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闲聊】江湖侠骨恐无多—武侠小说琐记(1) -- 烤面包的胖大叔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4 阅 3216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1-01 22:48:51
4373906 复 4373563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84`23861`180981`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
却道海棠依旧—武侠小说琐记(3) 31

台湾在1959-1960年之际,发起了一项针对武侠小说的“专项治理”。据叶洪生、林保淳合著的《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讲述:

“暴雨专案”是1959年年底,由警总所推动实施的,为台湾地区唯一完全针对特定种类的作品(武侠小说)展开查禁的一项工作:实施期间始于1959年12月31日(文号为48年12月31日(48)宪恩字第1018号代电颁发),总计查禁书目共404种。专案的内容究竟为何,至今文献犹缺,颇难查考,尚待进一步追索。

查禁的对象的认定呢

内政部则早在1959年9月11日以“台(48)内警字第16428号”致台湾省新闻处代电的补充说明中,就具体指出:

  一、匪酋计费干作品翻译以及匪伪机关书店出版社发布与出版之书刊,不论内容如何,一律查禁。

  二、附匪及陷匪份子在所在地沦陷一线出版之作品与翻译,经过审查内容无问题,且有参考价值这,可将作者姓名略去或重行改装。

  三、民国三十七年以前出版之工具书,其编辑者如属委员会行使,其名单中有附匪陷匪份子,可不比略去其姓名。……

在此波专案的实施下,总计早差劲的武侠小说书目共404种,但《查禁图书目录》编辑得极为草率,文字错漏、舛讹处甚多,且登载体例不一:除署名外,作者及出版社往往漏填,且重复者不少,甚至有非武侠作品阑入(如《隔帘花影》、《儿女英雄传》)

从附录一所列书目发现,七成以上是旧派武侠小说家的作品,从平江不肖生到还珠楼主、白羽、王度庐、郑证因、朱贞木等五大家,无一幸免;金庸、梁羽生及蹄风(东海渔翁)、我是山人、江一明等香港作家的作品占而成多;台湾早期作家如向梦葵等人的作品,则仅占极少部分。由此可见,“暴雨专案”明显是针对“赤害”而雷厉风行的展开扫到措施:特以金庸为导火线,加以引爆,乃全面查禁了“附匪”、“陷匪”作家的武侠作品。

此次专项治理的影响呢?

重新检视“暴雨专案”,对以政治手段干预文学创作的“白色恐怖”,我们自然凛惧在心,可以大加挞伐;但在秋霜冬雪磨砺下,武侠作家举步维艰,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有所创新发展,则更是我们不能忽略的客观事实。

但是啊但是,当我们今天重新打量这段历史的时候呢,对这个结论呢,就要再斟酌一下。

在林保淳先生的另一篇文章中,透露了一个细节。就是学者龚鹏程曾向“警总”处长缪纶求证过此事。这里具体的内容先不谈。

这里出现了一个人物,挺有意思。就是缪纶。缪纶何许人也?此人呢,就是我第二篇帖子里提到的武侠小说作家玉翎燕,安徽桐城人。大概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小说在大陆发行基本上都由安徽文艺包圆了。

警总的全称是“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是在1958年5月16日成立。这个缪纶呢,开始是担任“政六处”的处长,后来升任“警总政战部副主任”,这个“政六处”呢,就叫“文化审检”处。

针对武侠小说的“暴雨专案”呢,就是由“政六处”一手操刀,具体的负责人,就是一位武侠小说作家,玉翎燕(缪纶)

再来看《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提到的查禁书目。据《发展史》称:“从附录一所列书目发现,七成以上是旧派武侠小说家的作品”。

事实真是如此吗?

“暴雨专案”是在1959年底立项,具体实施呢是1960年2月15日—2月17日。据《中央日报》《联合报》等七家报刊联合刊载的了详细的禁书目录。这份书目呢,当时美国驻台办事处曾进行收集,获得了第一手的原始资料(一份手抄书目),并电传华盛顿。

根据电文及相关报道,这次“暴雨专案”,仅在台北就出动了329组警察队,15日当天就查缴违禁小说12万册。当时各行动组均手持相应书目。

认真研究这份书目呢,就会发现,“七成以上是旧派武侠小说家的作品”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主要打击对象呢,是香港的武侠小说,从世人熟知的“金庸、梁羽生”,到蹄风、张梦还、牟松庭等无一幸免。唯一例外的是出现了司马翎的《关洛风云录》,为什么呢,其实很简单当时司马翎还是香港侨生。

行文至此呢,说实话吧,仅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所谓“(台湾)武侠作家在秋霜冬雪磨砺下,举步维艰,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有所创新发展”的说法呢,含蓄一点呢,是碰瓷,直白一点呢,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清照有词云“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所谓针对“武侠小说”的“暴雨专案”真可算是“雨疏风骤”,风声大,雨点小,最后嘛“绿肥红瘦”,廋了港,肥了台。这与其说是政治干预文艺,倒不如说是文化“贸易保护”。台湾的武侠小说家,无一人受牵连,无一书遭禁,此后发展更是“杀出一条血路”,有所创新,蓬勃发展。甚至今天还能做沉痛状控诉政治摧残文学,际遇之奇,无过于斯。


  • 本帖 2 回复
2018-11-01 22:48: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