮上,吴子不至。((p 0928)(09030502))(086)

《襄五年经》:

仲孙蔑、卫-孙林父会吴于善道。((p 0941)(09050004))(086)

《襄五年传》:

吴子使寿越如晋,辞不会于鸡泽之故,且请听诸侯之好。晋人将为之合诸侯,使鲁、卫先会吴,且告会期。故孟献子、孙文子会吴于善道。((p 0943)(09050501))(086)

我的粗译:

过了六年,到我们襄公三年(公元前五七〇年,周灵王二年,晋悼公四年,楚共王二十一年,吴寿梦十六年,齐灵公十二年,宋平公六年,卫献公七年,郑僖公元年),晋侯(晋侯-周,晋悼公)派大夫荀会前往淮上迎接吴子(吴乘,吴子-乘,吴寿梦),吴子没来。

两年后,我们襄公五年(公元前五六八年,周灵王四年,晋悼公六,吴寿梦十八年,卫献公九年),吴子(吴乘,吴子-乘,吴寿梦)派大夫寿越前往晋国,去解释未能参加两年前“鸡泽”盟会的原因,表示愿和各家诸侯保持友好关系。于是晋人打算为了他们召集诸侯,就让鲁国和卫国派人先与吴人相见,并通知他们盟会的日期。因此我们鲁国的卿孟献子(仲孙蔑)和卫国的卿孙文子(孙林父)才在“善道”和吴人相见。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晋侯使荀会逆吴子于淮上”曰:

荀会见成十八年《传》并《注》。吴子,寿梦也。此会本欲脩好于吴,故使人迎之于境。

杨伯峻先生注“吴子使寿越如晋”曰:

吴子,名乘,字寿梦。寿越自是吴国大夫。《风俗通》及《通志?氏族略》俱谓寿氏为寿梦之后,此时寿梦与寿越同时存在,何得谓寿越为寿梦之后?说参梁履绳《左通补释》。

杨伯峻先生注“辞不会于鸡泽之故”曰:

辞兼有解释与道歉二义。鸡泽之会详三年《经》、《传》。

《襄三年经》:

六月,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郑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鸡泽。((p 0924)(09030005))(083)。

《襄三年传》:

六月,公会单顷公及诸侯。己未,同盟于鸡泽。((p 0928)(09030501))(083)。

晋侯使荀会逆吴子于淮上,吴子不至。((p 0928)(09030502))(086)。

许灵公事楚,不会于鸡泽。冬,晋-知武子帅师伐许。((p 0930)(09030901))(083)。

桥案:鸡泽之会是要共同对付楚国的盟会。

杜预《注》“故孟献子、孙文子会吴于善道”云:“二子皆受晋命而行。”

“淮上”(杨注:淮上,疑今凤台县境,淮水北。),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9.0,北纬33.6(今淮安一带,“彭城”与“邗”之间)。

“善道”(杨注:“道”,《公》、《谷》作“稻”。音近可通。善道,今江苏省-盱眙县北。),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8.5,北纬33.05(盱眙县西北)。

“鸡泽”(杨注:今河北-邯郸市东稍北旧有泽,即鸡泽。曲梁故城又在其稍东北。鸡丘则在鸡泽稍南,离今肥乡、成安两县皆不甚远。或以鸡泽即鸡丘,恐不确。),推测位置为:东经114.96,北纬36.90(旧城营村北)。

《襄十年经》:

十年春,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会吴于柤。((p 0973)(09100001))(086)

《襄十年传》:

十年春,会于柤,会吴子-寿梦也。((p 0974)(09100101))(086)

我的粗译:

过了五年,到我们襄公十年(公元前五六三年,周灵王九年,晋悼公十一年,楚共王二十八年,吴寿梦二十三年,齐灵公十九年,宋平公十三年,卫献公十四年,郑简公三年,曹成公十五年,杞孝公四年),春天,各家诸侯在“柤”盟会,与吴子-寿梦(吴乘,吴子-乘,吴寿梦)相见。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十年春”曰:

正月二十八日丙辰冬至,建子。有闰月。

小狐《讀《繫年》臆札》所附《系年》通行释文《第二十章》:“晉景公立十又五年,申公屈巫自晉蹠吳,焉始通吳晉之路,二邦爲好,以至晉悼公。悼公立十又一年,公會諸侯,以吳王壽夢相見于虢。晉簡公立五年,與吳王闔盧伐楚。

“曹”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5.53,北纬35.11(今城西北四里,汉城)。

“莒”——“莒父”推测位置为:东经118.83,北纬35.58(今莒县县城,春秋初莒国迁来)。

“滕”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8,北纬35.04(滕,滕州-东滕城村周围,有遗址,不规则长方形城,内城?:东555,西590,南850,北800。周-汉)。

“薛”——“邳”——“上邳”推测位置为:东经117.20,北纬34.90(薛国,张旺镇-皇殿岗村周围,有遗址,大城东南角隔出小城,均为不规则长方形,小城内有宫城及其东小城均为方形。春秋时只有小城和宫城。大城:3300╳2300,736万平方米;小城:913╳700,60万平方米;宫城:170╳150,2.5万平方米;宫东城:190╳190。大城:战国至汉;小城:晚商至汉;宫城,宫东城:西周至汉?)。

“杞”——“缘陵”推测位置为:东经119.03,北纬36.58(僖十四至襄二十九杞都,营丘)。

“小邾”——“郳”推测位置为:东经117.44,北纬34.95(西集镇-东集河北村东,郳故城遗址,梁王台,庄五年之前郳犁来迁来)。

“柤”(杨注:柤音查,楚地,今江苏-邳县北而稍西之泇口。#柤本楚地,此时或已为吴有,即今邳县北之泇口,又见襄十年《经?注》。),有两种可能,推测位置分别为:东经117.46,北纬34.67(阴平镇西部阴平故城);东经117.82,北纬34.46(泇口)。两地相距不远,约六十里,我觉得靠西的阴平故城更胜些。

下面是“柤”可能遗迹所在处的GoogleEarth卫星影像:

点看全图

下面是诸侯数次会吴之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襄十二年经》:

秋九月,吴子-乘卒。((p 0995)(09120004))(086)

《襄十二年传》:

秋,吴子-寿梦卒,临于周庙,礼也。凡诸侯之丧,异姓临于外,同姓于宗庙,同宗于祖庙,同族于祢庙。是故鲁为诸姬,临于周庙;为邢、凡、蒋、茅、胙、祭,临于周公之庙。((p 0996)(09120301))(086)

我的粗译:

两年后,我们襄公十二年(公元前五六一年,周灵王十一年,吴寿梦二十五年),秋九月,吴子-寿梦(吴乘,吴子-乘,吴寿梦)去世了,我们在周庙为他哭丧,这是规矩。凡诸侯去世,如果和我们异“姓”,就在外面哭丧;如果和我们同“姓”,就在宗庙哭丧;如果和我们同宗,就在祖庙哭丧;如果和我们同族,就在祢庙哭丧。所以为那些属于姬“姓”的诸侯,我们鲁国是在周庙(宗庙)哭丧;为邢、凡、蒋、茅、胙、祭这几家诸侯,则是在周公之庙(祖庙)哭丧。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秋九月,吴子-乘卒”曰:

乘即寿梦。吴君书卒,以此为始,盖以其始与列国会同也。

会同也见于《论语?先进》: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杨伯峻先生注“秋,吴子-寿梦卒,临于周庙,礼也”曰:

周庙,以为周文王庙。吴祖泰伯,鲁祖周公,鲁或无泰伯之庙,故以文王庙为周庙。《礼记?檀弓》郑《注》:“丧哭曰临。”

杜预《注》“异姓临于外”云:“于城外向其国。”

杨伯峻先生注“同姓于宗庙”曰:

宗庙即周庙。

杨伯峻先生注“同宗于祖庙”曰:

祖庙,始封君之庙。

杜预《注》“同族于祢庙”云:“父庙也。同族谓高祖以下。”

杜预《注》“为邢、凡、蒋、茅、胙、祭,临于周公之庙”云:“即祖庙也。六国皆周公之支子,别封为国,共祖周公。”

“周”——“王城”——“周宗”——“郏”——“郏鄏”——“京师”——“京師”——“雒邑”推测位置为:东经112.43,北纬34.67(洛阳-西工区为主)。

“邢”(杨注:邢,国名,姬姓。《通志?氏族略》二云:“周公之第四子受封于邢。”今河北省-邢台市境有襄国故城,即古邢国。),推测位置为:百泉村南襄国故城。

“凡”(杨注:凡,本国名,周公之后,凡伯盖世为周王室卿士而食邑于凡。),推测位置为:輝縣市-北雲門鎮-後凡城村西北,姬家寨村正南地。

“蒋”——“期思”(杨注:蒋,据《通志?氏族略》二,为周公第三子伯龄所封国。),推测位置为:信阳-淮滨-期思故城——蒋国故城。

“茅”(杨注:茅,茅伯所封,故城当在今山东省-金乡县-茅乡,后属邾,哀七年《传》“成子以茅叛”者是也。),推测位置为:巨野县-大谢集镇-前昌邑村。

“胙”我估计其位置为:胙城乡东。

“祭”(杨注:祭,《广韵?以为周公第五子所封,祭伯之祭与郑国-祭仲食邑之祭盖为两地,此在今郑州市之东北,祭仲之祭在中牟县。),推测位置为:郑东新区-祭城路南。

下面再贴一遍封建亲戚以蕃屏周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通宝推:老老狐狸,楚庄王,mezhan,
2018-08-20 05:34: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